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建祥隔洋发布公开信:《大轰炸》揭开快鹿案沉冤黑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07日 来稿)
     一
    我真切地希望,内地相关部门撤销对快鹿集团的刑事立案,紧急停止对快鹿案件的审理判决,甄别纠正近2年来上海最大的错案冤案,回归到兑付方案的实施上来,彻底解决投资人的兑付问题。
    

     我来洛杉矶2年多了,感受到好莱坞的现代工业化电影产业非常专业完整,也应邀和一些公司展开了合作,融入到了新环境中。近日学习了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尤其那句:“对一些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按照罪刑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让企业家卸下思想包袱,轻装前进。”让我备受鼓舞。考虑到上海几万投资人的上百亿兑付问题,考虑到这座城市的社会稳定因素,以及我作为出生于上海的香港公民的责任与信誉,期望揭开黑幕一角。
    
     近来,网络上一些文章如:《我是施建祥,我的朋友崔永元》,《施建祥在洛杉矶的日子》,《洛杉矶专访施建祥先生》,《范冰冰背后金主施建祥》等,都是冒充我的名义写的,其目的 不得而知,特此说明。
     自李嘉诚陆续从内陆撤资开始,内地营商环境一直是港商圈的热门议题。作为一名香港商人,我也身卷其中,陷于因内地执法部门的某些领导“一刀切”下的冤案错案。李嘉诚的投资哲学是建立在一个非常有利友善的政治、经济大环境下的,一直强调“安全”的投资环境,对此我深有同感:企业家想要稳稳当地经商赚钱,几十年不变的稳定的营商环境是必不可少的。
     改善内地营商环境从平反冤错案入手,最得民心,收效最快,尤为引人关注。内地司法部门负责人近来也积极表态,最高法、最高检和司法部发声:“近期将平反一批民营企业家冤案,今后将对民营企业家及其财产慎抓慎封,最大限度降低对涉案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不利影响。”最近重审昭雪的几个典型案例,在海外反响很好。
     但迄今为止,冤错案平反进展距各界期待相差甚远,执行尚存时滞,仅仅媒体报道的几个案例是远远不够的。而我和上海快鹿投资集团,2年来仍蒙受着上海民营经济史上罕见的冤枉和错误打击。
    11月29日,李克强总理考察江苏南京时,当地经商的一位港商说:只要国家坚持改革开放,我们就没问题。李总理当即表示:我们会毫不动摇、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扩大开放!
     诚然。善治病者,必医其受病之处;善救弊者,必塞其起弊之原。我真心期待,内地能坚持构建开放型、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
    
     二
     快鹿动了内地电影界既得利益集团的奶酪。
    
    2014年10月,习总书记发表《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我们学习后,随即筹划全力投资文化和电影事业。我就提出,要投资拍摄“中国的电影,中国人的电影,中国人民的电影”, “让中国电影走出去”。我们投资拍摄了《精忠岳飞》、《忠烈杨家将》、《枪过境》、《敢死队4》、《叶问3》、《大轰炸》等百余部电影,这些电影的投资所展现的中国精神及中国气节,受到各界高度关注,在内地电影行业独占鳌头。
    
     但从2016年初开始,电影界一些走市场低俗路线的恶意竞争对手,一方面暗中拉拢影片《大轰炸》主创团队,一方面勾结原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这个“网络沙皇”利用手中操纵的媒体及自媒体资源,借《叶问3》“幽灵场”之名,以每天4000篇次的负面假新闻网络施暴,让快鹿惨遭长达半年的诬陷和攻击,并进一步罗织罪名,套上“庞氏骗局”的帽子,要把快鹿打到,要把我这个创始人抓去坐牢。黑手使得快鹿的净资产从500亿人民币一下蒸发了200多亿,香港上市公司一天就蒸发了100多亿,并诱发我们战略合作平台当天、金鹿的挤兑风波事件。
    
     更让我感到悲愤的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2016年10月17日,上海经侦胡某对我以涉嫌集资诈骗罪在国内网上追逃,10月25日长宁区检察院又对我批捕,再于当年12月7日报送至公安部,最后串通原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签发对我的红色通告。2017年5月,上海经侦胡某又对正在积极履行承诺、紧锣密鼓组织资金向投资人兑付的上海快鹿集团刑事立案。 此间,上海经侦支队的林某,在他的微信朋友圈公开扬言:“对施建祥必杀之”,并且用英文回复友人是“私人恩怨。”
     至于上海经侦某些办案人员的工作作风,崔永元最近在网上有多次曝光披露,我就不再赘述。唯一需要说明的是,我与长宁经侦彭奋及其子彭明达,仅为工作关系,经得起查核。
     鲁在位时,只要一个指示,就可以让各种无中生有的构陷以负面新闻的形式席卷而来;而孟大笔一挥,就可以给一个港商发红通,实施全球通缉。鲁、孟背后的利益集团能量之大可想而知。当时我们报警无用,请律师维权上告无门,更遗憾的是,这些谣言迄今为止没有被删除,未受任何追查。
     实话实说的崔永元以一己之力徒手之功,借电影《大轰炸》,揭开了铁幕一角。我真心看好影片的抗战主题,是动真感情,花真功夫,用真思想的;但这部预算八千万人民币的电影,被手下高管做局内外勾结,最后追加投资到15亿。故此崔永元把《大轰炸》称为“大欺诈”。
     几百万网友自发声援和护卫崔永元,真可谓民意不可违,民意不可欺。看似一个合同、一个税收问题,背后实质是一个贪婪掠取民脂民膏的阴谋集团,由内地公检法里滋生出来的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从周永康、陈旭,到鲁炜、孟宏伟等,他们盘根错节,狼狈为奸,企图煽动民怨,达到其掠夺财富和权力的目的。
    
    崔永元已经被人多次上门冲击,在此我呼吁内地有关部门保护他的人身安全。我被这股恶势力逼逃美国之后,也一再被跟踪骚扰,冻结在港资产,我美国公司的高管及家人也被威逼利诱,身边的翻译、秘书、同事等被警告、审讯或关押。 一些投资人去上海人民广场要求我主导兑付工作,拉横幅示威抗议,也被打伤关押,受尽折磨。凡是租住房子的,房东受到胁迫停租,把人逼到露宿街头。 这些都是有视频可以佐证的。
    
     三
     我记得特别清楚,在2016年9月8号,我和上海的兑付工作小组约定好时间,开越洋视频会议,结果我一个人在电脑前等了2个小时,这时有一个志愿者极度恐慌的告诉我:“兑付工作人员和志愿者都被抓了。”
     实际上,至2016年9月,经过我们持续紧急兑付之后,合作平台的投资人数已经从最初的17万剩到不足3万,该兑付资金从400亿人民币到不足100亿。
     彼时,我用了一个半小时苦苦哀求上海经侦的某领导: “只要再给我半年时间,一定100%完成兑付,我不想给社会带来不稳定的因素,更不想数万投资人有任何经济损失。”但他拒绝了我的提议,并肯定的保证:“我们警方完全有能力全部兑付,保证社会稳定。”这都有录音为证,适时可以公布。
     在法律关系上,快鹿与当天、金鹿通过第三方资管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是经济合同关系,因挤兑而导致经济纠纷,形成债务关系。在快鹿集团有资产可以兑付、有股权可以兑现、有实力可以返还、有 能力可以维护投资人稳定的情况下,上海经侦胡某突然将快鹿的战略合作伙伴当天和金鹿刑事立案,并成立快鹿专案小组,该挤兑危机事件性质由此突变,由民事经济违约升级为刑事案件,事态随即不断恶化。
     这种情况恰恰正是日前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答记者问中所提醒的:“严格执行刑事法律和司法解释,坚决防止利用刑事手段干预经济纠纷。”“对于在合同签订、履行过程中产生的民事争议,如无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符合犯罪构成的,不得作为刑事案件处理。”
     挤兑危机发生后,我们决定,快鹿所有资产将进行兜底公示,并接受有关部门、社会各界和投资人的监督。
     在快鹿被刑事立案前,快鹿方面组建了新团队,一致认为:“必须通过筹资、恢复运营来创造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并通过拿回旗下上市公司控制权、引入第三方盘活影视板块、适时注入上市公司等资产运作方式,实现现有资产在资本市场的溢价,进而较为根本性地解决中长期兑付资金。”故此,他们也先后向有关部门汇报请求,一起探讨方案的可行性,期望给予相关的监督和支持。
     P2P挤兑危机在中国金融史上没有先例可循。设若在当初,政府方面要求快鹿团队签署保证书或备忘录,在有关部门的监督协调下,整合资源,盘活存量、健康有序地开启兑付之门,给予这些资产一个“稳定环境、合理周期、专业运营”的机会,这可能是非常值得尝试的模式,说不定现在快鹿的兑付危机都已经基本解决了。
     但上海经侦胡某将快鹿民事经济纠纷案件错误地进行刑事立案,并对公司高管采取刑事拘留等强制措施,将快鹿及关联公司的账号冻结,公章、账册封存,打乱了我们的正常兑付计划,对快鹿集团的资产处置起到反作用,使得快鹿原本可以取回的资产因公安部门的介入而变得难以追回,而最终受损的还是广大的投资者,这是任何一方均不愿看到的结果。
     迄今为止,上海经侦的负责人胡某完全食言失信,投资人没有拿到一分钱,他却得到了晋升。2年来,失望的投资人累计上访三百余次,给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
    
     一直到近日上海法院开庭审理,都没有过硬的证据证明快鹿符合犯罪构成,我们真心不希望快鹿案件的判决出现错案和冤案。我们关注到快鹿案的庭审过程中,包括公诉人的指控、律师的辩护,值得关注的几个细节问题:
    
     一、快鹿现任董事长谷平,在准备前往法院去找辩护律师签字的路上,接到上海经侦总队的电话,要求其必须认罪(集资诈骗罪),否则坐牢。更不能请律师,被剥夺请律师的权利。他只能在开庭的第一天被迫违心地说:“快鹿是有罪的,我不需要请律师。”
    二、所有被告上庭之初不认罪,但在闭庭前十几分钟全部改口,一律认罪。其中一名被告人在庭上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公安局、检察院和所有承办人员们,这是政法委某领导定了调的案子!”
    三、一位代理律师说:“在快鹿案的审理中,只要能拿出一个字的证据,能证明他们有罪,我也无话可说。”
    
     四
     网上说我携款潜逃,说“施建祥卷走150亿”,到现在都被证明是网上谣言,没有一丝一毫的证据。当初我从香港来洛杉矶,什么资料、物品、文件、钱款都没拿,最初靠朋友帮助。有传言说,崔永元曾来洛杉矶,专程来拿一抽屉合同的,完全不符合事实和逻辑。
    
     回想起2015年,为了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拍摄制作《大轰炸》期间,快鹿集团捐款530万,发起新的“驼峰行动”,为牺牲的飞虎队美国飞行员寻找遗骸。当时,此举得到了陈香梅女士颁发的“特别贡献奖”。
     我以港商身份在内地经商多年,一直关注各种慈善事业,对汶川、玉树等灾区累计捐款即超过十亿人民币,曾被评为“沪商首善”。我的身份也获得了社会各界的认可: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主席、美中文化交流特使、中国电影基金会副会长、最具影响力的电影投资人、剑桥大学终身院士等。
    
     快鹿投资了近十家电影公司,有20多部作品出现在上海、北京、香港、好莱坞各类电影节的红毯上,尤其得到了好莱坞的有力合作;我也迅速成为电影界的公众人物,先后斩获香港“卓越制片人奖”、风从东方来娱乐盛典电影制片人“特别贡献奖”,及作为中国著名的电影投资人应邀参加第88届奥斯卡颁奖盛典。可以说,2014、2015这两年快鹿助推了中国电影的行业发展。
    
     以我们投拍的《叶问3》为例,在大陆上映前已在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上映,拿下了2015年度华语电影海外票房冠军,更在东南亚等国打破了华语片纪录。一家海外媒体曾评论:回过头来看,《叶问3》海外票房如此优异,本土票房大捷也是顺理成章,片方根本无需造假。
     快鹿创新的“互联网+电影+金融”全新商业模式,旨在跨界构建一个电影、文化与金融相融合的产业生态圈,将互联网与电影产业、金融服务相嫁接,打造中国电影自己的“精分系统”,打通电影投资、制作、宣发等全产业链各环节。这一先行先试的模式本身是极具革新意义的,被设局陷害进而引发兑付危机事件,这是我们在产业创新道路上的一次惨痛教训,对公众深表歉意。
     从创业基因来说,快鹿跟中晋、易租宝完全不一样,快鹿不是靠P2P起家的。快鹿从实业起家,经过17年的实业和产业积累,近年来涉足互联网、电影文化、P2P等新兴产业及资本市场,一度也成为P2P行业的典范。我们研发的产品曾填补几十项国内空白,曾给多家500强公司做配套技术培训,并通过小贷资产包,为上海上万家中小企业提供扶持贷款累计上百亿,曾被相关部门评定为百强的大型民营集团。
     快鹿始创于1953年,迄今有着65年的历史。1999年,前身为国营企业的上海快鹿线缆公司面临改制生死劫,七百多名原国营员工到上海人民广场上访闹事,事态激化。千钧一发之际,我被上海有关部门委以重任,挺身而出,把公司所有余款倾囊而出,设计安置政策,将这个负债2个多亿的老牌国有线缆企业,100%改制为民营企业,当时成为内地国企改制的教科书。
    我带领团队用整17年的时间,把快鹿从当初的年销售额一千多万元,发展成2016年初的年产值和交易量突破1800亿元、净资产500亿元、拥有12000名员工,没有银行贷款的集团公司,投资合作了25家行业巨型企业,控股了4家上市公司。
    快鹿的民间金融牌照体系全部获得大陆官方的批准,两年内就成为大陆民间金融行业的第一块金字招牌,我也曾被授予小贷之父中国尤努斯的荣称。
     快鹿集团被刑事立案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快鹿相关的资产不断地缩水贬值,甚至被转移;其投资类的有股权收益、股票收益、版权收益及增值收益,资产也有重组类及处置类的,这都需要熟悉情况的原高管经营运作;债权类案件则会面临诉讼时效到期、债务人转移资产等风险,导致最终追讨无门(如快鹿旗下三家有着较高资产价值的香港上市公司股权,目前均为境外个人或公司持有,公安机关现无法有效对该资产进行处置);另经统计,快鹿及关联公司对外有近70亿的债权,有个人的、有公司的、有抵押的,也有信用的,该类债权纠纷属于民事争议,只能通过民事途径进行主张,公安机关并不能接盘介入。
    如今,参与构陷我们的鲁炜、孟宏伟已经倒下,但快鹿仍然蒙受着不白之冤,法律必将证明我无罪。恳请领导及相关部门撤销对快鹿集团刑事立案,紧急停止对快鹿案件的审理判决,甄别纠正这两年来上海最大的错案冤案,彻底解决投资人的兑付。如果按目前法院的定性的罪名进行审判,则必将出现:快鹿资产会进一步贬值,投资人因拿不到钱,进一步升级社会不稳定因素,给政府和社会带来维稳压力。
     崔永元再爆猛料:
    12月4日,崔永元深夜发微博说快鹿案件:“这个案子如果我负责,至少可以再挽回40亿,还给老百姓。”上千万网友强烈力挺 。而我要说的是:从崔永元的爆料中可证实快鹿的部分资产已被私吞,司法机关有人充当保护伞。
    
     上海快鹿投资集团创始人施建祥
     2018年12月7日于美国
    [email protected]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012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施建祥亲临影院观看《大轰炸》揭如何变大欺诈的真相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蔚:中共地方的人民币,人际关系都是假冒伪劣:刘蔚春晚
  • 刘蔚:亚洲杯中国队负于伊朗,中共区从住房到人民币都是假
  •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 韩国人为何沦为弃儿
  • 中共领导人喜欢文艺
  • 共产党员们怎么都不冲锋陷阵了
  • 处决反对派就没有反对派了吗
  • 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 咪蒙们及粉丝:现代精神乞丐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张君劢为虎作伥、首鼠两端
  • 广东人为何歧视外地人
  • 第三中国的首都王气所在不能分裂
  •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 贝索斯,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卫平郭wengui的“泡沫”新闻发布会
  • 晨海锅瘟龟的底层思维
  • 台湾小小妮61
  • 谢选骏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 廖祖笙黑社会头目百度李彦宏将被“打黑除恶”
  • 邵国辉一地鸡毛的法治基金必是骗子郭挣不脱的又一个噩梦
  • 心灵之旅从“骂捐”到“骗捐”再到“逼捐”,郭贱贱经历了什么?
  • 17岁梅灿良辰欢爱年
  • 亚子的书屋情花芳甸夜缠绵
  • 杂议泪江南
  • 谢选骏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 悠悠南山下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中国战略分析金雁:东欧没有“剧变”,人民从未留恋(转载文章)
  • 谢选骏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 生命禅院六、最伟大的施舍/雪峰
  • 高洪明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璋㈤夐獜鏂囬泦鐩愮枟涓庤厡鑲
    论坛最新文章:
  • 澳洲国会和主要政党遭网攻 澳媒怀疑中国
  • 法新片《感谢上帝》获柏林大奖后又赢官司
  • 刘鹤明将赴美继续谈 或签谅解备忘录?
  • 夏明:土批新疆人权凸显其领袖地位愿望
  • 华盛顿与北京对即将达成贸易共识充满信心
  • 韩国总统:特朗普充分够格获诺贝尔和平奖
  • 李文辉今晤柯文哲谈双城论坛议题 台愿续办
  • 美墨边界墙:特朗普建、佩洛西拆
  • 朝官媒:朝鲜面临重大历史转折
  •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对上诉讼战
  • 马克思在伦敦的墓碑遭严重涂鸦和破坏
  • 特朗普或于5月26日至28日访日
  • 王力雄:习凭借科技实现毛也艳羡的独裁梦
  • 港普通话小学罚学生讲粤语遭民间告洋状
  • 英国家资安机构:华为5G风险可控 打脸美国?
  • 习对外斗争要用法律为武器?港将首当其冲!
  • 陆两会前驱访民 交通管制安检邮件旧戏新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