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雷蒙·阿隆:苏俄制度能解放无产阶级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11日 转载)
    雷蒙·阿隆:苏俄制度能解放无产阶级吗?


    雷蒙.阿隆网络图片
    
    【法国思想长廊 】 :[提要] 面对苏联制度下无产阶级的实际地位,阿隆看到了另一个神话,即无产阶级的神话。他问道:“当一个政党用工人阶级的名义实行专制,却剥夺了工人阶级在民主制度下争取到的相对和部分的解放,特别是剥夺了保障这种解放的手段时,工人阶级还能算得到了解放吗?为什么这样的革命倒成了一种善行呢?”
    
    问:无产阶级是马克思理论中革命的主体,为什么阿隆认为他们在苏联却受到新的奴役呢?
    
    答:谈到苏俄制度的实质,必然会面对无产阶级的问题。因为在布尔什维克的宣传中,他们建成的是一个无产阶级的地上天国。只有在这个天国中,工人阶级才能当家做主,才能恢复人的尊严,才能实现人人平等,没有贫富差别,没有特权阶层。工人阶级只为建设自己的天堂而劳动。但苏联的现实却告诉我们,哪里的实际状况却同许诺相反,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雷蒙阿隆溯本求源,他指出,马克思主义中有一种末世说,它赋予无产阶级一种集体救世主的地位。但什么是这个集体呢?在马克思的著作中,无产阶级指不拥有生产资料,仅凭出卖劳动力为生的人。但是在现代企业中,大量技术管理人员也不拥有生产资料,但这些白领和蓝领之间,显然不具备同样的思维方式和观念,而且许多蓝领工人购买公司股票,已成为股东,大部分劳动者以自己的劳动所得购置房产,他们已成为有产者。在民主国家中,有各种独立工会代表不同行业之间工人的不同利益。阿隆问:“在何种意义上,因处于敌对组织而四分五裂的法国无产阶级,能够被称为惟一真实的主体间性呢?”在这里阿隆使用了一个现象学术语,inter subjectivite,这个哲学术语可以翻译成“主体交互性”,或“主体间性”,意思是说,不同主体之间互相理解认知的相关性,也就是推己及人或推人及己的彼此认知。在阿隆看来,在发达工业社会,已不存在一个阶级间的主体间性。主体间性是全社会的,正是在民主制度下,工人才有它的主体性,才能享有争取自身权利的自由。
    
    问:确实,在苏联的那种制度下,工人不可能组织起来,以独立的集体向国家提出改善生活条件、工作条件的要求。
    
    答:雷蒙阿隆知道这种状况,他提出了一个分析的框架,就是“理想的解放”与“真实的解放”。所谓理想的解放,就是由党从理论上论证,并向工人宣传灌输的解放,根据这个解放的理论,一旦建立了苏俄式的制度,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制度,“无产阶级就不再被异化了,因为根据这些国家意识形态的说法,无产阶级拥有了生产资料,甚至拥有了国家”,这就像我们从小就听说的,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人公,其实工人们没有一丝一毫属于自己的权力。他们不仅承担更艰苦更沉重的劳动,这往往以实现伟大的共产主义理想为借口,而且不可能组织起来,向执政者争取自身的权益。党作为国家的实际拥有者,占有了社会的一切资源,劳动者实际上是奴隶。国家不是仅仅剥削所谓剩余价值,而是掠夺占有全部的社会价值。所以在这种理想的解放实现了的苏俄制国家中,实际情况正如乔治·奥维尔在《一九八四》年一书中所揭露的,“真理即谎言,解放即奴役”。另一种解放是真实的解放,这种解放从形式上看,永远是不完美的,雷蒙阿隆列举了它的实际表现:“它由以下多种局部的措施组成,工人的薪酬与劳动生产率同步增长,保护家庭与老人的社会法案,工会组织可自由地与雇主讨论劳动条件,教育制度的扩展增加了升迁的机会,我们可将这种解放称为真实的解放。它表现为具体改善无产阶级的状况,它允许人们继续不满,也允许少数人起来反抗政治体制的原则”。我们很清楚地看出来,这种真实的解放,就是民主国家的现状,因为在苏联式的国家中,“既然国家已属于无产阶级,那么请愿、罢工以及反政府的活动就不再具有意义”。
    
    问:在现实如此清楚的情况下,法国的左翼知识分子为什么还要去赞美苏联的制度呢?
    
    答:这正是阿隆写作《知识分子的鸦片》这部书的目的。有些宏大叙事,像马克思对早期资本主义的尖锐的批判,对工人状况的深切的同情。再比如,恩格斯写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就是通过深入调查,以事实揭露资本主义发展初期,资本家的残酷与贪婪。这些确实有它历史上的正当性。问题在于,他们提出的改造社会的方式,实际上在马克思恩格斯之后,对资本主义改造的理论便分为两支,一支是第二国际中的以伯恩斯坦为主的修正派,他们提出要改造马克思主义,以民主宪政和议会政治,来实现对社会的改造。这实际上就是现在欧洲社会民主党的理念。其实在恩格斯的晚期,他对伯恩斯坦的民主主义的改良路线,是完全同意的。另一支则是列宁的第三国际,他坚持的是暴力革命,建立一党独占社会的全方位专制主义的社会主义路线。他一方面说无产阶级是建设新社会的惟一力量,但是又说,工人群众是需要由党来教育的。他的布尔什维克党,其实是完全不相信工人与士兵的自发自主的革命性。他们夺取政权短短几个月的时间,拥护他们的工人与士兵就已经发现,这个一党专制的布尔什维克红色政权,比沙皇政权更残酷无情。随后,俄国各地都爆发了工人、农民、士兵反抗布尔什维克的起义,最著名的就是碦朗施塔德水兵起义,我们知?所谓打响了十月革命第一炮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就是碦朗施塔德军港水兵的舰只。但是这个起义被布尔什维克残酷镇压下去,一万多起义水兵被枪杀的就有三千多。但是这些并不为外界所知。传到法国来的那些信息,都是布尔什维克精心编造的谎言。所以法国的左翼知识分子,他们脑子里对苏俄革命的看法,就像看一出浪漫主义与英雄主义相结合的戏剧,俄国革命提出的那些理想非常崇高,很容易吸引追求绝对价值的知识分子。而且,我们前面分析了,苏俄制度下的工人获得的,是那种理想上的解放。为了维持对这样一种解放的认可,布尔什维克就更需要意识形态的灌输和洗脑,更需要严控言论与思想的自由。阿隆说:“因为富人已不再凭借其财富而拥有政权,统治阶级依靠的是党和理念,在铁幕的那一边,经济权势和政治权势均操纵在同一只手里,而在铁幕的这一边,它们则分别掌握在一些相互关联和对立的团体手中,权力的分散是自由的条件”。这句话极重要,在独裁体制下是完全不可能有自由的。
    
    问:是不是因为权力分散,工人就有争取改善自身条件的空间呢?
    
    答:当然。我们可以看到在民主制的国家中,工人的实际状况确实在改善。尽管这种改善是永远没有完成的,但是政府必须听取他们的要求并作出回应。社会的改良就是因为各个阶层的互动,而成为可能。况且,无产阶级这个概念的内涵已经完全改变了,我们现在更常称工人为salarie,你很少听到有人说ouvrier, 更少听到有人说proletariat,所以阿隆认为:“随着无产阶级不可避免的资产阶级化,它会丧失那些看上去似乎应该赋予它的天职”。而且他还指出:“真实的解放留下的缺憾,自由、工团、工会主义的单调乏味和审慎,使知识分子更容易受到理想解放的诱惑”。阿隆把苏联工人的理想解放称为“对美好未来的访问”。这就是说,它很有吸引力、迷惑力,但它的现实状况,却是彻底地丧失自由。阿隆断言:“梦想着总体解放的革命者们,却在加速向专制主义的旧事物回归”。
    
    法广RFI 特约赵越胜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20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国思想家勒庞——乌合之众的分析家 (图)
·法国思想长廊:异端的权利--加尔文不容异端 (图)
·法国思想长廊:博丹的主权观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六十四年前的“春晚”-重看1956年《春節大聯歡》有感
  • 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人生就是活见鬼
  • 人生就是等死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 博客最新文章:
  • 余志坚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周劍岐台湾政坛七十年未有之变局
  • 余志坚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徐永海圣爱团契科学研究:表象差异测查、磁悬浮发电机、名可名非
  • 周劍岐海军青岛阅兵“看不舰”
  • 余志坚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金镳挣扎情景剧
  • 罗勇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许之远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旭升有话闪烁其词意欲何为
  • 茉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余志坚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心灵之旅两年过去,仍然没蹭上timing
  • 杜垣另辟蹊径谈台选玩弄话术藏祸心
  • 章小舟当头一棒难翻身愿望政庇难成真
  • 马山挣扎境遇中的情景剧
  • 谢选骏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论坛最新文章:
  • CNN说中国或不理美废豁免令续向伊朗买石油
  • 安倍和马克龙举行会谈讨论雷诺与日产合作
  • 通用华裔工程师涉偷涡轮技术予中企 遭美斥责
  • 美国制裁伊朗石油 国际市场油价上涨
  • 六四民运人士张健病逝德国终年48岁
  • 斯里兰卡复活节恐袭 报复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
  •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贸易居新疆第一
  • 欧盟选举:默克尔可能换岗?
  • 特朗普6月访英及来法参加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
  • 一带一路峰会敏感 资深媒体人高瑜等再被“维稳”
  • 奥地利总理参加一带一路论坛 呼吁制定规范
  • “996福报”让马云等跌入国际公关滑铁卢
  • 金正恩即将访俄与普京会晤
  • 北京抗议美国取消进口伊朗石油豁免
  • 律政司长夫大屋僭建罪成 罚款了事 司长早脱身
  • 巴黎圣母院给建设新欧洲带来希望
  • 韩国瑜参选5点声明 球又抛回国民党党中央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