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郑旭光:中共顽固派力主屠杀 北京市民英勇抗暴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1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郑旭光更多文章请看郑旭光专栏
    
    
    郑旭光:"八九六四回顾与反思"系列节目
    
    第九集:中共顽固派力主屠杀 北京市民英勇抗暴 谁在悄悄逃离?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61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百万香港人愤怒了!中共敢重演六四大屠杀吗?
·杜耀明:守住六四烛光,延续历史的温度和力量 (图)
·张杰:百万香港人一个声音 中共敢重演六四大屠杀吗? (图)
·张文灿:祭六四英魂
·“六四”致命伤:独立知识分子群体的缺席 (图)
·文渊:“六四” 导致了改革开放的停顿甚至倒退吗?
·民生观察:强烈要求中共终结“六四”镇压体制
·葫芦:六四期间倒习文章疯传 川习G20峰会后会晤
·六四事件30周年 点点烛光再度在维园亮起 (图)
·六四屠杀催化了东欧共产政权和平解体? (图)
·重发我在六四二十周年的思考
·六四之后中国制造——文明的冲突 (图)
·陈维健:习近平冒天下之大不韪肯定六四屠杀
·【我的六四】原军报记者:六四有可能重演! (图)
·伊利夏提:五四到六四:对维吾尔人的影响(一) (图)
·徐文立回忆「六四惨案」及案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图)
·葫芦:美国国会举行六四听证会 十八万香港人悼念六四
·尤维洁:把六四屠杀的罪恶永远钉在中国历史的耻辱柱上 (图)
·林培瑞: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思泰:六四北京气氛诡异 魏凤和说出了习近平的心里话
·六四余波未了?中国时报下架六四相关报道
·从“六四”到“小学生下课”中国大打网络战 (图)
·北京市政府关于“六四”维稳防控工作的通知 (图)
·六四流亡者盼回家,天安门事件30周年祭 (图)
·“六四”前后各地维权人士被维稳情况
·“六四”谢文飞被拘留 林明杰被抓走 (图)
·六四30周年 中共非法稳控情况汇编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3——胡石根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4——谢长发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5——刘贤斌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7——陈兵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9——郭飞雄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0——吕耿松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1——陈树庆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2——夏霖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3——周勇军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4——刘少明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5——姜野飞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6——沈良庆 (图)
·六四大屠杀30周年纪念专辑:仍在狱中的八九之子17——李必丰 (图)
·徐文立忆“六四惨案”及后被杀害的邻居“嘎子” (图)
·【我的六四】一名上海工程师的回忆 (图)
·美联社忆“六四”:戒严部队围攻外国记者 (图)
·王丹谈“六四”三十周年:重新记忆、再次出发 (图)
·《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我的六四】《华盛顿邮报》记者回忆六四 :成都军人集体枪毙市民 (图)
·“六四”天安门外全国60多个城市发生了什么? (图)
·89六四30年前今天解放军天安门镇压开第一枪 (图)
·六四30周年前 港出版六四机密文件《最后的秘密》 (图)
·法德文化台ARTE将在六四晚播纪录片“天安门” (图)
·追忆历史: 六四事件大事记
·“六四与我”:网友讲述个人故事 (图)
·西藏纵览:西藏人与八九.六四天安门学潮 (图)
·痛!“六四”军官谈“六四”亲历
·六四亲历者首次打破沉默 吁公开清算
·法国汉学家侯芷明忆六四 (图)
·《解放军报》前记者江林谈亲眼所见六四屠杀 (图)
·加拿大记者修复珍贵片段重现六四屠城恐怖一幕 (图)
·2000张冒险带出的"六四"底片: 永恒的瞬间,历史的见证 (图)
·六四三十周年 吴仁华亲睹学生命丧坦克下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