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2422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二十国峰会针尖对麦芒 掌声、欢呼声为谁响起?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6月2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6月20日-21日,习近平出访朝鲜,见小弟金正恩。毕竟金正恩来拜码头四次,不回访,不合江湖道义。加之,习近平近来是百事不顺,中美贸易战谈掰,找知心大哥普京撑腰,狡诈的北极熊只愿坐山观虎斗。眼看大阪二十国峰会在即,习近平又要面对难缠的川普老头,需要一次出访为自己疗伤、壮胆。
    
    习近平在朝鲜很享受,感受到了帝王之尊,25万市民在道路两旁欢迎,掌声、欢呼声响彻云霄。习近平和彭丽媛在金正恩和李雪主陪同下,在平壤“五一”体育场观看了10万名学生和文艺工作者联袂献艺大型团体操和新版《阿里郎》“辉煌的祖国”。有人说,朝鲜的《阿里郎》不能看,中共很多领导人都是在看了《阿里郎》,回国后仕途就郎里个郎,郎里个郎了,如华国锋回国不久就被邓小平逼宫退位。据说周永康在秦城监狱最后悔的事就是到朝鲜看了《阿里郎》,否则不会这么惨。
    
    极权主义国家盛产掌声、欢呼声,独裁者对掌声、欢呼声也情有独钟。苏联、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罗马利亚、以及伊拉克和利比亚。只要领导人出现在公共场合,民众都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那家伙,掌声如潮,无休无止,可谓惊天地,泣鬼神。
    
    为什么极权国家离不开掌声、欢呼声呢?我的看法是,一是愚昧,民众对领袖盲目崇拜。这掌声、欢呼声虽然荒唐,但民众还是真诚的。如文革期间,民众对毛泽东疯狂崇拜。毛主席的话儿句句听”,“毛主席指示我照办”,“毛主席挥手我前进”。上海市市长柯庆施说:“对主席就是要迷信”,“我们相信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二是恐惧。苏联作家爱伦堡在回忆录《人•岁月•生活》中记载,1935年在克里姆林宫召开“开展斯达汉诺夫运动”大会,会议结束时,人们对斯大林一再鼓掌,“当掌声逐渐平息下去的时候,有人高喊了一声:‘伟大的斯大林,乌拉!’于是一切又从头开始。最后大家落座,这时又响起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光荣属于斯大林!’大家又跳起来鼓掌”。在这样的会场上,没有人敢于先停止鼓掌和欢呼,人们是靠着一种动物一样的感觉本能逐渐地停止鼓掌的,这种本能往往还会被打断。不是因为人们单纯地崇拜斯大林,而是此时处在大清洗前夜,会场上的人活在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强烈的恐惧中。三是独裁者需要掌声、欢呼声来证明自己掌握着权力。独立学者荣剑先生认为,正因为人民的掌声、欢呼声代表着对权力统治的认可,所以,独裁者们都认为人民的掌声、欢呼声是世界上最动听的音乐。所以,他们愿意长时间地迷醉于人民的掌声中,在人民的掌声中日益具有无比的自信。掌声成了最大的政治,掌声有了非凡的意义。
    
    作家袁凌先生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工作,他对地摊上买到的《齐奥塞斯库选集1974-1980》一书,进行分析统计,认为根据每次鼓掌的热烈程度、时间长度,是否伴随欢呼、起立,欢呼的内容,肢体动作,以致会场气氛、鼓掌者的情绪活跃度等,由低到高,掌声、欢呼声分为十七个等级,如鼓掌;热烈鼓掌;长时间鼓掌;长时间热烈鼓掌;鼓掌,欢呼;热烈鼓掌,欢呼;热烈鼓掌,全场起立,欢呼;长时间热烈鼓掌;热烈鼓掌,欢呼;全场起立,高呼等。《炎黄春秋》载文披露,齐奥塞斯库在位时期每次举行大会,罗马尼亚官方都组织一批保安部队成员坐在会场的头七、八排。齐奥塞斯库讲话时,隔两三分钟这些“政治拉拉队”就站起来鼓掌、叫好。出席大会的其他人也不得不站起来鼓掌。齐奥塞斯库每讲一次话,大家不得不站起几十次。谁又敢于坐着不追随这些保安部队人员呢?正是这种精心安排,每到齐奥塞斯库讲话结束,会场总是淹没在掌声和欢呼的狂风骤雨之中,会议也就此胜利落幕,对外宣布为一次团结的、圆满的、成功的大会。没有了群众的掌声和欢呼,会议就好像缺乏一个完美的结尾。
    
    但有时掌声、欢呼声也让人民领袖们很尴尬、很难堪。此话从何说起?1973年8月24日晚,中共十大在北京开幕。当周恩来、王洪文讲完话,毛泽东宣布:散会。那时,毛已进入生命尾声,步履艰难,气喘吁吁。毛宣布散会后,代表们鼓掌、欢呼。毛想站起来离开,但两腿抖得厉害,站不起来。台下代表不知道啊,见毛主席不走,哎呀,妈呀,这主席太爱人民了,俺们更不能走啊,于是更加疯狂地鼓掌、欢呼。但毛已经不可能再站起来了,但又不能让代表们知道神一样的领袖已经病入膏肓。这不尴尬了,毛想走走不了,代表们见毛不走,当然更不会走。掌声、欢呼声像潮水一浪高过一浪。毛只好向代表们说:“你们不走,我也不好走。”此时,周恩来急中生智对代表们说:“毛主席要目送大家退场。”这算才解了围。
    
    罗马利亚总统齐奥塞斯库同样痴迷着掌声、欢呼声,在他眼中,整个罗马尼亚沐浴在他的光辉之下,他就是罗马利亚的救世主。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罗马尼亚早已经经济凋敝,民怨沸腾了。对现实的漠视和在掌声、欢呼声中培养出来的自信心,使齐奥塞斯库要求全民勒紧裤带过苦日子。但谁能想到,1989年12月21日上午,齐奥塞斯库总统和夫人伊丽娜出现在党中央委员会大楼的阳台上,10万人的掌声、欢呼声像潮水一般向他们涌来,齐奥塞斯库感到很满足。他站在阳台往远处望 那无边无际人海茫茫 他站在阳台上向下望 万众在对他声声唱。他情绪激动地说:“要坚决打退外国敌对势力的干涉和梯米苏拉流氓集团的动乱。”他不时提高声调,挥舞手臂,将演讲带入高潮。突然,广场某个角落喊出了一声:“打倒齐奥塞斯库!”,口号声像一道闪电划过寂静的夜空,人们惊呆了。齐奥塞斯库刚举起的右手,在空中停住了。沸腾的广场顿时变得死一般寂静,空气仿佛凝固了。已经响彻了二十多年的掌声、欢呼声戛然而止。人民领袖瞬间变成了人民公敌,伟大的救世主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在庆祝齐奥塞斯库六十寿辰的大会上,他曾经自信满满地说,如果让他回到五十年前的状态,一切从头开始,他会毫不犹豫地走同一条道路。他的话赢得长时间地鼓掌、热烈鼓掌、欢呼和高呼。但一语成谶,他不仅没有“上山打游击”的可能,而且潮水一样的掌声和欢呼声变成了冰冷的子弹。齐奥塞斯库很难理解,同样在台下的一群人,怎么变化这样大呢?
    刚刚过完六十六岁生日的习近平,十九大时也曾雄心勃勃,也曾想让掌声、欢呼声响彻二十年,甚至直到他生命的终结。但事与愿违,中美贸易战爆发和经济一蹶不振,党内非议不断。面对内忧外患的困境,他也像齐奥塞斯库一样呼吁老百姓与他共克时艰和新长征,但他形单影只。习近平不愿将自己与齐奥塞斯库的结局进行比较。他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的小弟金正恩,如此年轻就嗜杀成性,就敢挑战川普大爷,就敢明文规定“白头山血统”——金家王朝的世袭制。没有任何掩饰,一切都赤裸裸,人民要么服从,要么死亡,没有第三条路可以选择。后生可畏啊,不像他在中国还得把想法遮着,用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来掩盖他的真实想法。小弟金正恩就直截了当在《十大原则》中用“主体革命伟业”替代了“共产主义伟业”等,将统治理念从“金日成主义”变更为“金日成和金正日主义”,并将自己与他们列为同级,重点强调金家王朝世袭的正当性。看来自己还不够狠,他的恩师毛泽东在镇压反革命运动中就批示“南京杀人太少,应在南京多杀”。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在极权主义国家,人民通过掌声、欢呼声向独裁者表达忠诚,以免于无妄之灾;独裁者通过掌声、欢呼声感受自己的存在和权力的快感。掌声、欢呼声是一条绳索将独裁者和人民捆绑在一起,独裁者奴役着人民,人民承受着奴役。独裁者和人民都在虐待和受虐中一起走向自我毁灭。但诡异的是,在暴风骤雨般掌声、欢呼声中,无数的独裁者的结局都郎里个郎,郎里个郎,无论是希特勒、墨索里尼、斯大林、齐奥塞斯库、毛泽东。二战结束后,丘吉尔就被人民赶下了台。在一次会见中,斯大林嘲笑丘吉尔说:“你为你的人民打赢了战争,但你的人民却罢免了你。”丘吉尔很平静地说:“我之所以打仗,保护的就是人民罢免我的权利。”在掌声、欢呼声的海洋中的习近平感到了一丝寒意,最终没敢签《中朝联合公报》,莫非他也怕郎里个郎,郎里个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5507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张杰:铁幕徐徐降下 习近平极权主义召来中西冷战 (图)
·冯崇义:破解当下中国的极权主义回潮 (图)
·党国将终结于红二代 冯崇义:破解当下中国的极权主义回潮 (图)
·习是毛之后最坏的极权主义者 (图)
·“整全的世界观”是极权主义的基础/刘荻 (图)
·谢选骏:极权主义也有土洋之分——读江棋生文有感
·张杰: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张博树:十九大上的习家军 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走得通?
·孙立平:极权主义的诱惑与免予恐惧的自由
·解放报:因特网变中共极权主义新工具 (图)
·谢选骏:六十年一甲子——极权主义国家的寿限
·王藏: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艺术圣徒——高氏兄弟 (图)
·文革是党国极权主义的顶峰/冯崇义 (图)
·胡适:极权主义特征
·马萧:极权主义的本质与变化、现代主义、西方世界的自由与传统 (图)
·马萧:言论自由、意识形态的禁锢和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极权主义 (图)
·郑义:讲不讲良知是我们和极权主义最根本的分歧
·中国的“新极权主义”及其末世景象/徐贲
·开口就错-中国极权主义统末代守门人的话语特点/叶宁
·滕彪: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图)
·极权主义倒退现象:切断中国NGO组织生存空间 (图)
·玛莎格森:苏联极权主义“阴魂未散” (图)
·陀思妥耶夫斯基:百年前预见到极权主义兴起的大文豪 (图)
·胡适介绍的极权主义的二十个特征
论坛最新文章:
  • 河南气化厂安全隐患多 大爆炸已酿15冤魂
  • 中美贸易让步 北京再放金融11闸门
  • 国泰完成收购海航旗下香港快运续以廉航模式营运
  • 令人屏息的12分钟 人类登月50周年
  • 伊朗扣押英国油轮 海湾局势更加紧张
  • 中国当局强力让人摆脱贫困
  • 孙杨案:律师要求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公开听证
  • 中国九天揽月10年后要捷足先登
  • 北京冀靠人民增加消费扛过对美贸易战
  • 特大水灾,官媒沉默
  • 又有4中企涉伊核禁令遭美国制裁 北京抗议
  • 中国电动汽车市场增吸引 日汽看好比亚迪
  • 蔡英文过境丹佛会晤贾德纳:关切香港议题盼台美加强合作
  • 特朗普下周召集科技界讨论华为
  • 性侵案: 刘强东起诉微博大V赵盛烨
  • 港府下令7.21大游行改路线引争议
  • 马杜罗拒绝欧盟的要求 美国制裁委内瑞拉高官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