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李秀娟:我和丈夫决定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0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决定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了
       
     亲爱的老师同仁,全国网友,各级领导:
       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叫李秀娟,我的身份证号是320321198009102249,电话号码15950651168,我们夫妻都是徐州丰县周楼小学老师,我们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10岁,儿子今年2岁。在女儿失去左眼之前,我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女儿失去左眼前,我们的全家福
    
       9岁女儿嘉嘉被徐州丰县实验小学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后,女儿哭了整整一年,而我经历了民警暴力殴打,扇耳光,莫名拘留,行政处分,长期监视的噩梦;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评谈话,被撤职。我和丈夫永远忘不掉派出所副所长暴力殴打我的场景。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孩子也得了恐惧症。
       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们把这一年多来的遭遇写下来,我们再次请求有关人员不要再屏蔽我们的文章了,你们的心也是肉长的。
       
       带失明女儿北上看病遭徐州副所长罗烈暴打,被拘留
    
       2019年2月底,新年刚过,此时,距离女儿眼睛被同学无意伤害致残已经快10个月了,女儿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们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到北京复诊。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
       意外发生在我们出发之前,这成了我们全家人祸的开端。
       3月1日晚上10点,四个人走进我家:徐州丰县教育局信访办公室主任丁攀、梁寨镇中心校领导陈晨、张超和王会计。
       我忙着给几位客人端茶倒开水,洗水果。教育局丁攀主任突然厉声要求我退掉3月3号晚上去北京的车票。
       “孩子的眼睛不能耽误,3月份去北京的票也不好买,怎么突然要我退票呢?"我迟疑了一下。我回答丁攀:既然领导要求我不去了,肯定有其他工作安排,那我就下次再去,我退了票。
       张超和丁攀借故离开我家,并留下陈晨校长和王会计继续监视我!
       在我被拘留后,我才明白,两位领导是去派出所叫民警了,两位教育工作者,为了完成所谓的维稳任务,不惜给一个平民家庭带去灾难。
       半小时后,四位民警突然冲进入我家,他们以我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要将我带走,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和丈夫工作十几年来,勤勤恳恳,本本分分,我们也教育孩子诚实做人,好好学习,我们怎么可能涉嫌寻衅滋事呢?
       没等我反应过来,两位民警称“去一趟派出所半小时,最多一小时就让我回来”我的儿子和女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他们被吓地大哭了。孩子坚信警察叔叔是抓坏人的,妈妈怎么也成了坏人呢?
       我问民警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要把我带走,此时,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破门而入“你挺牛逼,叫你走,你还不走”。他将我拖拽下楼。
       我穿着衬衫,光着脚,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着问他们为什么抓我?
       我被罗烈摔倒在地,我双膝跪在地上,罗烈薅着我的头发,不由分说,疯狂的扇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辈子不能忘记的屈辱,他那双硕大的黑手出现在我每一次噩梦里。
       
       被拖拽后受伤的膝盖,直到出了拘留所还只能瘸着行走
    
       罗烈将我塞到车里。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孩子在我丈夫的怀里喊着妈妈。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带到丰县城东派出所,我的手脚被拷在审讯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盖还流着血,我请求穿衣服,他们狂笑着,用着本地难以启齿的脏话辱骂着我,吃着带着热汤的外卖和水果,他们看着我淋血的右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关进一间狭小的铁屋里。那是一种只有在电视里才可以看得的铁笼:狭小,冰冷,防止自杀的软墙。
       
       在这幢威严的大楼里我度过了滴水未进,被恐吓辱骂逼供的一天一夜
    
       我清晰地听到手机在派出所接待室响了几十次,这一定是我家人打来的电话,我请求罗烈所长帮我报一声平安,他没有理我。手机就在那里兀自响着,响了一夜,手机的响铃像极了孩子喊妈妈、丈夫担心妻子的哭声,我哭了一夜。
       我等待着他们快些提审我,给我一些饭吃,给我一口水喝。
       第二天下午,副所长罗烈来给我录口供,他要我承认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访的。
       我对罗烈说:我女儿的眼睛被同学甩失明了,我带女儿去北京看病,况且我也在北京同仁医院给女儿提前挂好了号,挂号记录可以在我手机查到。
       罗烈狞笑着说:“你看你哭的死样,像条狗一样,你这样的犯人我审的多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招供
       随后罗烈要求我签字承认上访并接受行政处罚,罪名是寻衅滋事。
       我在纸上写到:我没有寻衅滋事,我要复议和诉讼。我几乎以哀求的口吻问他:我到底滋了什么事?
       罗烈称如果我再不签字,就从重处罚我。我固执地问罗烈:我认罪可以,可是你得告诉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罗烈说:如果你签字,我就给你喝水。当时我极度虚弱,已经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我还是拒绝签字。
       罗烈命人将我塞进车里,对看守民警称“一口水别给她喝”。随后,我被送往徐州拘留所。
       
       在拘留所得知被抓原因:疑似上访
    
       到了拘留所,管教问我身上和脸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此时我才知道,自己的脸被罗烈打变形了。管教看我一直在哭,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离开了。
       在拘留所的七天,那是我永生不敢再回忆的日子:逼仄的空间,多人拥挤的板床,无法吞咽的餐水,解手时被多人围观,被圈养的屈辱。那些经历,每次回忆我的心都在颤抖。
       我年幼的儿子看见我被罗列副所长拖走跪在地上时恐慌的眼神,一直在我脑海里。
       在拘留所的七天,我一直摇晃着铁门,呼嚎着请求找律师,没人理我。一位大姐见我一直哭喊,便问我为什么喊冤。我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倾吐出来:
       2018年3月12日,丰县实验小学放学排队期间,我的女儿嘉嘉两位同班同学发生冲突,一位李姓同学的衣服拉链甩进我女儿的左眼,女儿眼睛受伤后失明,后被鉴定成八级伤残,一年多来,学校一直未妥善处理孩子的伤残赔偿问题。孩子眼睛看不见了,迄今为止,我们仍然无法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我和丈夫开始走法律程序。
       
       女儿的左眼永远看不见了
    
       随着女儿视力恶化加剧,2018年7月,我带着女儿去了北京同仁医院,医生告知我们女儿的视力基本为0无法治愈了。我蹲在医院楼道哭了起来。一位同情我的大姐带我和孩子吃了一顿饭,并建议我去国家信访局咨询。
       在我从北京回家的前一天,我到信访局反映了女儿眼睛被伤害一事,希望社会可以关注学生在校安全。
       在我走出信访局大门后,我被丰县一位赵姓官员拦住。他说:有问题好解决,你女儿的问题,有学校的责任,该赔偿就赔偿,你先回家。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赵才柱,是我们当地专门安排在北京负责截访的。
       第二天,我带着女儿离开北京回家。
       拘留所大姐听完我的陈述,她告诉我:我是因为有信访记录才被抓的。
       我问大姐:我带女儿去北京看病,顺便去信访局反映在校学生安全问题。我也没做坏事,抓我做什么?
       大姐叹了口气,没有再理我。
       走出拘留所,被围堵,被监视,被撤职
       3月9号我终于走出拘留所。我瘸着腿,头晕眼花。在拘留所小门,我等着接我的家人。
       意外又发生了。
       丰县实验小学校领导渠敬衡突然出现,强制把我弄上车,车牌号为(车牌号苏CC900U)的超大面包车,我看到了两个民警和几个校领导。我立刻感到了危险。
       他们启动了车辆,我大声呼救。我的丈夫和我妹妹听到了我的呼救,我妹妹拼死趴在面包车的引擎盖上,他们才把车退回了拘留所大门内。僵持近两个小时,我们报警,徐州本地民警来后,他们才放开我。
       重获自由后,我立刻去了徐州中心医院办理住院手续,我的身体衰弱到了极限了。
       
       他们派来监视我的人,幽灵般的盯着我
    
       在我住院的第二天,病房门口出现了多名我熟悉的面孔,他们带着口罩,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总共有五六个人,我认出来那是丰县实验小学的老师。
       我入院的第三天,他们增加了人手,总共超过十人。监视我的人将车子紧停在我家车子旁边。
       就这样,一双双阴森森的眼睛,在楼道里,在我家车旁,在我病房,在医院走廊里,跟着我吃饭,盯着我上洗手间。他们像幽灵一样,看管着一个重刑犯人。孩子问我:妈妈,怎么那么多人跟着我们?儿子恐惧的眼神让我心碎。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的监视了,我冲过去问他们:我到底犯了什么法?
       他们用无奈的语气告诉我:自己也不想监视我,是领导安排的。
       无奈,我们只能选择忍受。我们全家生活在真空的世界里,年迈的父母在病房和我们一起抱头痛哭。
       从3月20日开始,教育局连续几天传唤我,要求我去教育局纪委谈话,我实在害怕他们再次抓我。我真的害怕他们再打我,再把我关起来。
       我病的头晕眼花,站都站不住,根本没法上课,我所有请假手续齐全,他们不准我请假,怕我反应他们的违法犯罪的行为,安排了多名领导到学校监视我。
       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不停地传唤,批评和谈话,我决定为自己找说法,5月31日,我到江苏省公安厅反映我被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暴力殴打拘禁一事。结果收到了民警给我送来空白的训诫书。
       6月25日,我接到教育局下发的教育局处分决定,我再一次遭受罚。
       
       教育局在文件在处分中称我两会期间筹备进京上访,被依法查获
    
       他们继续跟踪,他们派了人手在学校监视我,更为可怕的是,他们把我学校去年新装的十几个高清监控全部毁掉,重新安装了只有张超有查看权限的十几个无死角的监控。他们不停地找我谈话,无休止的批评调查监视我。我长期为自己辩解,嗓子哭哑了,得了严重的喉炎,我去请假,张超校长不批准并称我请假需向教育局领导报备。我无奈,只能边监考,边挂水。
       
       学校全体老师同情我家的遭遇,自愿联名
    
       那些监视我们的人就像鬼魂一样游荡在我和丈夫工作的小学,他们总是随机的审查我,把我叫过去问话。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压力,几次在课堂上抱头痛哭。我们小学全体老师也实在看不下去了。
       7月放暑假以来,有关人员找我谈了很多次话,我希望依法赔偿女儿左眼失明的问题,一分不多要,一分不少要,我请求追究暴力殴打我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的责任,哪怕是一个道歉。对于这些诉求,没有哪怕一个被满足。
       我和丈夫是本本分分的老师,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暴力会发生在我们家庭。我们的孩子看到罗烈暴打我后,每一次在街上看到警察都会吓哭。
       
       我们全家实在没有办法了,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我也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如果我们再不被解救,我们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求求社会关注我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911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不同的声音:向日葵农庄:骚乱、维稳间动荡的家园 (图)
·张伦:胡锡进“相对宽松自由”后意在强调维稳 (图)
·中国维稳与人权动态(总第八十三期 2019年5月)
·200万维族人被关受虐学者:土法炼钢式维稳未必能久安
·江苏访民吴小燕遭维稳人员暴打住院
·习近平故意不给老百姓免费医疗养老作为维稳手段
·贾榀:共产党维稳系统长期下药迫害民运维权人士
·十九大前强力维稳,中共中央也要关注民生
·张智斌:析沪警暴摔妇幼案,辨维稳套路之恶
·外媒分析平壤玩弄北京皆因看准十九大要维稳 (图)
·何清涟:让当局头痛的“金融维稳” (图)
·谎言制国和王朔妙说维稳
·判断律师合格与否:维权还是维稳
·何清涟:2017年中国重头戏(2):经济维稳
·何清涟:2017年中国经济重头戏(1):货币维稳 (图)
·雷洋案的处理是维稳还是自焚?/任迺俊
·梁京:老兵集体维权成功对高压维稳的挑战
·王德邦:寻求“动乱”救济的维稳体制
·“港独”扬短避长,客观上是助共维稳 /曾节明
·刘水:“雷洋案”:警察国家维稳新特色
·十一维稳升级 河南访民胡大料或被重判 (图)
·西南藏区维稳升级 手机监控多名藏人被抓 (图)
·藏区维稳升级,手机监控多名藏人被抓 (图)
·新疆汉族的求救电话:“家人也被关集中营!我们被迫去做维稳工作” (图)
·河北高层亲自出马维稳 保北戴河会议万无一失
·河北罕见高官全勤维稳保北戴河会谨防政变 (图)
·七一维稳:维权访民遭关押拦截
·“七五”事件十周年新疆维稳空前紧张 (图)
·世维组织发动全球示威 国庆前夕新疆高压维稳 (图)
·辽宁76岁访民张正廷因拒收维稳补偿金被变更罪名批捕 (图)
·扬州公民驾车抗拆酿10人死伤 开庭审讯官方重兵维稳 (图)
·北京市政府关于“六四”维稳防控工作的通知 (图)
·“六四”前后各地维权人士被维稳情况
·辽宁76岁访民张正廷因拒收维稳补偿金被以“敲诈勒索罪”刑拘
·六四前后 维稳力度空前
·76岁访民张正廷因拒收维稳补偿金被以“敲诈勒索罪”刑拘 (图)
·天安门广场六四祭日异常紧张 维稳十万小心 (图)
·六四维稳措施空前严厉 手机已成当局重要控制工具 (图)
·法新社:北京用高科技监控取代坦克维稳
·维稳之手跨越太平洋 《六四公开信》发起者家人遭国保骚扰 (图)
·回顾13大前公安部长王芳谈话,和19大维稳比较
·史海:周恩来曾亲自乘坦克去帮外国维稳(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