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14大以来中共政治局领导的年龄构成分析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1月16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汉串佳
    中共十三届人大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2018年3月11日下午投票通过修宪草案,正式删除国家正副主席连任不得超过两届的规定。修宪草案通过后,众说纷纭,习近平主席终身制,甚至独裁论之说甚嚣尘上。然而稍微对中共政治体系有些观察即可发现,此种说法非常不靠谱。中共从邓小平时代开始,中央集体领导,共同决策一直是一个基本的政治规矩,尊重老领导的意见也一直是中共的政治传统,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凌驾于老领导和其他常委之上,形成独裁终身统治,而中共89六四以来的六次领导人换届事实上都在遵循着政治规律,而正是对这种政治规律的党内共识,才铸就了六四以来的历任高层领导层的和平交接。
     那么为什么习近平要招惹民愤和误解,强行推行修宪草案通过呢?事实上,在修宪之前,习近平已经征求过党内高层领导的意见,并取得了广泛共识。在党内高层领导和老领导里面,事实上并没有人对修宪提出异议。修宪能获得党内高层领导的认可,核心的根本原因就在十八大以及十九大中共的第五代领导集体的出生年月里。中共第五代领导集体50后的年龄构成和未来中共第七代领导集体70后干部的提拔滞后,决定了习近平需要继续连任第三个任期,并且也只需要连任第三个任期即可。因此对修宪的这种支持并不是对领导人终身制的支持,而是目前领导集体的年龄构成需要习近平继续第三个任期,而为了让第三个任期于宪法中进行合法化,所以修宪是必要的。

    为了证明领导人的年龄在政治局人员更替中的重要性,让我们先回顾一下十四大以来历届党代会的中央政治局常委领导的更替情况。
    十四届中央政治局常委(1992-1997)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江泽民 1926年8月 66岁
    2 李鹏 1928年10月 64岁
    3 乔石 1924年12月 68岁
    4 李瑞环 1934年9月 58岁
    5 朱镕基 1928年10月 64岁
    6 刘华清 1916年10月 76岁
    7 胡锦涛 1942年12月 50岁
    党的十四届一中全会上,胡锦涛以极大的年龄优势当选政治局常委,确立了第四代领导人的接班体制,除40后胡锦涛以外,其他六名常委中30后1名(李瑞环),25后3名(江泽民、李鹏、朱镕基),20后1名(乔石),15后1名(军队代表刘华清)。此时刚经过89六四事件,第三代领导集体初步掌权,政治局尚未形成明确的入选年龄界限。14届政治局中年龄最小的是1942年的胡锦涛,年龄最大的是1916年的刘华清(也是这届政治局所有委员中唯一的15后,其余所有人均为1920年以后生人)。
    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常委(1997-2002)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江泽民 1926年8月 71岁
    2 李鹏 1928年10月 69岁
    3 朱镕基 1928年10月 69岁
    4 李瑞环 1934年9月 63岁
    5 胡锦涛 1942年12月 55岁
    6 尉健行 1931年1月 66岁
    7 李岚清 1932年5月 65岁
    党的十五届一中全会召开之时,邓小平已经去世,本次大会是第二代领导集体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不再施加政治影响后的第一次领导人换届,初步确立了以年龄为标准的常委和委员退出和准入机制,十四届常委刘华清(1916年生人)和乔石(1924年生人)因为年龄问题退休。本次政治局换届首次确立了年龄界限准入及退休原则,本非总书记外的成员年龄界限是70岁,即上届政治局委员出生年月在1927年之前的退休,在1927年之后的可以留任和晋升,是为零上一下(70上71下),总书记年龄可以在此标准基础上宽限两岁。因此,在上一届十四届中央政治局所有委员中,所有生日在1927年以后的委员无一例外都得到留任或晋升,所有生日在1927年以前的委员都必须退休(总书记宽限两年)。
    此外,十五大后,集中精力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成为党内共识,军委成员不再入常,大大削弱了传统军队干部在党内的话语权,形成了延续至今的总书记兼国家主席兼军委主席统领军队全部事物的政治格局。另一方面,因为军队事务在常委中只有总书记一人负责,其他常委无权干涉也不在军中挂职,大大加强了总书记在军队的话语权和控制权。15届政治局中年龄最小的是1944年的李长春,年龄最大的是1926年的江泽民。
    十六届中央政治局常委(2002-2007)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胡锦涛 1942年12月 60岁
    2 吴邦国 1941年7月 61岁
    3 温家宝 1942年9月 60岁
    4 贾庆林 1940年3月 62岁
    5 曾庆红 1939年7月 63岁
    6 黄菊 1938年9月 64岁
    7 吴官正 1938年10月 64岁
    8 李长春 1944年2月 58岁
    9 罗干 1935年7月 67岁
    党的十六届一中全会上,在15届常委中除胡锦涛以外全部集体退休,第四代领导集体登上舞台。本届政治局成员的年龄界限是67岁,是为七上八下(67上68下)。因此,在上一届十五届中央政治局所有委员中,所有生日在1935年以后的委员都得到留任或晋升,所有生日在1935年以前的委员都退休。十四、十五两届政治局常委李瑞环(1934年9月生)因为3个月生日之差只能退休。16届政治局中年龄最小的是1947年的刘云山,年龄最大的是1935年的罗干和曹刚川。
    本次换届除了遵循年龄界限以外,在晋升政治局常委方面形成了另一个传统即“非军老男人优先”。对于竞争政治局常委位置的人选,遵循常委不再来自于军队,而且男性优先和老者优先。这里的老指的是两方面,首先指在政治局或书记处资历更老的人,两届政治局成员(书记处成员)要比一届政治局成员晋升更优先;其次指的是年龄更老的人,这里的年龄老幼并不是绝对的年龄长幼,而是在年龄界限起五年为一个窗口,比如本届政治局1935年为年龄界限,那么1935-1939一个年龄窗口,1940-1944一个年龄窗口,以此类推。同等资历下,处于靠近界限的年龄窗口中的人更有晋升优先权,因为他下一个五年就肯定退休了,而处于稍年轻年龄窗口的人可以暂缓晋升,晋升机会优先让给老人。同等资历,同等年龄窗口内的人再比拼人脉、业绩和能力晋升。在上一届十五届留任的所有适龄政治局非常委的委员(含政治局候补委员)中,所有男性无一例外都得以晋升进入这个十六届政治局常委会,女性吴仪留任政治局委员。
    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2007-2012)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胡锦涛 1942年12月 65岁
    2 吴邦国 1941年7月 66岁
    3 温家宝 1942年9月 65岁
    4 贾庆林 1940年3月 67岁
    5 李长春 1944年2月 63岁
    6 习近平 1953年6月 54岁
    7 李克强 1955年7月 52岁
    8 贺国强 1943年10月 64岁
    9 周永康 1942年12月 65岁
    党的十七届一中全会上,本届政治局成员的年龄界限仍然是67岁,是为七上八下(67上68下)。因此,在上一届十六届中央政治局所有委员中,所有生日在1940年以后的委员都得到留任或晋升,所有生日在1940年以前的委员都退休,上届常委中黄菊去世,曾庆红,吴官正,罗干因为年龄过线而退下,留下四个常委空位。17届政治局中年龄最小的是1955年的李克强,年龄最大的是1940年的贾庆林。
    本届换届是十四大以来第一次涉及到遴选和培养接班人的一次换届,因此除了年龄界限的规矩以外,为五年后的十八大第五代中央领导集体上位做准备也提上了重要日程。总书记和总理的接班人选习近平和李克强作为50后接班人入选常委,培养意图明显。
    常委换届的传统“非军老男人优先”也得以遵循。在上一届十六届留任的所有适龄政治局非常委的委员中,处于较大年龄窗口(1940-1945)的王乐泉、王兆国、回良玉、刘淇、周永康和贺国强竞争两个常委位置,他们七人资历基本相当(均为一任政治局委员),年龄也在同一窗口,最后周永康和贺国强胜出晋升,其余五人留任委员。而上一届十六届留任中的处于较小年龄窗口(1945-1950)的刘云山、俞正声、张德江则不参与常委晋升竞争,继续在政治局磨练资历为下一届升常委做准备。有意思的是,十六届政治局委员陈良宇(1946年)本来也处于较小年龄窗口,可惜被查,否则以其资历几乎内定未来十八大常委人选。对于潜在的有年龄和资历优势准备竞争政治局常委的对方派系政治局委员,在晋升常委之前进行清除,也是一种政治斗争手段。
    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2012-2017)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习近平 1953年6月 59岁
    2 李克强 1955年7月 57岁
    3 张德江 1946年11月 66岁
    4 俞正声 1945年4月 67岁
    5 刘云山 1947年7月 65岁
    6 王岐山 1948年7月 64岁
    7 张高丽 1946年11月 66岁
    党的十八届一中全会上,本届政治局成员的年龄界限仍然是67岁,因此,在上一届十七届中央政治局所有委员中,所有生日在1945年以后的委员都得到留任或晋升,所有生日在1945年以前的委员都退休,上届九个政治局常委中只有习近平和李克强留任,留下五个常委空位。18届政治局中年龄最小的是1963年的孙政才和胡春华,年龄最大的是1945年的俞正声。
    常委换届的“非军老男人优先”传统也得以遵循。在上一届十七届留任的所有适龄政治局非常委的委员中,论资历,连任十六、十七两届政治局委员的适龄候选人刘云山、俞正声和张德江优先晋升政治局常委,其余只担任过上一届政治局委员的适龄的只剩下王岐山(1948)、张高丽(1946)、汪洋(1955)、李源潮(1950)、刘延东(1945)竞争其余两个常委位置。处于较大年龄窗口(1945-1949)的王岐山、张高丽入选,而处于较小年龄窗口(1950-1954)(1955-1959)的李源潮、汪洋以及女性刘延东不参与常委晋升竞争。在十八大换届此时胡锦涛仍然有很大的话语权,但是政治局委员汪洋和李源潮因为过于年轻,出于尊重近线领导的考虑没能当选政治局常委,可见“老男人优先”的传统一直是中共换届默认的。
    值得一提的是,在十八大换届新当选的政治局委员中,60后孙政才和胡春华以年龄优势当选最年轻的政治局委员,培养意图明显,被看做是未来的储相和储君。其中胡春华是胡锦涛的嫡系培养人马而孙政才被看做是江派的布局。
    在2012年-2017年,习近平通过各种手段已经大大加强了自己在党内的权利和威望,胡锦涛、江泽民的影响力被大大削弱。在2017年,习近平出于未来党政军接班年龄梯队的布局考虑,重点攻克了未来的政治局和军队的适龄晋升之星储相孙政才,军队内的房峰辉、张阳,巩固发展了自己统领党政军一体的强权体制。习近平当然想让自己的人马占据60后接班队伍的大多数,于是在换届即将来临之际将反腐的考察矛头对准了胡春华和孙政才这样的未来之星。但党内斗争最重要的是讲究师出有名,当年薄熙来在重庆折腾了5年,即使胡锦涛和温家宝并不喜欢他,5年从未去重庆视察,但不影响他继续他的官运无法撼动甚至入常希望很大,因为他没有留下致命的口实。但是一旦因为王立军事件暴露出他家庭和下属的致命问题被抓住把柄,就会被一招毙命。
    拿下孙政才也是一样。习近平当然想让60后接班领导梯队都是自己的人,但拿下胡春华苦于师出无名,而拿下孙政才就名正言顺多了。孙政才农村子弟出身,靠着自己个人奋斗和左右逢源在官场官运亨通,到处输送利益讨好领导以换取晋升。虽然各方面老领导关系表面上搞的不错,但也种下了很多致命的把柄。从某种程度来说,他属于那种和哪个大领导都挺熟悉,但都不是过命交情的那类。和江派系的刘琪,贾庆林熟悉,和温家宝也熟悉。但这种熟悉只是一种互相利用的世俗关系,不像胡锦涛和胡春华一样三十年多年的过命交情,在胡锦涛还只是一个地方大员的时候就熟识。可以说胡锦涛拿胡春华像亲儿子一样培养,而胡春华本人个人理想主义气息浓厚,北大刚毕业即申请去西部偏远地区长期锻炼,非常符合党内的主流价值观,据外媒报道他本人也克己功夫极严,为官数十年毫无贪名和花边新闻。有前党首保护,自己身上又比较干净,所以习近平不会轻易撼动胡春华的地位。
    而孙政才花边新闻就比较多了,输送利益给温家宝夫人张培莉,女儿康奈尔留学搭乘美国孟山都专机看望,大表哥事件等等。他自己本身不干净,又没有过命交情的大领导保护,被拿下也就不那么意外了。从某种程度来说,孙政才是可悲的那一方,他的出身和官场机遇注定了他只能靠左右逢源而肤浅的表忠来谋求晋升和换来老领导的刮目相看。他这是一路晋升,一路留下把柄。而胡春华,刚一参加工作即认准了一个大领导胡锦涛,情同父子,随着胡锦涛成为党首后,他可以一路心无旁骛的干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对于胡春华而言,只要干好本职工作,不犯错,晋升就是水到渠成的事。试想如果胡春华当顺义区委书记,张培莉想找他帮忙利益输送,他可以暗中把消息递给胡锦涛然后让胡锦涛帮忙调解。更况且党内都知道胡春华是胡锦涛嫡系,形同父子,温家宝家人也不会冒冒失失的去找胡春华帮这种需要手上沾灰的忙,给人家添麻烦,也让胡锦涛为了难。而孙政才坐在那个位置就不同了,张培莉可以名正言顺的要求帮忙利益输送,孙政才不可能拒绝,也没有底气拒绝。
    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2017-2022)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习近平 1953年6月 64岁
    2 李克强 1955年7月 62岁
    3 栗战书 1950年8月 67岁
    4 汪洋 1955年3月 62岁
    5 王沪宁 1955年10月 62岁
    6 赵乐际 1957年3月 60岁
    7 韩正 1954年4月 63岁
    党的十九届一中全会上,本届政治局成员的年龄界限仍然是67岁,因此,在上一届十八届中央政治局所有委员中,留任或晋升的都是上一届的1950年以后的委员,而所有生日在1950年以前的委员都退休。但本届政治局并不是所有满足年龄划线要求的上一届十八届政治局委员都得到了留任和晋升,有三个例外:李源潮(1950),张春贤(1953)和刘奇葆(1953)。他们都是在任期后不再入选政治局的形式变相被贬,不仅没能晋升而且没有保住政治局位置。其中李源潮因为牵扯令计划案件提前退休,张春贤和刘奇葆平级转任人大政协。由此可以看出,年龄划线是一个硬杠杠,留任和晋升的一定是满足年龄划线的,但是满足年龄划线的人选可能会因为各种政治原因不能留任和晋升。
    上届九个政治局常委中只有习近平和李克强留任,留下其余五个常委空位。19届政治局中年龄最小的是1963年的胡春华,年龄最大的是1950年的栗战书、王晨、杨洁篪、张又侠、许其亮、孙春兰。
    常委换届的“非军老男人优先”传统也得以遵循。在上一届十八届留任的所有适龄政治局非常委的委员中,论资历,连任十七、十八两届政治局委员(或书记处书记)的适龄候选人汪洋和王沪宁优先晋升政治局常委,其余只担任过上一届政治局委员的适龄的非军的留任的男性只剩下赵乐际(1957)、胡春华(1963)、栗战书(1950)和 韩正(1954)竞争其余三个常委位置。处于较大两个年龄窗口(1950-1954)(1955-1959)的栗战书、赵乐际和韩正均全部入选,而处于较小年龄窗口(1960-1964)的胡春华不参与常委晋升竞争。
    对于习近平修宪的目的和党的二十大的预测:
    总结上述党代会的领导更替,可以明显看出有几条不成文的规矩:
    1. 首先遵循年龄划线:政治局委员包括常委领导的更替有一个确定的年龄标准,近四届换届入选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的都是严格遵循七上八下的规则,总书记可以宽限两年。留任政治局委员和常委的一定满足年龄划线要求,但不代表满足年龄划线的上一届政治局委员一定会留任,也存在因为政治错误变相被贬或者提前退休的可能性。
    2. 在遵循年龄划线的基础上,需要考虑接班人计划:在核心领导人更替的前一届会提拔候选接班人进入常委,进行锻炼五年。(比如十四大的40后胡锦涛,十七大的50后习近平、李克强以及未来的二十大上的60后)。
    3. 最后前两条筛选后剩下的常委名额留给“非军老男人”:在严格满足年龄标准的前提下,资历更老,年龄窗口更老的政治局非军队男性委员更能优先晋升常委(比如十八大上,虽然汪洋、李源潮呼声很高,但是还是要让位给年龄更大的人选,李源潮更是因为这一次让位永久失去入常机会)。
    预测单二十届中央政治局常委(2022-2027)
    序号 姓名 生日 当选年龄
    1 习近平 1953年6月 69岁
    2 李克强 1955年7月 67岁
    3 汪洋 1955年3月 67岁
    4 王沪宁 1955年10月 67岁
    5 赵乐际 1957年3月 65岁
    6 胡春华 1963年4月 59岁
    7
    
    在2022年的党二十届一中全会上,政治局年龄线极有可能是1955年,而十九届常委中更有李克强、王沪宁、赵乐际、汪洋等众多55后成员,其中李克强更是已经三届常委。再以七上八下的年龄标准或宪法约束来强制习近平退休,那么二十大2022年就会非常尴尬,形成了李不退习退的尴尬局面,谁来当国家元首?李克强当五年国家元首再退休也不太可行,因为党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至少应该在位置上保持十年以上的稳定。因此习近平提出取消任期终身制再干五年国家主席和总书记也就无可厚非了。
    根据预测,在二十大上,将会形成习近平继续留任,其他政治局委员包括政治局常委仍旧会按照1955年龄划分、“接班人计划”、“非军老男人”三大原则进行遴选。那么二十大的政治局常委位置将会显得非常拥挤,李克强,赵乐际,汪洋和王沪宁都是55后,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则他们也都将留任,只有韩正和栗战书会退下。按照7常委的规矩,常委名单中只剩下两个空位。而现任政治局委员中,根据接班人计划,二十大上需要有两位60后入选常委,胡春华已经两任政治局委员,资历很深,本人毫无贪名及前党首胡锦涛强力背书,无论是考虑“接班人计划”还是“非军老男人”原则几乎都肯定晋升常委。习近平即使想阻拦胡春华的晋升也没有任何正当理由(一般党内的理由都是实锤的生活作风或贪腐问题)。那么根据七常委的传统,习近平将只能决定一个名额入选常委,丁薛祥、陈敏尔还是其他人?只有一个自己人马入选新任20届常委,这势必会让习近平感到些许无奈。
    根据接班人计划,除了胡春华外,处于(1960-1964)年龄窗口的丁薛祥和陈敏尔也将铁定有一人晋升常委,而且有过主政一方经历的陈敏尔可能性较大。如果20大只有两个新任常委名额,则接班人计划已经占满了。所以可以预计20大的新当选常委将不会再有55后。所有55-60年龄段的政治局委员都将留任而不晋升,而60后政治局委员将在20大上将大量充实进政治局,为21大政治局常委人选做准备。但是不排除常委空缺名额生变的情况,因此二十大上,有三种复杂的可能性:
    1. 60后胡春华铁定入常,60后陈敏尔或丁薛祥二选一晋升常委(主政一方的陈敏尔希望较大),作为总书记和总理接班人培养,维持7常委格局不变。55-60年龄窗口所有政治局委员留任不晋升。
    2. 党内将恢复9常委体制,形成60后胡春华,60后陈敏尔或丁薛祥,其余55后两人,一共四人同步晋升的皆大欢喜的局面。处于较大两个年龄窗口(1955-1959)的李希(1956)、李强(1959)、李鸿忠(1956)、陈全国(1955)、蔡奇(1955)和黄坤明(1956)将竞争两个常委名额,而处于较小年龄窗口(1960-1964)的丁薛祥与陈敏尔之间的败者不参与二十大常委晋升竞争。
    3. 党内一个55后现任常委将平级转任不入常的国家副主席,形成3个常委空位的局面,然后60后胡春华铁定入常, 60后丁薛祥或者陈敏尔其中之一入常,最后一个位置留给其他留任政治局委员中呼声较高、功绩较大的一位55后(看好处理新疆维稳问题有功的陈全国)。这种可能性也存在,但是需要解决国家60后接班人在常委中的是否兼职国家副主席头衔的问题。
    因此20大将形成党内的60后接班梯队,习近平作为总书记,将在21大上和李克强,王沪宁,赵乐际,汪洋等55后一起退休,21大的时候2027年将形成1960年年龄一刀切的接班和退休规矩,20大政治局委员中的60后在21大将全面接班。
    因为70后干部队伍的接班明显滞后,相比60后十年前有十几人都已经在正省部级重要岗位或中央委员会中历练,如今的70后干部明显底气和后劲不足,进入现任中央委员会的70后为零,极个别发展比较好的也只是在省级常委中任职副部级,比十年前60后的发展晚了很多。因此未来七上八下(67上68下)的退休政治规矩终将被打破,但是会有新的政治规矩形成。比如(72上73下,75上76下)等等,而新的政治规矩形成也要等到60后这批人上位之后的22大甚至23大以后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812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 双赢走向双杀
  •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毕汝谐(作家纽约)
  • 顧維鈞曾任國家元首
  • 2007年发表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毕汝谐(作家纽
  • 聯合國裡的華人
  •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毕汝谐(纽约作家
  • 痛斥學界敗類反對竄改史實
  • 絕不給活人立傳
  • 座上客常滿樽中酒不空
  •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毕汝谐(作家纽约
  • 以一人而敵一國振千仞足垂千秋
  • 鄧小平江澤民盡皆拾錢穆思想之牙慧
  •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早亨廷頓廿四年批判文明衝突論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我最近很喜歡💕看🐒子!
  • 谢选骏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 台湾小小妮親愛的大陸苦難同胞:救中國唯一良方:四年一任直選工友!
  • 少不丁五大訴求是否奪權?
  • 台湾小小妮劉家昌組:中國台灣反共黨❤😘加油💪
  • 谢选骏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 台湾小小妮林濁水:台灣政黨、、.杞人憂天,順其自然啦
  • 谢选骏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 台湾小小妮謝金河:大嘴巴👄哈
  • 胡志伟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台湾小小妮彭文正:加油💪⛽
  • 独往独来为什么习近平会吞下惩罚性关税?
  • 毕汝谐毕汝谐复胡平
  • 胡志伟真正的香港本土作家
  • 严家祺连载《人生列车》5《『二表人才』于光远》Oxford大学出版
  • 台湾小小妮陳師孟請辭慰留!
  • 陈泱潮15.什麽是“八刀革命”?解體中共王朝之革命也
    论坛最新文章:
  • 台多栖名人刘家昌愤起组“中国台湾反共党”
  • 湖南博导导学生研究自己重要思想 校方称合规
  • 台湾大选 北京或惩罚挺蔡台商
  • 故宫鼠年除夕6688元夜宴或挨轰 被下餐
  • 教皇下令福建让权的主教传流落街头
  • 罢免韩国瑜 高雄第一阶段支持票达标
  • 德国之声专访巴总理:巴国何不声援新疆穆斯林
  • 武大郎真有其人烈士 注册商标遭拒绝
  • 土解禁维基百科 陆成屏蔽维基百科全球唯一
  • 法国三星级素食餐馆Arpege
  • 蔡英文到底有没有在外媒专访时擅自更改国号?
  • 中国人均GDP1万美元 官方称人类历史重大突破
  • 中国人口出生率降至49年以来最低 加剧老龄化担忧
  • 蔡英文当选后美国军舰首穿台湾海峡
  • 欧盟要找中美贸易初阶段协议细节藏匿魔鬼
  • 北京安抚: 不会走到与台湾摊牌
  • 欧中投资关键谈判 在华欧企促强硬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