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1—5》的评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作者:孔识仁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1—5》的评论


    
    2019年年初至今,我已经写了五篇《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其中第一篇《和平非暴力论”与颜色革命是对立的,“梦想”岂能成真?》,是批判的自由派和改革派虽然目的不同,但是在民主化路线上是反颜色革命的,双双混合到改良主义里,这是走不通的。文中从理论上和世界共产党国家转型的普遍经验,阐明了“中共国”要民主化只能走颜色革命道路的可行性和必然性、正确性。
    
    此文在今年一月底投稿”纵览中国”,”纵览中国”要求被批判的自由派和改良派的学者写文章回应,然后把双方的文章一起发表出来,公平争鸣。结果至今他们拖延两个月写不出回应的批评文章。 所以在此文被拖延了两个多月后才在”纵览中国”发表。这篇文章在”纵览中国”有删减批判的人名。后来我把全文发在黄花岗光复网的我的“李明专栏”。后来再略作修改,最近全文得以发表在“中国战略分析网”。 我七月写成《揭橥民主化之正确路线以及这三十年来自由派和改良派的路线为何全败?》(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之五),几个媒体都不敢发,如果发在黄花岗光复网的我的专栏,此文就在民国派读者的有限范围。幸亏中国战略分析网的先生们敢于首发出来,然后博讯网推荐,使此文得以在更多的知识分子读者中得以阅读和传播。我应该感谢中国战略分析网的李伟东兄以及所有主事者及编辑还有博讯网。 我后续还有多文,作持续的对话和批判。
    
    至今为止,我得到了很多鼓励和赞许,还没有看到批评的文章,这说明民国派的理论是有说服力和生命力的。目前研究中国转型的杰出学者有仲维光、程晓农、王天成等,我有幸得到程晓农先生和仲维光先生的较好评价。仲维光先生还多次鼓励我。然后,杨子立、张杰等诸兄也有评论。
    
    下面是诸位先生的评论,以馈读者,以求激起更多思考。 首先,杨子立兄与我围绕“对话一”有一个对话。 2019年4月9日,杨子立信中说: 孔先生,不过即便大家都赞同您的观点,然后怎么做呢?还望指点。 我对于杨子立兄的答复(2019年4月10日): 我以为要做到以下两点:
    
     1、思想传播上要宣传民主革命的思想,这在胡的时候尚有空间,现在习的时候就较难、风险大。好的时机错过。海外要担当起这个责任和作用,惜海外可作为多少呢?总之要海内外一起努力吧。国内要审时度势而为,不可冒进。现在是网路时代,清末时资讯不发达,海外革命派与保皇派论战,依然影响到一批人,这些人有不少是立宪派或者是清朝下级官吏,后来都投入到革命中了,所以看上去革命党不多,但一旦形势来了,思想力量就发挥威力,催发出的革命者千千万万。所以思想传播很重要。
    
    2、提倡群体化,非组织的交友广泛化,这也要审时度势而为。这是“种子”。 以上两点做到了,或者做到部分了,形势一来,都会发挥意想不到的威力。 现在海内外也在做的,但是路线和思想是错误的。要弃旧扬新,用正确的路线和思想来做,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影响力和作用。现在最大的问题是选择什么样的路线和思想,继续做我们当前做的事。要更换头脑,给目前的工作注入更大、更有希望的活力。 杨子立的回复(2019年4月10日) 现在的主要问题不是在关心中国民主政治的海外华人中宣传,而是要给国内的人启蒙,或者海外不感兴趣的人启蒙。这是难点。
    
    程晓农先生对于我的“对话之五”的回应(2019年11月1日) 多谢传来大作,拜读后深感此文很好地总结了过去几十年国内外独立知识分子对中国转型的种种努力和简介。文中数次介绍拙作观点,谨表谢意。 个人比较关注的是各国转型过程当中显现的规律和特点,希望籍此提供一点借鉴。数年前曾经为从德办的天安门民主大学写过20节课的讲稿,最近正在明镜电视的系列节目《中国的陷阱与困境》中展开讨论。 您的大作或许可以说是迄今为止相关讨论的一个系统的梳理,有此基础,或许诸公可以再进一步,从思想流派之分辨转向未来可能演变的把握分析,君之努力当为各位参考。
    
    张杰兄对于我的“对话之五”在推特上有一个公开的评价 当今海外改良主义的本质就是批共而不反共,其逻辑就是:既然推翻不了中共就与它合作,进行改良。海外改良无用就等待党内改良派的出现。海外民运干嘛呢?研究,等待。一句话没好意思说出口,那就是举白旗投降。孔识仁的文章值得一读。 (孔识仁:走出改良主义的泥潭 https://t.co/kEuXJKZ1fw 下午11:58 · 2019年10月26日·Twitter Web Client)
    
    仲维光先生一直鼓励我,这里得到他的同意公布相关信的内容: 2019年1月29日周二 来信收到。我很支持你发起这个讨论。因为我没有想到,从我反叛,一九六九年到今天五十年了,中国的所谓知识界竟然没有任何进步,甚至能够提出问题的人越来越少,提问题的方式越来越退步,这让人悲哀。所以希望你的讨论能够搅动这池死水。 刘晓波在我看来甚至连庸俗自由派都称不上,至多不过是极权主义体制内的改良派。有国内的朋友一直要我写篇“什么是自由主义”的文字,但是我始终腾不出手来。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马克思主义、刘晓波、陈子明们和启蒙以来的自由主义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而我认为,只要这点不清楚,中国的所谓民运就一定会原地转圈,所谓“知识精英”永远也走不出“真理部”划出的世界。 祝好!春节好!万事如意! 维光
    
    2019年1月31日日 来信收到。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题目,它是理解当代中国问题,以及近代及现在世界问题的钥匙。你放心大胆去做好了,我相信,只会有积极的影响。随附两篇东西,供你参考。我对于凡是不能够和共产党切断思想上的脐带联系,以及由共产党身上孳生出来的人或事,都持彻底否定的态度。其原因就是阿隆的那句话:我厌恶共产党绝不亚于厌恶纳粹。而我正是在这个基础上厌恶刘晓波们。它们是共产党肌体上的一部分,而我不是。这也是他们封锁、打击我的原因。 《悼念的癌变》一文,碍于孟浪、贝岭,我从没有贴出去过,写出来留给自己备忘,现在一并发给你,供你参考。 祝好! 维光
    
    2019年4月2日周二 下午3:38 文章和信收到。谈几点想法: 第一,在网络世界耽搁两个月才发表,这有点过分。还不仅如此,以某媒体的影响而言,如此等待不值得。 其二,去掉批评的人名,整个文字力度弱了一半以上。因为一些外人来看文章,很多时候是因为看到涉及了某些具体的人及内容,然后才来看为什么会涉及他们的。 其三,搞思想和媒体的,居然怕陷于争论,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这些媒体不中性及酬庸。 其四,我觉得你不妨再加上人名,让文章回到网络上自己流传好了。 此外,我是否可以把你的信及文字转给孟先生,他一直关心民国以及民运中的思想问题。你的这些文字既对他是一个参考,同时他或许有些可供你参考的想法。 祝好! 维光
    
    8月30日周五 下午5:49 来信收到。 我不在台北,还在德国,那是我误点的,我以为是在网上可以参与的活动。知道点错了后想反正无碍,就放在那里吧。 我现在也是写了,除了劳心劳作却挣不了钱,想来很悲哀,可这就是人生。好在现在有博客和脸书,还不至于像以前那样关在自己的屋中,随后字纸甚至可能流失。 我刚刚写出的关于五四一文,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人能够从网上看到,给了《北春》。希望你的文章能够顺利见网。 关于自由主义,国内有几位年轻的人一直建议我写篇如我的“哲学究竟是什么”那样的,简短概括地谈自由主义究竟是什么的文章。我答应了他们,但是也告诉他们,我那篇“哲学究竟是什么”是神来之笔,对于自由主义,暂时我还没感到有可以下笔的冲动,到了对自由主义的理解和掌握,投笔就禁不住地流出来的地步,等我到了有这种要求的时候,我就会执笔。 最近由于波普去世二十五周年,虽然没时间写东西,但是翻看了二十五年前我写的文字及十五年前的笔记,感触很深。 对于你批评的那几个人,你尽可放心地批评,我可以肯定地对你说,他们对于自由主义根本不理解,连门可说都没进。进了门的人不会说那么外行的话。刘晓波们只要写东西,就一定会捉襟见肘、破绽百出,因为从方法上和构成知识的气质,以及基本的认识论问题上,他们依然留在真理部为他们构造的党文化的框架中。 我正在忙于自己写作的最后一部分工作,抓紧完成关于世俗宗教问题的写作,没有力量多关心这个争论,有想法我会随时写给你。 祝周末好!再聊。 维光
    
    10月27日周日 下午6:24 (关于“对话之五”) 链接网页看到。同时也看到博讯上的转载。祝贺你的突破!并祝再接再厉! 我正在写关于Romantik运动翻译成浪漫的严重错误,初步想用的题目是“罗马没有‘浪’与‘漫’”。这和你的题目其实是密切相关的。 所谓浪漫主义是与启蒙的对抗,对自由主义的反动,它导致政教分离后退出的基督教的一种强势反弹,世俗化宗教的反弹。 浪漫主义是一种世俗基督教化运动。中文本无“浪漫”一词,有“浪”及“漫”,但都是无束缚的意思,为此回归向宗教何来“浪”、何来“漫”,所以Romantik一定要翻译成罗马化运动。而这就直接地说明了,近年来,那种曾经在中国社会推行基督教化、文化基督教的倾向,如刘小枫等,是对自由主义、启蒙的一种反动,一种反启蒙。再如李泽厚,他坚持自己是新马,新马亦是Romantik运动在上个世纪的产物,所以可知把启蒙挂在嘴边的李泽厚,实际上也是反启蒙和反自由主义的。 为此,在这个方向上,你尽可放手去做,绝对不会错,若有人反对,一定是自取其辱! 秋安! 维光
    
    最后我附上我五篇文章的简介。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一) ——和平非暴力论”与颜色革命是对立的,“梦想”岂能成真? (本文前面已经作了简介 https://t.co/BTApd4jQEl)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二) —— 自由派“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径”和改良主义混杂的后果 (简介:我们如果观察一下世界民主化的普遍经验,威权主义可以由上而下改良而民主化,但是共产党国家的民主化都是颜色革命的产物,没有社会和民众的参与是不可能实现的。而中国自由派和改良派却混杂在一起,坚决反革命而求改良,讲“梦论”,走“梦路”,不致力于发动社会和民众,最终收获的都是教训,可惜的是他们还不知反省,也不知洗心革面。https://t.co/wdogqAXQ61)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三) ——改良派的源流以及少数自由派的觉醒 (简介: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必定会觉醒的,必定基于自由主义立场申明正确路线的,批判庸俗自由派和改良派的,学者王天成撰文《渐进民主——知识界的玫瑰梦》,《革命是中国实现民主转型唯一的选择》等,著有《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一书。程晓农在《社会主义国家转型模式比较》里得出结论:“社会主义制度的改良没有出路”, “天鹅绒革命”模式对国家和社会的未来乃最佳选择。身在中共“虎口”的萧瀚写出《简议改良与革命》,发出孤独的声音:“······被称为转型时代的当代中国,这个时代就是革命的时代。对于自由而言,革命已无法拒绝”。https://t.co/phyBfSOZTs)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四) ——是“洋化”的庸俗自由派呢?还是中华化的真自由主义呢? (简介:自由派如果不“认祖归宗”,认归民国的中华现代文明,只想认洋祖宗西化是不可能的,这样下去只会成为“忘本的乞儿”和机会主义的“游魂”,这是没有出路的。自由主义在西方,西方政治社会文化等是其自由主义“安身立命”的具体内容,自由主义随之演进而演进,不是抽象的理论而已。自由主义在民国也有类似的演进,不能脱离传统和中华性的。https://t.co/tJsYsUSBah)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五) ——揭橥民主化之正确路线以及这三十年来自由派和改良派的路线为何全败? (简介:中国大陆的七九民运和八九学运民运都是改良主义主导的,1990年代自由主义举旗,其中大多数人曾经是改良派,大陆自由主义有改良主义的特征。八九之后的三十年的民运和公知也是改良主义主导的,但是他们是失落了传统和本源的,这本质性缺陷表现为「一有全无」纲领和「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路线」,这与共产党国家转型的普遍经验和理论逻辑冲突。自由派和改良派这三十年来的路线是失败的,且延续了八九民运失败的教训,这有中共「结构性控制」战略的因素。「渐进民主化」和改良主义路线得以成立的前提是不存在的,中共国知识分子的问题很大,大小资产阶级有两面性,在极权主义的中共统治之下,没有走通改良之路的可能性。大陆民主化需要先进的知识分子力量引导,发动下层社会开展颜色革命,只有颜色革命造成形势,才能使患得患失的大小资产阶级和知识分子阶层加入民主化进程,官僚集团会分化瓦解,只有中共统治集团和红色权贵资产阶级才是最后的敌人,民主化就会成功。但是革命派长期被民运和公知的主流排挤和打压,民国派的出现使革命派成势,民国派的纲领和路线与自由派相比有诸多优点。中共对于民运和公知、自由主义施加「结构性控制」,社经所系与之互相斗争、互相利用。以社经所系为典型案例,省察民运和公知、自由派和改良派与中共博弈三十年的必然失败的原因。追问主导民运和公知的自由主义将何去何从呢? https://t.co/QcNcWLdYgw)
    
    最后附一重要的参考文:大陆民国派的理念和宪政制度展望https://t.co/Uryct7Gazo)
    
    识仁敬上
    
    108年12月2日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9221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孔识仁:香港时代革命及其启示 (图)
·孔识仁:评香港的时代革命 (图)
·民国派与自由派改良派的系列对话 /孔识仁
·哥本哈根会议致吕耿松、陈树庆家属慰问信/孔识仁
·哥本哈根会议就吕耿松、陈树庆事件致习近平公开信/孔识仁
·评《王丹 我们继续与你同行》/孔识仁
·孔识仁:致柴玲女士
·关于陈开频先生17日起被“半监禁”的声明/孔识仁
·如何看待“官民对话、和平转型”?!和秦永敏商榷/孔识仁
·当前民运的领袖问题/孔识仁
·观民国101年台湾大选有感/孔识仁
·孔识仁:就“联邦制”与严家祺先生商榷
·周志荣首谈李旺阳事件后湖南民主维权界现状/孔识仁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劉少奇心恨手辣殺恩人
  • 戚本禹披露:鄧小平罔顧人倫誘姦父妾
  • 港人要靠台湾更靠自己,不要奢望英、美帮忙
  •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 普选是纲,其他都是目——港人一项诉求胜过五项诉求
  •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 羊比狼更凶残
  •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 『基因』的稀释和『心因』的扩散
  •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 王蒙斥自命魯迅的人畫虎類犬,裝腔作勢
  • “九命七羊”的王蒙
  • 不好全怪习大大
  •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 铜锣湾书店案件是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导火线
  • 博客最新文章:
  • 北京周末诗会闵琦作品五/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冯正虎控告上海三级法院八名院长——捍卫公民诉权
  • 谢选骏华人战胜了洋人
  • 台湾小小妮太監王國:自我閹割的大陸人
  • 胡志伟葉子龍盜賣禮品楊尚昆挾嫌報仇
  • 少不丁保衛自由,學講粵語
  • 胡志伟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 廖祖笙廖祖笙:兽治社会的“依法治国”
  • 胡志伟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 台湾小小妮唯一支持⬇架蔡英文
  • 陈泱潮9.9.執政的共產黨迫切需要從極其殘酷險惡的内部權力鬥爭中
  • 谢选骏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高级修炼
  • 谢选骏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 徐永海上帝的科学一——导论一 科学帮助我们知道耶稣是独一上帝
  • 谢选骏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 少不丁CY與五毛的特別共通之處
    论坛最新文章:
  • 法专家:欧洲一带一路协议签署国贪腐指数均超高
  • “黑色星期四”启动法国反退休改革示威
  • 华为二次控告美国政府将其排除其参与联邦补贴项目“违宪”
  • 法国反退休改革大罢工起步 公交全面瘫痪
  • 港警奉旨“止暴制乱”半年抓了5856“暴徒”四成是学生
  • 法新社:女友要香港警察男友辞职否则就分手
  • 意国会不满陆阻黄之锋作证通过调查港警暴决议
  • 港泛民25名立法会议员动议弹劾特首林郑月娥
  • 大选临近的台湾 民主风景这边独好
  • 德国有可能法律禁止华为参与5G
  • 肯尼亚中资铁路 进口商被迫使用反提升运输成本
  • 大罢工登场 法国国铁:90%高铁列车将停驶
  • 全法大罢工前两天 游客请不要前往凡尔赛宫
  • 法国将迎来黑色星期四 巴黎出动6000名警力
  • 当心!政府推广“清洁煤” 河北多人中毒死亡
  • 美专家:王立强非共谍却让外界窥见中共情报系统运作
  • 瘫痪全国大罢工在即 数百万法国人坚决反改革 政府坚决不退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