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互联网忽然消失的事情在哪些国家最严重 又是谁在主导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27日 转载)
    

    
    在他那个高层办公室的桌子前,马科斯·莱马(Markos Lemma)拥有不错的景观,可以眺望亚的斯阿贝巴的城市全景。
    
    作为科技初创公司IceAddis的创始人,他的共享工作空间里通常都是一群在咖啡因和远大梦想共同作用下忙得不可开交的创业者。
    
    不过,当互联网断线时,一切就停滞了。
    
    数字平台维权组织Access Now向BBC提供的数据显示,在去年,互联网服务曾经在33个不同国家被人为中断超过200次。
    
    其中一次发生在英国。
    
    2019年4月,在气候变化社运组织“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的一次抗议活动期间,英国交通警察(British Transport Police)关闭了伦敦地铁的无线网络。
    
    关于2019年互联网关停的统计研究报告还揭露了如下事实:
    
    在全世界范围内,多个国家的共计65次抗议活动期间互联网被关闭;
    另外有12次是发生在选举期间;
    其中最多的互联网关停发生在印度;
    最长时间的互联网关停是发生在中非国家乍得,持续了15个月。
    马科斯·莱马说,在亚的斯阿贝巴,一断网,一切就会停止。
    
    “没有人会来上班的——即使来了也不会逗留多久,因为没有网络,他们还能干什么?”
    
    “我们曾遇到一个软件开发合约被解除,因为我们没能及时交货,原因是······互联网断了。我们还遇到过一些状况,国际客户以为我们在无视他们,但实情是我们什么都做不了。”
    
    马科斯说,没有互联网,摩托车司机就不能送外卖,只能等在那里;人们也没法上网下单。
    
    “对于这里的商家和民众来说,互联网关停是有直接后果的。”
    
    “一言不合”就断网
    这种事不仅发生在埃塞俄比亚,影响也不仅限于经济。Access Now的研究显示,断网会影响全世界数以千万计的人。
    
    政府官员能够向服务提供商下令,封堵一些地区接受信号的路径,以此来“关闭”互联网——有时候,也可能禁止访问一些特定的网页服务。
    
    人权组织担心,这种做法正逐渐成为各国政府的一种典型压制手段。
    
    BBC对最新的数据进行分析之后发现,这种干预方式越来越多地发生在与抗议活动相关的时间。
    
    政府经常会说,断网是为了保证公共安全和防止假消息扩散。
    
    不过,批评者却认为,这些政府在线上阻碍了信息流通,在线下则打压潜在的异见者。
    
    联合国在2016年宣布,访问互联网属于一项基本人权,而让全球连通互联网是联合国的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
    
    然而,并不是所有国家的领导人都接受这个想法。
    
    2019年8月,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阿迈德(Abiy Ahmed)宣称,互联网“不比水或空气”,他说断网将会继续作为一项维护国家稳定的重要工具而存在。
    
    对此,马科斯·莱马感到愤怒。
    
    “政府不认为互联网重要。我觉得他们真的以为互联网就只有社交媒体,所以他们没有真正看到互联网的经济价值所有,看不到它如何影响经济。”
    
    印度是第一封网大国
    2019年的新数据显示,印度在去年关闭互联网的次数高居世界首位,远高于任何其他国家。
    
    民用的移动或者宽带网络服务在该国各处地方被关闭多达121次,其中大部分(67%)是发生在印度管辖的克什米尔地区。
    
    在苏丹和伊拉克,互联网被中断时,示威抗议者被迫要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组织活动。
    
    每一次关停带来的影响都不一样,这取决于断网的规模有多大:有些是局部关闭社交媒体平台,有些则是全国彻底断网。
    
    网络“节流”则是较难监察到的一种断网形式,它是指政府减慢数据传输服务的速度。它可能会将现代的4G移动网络调低到1990年代的2G水平,从而令传送视频和网上直播变得不可能。
    
    2019年5月的塔吉克斯坦就曾发生过一次,当时该国总统承认,对大多数社交媒体进行了“节流”,其中包括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和Instagram,指这些平台“容易出现恐怖主义活动”。
    
    在一些国家,比如俄罗斯和伊朗,现在就正在建立和测试它们自己与外界隔断的国家内网。这被认为是网络控制更进一步的迹象。
    
    数字维权组织Access Now表示:“似乎有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互相学习,以极端的网络封禁手段来对批评者噤声,或者不受监督地侵犯人权。”
    
    来源于BBC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0710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顾为群:立即开放互联网 谁为李文亮医生下半旗?
·反“网络霸王条款”需要互联网思维
·特习会前夕 互联网爱国卖国争议再起 (图)
·绝不开放互联网/陈维健
·中国“完全开放互联网” 这事靠谱吗?
·为什么互联网企业偏爱“996加班”? (图)
·焦点对话:互联网严重不对等,美国为何没有提上谈判桌?
·美国不该对中国的互联网审查姑息讨好 (图)
·陆互联网巨头快速转向企业或颠覆工业版图 (图)
·高洪明:中国互联网特色:扫黄打非佯攻,封杀妄议主打
·吴海兵:中国互联网史就是一部流氓史 (图)
·谢选骏:中国开放互联网义不容辞
·谢选骏: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谢选骏:川普总统的脑袋足够聪明到开放互联网程度吗
·国家痛下杀手!2亿用户的“内涵段子”被勒令关停,互联网真不能再这么玩了!/占豪 (图)
·谢选骏:比保护专利更明显的需要是开放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的寒冬暴雪/峨嵋疯
·互联网只是个销售方式不宜过分高估/汉评
·谢选骏:网络主权并非主权网络——中国退出互联网世界
·“+互联网+”新时代,该做好哪些准备?/占豪
·男子帮人刷单垫付2万退不回,广州互联网法院:无效合同,不保护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约一年 网购纠纷案中食品保健品有近七成
·大陆加强监控互联网 入罪门槛较前更低 (图)
·中国办世界互联网大会 过万参加者都要翻墙 (图)
·互联网客8亿半 中国官方指爱教育和娱乐 (图)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图)
·一般用户4G就够中国:5G用在工业互联网
·官媒头面人物胡锡进抱怨中国互联网 (图)
·细化互联网市场监管 反垄断法配套法规施行
·互联网领域反垄断将明确市场份额等因素
·杭州互联网法院:执行问题成为互金借款纠纷痛点
·官媒自推「互联网内容风控师」 网民揶揄:删帖员有了响亮名字 (图)
·中国互联网技术大跨越:从复制西方到被人复制
·新一轮互联网专项整治行动展开 外媒网站被封
·中美贸易谈判美国要求中国开放互联网? (图)
·美方被指要求中方开放互联网遭拒 网民反而支持美方要求 (图)
·互联网亡党亡国?中国新闻审查网络监管更趋严厉
·济南要建互联网审核之都 消息被删 (图)
·南方周末报道互联网审核现状遭当局删除 (图)
·互联网业内控诉 “996”速成网络红词 (图)
·为什么被人遗忘的苏联互联网从开始就注定失败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