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月鹰山:论灯塔国的倒掉--美国加州离独立有多远?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4月2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日月鹰山:论灯塔国的倒掉--美国加州离独立有多远?


    
    远在大别山的堂弟发来一篇文章问我:这些是真的吗?文章是《加州打响第一枪,美国政坛爆发“大地震”,美国真的会解体吗?》。再查查百度,搜索“美国解体”和“加州独立”,分别有15,800,000和13,000,000个结果。比如,
    《这次加州独立,看来稳了!》
    《美国加州独立,会引发怎样的连锁反应? 美国吃不消,全球大地震》
    《美国加州如果独立,谁会与其第一个建立外交关系?》
    《美国什么时候解体》
    
    看来美国解体/加州独立是时下最吸睛的话题之一,另一个应该是“多国渴望回归中国”吧?后者,已经招来外国抗议,成了外交事件,估计会消停一阵子。前者还可以聊,话题有趣、安全可能还解气,不是吗?
    
    一、 为什么是加州?
    
    其实,加州不是美国最有独立倾向的州,加州也没有动真格闹独立的记录。真正干过的是德州牛仔。历史上,德州就是以独立国家加入美国联邦的,南北战争时期脱离美国,后又回归。至今德州的独立运动组织一直在奔走呼号,1995年还成立了个“德克萨斯共和国”玩得不亦乐乎。1982年佛州的旅游胜地Key West也曾闹过独立一分钟的海螺共和国事件,一时传为佳话。德州佛州的事咱先搁着,今天只说加州。
    
    加州,全称加利福尼亚州(State of California),是美国西部太平洋沿岸的一个州, 别名金州(Golden State)。州首府不在大家熟悉的旧金山、洛杉矶或圣地亚哥,而是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当地华人称三块馒头)。加州面积42.4万平方公里,位列美国第三。2019年加州人口为4,000万,位列美国第一(占总人口的12.2%),GDP31,370亿美元,占全美21.7万亿的14.5%,毫无疑问是美国第一州(老二德州人口2,900万,GDP 18,870亿美元)。
    
    加州GDP 31,370亿美元,按汇率7折算人民币为219,590亿,什么概念?见下表(都是2019年的数据),即,加州的面积相当于广东、江苏和安徽之和,GDP相当于该三省的90%,人口相当于该三省的15.5%,人均GDP是该三省平均值的5.78倍。
    
    省份 面积(万平方公里) GDP(RMB 亿) 人口(万) 人均GDP(万)
    广东 17.98, 107671 11346 9.49

    安徽 13.96 37114 6324 5.88

    江苏 10.26 99632 8051 12.37

    合计 42.2 244,417 25721 9.5
    
    加州 42.4 219,590 4000 54.9
    占比 100% 90% 15.5% 578%
    
    在世界上,加州已经超过英国,成为继美、中、日、德之后的第五大经济体。加州硅谷的高科技(苹果、谷歌、英特尔、亚马逊、思科、朗讯、脸书、特斯拉、英伟达等)洛杉矶的好莱坞、一流的高等教育(斯坦福、加州理工、UC系列)和先进的农业都是世界闻名的。
    
    加利福尼亚原来是西班牙的殖民地,分为上加利福尼亚省和下加利福尼亚省,上加利福尼亚省就是今天美国的加州、内华达州、犹他州,并包括亚利桑那州北部和怀俄明州西南部一带,下加利福尼亚省就是今天墨西哥的下加利福尼亚半岛。
    
    在1846年之前,加利福尼亚还是墨西哥人的地盘,美国刚刚独立的时候,只有北美十三州,是濒临大西洋的国家,北美大陆的中西部地区,并不是美国的领土。但是,美国人一直坚信美国被赋予了横跨整个北美大陆的使命,于是向广袤的西部地区进军,大规模向加利福尼亚移民,最终引发1846年至1848年的美墨战争。最终墨西哥人惨败,美国人获得了上加利福尼亚。1850年9月9日,加利福尼亚加入美国,成为美国的第31个州。
    由于原属西班牙殖民地,加州带有比较浓的西班牙文化特色。加州政府公文和重要商业信函,一般有两种文字:英文和西班牙文,如果再多一种,就是中文。
    
    历史上,美墨战争期间,加州曾短暂成立过加利福尼亚共和国。美国州与联邦之间总会有些摩擦,特别是现在加州是民主党执政,而联邦是共和党掌控,矛盾更加激化(比如,加州是非法移民的庇护州,联邦移民局在加州抓捕非法移民,州长就命令加州的警察不能配合联邦执法)。因此,恨屋及乌,就有了加州独立运动这回事。
    
    加州的举足轻重又决定了,一旦加州这个龙头老大脱离联邦,不仅美国会掉一大块肥肉,失去太平洋东岸大部分地区,还可能会引起骨牌效应,导致美利坚合众国的解体。
    
    二、 加州独立还是加州分立?
    
    前面的网文说现在“加州打响(独立)第一枪”,当然是瞎掰。之前都不知道打了多少“枪”呢。历史上加州提议要脱离美国的提案有200个以上。而加州不仅有独立的问题,还有分立的问题。目前主要是四个流派。
    
    加利福尼亚独立运动(Yes California Independence Campaign)。这是一个政治行动委员会,成立于2015年,诉求是透过2019年(现推到2020年大选期间)的公民投票决定加州是否要退出美国。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后,因加州支持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落选选,许多加州居民支持独立运动,据说民调一度上升至30%。后来受英国脱欧(Brexit)的影响,他们又有另一个简称:Califrexit,或Calexit。
    
    2016年11月21日,该组织发出倡议,要求公民签名支持修改加州宪法脱离联邦。2017年1月26日,加州州务卿同意该组织收集公民签名。随后该组织陷入争议,因为它的主席路易斯 (Louis J. Marinelli)是一个住在俄罗斯的纽约人,据称获得俄罗斯的重要资助,并在莫斯科开设了大使馆。2017年,因为美国情报机构和国会调查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大选的事,该组织宣布与路易斯切割。路易斯本人则宣布将在俄罗斯永久居留。
    
    新加州运动(New California State)。它谋求将加州,除沙加缅度、旧金山、洛杉矶、纳帕、马林、阿拉米达和圣马特奥等7个县外的51个县,总计1,800万人口,脱离现在的加州,成立新的加州,并成为美国第51州。
    
    新加州运动发起人Paul Preston宣称:新加州基于美国宪法第四条第3款赋予的权利而成立。独立宣言指出:“只要任何形式的政府变得具有破坏性,人民就有权改变或废除它,并建立新的政府。”成立“新加州”的操作包括提出申诉(Grievances),由公民向地方县的司法机构递交申诉,表达现政府没有代表自己合法权益的立场,申诉内容包括加州不公正的选区设计、选举腐败、庇护州政策等。
    
    新加利福尼亚州于2018年1月15日宣布独立于加州。这是自1869年西弗吉尼亚州从弗吉尼亚州独立以来,第一个宣布独立于现存州的新州。新加州的成立需要通过加州议会同意,还需美国参众两院的简单多数票同意。
    
    三分加州议案(Cal 3 Proposal)。2018年加州第9号公投就有表决三分加州的提案,即,将加州分成北加州、加州和南加州,但该提案被加州最高法院驳回。理由是,宪法从未要求成立新州需要选民公投决定。因此,新州置于选举投票是违宪操作。
    
    杰斐逊州运动(State of Jefferson)。杰斐逊州是美国的一个构想中的州。其范围包括了勒冈州的南部地区和加州的北部地区。名称来自于美国的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在19世纪和20世纪,一直都有成立杰斐逊州的呼声。在1941年,杰斐逊州几乎就要成立,但因为太平洋战争爆发,最终无疾而终。
    
    三、 加州独立:合法还是非法?
    
    这个问题需要从联邦和加州两个层面来讨论。
    
    先说联邦层面。
    
    关于各州是否有脱离联邦的权利这一问题的争论,从独立战争之后就开始了。宪法制定过程中就有反联邦主义者提出要加入各州有权单方面退出联邦的条款,但没有为联邦主义者所同意。最后宪法中有新州加入联邦的条款(第四条第三款),但没有承认或禁止各州脱离联邦的权利的条款。
    
    建国初到南北战争之前,这个争议一直没有定论。虽然联邦宪法中并没有提到这一问题,但联邦宪法的前身《邦联条例》(Articles of Confederation)提到联邦是“永久的联合”(perpetual union),很多人就以此来否认各州有权脱离联邦,例如,杰克逊总统、“宪法之父”麦迪逊总统、前最高法院大法官 Joseph Story 等。
    
    另一方面,有人根据宪法第十修正案“宪法未授予合众国、也未禁止各州行使的权力,由各州各自保留,或由人民保留”则认为,该权利既然没有被宪法明确地禁止,也就自然应由各州享有。
    
    分水岭是南北战争。1860年林肯当选总统后,以南卡罗莱纳州为首的多个南方州通过《分离法令》(Ordinance of Secession),宣布脱离联邦。他们主张联邦的权力来自各州相互之间的契约,各州自然也就有权在认为被侵犯时中止这一契约。这样的说法当然不被联邦政府所接受。林肯在1861年3月的就职演说中声明,各州的联合从最初起就是永久的。随后南北战争爆发。战争的结果从政治上确认了联邦不可分割或退出的原则。
    法律上的里程碑则是1869年联邦最高法院的德州诉怀特案(Texas v. White)。南北战争后的德州政府认为战时南方邦联议会出售德州所拥有的联邦债券的行为是不合法的,于是起诉购买债券的商人怀特。最高法院在判决中明确表示,各州的联合是永久的、不可撤销的(The union between Texas and the other States was as complete, as perpetual, and as indissoluble as the union between the original States.)。当然,这一判决自发布之日起就充满着争议。有人认为该判决只是重复了林肯的立场,论据不足。但不管怎么说,该判例是迄今为止最高法院关于脱离联邦问题的唯一判例。
    
    诚如不久前逝世的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斯卡利亚所言:如果说南北战争解决什么宪法问题的话,那就是(各州)无权退出联邦。(If there was any constitutional issue resolved by the Civil War, it is that there is no right to secede.)
    
    需要补充的是,该案的判决书并没有把脱离联邦的可能性完全说死,而是留了活口:“除非是在通过革命或者所有州都同意的情况下,脱离联邦才有可能”(There was no place for reconsideration or revocation, except through revolution or through consent of the States.)。
    
    还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判例也否定了一个以讹传讹的说法:德克萨斯州是各州中唯一有权脱离联邦独立的州。事实上,并不存在这样的例外。
    再看加州层面。
    
    加州宪法第3条(Article III)第1款(Sec.1)开宗明义:“加利福尼亚州是美利坚合众国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合众国的宪法是此地的最高法律。”(The State of California is an inseparable par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the United States Constitution is the supreme law of the land.)
    
    单就这一条而言,加州宪法也是禁止加州脱离美国联邦的。因此,加州独立既违反联邦宪法,也违反加州宪法。
    
    不过,加州宪法第18条规定了宪法的修正和修改机制,逻辑上,加州选民是可以按照宪法修改程序来修改这一条的。但是在未完成修宪前,是不可能实现加州独立的。
    
    综上所述,美国联邦宪法和加州宪法实际是一个闭环系统,“贼船”能上不能下。可能在制定宪法的先贤们看来,一个国家如果通过宪法为自己的死亡预留空间那是很愚蠢的,因为这样做的逻辑等同于宣布宪法不具备解决终极问题的效能,国家的建立本身就毫无意义。(相映成趣的是,苏联宪法是明文规定各参与实体有权退出苏联的,因此被美国法学家们嘲笑,苏联的结局大家也都知道了。)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加州独立是双违宪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堂而皇之鼓吹、煽动、推销加州独立呢?简单说,这是言论自由的问题。
    
    首先,美国宪法保障言论自由。在美国,宪法就像是神,至高无上。无论总统国会,还是平头百姓,“违宪”就等同于“危险”。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了公民广泛的言论自由的权利。分裂国家的思想可以作为言论自由加以宣扬吗?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们依据宪法给出的答案是可以的。因为任何一种主张、思想,都可视为现实矛盾的反映,思想既然可以产生、也就可以被放弃,那么就可以通过具体矛盾的解决化解主张存在的基础,从而证明思想终究是无害的,进而,思想的持有者也就是无罪的。
    
    美国判例对言论自由的解释是相当宽泛的,最著名的就是焚烧国旗案。在爱国主义主导话语权的地方,焚烧国旗是大逆不道的,一般为法律所禁止。但美国最高法院最后裁判焚烧国旗的被告无罪,理由就是,被告焚烧国旗的行为构成象征性言论,受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言论自由的法益要高于保护国旗的法益。
    
    其次,美国的实定法上,没有“煽动颠覆联邦罪”,判例上也找不到煽动颠覆入罪的先例,要定罪都找不到根据。但是,正因为如此,分裂思想是不允许被转化为实质性行动的。因为进入实质性行动阶段的分裂行动就是对宪法法统的背叛,制裁就是正义的、是必要的。在这一逻辑之下,言论自由和维护统一可能产生的张力被法律定义下思想与行动的鸿沟所消解了。从根本上而言,这也是“煽动颠覆”在美国非罪化得以实现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的原因。
    
    简言之,美国各州脱离联邦,思想上可以,行动上不行!——完美的中庸之道。
    
    四、 为什么会有独立/分离主义运动?
    
    1、 当今世界独立/分离主义现状
    
    当今世界的独立/分离主义运动如何?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下面这个长长的名单是经过删减后的主要独立/分离主义运动。
    
    中国:台独、港独、藏独、疆独
    
    菲律宾:棉兰老岛独立运动
    
    泰国:泰国南部独立运动
    
    印尼:自由亚齐运动
    
    马来西亚:砂拉越独立运动、沙巴独立运动
    
    缅甸:果敢族、克伦族、克钦族、掸邦、佤邦、孟族及罗兴亚人独立运动
    
    印度:印控克什米尔、旁遮普、西孟加拉、拉达克、阿萨姆等独立运动
    
    巴基斯坦:巴控克什米尔、普什图尼斯坦独立运动
    
    斯里兰卡:泰米尔伊拉姆猛虎组织(已经投降)
    
    伊拉克:亚述人、库尔德人独立运动
    
    跨多个中东国家:库尔德族独立运动(跨伊拉克、土耳其、叙利亚、伊朗四国)
    
    格鲁吉亚:南奥塞梯、阿布哈兹、阿扎尔独立运动
    
    伊朗:伊朗阿塞拜疆、胡齐斯、俾路支斯、吉兰、卡什加人独立运动
    
    加拿大:魁北克独立运动
    
    墨西哥:恰帕斯独立运动(萨帕塔运动)
    
    丹麦:格陵兰独立运动
    
    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加利西亚独立运动
    
    法国:马提尼克独立运动、法属圭亚那独立运动、科西嘉独立运动
    
    阿根廷:马普切人独立运动
    
    巴西:南里奥格兰德州、巴西南部、巴西东北部、圣保罗州、里约热内卢州独立运动
    
    乌克兰:顿涅茨克独立运动、卢甘斯克独立运动
    
    英国:苏格兰、北爱尔兰、威尔士、百慕大及马恩岛独立运动
    
    俄罗斯:车臣、印古什、图瓦、马里埃尔、萨哈共和国、鞑靼斯坦独立运动
    
    苏丹:达尔富尔独立运动
    
    南非:阿非利卡人独立运动、祖鲁人独立运动
    
    原来世界上主要国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联合国安理会五常里面,相比其他四国,美国的所谓独立运动可能是最轻描淡写的。从这个角度,听到什么什么独,也不必大惊小怪花容失色。
    
    这里面,目前西方国家的分离/独立运动,都是以非暴力的公民投票的方式去推动的,很少诉诸武力的。即使原来使用武力的,最后也放弃了。比如,北爱尔兰独立运动和原西班牙的巴斯独立运动,最后都放弃了暴力,签订了和平协议或者解散了。目前暴力色彩比较浓厚的独立/分离主义运动主要在俄罗斯、乌克兰、中东、缅甸和非洲地区等。
    
    2、 独立/分离主义运动的动因
    
    正如幸福的家庭家家相似,不幸的家庭各各不同;国家统一的诉求千篇一律(国家强大),分离主义的理由则各有不同。独立/分离主义在世界各地的产生或发展的原因不外乎历史的、宗教的、种族的、政治的、经济的、社会的以及外部环境等原因,而且这些原因往往是交织在一起的,并不是单线条的。对照上表就会发现,独立/分离主义运动主流的原因还是因为种族和宗教,比如库尔德人独立运动、缅甸多民族的独立运动和罗兴亚人的独立运动、乌克兰东部的独立运动、俄罗斯内部的独立运动以及中国的藏独和疆独等。
    
    至于,同一个种族、同一个民族国家主体内部,因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的不能调和等原因,谋求独立的,除了台独和港独,似乎没有第二家。
    
    3、加州的独立/分立运动,所为何来?
    
    相比当今世界各地的独立运动,加州的独立及分立运动的理由,主要是社会性的。
    先看加州独立运动。它的主要渊源是加州短暂成立过的加利福尼亚共和国。该运动的官网(https://yescalifornia.org)上公布了三点具体理由:
    
    1、加州是一个有独特历史和文化的特殊社会(California is a distinct society with its own unique history and culture);
    
    2、加州作为世界上的第五大经济体有能力成立自己的国家 (California as the world’s fifth largest economy has what it takes to be its own country);
    
    3、最适合治理加州的是加州人民自己(The best people to govern California are the people of California).
    
    为了号召支持者,该运动网站的首页的口号是:如果川普再次当选,你打算怎么办?---它曾经发生。它还将发生。未雨绸缪趁现在。(What are you going to do when Trump is reelected?--- It happened before. It will happen again. The time to prepare is now.)
    
    很明显,该运动的拥趸主要是反川普的民主党人。
    
    再看新加州运动。新加州运动的发起人Paul Preston宣称,美洲大陆的移民为了追求信仰自由来到这里。现在,加州极左政治势力推行社会主义,实行高福利,政府干预自由市场经济,试图控制生产和生活资源,控制和奴役人民。加州政府干涉教会运作,压迫信仰团体,宣扬无神论,推动性乱,破坏家庭,诋毁美国历史,否定传统价值。新加州独立运动的参与者与美国先祖一样,也是为了追求信仰自由,这是一个信仰运动。
    有意思的是,该运动的官网(https://www.newcaliforniastate.com)的首页上有川普的头像,上面的文字是:把川普带给新加州人 (Bring Trump to New Californians)。显而易见,该运动是力挺川普的,是共和党色系的,他们反对的就是现在加州执政的民主党的政策,即华人共和党的支持者一般称之为“白左”的政策。
    
    这里,需要普及一下常识,正如地瓜不是瓜一样,美国的左和右与中国的概念是不同的,千万不要生搬硬套。
    
    美国所称的“左”一般是指“liberal”,就是自由的意思。所谓左的政策是指民主党的主张,像大政府、小社会、高税收、高福利、干预市场、庇护非法移民、强调族群、宗教平等、支持同性婚姻、允许堕胎······;代表人物:克林顿、奥巴马、希拉里以及现在的总统候选人拜登。
    
    而美国的“右”一般是指“conservative”,就是保守的意思。所谓右的政策是指共和党的主张,像小政府、大社会,低税收、低福利、自由市场、禁止非法移民、强调基督教的正统地位、反对同性婚姻和堕胎、维护美国传统价值······;代表人物:里根、布什父子以及现在的总统候选人川普。
    
    最后简单看一下三分加州的方案和杰裴逊州运动。
    
    三分加州提案由旧金山著名风投资本家Tim Draper提议,将加州重新划分为加州、南加州和北加州。该提议曾获得了该州58个县的60多万个签名。德雷帕认为加州人口4000万,幅员广大,管理起来非常麻烦,而且机构臃肿,办事效率低下,浪费了纳税人的钱。因此,他认为三分加州会比较有效率。实际上,加州选民并不愿意分裂加州,他们认为这是对“资源、精力和时间的极大浪费”,因为“将加州随便分成三块并不能解决我们州的任何问题”。加之,加州最高法院已经裁定违宪,因此,这个议案基本上胎死腹中了。
    
    杰裴逊州运动,虽时过境迁,但还有网站在推销。该州网站(https://soj51.org/)首页上将他们的写得诉求简明扼要:拥有23个县、美国第51个州,人口240万,面积51,811平方英里。简单说,就是要在加州北部和俄勒冈州南部地广人稀的一块地方弄出一个新州来。看不出太多的历史诉求和现实意义。新设该州涉及加利福尼亚和俄勒冈两个州的协调,法律和社会问题非常复杂,搞了一个多世纪了都没搞成,也就是一个念想了。
    
    新加州运动、三分加州议案以及杰裴逊州运动,都是拆分加州的议案,并不是要脱离联邦,只是联邦内部的并购重组,并不影响联邦的稳定性,成或不成无关宏旨,因此后面讨论加州独立问题时,将不再涉及他们。
    
    五、 加州独立,逗你玩儿还是自己玩儿?
    
    加州独立需要过两关:法律关和选民关。法律关,如前所述,它是双违宪,不具有合法性,除非你革命(Revolution)或者所有的州都同意,后者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就只有一条路了,要独立就要革命。革命有暴力和非暴力。暴力革命在美国和加州都没有市场;而且,按照联邦宪法和判例,暴力谋求独立就是脱离联邦的实质行动,就可以比照南北战争的模式解决。没有那个独立组织有这个能耐承受。事实上,YES California独立运动本身也并不是直接诉求加州独立,而是先诉求公民投票,修改加州宪法规定的加州是美国不可分割(inseparable)的条款。暴力革命从来就不是他们的选项。因此,他们先要过的只是选民关。
    
    加州号称民主党的大本营,民主党的头面人物,像美国联邦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就是加州人,前总统奥巴马也搬家加州了。加州独立能不能取得压倒性支持,取决于选民的种族构成和党派版图。
    
    先看加州的人口构成。
    
    根据最近的人口统计,加州人口的种族构成如下:黑人Black NH (5.51%)、白人White NH (36.64%)、亚洲人Asian NH (14.52%)、土著人Native American NH (0.35%)、太平洋岛民Pacific Islander NH (0.36%)、多种族Two or more races NH (3.08%)、其他族裔Other NH (0.25%)、西班牙拉丁美洲裔Hispanic Any Race (39.29%)。
    
    可以看出,加州族群丰富多样,移民数量多,来源广。加州最大的族群是西班牙语系的拉丁美洲人,近40%,然后是白人36.64%。如果说加州历史上曾经独立于墨西哥,存在过加州共和国,那也主要是早期美国白人的荣光,跟其他族群关系不大。在白人只有36.64%的人口结构下,要在独立议题上,通过族群优势来形成压倒性共识,在加州是不太可能的。对于绝大多数移民来讲,他们是冲着美国来的。很难想象,具有大一统观念的亚裔(14.5%)会赞成加州独立的。
    
    再来看党派势力。
    
    虽然2011年后,加州一直是民主党执政,但如果往回看半个世纪,从1967年里根当选加州州长算起到2023,共和党人执政是32年,而民主党人是24年,民主党并不占优势。而我们知道,有独立诉求的人主要是民主党人,是因为不满共和党的总统川普。你不喜欢川普的民主党人想独立,那些希望组建新加州、拥护川普的人会同意吗?
    
    2016年总统大选,希拉里在加州的选民票是61.73%,而川普是31.62%,确实是大胜。但支持民主党的并不都是支持加州独立的,这是两回事。而且,万一,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拜登今年大选获胜呢(拜登民调目前领先川普),支持独立的民主党人还“独”吗?如果不独了,那不是典型的党派之争凌驾于国家利益之上?正当性马上丧失。
    
    其实,目前加州州长只是对川普次抗疫的表现不满意,说联邦不值得信赖,加州将会起到一个"a nation-state"的作用,通过自己的方式购买医疗物资,同时还可以对其他州出口医疗物资,并没有支持加州独立之类的表述。他说加利福尼亚是一个a nation-state,在中文里没有特别好对应的翻译,因而被过分解读。事实上,你可以解读为是“民族国家”(如前述的网文就直接用“国家”一词),也可以解释成“民族州”,或者“民族体”、“民族政府”。纽约时报在《Is California a Nation-State?》一文中,援引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戈登曼公共政策学院院长Henry Brady的话说,California is a nation-state 并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加州是一个州,不是一个主权国家,是不是一个民族是比较复杂的。他说,民族是一个想像的人群社区,他们拥有一样的语言、领土、宗教和文化;而加州拥有的是多元的文化。当然,如果你随口说,德州和纽约也是民族州,那你称加州是个民族州,也没什么错。
    
    最后,加州独立运动的三点具体理由,完全没有痛点,不具有说服力。
    
    独特历史文化和第五大经济体显然不是独立的理由。加州的独特文化恰恰是多元、平等和包容,怎么就容不下美国其他州呢?你是世界第五大经济体,难道没有美国市场庞大、资源丰富、国防强大等的功劳吗?自己强大了就要闹独立,不是典型的“吃美国饭砸美国锅”吗?那些以美国为荣的选民,肯定不同意的。
    
    而最适合治理加州的是加州人民自己的理由,就更无的放矢了。难道现在治理加州的不是加州人吗?关键是,谁是加州人?美国是一个没有户籍的国家,迁徙自由,公民到一个州只要到当地的DMV(机动车登记部门)更新一下驾照,就在本州纳税,就成了本州的选民。土生土长的和住了一个月(登记成了选民)的权利是一样的。川普卸任后,也可以住进他在洛杉矶的豪宅成为加州人,民主党敢赶他走人吗?谁在乎加州人的概念?
    因此,就这三点清汤寡水的理由,要说服选民,谋求加州独立,恐怕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换言之,没有阶级仇民族恨,没有宗教迫害,没有人分九等,没有经济剥削,就业良好、经济强劲、科技发达,闹独立不是钱多人傻吗?事实上,加州独立运动YES California的网站也显示,五年了,他们需要623,212个签名的公民投票提案门槛都没有达到呢。可见,他们的影响力还不如一个本地网红。
    
    六、 灯塔国会不会倒掉?
    
    美国号称灯塔国,誉满天下谤满天下。它会不会倒掉,什么时候倒掉,是全世界关心的问题,而且恨它的人可能更关心。笔者不是算命先生,只是从三个角度谈点看法。
    从历史角度,自1776年独立,从最初的北美13州,到现在的50州加17个海外领地,美国一直是扩张的,并没有丧失一寸领土。除了南北战争的内部对抗,联邦并没有经历过成气候的分离和独立运动。虽然,名义上,有德克萨斯独立运动、拉科塔独立运动、加利福尼亞独立运动、卡斯卡迪亞独立运动、夏威夷独立运动、波多黎各独立运动等,但实际上雷声不大,雨点更小。
    
    像波多黎各是美国海外领地,2012年第四次公投,61%的民众支持成为美国第51个州,约33%希望扩大自治权,而仅有5%的人赞成完全独立。2017年第五次公投结果也是赞成向美国国会申请成为美国的第51个州。只是美国国会还不想把它“扶正”。
    从国家结构角度,美国是联邦制,州权很大,除非宪法明确规定属于联邦的,否则都是州的权力。这不是一般的自治所能比拟的。比如,这次疫情为什么一开始川普强硬要求各州重启经济活动,一些州敢于反对,理由就是宪法并没有赋予总统这个权力。最后川普不得不说软话,找台阶下。
    
    另一方面,因为它是法治国家,任何人都在法律之下,联邦最高法院地位尊崇,联邦的巡回法院在各州监督联邦法律的实施,保证了法制的统一。
    
    同时,两党竞争,四年一选,国会两院制,在政策制定上,有制衡和纠偏机制,即所谓的checks and balances。美国国会的两院制充分照顾到了各州的具体情况。众议院名额按人头分配,像加州人多,众议员就多,体现的是人人平等;而参议院则不论大小,每州都是两名,体现的是州州平等。重要法令都需要两院一致通过才能送交总统签署生效。这样的安排并不容易发生对哪个州特别不公或者特别优待的问题。
    
    除了上面这些一般性的常识,笔者以为,还有两点值得关注:一是政党的全国性。虽然各州是高度自治的,但美国政党(主要是民主和共和两党)都是全国性的,这样,政党的价值观和大政方针就能在全国贯彻,实现政党政治的全国统一。二是商业规则的普适性。按照宪法,征税(州税除外)、借款、外贸、州际贸易、商业管理的立法权都在联邦,这样,就保证了全国能够统一商业规则、形成大市场,保障了人、财、物、信息流通的自由和效率(之所以美国有那么多的大公司,就得益于州与州之间的畅通无阻)。
    如果说,联邦制加上三权分立构成了美国国家稳态的二元结构;那么,全国性的政党和普适性的商业规则则是维系美国社会弹性和活力的骨骼和血液。
    
    从社会矛盾角度,美国当然有很多问题,但因为法治、因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它没有特别突出的民族、宗教、种族矛盾;就算有类似的矛盾,也是全国普遍性的,而非某一州一地的“特色”,不会出现像罗兴亚人、库尔德人这样的群体局部坐大,因而就难以形成分离势力。
    
    由是观之,且不论美国联邦宪法和州宪法都不允许各州退出联邦的法律硬约束,美国各州独立实在缺乏必要的内在动力和外在推力,更不要说州独立后需要维系的外交国防教育等,远不如合成一国更有效、更强大。因此,在可预见的未来,想看到灯塔国倒掉,恐怕有点难度。
    
    2020年4月19日 于南加州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3903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澄:美国社会重启计划详细解读
·美国学者吁派私掠船打击中国海盗时代再临? (图)
·美国失业外籍工作者的担忧:“我能留下来吗?” (图)
·送给沉睡的美国白宫民主党及共和党大员
·夏业良:川普急于重启美国经济 武汉大幅修订死亡病例
·新冠疫情大流行影响 美国人口或分为两种 (图)
·在美国境内如何通过个人努力预防武汉肺炎
·调查称中国人对美国式民主好感下降 (图)
·疫情下美国种族歧视如何?为什么会有歧视?如何避免受歧视?
·特朗普3大管治风格 导致美国史上最糟情报失误(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4月09日 (图)
·美国惠及百姓的“发钱”VS中共宣传的“自愿捐款 (图)
·美国惠及百姓的“发钱”VS中共宣传的“自愿捐款” (图)
·郑旭光:对待疫情 中国极权体制优于美国民主体制吗?
·喝啤酒庆祝! 美国新冠肺炎新增和死亡病例首次下降
·清明公祭火上浇油 美国“李文亮法案”追责中共官员
·急美国之所急忧美国之所忧
·武汉肺炎袭美 专家:美国可能高达20万人死于疫情 (图)
·高洪明:必须敢于并善于同反华的美国政客作韧性斗争
·美国最大救助法案生效 武汉因疫情而死亡的人数成谜
·意平:中国青年人为什么指责美国 (图)
·在华美国企业传7成暂不打算迁离中国 (图)
·中国共青团中央否认发表“95%美国人不配活着”言论
·中国外交部驳美国防长:栽赃甩锅赶不走病毒
·歧视频传美国驻广州领事馆:非裔公民避免前往
·特朗普:是否结束美国停业将是最重大的决定 (图)
·华春莹邀请美国高官到中国享受自由 (图)
·外交部:坚决反对美国对中国电信所采取的行动
·女子美国探亲未戴口罩 回北京确诊
·中国清明哀悼无法平抑来自美国等追责和赔偿诉讼 (图)
·中国向美国纽约州运送一千台呼吸机 (图)
·中国国家卫健委主任和美国卫生部长通话
·东莞厂商扬言制假测温枪害美国人事后称出于「爱国情怀」 (图)
·调查显示:在华美国企业对‘复工’后前景悲观 (图)
·向中国求援却出口口罩到美国?泰驻华使馆发声明解释 (图)
·华春莹再“开火”反呛美国国务院发言人
·纽时指中共高层罕见不一致外漏? 中国驻美大使反驳外交部发言人“病毒来自美国”论 (图)
·赵立坚重又出面追问美国零号病人 (图)
·赵力坚获奖? 重又出面追问美国零号病人 (图)
·中国外交部指美国造谣污蔑、贼喊捉贼
·美国进一步考虑减免中国进口商品关税
·六四30年美国战略错误造就红色帝国 (图)
·金恩博士有个梦 美国平权之路仍迢迢 (图)
·三十载漫漫归家路 美国孤女逃离红色中国
·美国版「币少爷」1980年用飞机洒银纸结果是······ (图)
·我和美国空军的情结(下) (图)
·我和美国空军的情结(上)
·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13:六四屠城及美国的反应
·麦卡锡:救了美国 却被自己人背叛 (图)
·美国为什么公布肯尼迪遇刺档案? (图)
·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第五集:幼稚的美国人
·江青跟美国教授自爆丑闻:我几乎被流氓骗 (图)
·美国的参与改变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进程 (图)
·“毛主席的好战士” 年四旺“叛逃”美国真相 (图)
·中苏边界战争真相:毛泽东挑起,美国人救了中国
·美国记者在舞厅里与毛岸英的一段对话 (图)
·以基督信仰和西化形像迷惑美国的蒋介石与宋美龄 (图)
·美国前高官谈1999年误炸中国南斯拉夫大使馆 (图)
·解密文件曝“大魔鬼”霍梅尼也是美国扶持的 (图)
·美国之音解密时刻:志愿军战俘第三集“美军视角”
·他在美国内战中投降,却被称为最高贵的人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