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5523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港澳台新闻]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07日 转载)
    国民党呼吁声押杨蕙如转污点证人揪出绿营网军幕后指使者


     台湾总统蔡英文资料图片 网络图片
    
    (法广RFI 台北特约记者陈民峰) 绿营杨蕙如旗下的网军,在关西机场撤离事件中,透过网络发文「带风向」,帮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护航脱罪,却间接导致台湾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自杀身亡,事件愈闹愈大,台湾驻日代表谢长廷终于在本月四日公开响应各界质疑,否认事先知情,并撇清和杨蕙如的关系!
    ●台湾绿营有「卡神」之称的杨蕙如,在关西机场撤离事件中,透过旗下网军在网络发文「带风向」,帮老长官谢长廷护航,却间接导致台湾驻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自杀身亡。台湾各界质疑谢长廷在网军事件中的角色,这两天,谢长廷终于公开响应,他是怎么说的呢?
    
    谢长廷4日在脸书发文,撇清和杨蕙如的关系。强调因为杨蕙如时常帮台湾选手在海外加油,动员观看体育比赛而相识,十一年前谢长廷选总统时,杨蕙如曾担任网络执行长,在选战中替他助选,谢长廷落选后成立基金会,杨蕙如协助发起,并担任董事,他说,这些都是事实。但自从八年前杨蕙如离开董事职位,两人就是一般朋友关系。
    
    谢长廷说,他担任驻日代表三年多以来,两人一年见不到一、两次面,最近一次见面是在今年十一月棒球十二强比赛的时候。至于网民利用idcc账号发文的事情,跟他毫无关系,他事前也不知情。他也没有指示任何网军的事,彼此更没有金钱往来。
    
    ●日本关西机场撤离事件,是去年九月的事,事隔一年多之后,这个案子是怎么爆发出来的呢?
    
    今年五月,国民党议员李明贤向警方检举PTT网站化名为「idcc」的这个账号,疑似网军,有特定攻击行为。检警经过调查,调他们的手机通联,果然查出杨蕙如确实花钱成立网军,从事特定目的,这两天把杨蕙如和蔡福明依侮辱公务员和公署罪提起公诉。
    
    起诉数据公布后,蓝营怀疑,杨蕙如不会因为关西机场这个突发事件而临时成立网军,那她成立网军,每人每月支付一万元台币,背后是哪个金主出钱?会不会是政府机关的公款?也就是说,用公款来遂行私人的利益,或个别政党的利益?
    结果果然查出,杨蕙如在2009年成立一家易始公司,2016年民进党执政后,这家公司拿到政府机关的标案补助款就直线上升,包括台湾烟酒公司、中油公司、台 电公司、台湾银行等国营事业,还有台北市政府、高雄市政府等,都有补助款。总计2016年2月到2018年2月,总共拿到新台币将近一亿元。
    
    其中更诡异的是,台北市政府发函给易始公司有关共同主办女子职业网球台湾公开赛的公文,竟然也这么巧发出五个副本,给五位「谢系」的台北市议员。外界质疑,难道是谢系的议员在这个补助案中有特别使力或关照吗?这已经成为接下来追查的关键点。
    
    ●国民党总统候选人韩国瑜在这个案件爆发后,特别提到,他从参选高雄市长以来也被网军霸凌的现象,甚至提出有「网络被霸三兄弟」,这是甚么意思呢?
    
    韩国瑜对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因为遭到网军有计划抹黑而轻生非常感慨,因为台湾人都知道,网络几乎是绿营的天下,尤其是有政治目的的网军,韩国瑜在网络上可以说被「黑」得一蹋胡涂。所以韩国瑜说,网军的可怕,在于借着网络操作,扮演上帝,要谁红谁就红、要谁黑谁就黑;他说,日本北海道有「薯条三兄弟」,台湾有「网络被霸三兄弟」,就是赖清德、柯文哲和他。
    
    韩国瑜说,民进党副总统参选人赖清德参加党内初选时,在网络被霸凌得受不了,甚至直接要求蔡英文总统停止网军攻击;他说,网军操控非常可怕,不光伤害台湾民主自由,伤害台湾人性善良一面,而且藉舆论操控,把台湾社会价值观都搞乱。
    
    ●如果这次查出,杨蕙如豢养的网军,背景是绿营。那同为绿营的赖清德为什么会遭到攻击,也成为被网军霸凌的对象呢?
    
    没错,这次杨蕙如养网军被抓包,让民进党副总统候选人赖清德特别尴尬。因为赖清德曾在这次总统选举党内初选期间,公开要求蔡英文的网军停止攻击,使他成了民进党内认证「绿营有网军」的第一人。当时民进党党内初选总共八十七天,赖清德大概就被攻击了将近三个月,他当时最不满网络上有人攻击他的诚信问题,甚至不断有自称绿营支持者的人「带风向」,说他早在初选前就答应不选总统,批评他登记参加初选是突袭,大批账号攻击都让赖阵营确认网军存在。
    
    当时蔡英文阵营曾经响应,希望赖清德不要将网络批评都当作「网军」。蔡英文甚至提醒赖清德说,「请赖院长上网去看一下,其实攻击我的人远多于批评他的人。」
    所以这次杨蕙如事件爆发,国民党质疑,杨蕙如的网军就是民进党党内初选时攻击赖清德的网军,赖清德面对这个问题时没有否认,只是低调地说,是不是就是初选时攻击他的网军,这个还要查证。后来可能觉得这样说,对他目前和蔡英文搭档竞选不妥,于是又改口说,「初选的纷扰已经过去,现在全党的目标就是团结胜选」。
    
    ●国民党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立法院国民党团强烈建议检方,应该即刻将杨蕙如声请羁押,鼓励她转为污点证人,将豢养网军的资金来源及幕后更高阶的指使者揪出。党团也要求立法院长苏嘉全召集各党团代表,清查网军使用哪个委员的研究室IP,别让立法院变成网军基地。
    为什么又会牵扯出立法委员的研究室可能成为网军基地呢?这是因为监察委员的调查报告曾提到,杨蕙如「idcc」网络账号使用的IP,有部分时间来自立法院,也就是说,现任一百十三席立委,都有可能是间接害死大阪办事处长苏启诚的帮凶,因此立委要求,立法院必须自清。
    
    立法院信息室调查后说,210.69.138.169的IP是立法院中兴大楼二、三楼对外IP的代表号,二三楼有七八间委员办公室,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办公室。另外,立法院也说,根据现行通讯技术,IP也可以假冒,或论坛平台遭受入侵,窜改纪录。
    
    总之,现在台湾各界人人都在撇清和杨蕙如及网军事件的关系,但凡走过必留下痕迹,现在台湾已经传出,除了杨蕙如的网军系统,绿营至少还有两个网军系统,关心本案的听友不妨拭目以待! (博讯 boxun.com)
14802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周六聚会的故事
  • 蔣公阻止美國在金門危機時使用核武器
  • 美方檔案證明孫立人謀反證據確鑿
  • 中共转移视线手法精致,大陆废拉败坏扭曲
  •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 大陸沉淪是馬歇爾來華調停之恶果
  •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 馬歇爾來華調停偏幫中共態度蠻橫
  • 台湾政局前瞻,国民党边缘化,第三党或崛起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大陸陷共是狂妄自大的史迪威植下的禍根
  • 史迪威兩次圖謀暗殺蔣公
  • 逃犯都是合法的
  • 共產主義不適合中國國情
  • 中共真能够“东方不败”吗?驳芦笛
  •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北大專家王廣發:我沒帶護目鏡、、.
  • 谢选骏释迦牟尼不是吃素的
  • 台湾小小妮共匪一慣阻撓我進WHO……
  • 谢选骏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陈泱潮19.中共國免於民族大殺戮大流血四分五裂的唯一道路,只有
  • 谢选骏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上官天乙“颜色革命”终需退场,香港人民亟待安宁
  • 谢选骏苏轼的汉奸哲学
  • 张杰博闻孔识仁:是自由主义呢?还是改良主义呢?何时正本清源呢?
  • 台湾小小妮中美貿易協議的玄機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八)—生命的感受原理/乾坤草
  • 台湾小小妮賴清德:捍衛中華民國,必須要先守護台灣
  • 滕彪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曾节明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陈泱潮18.中共繼續堅持一黨專政,中國分裂解體就具有合理性、合
  • 严家祺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论坛最新文章:
  • 世界首富贝佐斯手机遭黑 沙特否认王储涉案
  • 孟晚舟引渡案庭辩:律师坚称美国引渡控罪不成立
  • 武汉肺炎:朝鲜下令禁止游客入境
  • 医院拒收 海鲜市场患者为打吊瓶每天上街扩散病毒
  •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
  • 武汉肺炎病毒传染与研究跟进
  • 马克龙出访以色列
  • 封锁重大疫情信息 党国体制办大事
  • 武汉发热女子承认用退烧药降温后进入法国
  • 世卫组织建议:个人预防武汉肺炎系列防护措施
  • 针对武汉肺炎,美国研发新疫苗
  • 武汉肺炎蔓延四成半省市 440人染病9人死 卫健委忧病毒有变
  • 袁国勇:新型肺炎可能已扩至第三波爆发 澳门现首宗确诊病
  • 港民主派两取消资格议席决不补选 仅及关键少数 议员忧难截
  • 蔡英文:中国应与台湾共享疫情信息 WHO不应排除台湾
  • 武汉肺炎病毒依然神秘
  • 武汉肺炎 超级传播者出现了?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