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交警竟为肇事者找“替罪羊”

(博讯新闻网)辽宁省本溪市交警单某在与几个朋友喝完酒后,将自己平时开的某单位 报废车交由朋友高某驾驶,不料高某驾车途中将一行人撞死。事故发生后,身为交通 警察的单某不仅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反而指使他人卸下车牌照并驾车逃逸。而且在 公安机关调查此案时,单某还授意他人为高某顶罪。8月9日,本溪市检察机关对犯罪 嫌疑人单某移送审查起诉。 朋友酒后驾车撞死人 交警单某指使摘车牌 6月28日晚10点左右,本溪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一科民警单某与朋友高某、 杨某等9人在一家酒店喝完酒后,又准备到北来顺附近吃烧烤。酒店门外停着单某开 来的车牌号为辽E-82577号北京213吉普车,由于车子装不下那么多人,一部分人打车 走了。准备与单某同乘一车的高某要求亲自驾驶吉普车,单某问了句:“你行吗?” 高某称:“没问题!”于是高某酒后违章驾驶。当车开到解放北路金凤大厦附近时, 将横过马路的老者董某撞倒。肇事车一路狂奔,行驶至东坟体育场时停下,此时单某 意识到车肇事了,便指使同车的徐某把车牌摘掉,然后又顺原路返回至金凤大厦附 近。看到被撞倒的董某坐在地上好像在说话,单某认为事情不大,在没有采取任何措 施的情况下驾车回家。受害人董某被他人送往医院抢救,于第二天凌晨死亡。6月29 日上午,经本溪市公安局法医检验确定为交通事故所致。 匿名电话提供重要线索 “替罪羊”之妻道出真情 据此,本溪市明山区交警大队立即对此案展开侦破工作。6月29日10点多,本溪市 交警支队接到一个匿名电话,称前一天晚上在金凤大厦门前撞人逃跑的是北京213型 白色吉普车,车号是辽E-82577。交警支队领导马上派人查询,结果档案中并不存在 此车牌号。30日早上又一个举报电话打来,称28日晚在金凤大厦门前肇事的车正在彩 北某地。明山区交警大队派人赶到该地,发现吉普车左侧转向灯破碎,碎片与在现场 捡到的碎片相像,但车牌号却是辽E-09778。 原来单某在29日换了一个车牌,而30日该车开至彩北一坡处时熄火。当办案人员询 问单某时,单某承认是肇事车,并请求办案人员在对肇事者的处理上给予照顾。办案 人员马上向上级领导进行汇报,单某被带回交警支队。在交警支队督察室,单某又谎 称车是他的朋友谷某的,28日晚是谷某开车肇事,并有徐某、杨某等人为证。明山交 警大队传唤了这几名所谓的“证人”,他们都一口咬定是谷某干的,事实上谷某是单 某找的“替死鬼”。身为交警的单某知道酒后驾驶、肇事逃逸性质的恶劣,因此他自 始至终都在为好友高某开脱罪责,于是选定了没有工作的谷某。单把车辆的手续都交 给了谷让他把事“扛着”,谷某也满口应允。谷某准备到明山区交警大队“慷慨赴 死”之前把这件事对妻子说了,遭到其妻的坚决反对。 明山区交警大队见谷某迟迟不来投案自首,便往谷家打了个电话,谷某妻子在电话 里说明了真相,称其夫28日晚上一直在家,哪儿也没去。单某等人订立的“攻守同 盟”被瓦解。事已至此,无论是玩忽职守、包庇疑犯的单某,还是酒后驾车、肇事逃 逸的高某都难逃法律的制裁。在这起案件中,单、高等人的行为固然恶劣,但单某堂 而皇之地开着报废车招摇于市,车牌随意更换,这不能不引起人们更深层次的思考。 肇事车竟是交警单某私换 单某的“坐骑”是怎么得来的呢? 今年春季,南芬区烟草公司到市交警支队办理一台213吉普车的报废手续,单某得 知后主动找到南芬区烟草公司经办此事的人说:“这辆车我们先用着,等到报废的时 候(10月份),我们再给出手续。烟草公司的人说他们要买新车了,还要用原来的车 牌照号,单某同意他把车牌摘走。车被留下,单某在征得科内领导同意后,到牌照室 拿了4个辽E-09778牌照,单某说这个牌子后来被交通稽查大队扣了,于是他又魔术般 地打出辽E-82577这张牌。连车辆一科的一位人士自己也承认:像这样连档案都没有 的车按规定是不允许使用的,然而就有一些人利用工作之便使车继续发挥着“余 热”。 (辽沈晚报/刘庆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