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欺世谎言》(三)

【博讯10月21日消息】    作者/默文

   【人民报消息】(接上)

   欺 世 谎 言 (博讯boxun.com)

   第 三 章 欺 骗

   “自焚”骗局

   在江编造的一系列用来愚弄中国人民的骗局中,其中“最大的骗局”就是所谓法轮功的“自焚”事件。我从一开始就深知它对中国人民的欺骗性和当内幕暴光后对“自焚”事件策划者的自毁性具有同样的杀伤力。

   按常理说,人们很难相信一个政府会是整个事件的幕后策划者。这也正是江一夥为什么敢在光天化日下导演这场丑剧的原因之一。江认为政府控制着所有的新闻媒体,他的骗术一定会奏效。最初事件的发展证明了他设想好象是“正确的”,这一骗局表面上是“成功的”。我曾私下劝告过江,搞这种恐怖行为的骗局最终只会事与愿违,最终只能使党、国家和中国人民蒙受耻辱。甚至动摇其国家主席的地位。当我看到江厚颜无耻地、得意忘形地夸耀他使那些天真的老百姓相信了他的“自焚”骗局时,我再一次证实了我对他的一贯认识:他是个不可信赖的人,不可信赖的国家领导人,不可信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他是我们党内最无耻的骗子。

   我可以非常明确和直接了当地告诉你:那些“自焚”事件的“所谓的受害者”不是法轮功学员。我知道他们是谁;为什么挑选他们,他们得到了多少好处,是以什么形式得到的。那么,他们是些什么人呢?他们是一些事先组织好的、与警察们商量好的、穿着很厚的防火衣、戴着防火面具的“演员”。他们一旦“表演”结束,待事态逐渐平息后则拿着那些事前商定的报酬回家。但是否真拿得到或如数拿到则又是另外一回事。这就是为什么国家控制的新闻媒体能在事发前已等候在约定地点,安排了数架录像机从不同角度,距离,以各种捕捉手法,从容不迫地,详细的拍摄了这场前后不到几分钟的“突发事件”,并在警察刚刚把吞没他们的火焰扑灭后就立即采访了他们。然后迫不及待地把这部粗制滥造的“故事”片当作“新闻”在全国上下大炒特炒,欺骗轻信的人们,亵读,愚弄中国人民的智慧和良心。

   如果你亲眼看一下我在第二章中所提到的那个录像短片,整个事件的欺骗性就会暴露无疑。一旦你看了这部片子,你再也不会盲目相信江的新闻媒体曾经讲过的任何法轮功的事情,你也不会再相信他们将来所讲的任何法轮功的事情,不管它们的“证据”看起来是如何的逼真。一旦看完后你就会理解为什么国际上许多新闻专家认为所谓的“自焚”事件实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中的骗局”。这部片子中揭示了许多自焚事件的破绽,这些破绽是被政府雇用的那些制作人忘记剪辑的镜头而自我暴露的。不过你在中国是很难看到这部“禁片”,因为这个国家的主席非常害怕中国人民看到录像短片的漏洞。其实江真正害怕的是他苦心扮演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角色被他自己的骗局毁于一旦。

   这里我还要指出一点,与新闻媒体蓄意刻划的“自焚”人物不同的是,法轮功学员是最珍惜所有生命的人。我曾对李先生的著作做过系统的研究,李先生在他的著作中明确指出杀生是不赦之罪,他的著作没有任何直接或隐含的可以杀生的说法。而且,我个人的亲身接触和许多了解法轮功学员的人一样都得出了同样的结论,法轮功学员是我所知道的最善良,最诚实,最慷慨,最慈善,最正直和最珍惜生命的人,而决不是江希望人们相信的那种神智不清的疯子。

   当新华社最初发布五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的消息时,世界媒体基本上都是逐字转载的。但几天后,《华盛顿邮报》在亲自做了一番调查后,对那些自焚受害者是否真正与法轮功有关提出了质疑。后来,当自焚受害者由最初描述的五人上升到七人时,其他新闻机构也开始对新华社的报道提出质疑。当我看到一些西方和欧洲的专家们对“自焚”事件的评论时,我感到尽管江欺骗了国内大多数人,但他根本欺骗不了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民。许多与官方报道完全不同的现场见证和令人吃惊的外界采访使人一清二楚地看出整个事件完全是编造和排演出来的骗局。即便是在中国,不相信江的新闻媒体对法轮功诬蔑的人也大有人在,历史教训使他们早已认识到,决不能盲目相信政府控制的媒体会如实地报道任何事件的全部真相。这不仅仅是对法轮功而言。

   “精神病”骗局

   为了抵毁法轮功健身强体的有效性,江向全国宣布在中国精神病院中有五分之一的患者是法轮功学员,这的确是他在反法轮功运动中说过的唯一的大实话。江万万没有想到实际上他已不打自招地向中国人民承认了中共历来缄口不言的最黑暗的秘密,用精神病院避开法律程序,无视国际公法,以治疗为名把本来精神完全健康的党内外异己摧残迫害成为精神病人,强行剥夺他们做人的一切权利。

   在历史上,前苏联是发明用精神病直接铲除党内异己的老大哥,把需要被党的最高领导铲除的那些人宣布为“疯子”或“精神病”患者,他们就会永远在政治舞台上消声匿迹。江这个留苏高才生把前苏联用精神病迫害整人的经验进一步改进、扩展和更新到了一个新水平。前苏联只是针对个别人和少数人,而江则可以把成千上万的法轮动群众一夜之间打成“精神病人”。而这成千上万只是精神病人总数的百分之二十(出于江之口),人们自然会联想到,那另外百分之八十难道都是自发性精神病人?难怪世界精神病协会一致决定派出国际调查团到中国深入了解精神病院的真实现状。

   那些医护人员违背自己的良心和医德,对法轮功学员静脉注射超剂量危险的药物,旨在破坏他们的中枢神经系统。这真的是非常可怕。这些“病人”有时变得半身不遂,他们不停地流口水,不能吃东西。这种“治疗”基本上使法轮功学员不能走路,说话,甚至不知道他们自己是谁。当他们出现这种状态时,医务人员就把他们长期绑在床上,“保护医务人员”。他们虽然授命于江,一旦真相大白,他们也决逃避不了本人的法律责任。

   对那些在精神病医院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说,被送到精神病院就意味着他们一生都将处于被监视之中。因为这样将使他们即使出院后也会背上进过精 神病院的包袱。那些法轮功学员的精神稳定性将永远受到怀疑。江认为,把越多的法轮功学员送“医院”,就会有越多的人去相信江所宣传的法轮功会使人变疯的,也会更容易轻信江对法轮功的进一步诽谤。这样江散布法轮功学员自杀的语言,也就更有助于警察,刽子手们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屠杀掩饰成为“自杀”。如果学员被折磨致死,他们会很快焚毁尸体并宣称是“自杀”。就这样简单。

   法轮功学员不仅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还要家属承担巨额“医疗费”,这也是在江“从经济上搞垮”的密令下,中国赶超苏联老大哥的新发明之一。如果有的医护人员拒绝参与折磨法轮功学员的行动,他们就会立即被解雇。江知道再也没有比把一个正常人送入精神病院更可怕、更残酷的了。如果有关人员不愿参加并掩盖这种迫害法轮功的非人道行动,那么他们所面临的是也可能被送到这些精神病院中。江强迫全国各行各业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在精神病医院制造的骗局被用来制造更多的谎言,更多的谎言再被用来制造更多更多的谎言,直到谎言成为“真理”。

   “电视纪录片”骗局

   众所周知,以现代电脑技术,不需吹灰之力,就能把某人的讲话录音剪辑成一个你想要的任何东西,只要一些基本的拼接和编辑技术就可做到非常的“真实和逼真”。当然,随便这样做并应用到社会上是违法的。不过,江不担心这一点。因为在中国他就“代表”法律。

   江指挥着政府的媒体把李先生的讲话录音和录相进行编辑后制成所谓的电视记录片,在社会上反复播演,以此来掀起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这显然是一个对付李先生和他的法轮功的既简单又有效的方式。尽管政府电视纪录片的带子完全是假的,但是如果把这些片子一个星期给你连续放几遍,你会对李先生和法轮功产生什么想法?如果这些片子说李先生讲了一些恐怖的事情,你是不是会开始怀疑他,并对他本人和学员开始恐惧?当法轮功学员努力向你解释说你看的这些片子是:1)从制作室编造出来的,2)通过拼凑和编辑的方式来歪曲李先生讲话的原意,3)完全是断章取意,你会相信他们所说的吗?

   然而,任何一个可以看到李先生的书籍《转法轮》或九十年代初期听过他讲课或者看过当时的讲课录像带的人,就很快发现那些在电视纪录片中所“引用的话”都是假的。李先生的话被任意断章取意,完全是被用来在公众中诋毁他的。比如,李先生从来没有说过世界将面临着“末日”,他也从来没有要学员“放弃这个肮脏的世界”以及其他无数的诸如此类的谣言。甚至一些不知道江的阴谋的政府官员也被骗相信了电视片中所讲的内容。不可否认,他的谎言确实起到了 “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影响效果。

   此外,为了增强骗局的杀伤力,江不仅在电视广播上这样干,还编造和发行所谓的“李的原著”。江让出版社编写一本胡言乱语的书,然后署名李先生是作者。人们可以想象得出,尽管书中没有一句话出自李先生之手,但只要可以煽动人们对法轮功的仇恨,他们就可以不择手段。大家想一想;除了中国,还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政府干过如此卑鄙的勾当?有谁知道吗?

   江为了给他越来越不得人心的反法轮功的私人运动打气,命令他的手下的人强迫百万中国人民签名支持反法轮功运动。然后,他举着那份强奸民意的名单恬不知耻地向世界说,“看,中国人民都谴责法轮功。”,他哪里料到他这一招反倒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把他作贼心虚的内心暴露无遗。

   “反政府”骗局

   江很清楚,中国政府、党内从上到下对法轮功事件存在着深刻的分歧,如果这种分歧不解决,他镇压法轮功的运动就无法推行下去。所以他们搜肠刮肚地编造了法轮功反对政府的言行,以此争取有不同意见的党内领导的支持。江还认为,仅仅是靠意识形态方面的谎言还不够;必须要把法轮功从危害人民生命安全提高到威胁党和国家的安全的高度上来。所以江就指控李在公安部培植了所谓法轮功的“特务”,窃取国家机密。法轮功是一个“颠覆”团体,“李是CIA(美国中央调查局)的一名成员”。“李声称政府是无用的,没有一个政府能够解决出现的社会问题”。江为了把本无政治意向的法轮功打成政治集团,挖空心思从李的书中找出一段话,经过篡改歪曲后,说成是如果人们要是练法轮功的话,就会使政府变成多余的了。于是法轮功被描绘成是“反政府”,“提倡不需要法律和警察”。

   那么,让我们来读一下李先生的原话,他在《转法轮》第九讲中说:

   “……我们还讲了,我们人人都向内去修的话,人人都从自己的心性上去找,那做得不好自己找原因,下次做好,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说不定还没有警察了呢。用不着人管,人人都管自己,向自己的心里找,你说这多好。大家知道现在法律在逐步健全,逐步完善,可是有人为什么还干坏事?有法不依?就是因为你管不了他的心,看不见时,他还要做坏事。如果人人都向内心去修,那就截然不同了。也用不着你打抱不平了。”

   鼓励人们以更高的标准来严以律己宽以待人就是“反政府”?当然不是。如果人人都能以这种方式来约束自己,这个国家就一定是一个太平昌盛的世界,一个真正忧国忧民的国家领导还能别有所求吗?

   老子写于两千多年前的著名《道德经》曾精辟地论述道: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生;法令滋章,盗贼多有。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故,而民自朴。”」 老子以道德治国养民的警句已成为中华历代盛世皇朝的不败之术,也入木三分地刻划了历史上许多短命王朝的致命伤。

   “中功”骗局

   当你比较一下江对待法轮功及另一个叫做“中功”的气功团体的处理方式时,你可以从中发现大同小异的模式。我注意到了江最初要铲除中功的计划,并认为他对这个平和的商业性团体所采取的那些行动是同样可耻的,没有任何道理的。香港人权和民主信息中心广泛报道了江对这一团体从1999年9月开始的镇压。中功声称他们有三千八百万成员,并在全国拥有3000个合法的商业机构。江关闭了所有的这些商业机构以及1000个中功修练中心,致使四十万人失去了工作。然后,江窃取了这一团体在过去十年的苦心经营中所获得的四千五百万元的利润。

   自去年九月以来,全国共有600多人因中功而被捕。大部分人都被用捏造的指控而被审判和判刑、为了“合法”地对这一团体的进行镇压,江捏造了中功创始人张宏堡与他的追随者发生非法性关系的新闻。熟悉此道的人都知道,要想攻击精神团体的领袖使用“非法性关系”是一种标准的诽谤和诋毁的方式。同时,这一指控为把该团体列为“邪教”铺平了道路。江甚至不允许中功创始人上法庭对那些诽谤指控为自己辩护。该团体的书籍也被没收,销毁及禁止出版。江镇压中功的主要理由就是中功人数超过共产党人数的一半。很明显,数字本身就是对他的权力的威胁,所以他就必须要铲除这个团体。

   “不吃药”骗局

   人有病得吃药看病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江在一开始打击法轮功时就欺骗群众说法轮功学员因不吃药而造成上千人死亡。猛然一听,这是多么严重的事情,又是多么有力的证据。当政府在九九年七月开始镇压以来,公安部突然报告说练功使700人致死。7H22日以后的几个星期,死亡人数又奇怪地翻了一番,超过了1400人。并宣称他们死于不吃药和不看病。我们且不说是否真是如此,也不说死亡数字是否真实。首先人们感到疑问的是在法轮功传播的头七年中,政府从没有报告一例因练功而致死或致伤的案例。为什么这么长期间中央政府从未提到法轮功的反面报道,反而有很多地方媒体多次表扬过法轮功呢7为什么在那几年里政府没有警告群众练习法轮功已使200人死亡、300人死亡或500人死亡了呢?如果政府早已掌握他们在宣传材料中所描述的种种练功致死致伤的详细数据的话,为什么政府不在法轮功学员的人数超过七千万人之前采取行动或任何措施呢?这些诸多疑问很难使人相信政府说的是实话。

   更有趣的是,这种一面倒的、铺天盖地的诋毁诬蔑却让国外媒体发现了许多漏洞。他们就中国政府公布的1400例死亡人数而大大赞扬了法轮功。根据医学界分析,一种医疗方法或健身方法如果有效率在80%以上就是非常好的。按中国政府公布的数字来说是法轮功健身有效率远远超过了这个指标。以七千万人计算,如有1400人死亡,比例是十万分之二,有效率为99.998%,即等于100.0%。即便接后来中国政府报导大大缩小的数字二百多万法轮功练习者来计算,比例约万分之七,有效率约等于99.93%。许多媒体当时发表评论说,中国政府所公布的这些数字来攻击法轮功很令人费解。

   “炭疽菌”骗局

   为了使他的宣传向海外扩展,江还把法轮功同全世界在恐怖分子对美国袭击后突然发生的对炭疽菌的恐惧联系起来。江的媒体曾公布了一条中国有关部门收到类似炭疽菌的白色粉末的新闻,并同时宣称怀疑是法轮功学员所为。而后不几天,又不清不楚地撤回了该报导。然而,这条“垃圾新闻”产生了事与愿违的效果。江和他控制的媒体直到现在还对他们这次对法轮功的失败诬陷所产生的余震而心有余悸。在一篇题目为《北京关于炭疽菌恐吓的报告令人‘高度怀疑’:很可能是陷害法轮功和掀起仇恨的又一个企图》的文章中,作者说:“令人怀疑的环境加之最近来自中国的报告表明这是中国当局又一个迫害法轮功的行径。这次,当局利用了发生在美国的不幸和公众对生物战争的恐惧”(德新社,2001年10月18日)。这只是关于江政府如何竭力陷害法轮功的众多报道中的一篇。江不让驻在中国的外国记者去证实新华社所兜售的新闻,这一点更加深了海外新闻记者和公众的一种印象:即每当谈及法轮功,中国政府就是在撒谎。

   我亲自了解到为了利用“9。11”恐怖事件后全世界对恐怖活动的日益关注,江故意给法轮功贴上“恐怖组织”的标签,以骗取世界各国的支持。这一“炭疽菌”事件实际上是表现出江在诋毁法轮功上已到了黔驴计穷的境地。江希望制造这类骗局将会把法轮功与臭名昭著的日本奥姆真理教和塔利班本拉登联系起来。目前,江还在寻找任何可能栽赃在法轮功上的“恐怖事件”。如果你在将来听到类似故事的话,你也许已经能想象出他们是怎么编造出来的了。

   不许怀疑政府

   在中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即人们必须要绝对服从政府的权威,对它所做的任何事情的目的和方法都不能有丝毫怀疑,即使它确实是值得怀疑的,也要为了照顾面子不能指责政府的错误。而政府历来认为:如果你是一个好公民,你就必须要与政府保持一致,对那些掌权的人绝对服从。这是一个传统,你要是反对传统,不尊重那些掌权的人,你就不是一个好公民。所以,在中国如果一个人在公开或私下场合持有不同的观点,那他很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甚至是以生命为代价的。我这里决不是夸张。中国人一向受共产党的传统教育,从小时候起就学会了也习惯了盲目相信政府。这与其说是对政府尊重的表现,不如说是一个自保平安的生存方法。因为怀疑政府就等于是反对政府,反对政府就是反革命,反革命是绝没有好下场的。

   但是这种中国式的思维方法并不适合于中国以外的人民。这也就是为什么世界上其他国家敢于不断地指出中国政府言行不一致的一个原因。尽管江要求他的媒体给法轮功编造谎言,欺骗群众,命令他们:“只能发表这个,不能发表那个。”但中国以外的人只关心新闻是否真实。坦率地说,他们根本就不在意江是否是中国的主席,甚至哪怕是太阳系的主席。如果某件事是真实的,那就应该发表,否则,就不应该发表。

   事实上,尽管人民不愿意怀疑政府。但有些政府媒体编造的新闻、消息或事件实在是由于手法过于拙劣而纸不包火。《美国之音》曾这样报道说:中国当局承认攻击法轮功的宣传完全是编造的。自从中国政府在1999年7月开始镇压法轮功以来,所有国家控制的媒体都开始攻击法轮功,其创始人和主要成员。1999年11月28日,《西安工人》破表了一篇署名为李新刚的特别报道。这篇文章“报道”说,住在陕西省渭南地区一位名叫张志文的女士,为了抗议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烧死了她六个月的女儿,然后自己也自焚身亡。这篇报道在全国引起喧然大波,深圳,哈尔滨,上海等地的报纸纷纷转载。然而,经香港人权和民主信息中心调查后发现这篇报道完全是编造出来的。该中心引用中国官员的话说,该篇报道中所出现的人物,地点,时间和故事都是假的。陕西省渭南地区政法委的一位吴姓官员证实说,绝对不存在所谓的自焚事件,也根本不存在一个叫张志文的女士。此外,许多中国的新闻机构向他们打电话证实时,也得到同样的回答。

   世界各国与法轮功

   尽管江的新闻机器每天不断地向世界抛出那些“垃圾新闻”,但在世界50多个国家中没有发生一起江的报告中所说的每天或每时在中国所发生的事件。这一点是不是有点太离奇了?与江的用心险恶的宣传相反,没有任何报道指出法轮功的“领袖”控制其他学员的生命,强迫学员交会费,不许吃药,生病拒绝治疗;没有报导曾说法轮功学员自杀,杀害自己亲人,不照顾家庭,不为社会做贡献;没有报导说法轮功学员对政治不满,企图颠覆国家权力,煽动脱离执政政府以及传播诸如“世界末日”和“地球爆炸”等谣言;没有报导说法轮功学员对他们的创始人盲目崇拜,对其成员使用精神控制等。

   世界各国政府和领导人对法轮功是什么态度呢?他们不仅允许人民在他们各自的国家练习法轮功,而且还鼓励和支持这一团体,特别是许多地方政府公开赞扬法轮功的信仰准则及其对社会的贡献。即使中国的媒体向全世界散发大量的误导信息后,他们还是坚持这一立场,因为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谁会反对法轮功的信仰准则“真、善、忍”。他们看到的法轮功学员所表现的一切与中国政府宣传的完全不一样。

   比如,美国总统布什说:“……法轮功精神运动的追随者们被逮捕和迫害。这一迫害对与一个历史上以容忍闻名的中国是不相称的。此外,中国应该成为一个尊重自己人民精神信仰的开放社会,所以这一迫害是可耻的。

   澳大利亚国会参议员韦迪。鲍恩(Vicki Bourne)说:“查禁法轮功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这一行径在世界上被广泛报道,并被独立的大赦国际等组织所证实…逮捕法轮功学员的做法同信仰,集会和言论自由的基本人权相违背。”

   加拿大国会议员俄文。考特勒(Irwin Cotler)说:“我们今天在中国所看到的是对无辜人民的迫害。他们把一个精神修炼团体取缔,宣布其非法,然后对其所有成员进行恐吓,控告,迫害和监禁。而这样做的唯一原因就是他们对真善忍这一基本价值的坚信……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是去替那些无法说话的人们说话去替那些无法为自己辩护的人作证,去保护那些生活甚至于生命都处于危险边缘的人们,去强调和重申我们对真善忍这一价值的尊重,它不仅是古老中国价值观念的最佳表述和范例,也是鼓舞所有人们的普遍准则。”

   瑞典国会议员赛丽娅。玛尔姆斯特罗姆(Cecilia Malmstrom)说:“全世界在这个问题上都谴责中国。瑞典是这样做的,欧洲联盟,所有的机构,美国,所有欧洲的国家,澳大利亚,新西三等国家也都是这样做的……但是,中国政权仍旧继续镇压并在全世界系统地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一行径必须停止。我呼吁中国立即停止镇压,事重自由言论,立即开始同法轮功学员谈判和对话。”

   中国指出外国政府对法轮功的一致接受和支持的做法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并声称这些国家是被“欺骗”了,是不了解法轮功“谎言”后面的“真相和威 胁”。然而中国版本的真相并没有改变外国领袖们在过去三年中对法轮功的亲身经验,他们非常明白是中国政府,而不是法轮功,在竭力欺骗世界。

   总而言之,江在镇压法轮功一开始就制造了一个接一个的骗局,和数不清的歪曲法轮功的谎言,发动了一场全世界都看到的最邪恶的“国家恐怖主义”运动。江狡猾地欺骗了中国人民,使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帮江打了这场对法轮功的个人战争。为什么中国人会轻易上当受骗呢?因为他们本能地认为他们的领袖会把他们的根本利益放在心上。如果江限制互联网网址,限制可阅读的书籍,限制人们发放和接受的电子邮件,他是不是要阻止某些有价值的信息传送到中国人手中和传出中国去呢?为什么中国是世界上唯一雇用四万多“网络警察”去监控(审查)来往中国的信息的国家?为什么在全世界各国最流行的检索引擎google只有在中国被封杀?为什么他如此害怕中国人民了解真相或与其他国家的人民分享真相呢?因为江最担心中国人民会知道他竭力不想让他们知道的事情。一旦他们知道这些事情,知道他们的领袖每天都在对他们撒谎或歪曲真相,他们还有理由再去信任他吗?我比全国的老百姓所具有的一个唯一优势就是我能够获得各方面的真实信息。如果我能把我收集的有关江的全部资料用电子邮件的方式寄给全国人民,他们要说的第一句话就会是:“江,你不值得我们信任与忠诚,由于你的欺骗行径,你已不配来领导这个伟大的国家。”

   (未完待续)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刺穿江泽民心脏的利剑!《欺世谎言》(四)
  • 《欺世谎言》(二)
  • 《欺世谎言》(一)
  • “欺世谎言”已出版!比“天安门六四真相”更令江泽民恐惧(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