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身家愈千万,牛B县长要露脸春节联欢晚会

【博讯11月03日消息】    已经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近两年的笑星牛群,最近居然也赶着趟成为了“污点明星”当中的一员。要弄清楚这位有着一副讨巧观众的憨厚外表的国家一级演员怎么也跟上了这阵风,我们不能不先看看这两年他都在忙些什么。

   记性稍微好一点的人不会不记得两年前炒得沸沸扬扬的“牛县长上任”这条新闻。没错,新闻的主角就是笑星牛群。牛群因为给蒙城五洲牛肉干的形象宣传而结识了当时的蒙城县委书记孙克杰,两位一见如故,一拍即合,孙克杰和县里几位常委一商议,决定邀请牛群到蒙城挂职当副县长,负责对外宣传、打造“中国牛城”,任期两年。尽管我们这位笑星从来就没有过官场经历,但不知何故,当时的蒙城县委的上级毫州市委却置党政干部任用条例的有关规定于不管不顾,通过了蒙城县委的这一提名决定。于是“牛县长”在一片镁光灯的刺眼照耀下风风光光的走马上任了。涉足官场这对这位以说“领导,冒号”出名的前相声演员而言,怎么说也不能不算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在这里,我们还不得不和大家交代一下蒙城、毫州究竟是什么地方。我相信很多人都读过前一阵子《南方周末》的一篇头版文章《一个副省长的政绩观》,对如今早已沦为阶下囚的原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通过大肆造假、跑官买官而一步步爬到权力巅峰的经历都还记忆尤深。但很少有人能把王怀忠的发迹地毫县以及那篇文章中所提到的蒙城和我们今天在这里说到的与牛县长有关的新闻相联系起来。没错,当初的毫县就是今天的毫州市(地级),“牛县长”任职的蒙城就是毫州下辖的一个县。 (博讯boxun.com)

   《一个副省长的政绩观》这篇文章揭露出的王怀忠的斑斑劣迹包括弄虚作假、跑官买官、任人唯亲等几个方面。例如提到1995年当时已荣升阜阳市委书记的王怀忠为了将毫州市“塑造成闻名全国的黄牛金三角”,下令农民在从蒙城到涡阳、利辛三县的公路边上修建很多牛棚以供上级领导们前来视察。农民没有这么多牛,只好花钱从别处租来,租金是一天一头牛10块钱。当时每户村民搭建牛棚、租借黄牛的花费,平均在数十块以上,而当时这些村民一年的收入,不过一两百块钱。蒙城“中国养牛第一大县”“中国牛城”的“品牌”就是在这样的“大跃进”当中树起来的。7年后的今天,不知道那些牛棚是不是还留在公路边等着上级领导的参观视察?我们的以“牛眼看人”“牛眼看家”闻名的“牛县长”牛群大人总不会也和那位王怀忠一样两只眼睛只会整天朝上瞪着吧?但是很遗憾,我们的确没有听到或看见“牛县长”有关底层民生的真切体验和感受。他似乎永远只是生活在鲜花、掌声、镁光灯的包围之下。鲜花,冲淡了牛棚的刺鼻臭气;掌声,掩盖了低层民众的哀号;镁光灯,那次眼的光芒使他看不见“光明”以外的东西。我们不由想大声质问,“牛县长,你到底来过牛棚几回???!!!”

   不仅如此,这位初涉官场的“牛县长”对为官之道还自有一番高论。他在一篇写于2001年3月16日的日记(http://www.chinacattle.net/diary/010316.htm)中大声呼吁,“吃老百姓的吧,大胆的吃老百姓吧,公开的大胆的吃老百姓吧,公开的大胆的号召所有的领导都吃老百姓吧。”“我不以为当官儿不贪儿就值得提倡”。“来蒙城两个月,从村里到省里,什么官儿没见过?”这些官在只盯名人、名家“牛眼”看来“尤其可爱”、“也挺可爱”。可事实真的是那么回事吗?也是《一个副省长的政绩观》,向我们揭露了王怀忠任阜阳市委书记后,嫌原来的公安局长“脑筋不灵活”,既将自己的嫡系、将时任毫州币检察院检察长(副县级)的傅洪杰调到阜阳币任公安局长(已畏罪自杀)。傅上任后死心塌地效忠王,许多开办色情服务的宾馆、娱乐场所在他的授意下纷纷挂上了“阜阳币重点保护企业”的铜牌子,造成了一种“繁荣娼盛”的大好局面。而王怀忠本人,当初除了在政绩上大肆造假之外,也没少花钱往“跑官买官”这条路上砸。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有这样的领导,有什么样的下级就可想而知了。在王怀忠以身作则、身体力行的示范带动之下,当地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各级官员兴起了一股跑官买官的风气。王怀忠落马后,经他供认的涉案官员“已多达160多名,而据记者了解,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扩大。”其中也包括多名在毫州、蒙城等地任职的由王一手培植起来的嫡系。“什么官儿没见过?”的牛县长,不会不见过他们吧?怎么他们在你的“牛眼”里就成了“尤其可爱”、“也挺可爱”的角了呢?不嫌难听的说一句,牛县长,你的“牛眼”真是瞎了哟!

   正是在基于以上这样的事实的基础上,前不久一篇名为《笑星牛群在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腐败一案中到底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的文章在网上流传一时。很多人猛一看还真以为牛群和王怀忠腐败案牵扯上了什么。但是那篇文章只是从《南方周末》的那篇《一个副省长的政绩观》截取了部分涉及到蒙城的内容,然后和两年前牛群走马上任蒙城副县长的新闻拼凑了一下。虽然没有直接点明牛群和王怀忠腐败案到底有什么瓜葛,但是任何一个脑子还算清楚的读者不难看出此文背后所隐含的对牛群的尖锐批评和质疑。

   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近两年的牛群,真没想到自己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回到了公众的视线之内。而人们看了这篇文章,也才猛然想起这位闻名全国的笑星的确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在众多的腕儿争着挤着想露把脸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上露面了。于是10月7日有记者采访了牛群。牛群表示自己两年任期即将届满,但是自己“手上还有很多事情,实在是想走也走不了”,不过他还是要力争在明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上自己的节目。

   牛县长真的有这么忙吗?我们注意到,“中国牛网”(www.chinacattle.net)上牛县长日记不知何故在去年3月份就已经停写了。牛县长到底在忙些什么?

   此时又是一篇在网上流传的文章《笑星牛群、港星刘青云、影星梁冠华惊现京城同性恋酒吧???》让众多网友纷纷看跌眼镜。这其实是一篇由一名同性恋者于2002年10月10日公开发表在网上的日记,(网址:http://peacehall.com/news/gb/sport_ent/2002/10/200210272331.shtml)回顾了作者和网上恋人相会于伟大首都北京的一家同性恋酒吧的经历。尽管提到三位明星的话只有一句--“...酒吧人好多啊,我们刚一进去,我就被这里的人吸引,我发现了很多非常帅的熊,有些非常好看,真是一个熊聚会,一点不假。我甚至看到了张大民(即梁冠华,因出演《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成名),刘青云,牛哥。...” 但通篇情真意切的叙述叫人难以怀疑作者行文的真实性。作者还特意提到在这个酒吧,“...节目还有很多,甚至有专业演员来走穴,...”

   到了这个地步,“牛县长”要想不当“污点明星”看来也很难了。

   说到这,也该说说咱这位牛县长怎么又和“千万富翁”搭上钩了。演艺圈名人对自己的家底向来讳莫若深,但不知为何“中国牛网”最近却自爆牛群家底以达上千万元。据该网报道,“10月22日,蒙城县五子牛饮品公司二期工程在鼓乐和鞭炮声中开工,牛群和县委书记陈坤廷(注意,已经不是孙克杰了)、县长骆方平等领导为工程奠基。这标志着五子牛饮品有限公司总投资已突破1000万元。”而该文还同时披露,这家8月8日开业的五子牛饮品公司,牛群个人“占80%股份”。这80%股份到底折合人民币多少钱我想小学生也不难算清楚。1000万元x80%=800万元。而我想牛群再傻也不会傻到把自己的全部家当都砸在这个企业上。这么想来,牛群的家底没有上千万元是不会这么财大气粗的。真不愧是拔根牛毛都比咱老百姓的腰都粗啊。这样牛B的县长,你想能和咱一条心吗?也难怪人家“牛眼”只盯着“名人”、“名家”,对我等这些小老百姓不闻不问了。

   这样的县长,还是趁早滚蛋的好!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