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武汉读者孔灵犀投稿:我所经历的颠覆罪

【博讯2003年7月02日消息】

颠覆似夹菜,四代嗟不衰;今日小男孩,明天港澳台。

    当港澳居民不乏激愤却正无奈走向这未曾体验颠覆罪的莫名笼罩;当民主体制下的台湾民众或有某种幻想之时,我要以微弱之躯,四代生死,向你们展示我们共同面临的细致将来。但抗争不会停止。现将刚获立案的起诉书原文列于下: (博讯boxun.com)


起诉书

    原告:孔灵犀 男 19岁 汉族 高中 无业 江岸区汉堤路98号 电话82344679

    代理人:程长河 男 48岁 汉族 大学 失业 江岸区汉堤路98号(原告父亲)

    被告:武汉市公安局 法定代表人 杨世洪 江汉区 发展大道188号


诉讼请求

    1判令被告作出拘留的结论,返还原告的病历、笔记本,恢复专利技术资料等。

    2判令被告停止对原告的名誉毁损。


事实与理由

    2002年5月28日 下午被告下属三男一女便衣仅凭网上讲武汉有个小男孩诉苦找到原告家,(2002年元月28日,原告住处曾被无证非法搜查,一无所获……)拒不告知身份,以没有传唤事由栏、涂改了的废传唤证,强行将病重休学的原告塞入一辆无牌车押走。被告下属网监处韦某某等不顾刑诉法的12小时传唤限定,连续50小时,三次改换地点,轮番进行逼供、诱供;尤其是在办理了取保候审的情形下,玩法于股掌;又逼原告签名于一张空白拘留证而连夜投入武汉第二看守所。原告不仅受同室囚犯的毒打,还要受办案人员提审的罚站、死亡的威胁。(声称要将原告投入死囚牢房送死)。

    7月1日,原告刚签拿到释放证,就被办案人员收缴,又将原告拖到江岸区看守所,以监视居住的名义继续单独关押,以逼原告认无名罪。而律师始终禁止见面。在公安部发文指示下,拖到9月18日,才将被关押了114天的原告放回家中。

    令人不解的是,早已在7月1日释放时底单注明撤案,到12月31日才办理了解除这105天的监视居住的手续(但至今不给任何释放手续和任何书面解释)。而当场验收电脑,竟发现发还前所有资料(包括专利技术资料)刚被一次性删除。无法删除的标题旁却显示了造假栽赃的时间(办案人员在原告的电脑中肆意编造‘网监处鉴定材料’,而将‘搞垮共产党’等一些假造标题罗列其下,时间显示却是电脑被扣的数月内)……。在关押和监视居住的219天里,原告的稚嫩的心身均受到严重的摧残,黄胆加身、恶梦连绵。专利技术资料无端被毁,住房被卖、学业荒废、斯文扫地……前不久多有大学将原告录为特长生,原告母亲特请求被告下属办案人吴某手下留情,休作诬告……但最终被大学先后拒绝、除名。这使得原告成为一个无罪名犯。此等视人如草、视法如纸之罪行恶举,与天理人性何存?特原告请求人民法院判令被告作出非法传唤、拘留的结论,返还仍扣压原告的病历、笔记本和恢复被删除的大量专利、技术资料。判令被告停止支使下岗人员对原告的非法监视、跟踪,停止对原告的名誉毁损。

     此致

    谨致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

    原告起诉人:孔灵犀

    

     代理人:程长河

     2003年6月24日

    

    我是出身于中国仅有的法律世家的热血少年。怀着和先辈一样美好的国强民盛愿望,我从小就努力奋进,不敢殆倦。记得64期间我成天随同父母到处观看游行,捐款送水,和千千万万善良的人们(上至国家总书记)共为学生击掌叫好。我总引以自豪的童蒙爱国行为却不期在十余年后又归结到颠覆罪名下……。

    想当年,我曾祖父程德光逗留上海,等待可能的法制建国期间,终见其同是法官的胞弟暴尸街头,为逃反革命罪(现为颠覆罪)经港渡台,以司法院终身大法官憾死任上;我祖父程延元亦法界精英,受株连被投入提篮桥监狱八个多月,祖母为此一耳急聋。

    迁居内地数年因言获罪,(响应毛泽东大鸣大放,向党提意见)同韩德陪(国际私法权威)同羁于沙洋劳改农场,以反革命自杀罪终其一生。祖母一介妇人,累养五子尚不得闲,仍被嗟为现行反革命,(打断肋骨、长期学习班关押以至疯癫。)时年十六的大伯嗟以反革命标语犯被追查上十年,叔叔初中毕业未下农村,即被五花大绑万人示众,以反对毛主席下放号召即是反革命而投入鄂陕边界深山劳改半年,而多年后获得法律文凭的我父亲总是念念不忘其孩提时代被警察烟头烫额的文革盛夏;青年时为申其父沉塘之冤而绝食昏死的寒夜……数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反革命罪也变为如今的颠覆罪,但其任意迫害思想却不因时代变迁、有无法律而丝毫改变。比方说,我本气胸病重休学,他们却硬要蒙头加铐,使我几欲昏厥,医院和狱医都听诊出问题,却逃不过睡水泥地,而卖房请的律师和懂法的我父亲被以涉及国家机密不许与我见面(一直到被解除羁押),这些办案人员却天天大谈玩女人、看碟子、连班通宵打牌赌博,肆意将人民出资的国家司法资源以十比一地消耗在以逼我认罪为目的的日日夜夜中,我多次只称爱祖国,爱人民,萨达姆是大独裁,某某某是大独裁而被记录、汇报,说我影射国家领导人,法制科长周某某劝罪时对我说,爱国与拥护共产党是两码事……。

    在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白帆记者新闻调查连续报道后,他们又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升级到颠覆国家政权罪予以讹诈,而不顾已经撤案的法律事实。我是非常崇尚科学真理的少年,而办案的张指导更莫名其妙的宣称:我让你今后不再有第十四项专利(现已有26项)。他们个个以法官自居却仇视科学、恐怖办案,把法律和道德看得比妓女还不如……

    在被关押的数月中,我苦读了刑法宪法美国联邦宪法独立宣言等,我深知颠覆法悖人伦、违宪法,是数千年专制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铁弹,是对每一个爱国公民可随手扣戴的枷锁。颠覆罪实乃嗟来罪或莫须有,它无须证据、以腹诽论足矣;它无视程序、信手抓来;它“十恶之首”,(排于刑法之首部)闻者畏之之如虎;……

    在背诵小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想的时候,我常常热泪盈眶,不能自抑。作为四代都未有偷针之嫌的民主、法制家庭却代代加罪于无穷大,死惨伤烈,何有无辜?我自然有个梦想,当敲脑挖髓、歼灭思想为目的的颠覆罪扫地出门之时,当人人都是朴人而没有俎人之时……

    

     孔灵犀

     2003年7月1日

     027-82344679 [email protected]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
  • 读者来信:格杀勿论是良心---一个高中生的遭遇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02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Boxun Software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