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

残疾人在受迫害、癌症母亲受迫害
(博讯2003年7月14日)
    (编者按:此信由国内网友传播,博讯全文转发。有以下建议:1)此信基本可以看到很多贫困家庭的程度;2)可以看到所谓单位领导的无法无天的权力,以及对职工作威作福的嘴脸;3)建议雷熙保重,不要轻生。可以诉诸法律。记住:有人作威作福,但精神上连牲畜不如,这样的人下悲子还是畜生!4)如果衙门口朝钱开,实在无法活,宁可拼死,不可自杀!祝愿好人一生平安!)

    共产党给了我生存之路、王桂喜却迫害我走绝路! (博讯boxun.com)

    尊敬的编辑同志:

    您好!可能我的遭遇远不如孙志刚事件那般使人为之动容,也可能远不如冤假错案一样精心动魄,但我可以说我的家庭绝对是一个充满不幸的家庭,一个由于遭受打击报复而频临崩溃的家庭。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勇气、能力活到问题解决的那一天,我只想对他说放过我们吧,放过我的家,如果我的死能换回一切的话,我想我会的!

    我名叫雷熙,年龄:35岁,湖南永州市汽车总公司东安分公司的残疾职工现下岗,我出声于1968年,因当年的医学技术的不发达,母亲生我时难产,而我父亲远在海南岛部队不能为剖腹产签字,医生用吸钳把我从肚中吸出而损伤小脑神经而致残,后因父亲工作突出我被特招为湖南湘运公司职工,负责收发报纸信件,后被安排下岗,生存贫困被评为特困户(有特困证)。

    爱人:毛小云 湖南永州汽车总公司东安分公司的下岗职工儿子:雷浩翔 上小学六年级

    由于好的政策形式下单位营运恢复,大多数职工都陆续上岗,可我一家温饱一直无着落。主要原因时我父亲雷运清(38年党龄的退休老干部,曾先后担任宁远,蓝山县汽车公司经理,东安县汽车公司书记),因其在担任书记期间曾批评纠正过现东安公司经理王桂喜(原站长)的不正之风而在我父亲退休后遭受一系列的打击报复,而王的不法行为究竟有哪些呢?

    一、96年王借自己管理客车运输路线牌之机,仿制中央交通部发放的跨省春运证,在社会上公开高价出卖(每块6000元)搅乱了客运市场,其中一块卖给当地的蒋先德被广东运营部门抓获,这是严重违法犯罪行为(政局确凿)。

    二、王把东安公司跨省路线牌(东安--广东石龙)租给东安黑道私办汽车长途客运公司,与黑道相互勾结独占广东路线5年之久,未给单位交分文费用,全部私人吞并(可查财帐)。

    三、王受贿后私自放走被扣留德承包给邵阳新宁县的胡春生的大客车(90022号),现已卖掉改装,使国有资产严重流失。

    四、王借自己的亲属在公安(其妻所在单位)、监察(其兄所在单位)之势,在单位横行霸道,经常殴打单位服务员和工作人员数名。:

    被殴打单位女职工荣莉曾多次上告到工会、妇联,由于王桂喜在公安、检察局有亲戚而不了了之。

    殴打年近70岁的老工人唐正莲。原因是其举报了王桂喜而被扣发“低保金”。(唐正莲老人的丈夫曾是参加抗美援朝的志愿军)。

    殴打单位50多岁的老工人文绍刚,事后并出口狂言“你去告吧,我不怕!”

    单位女职工曾满英,5月10日到公司举报了王桂喜的一些问题后,没有任何人找她谈话,就停止了她的工作。当曾满英到了退休年龄申请退休时,王桂喜不给盖章,还火冒三丈,拍桌大吼:“你现在要找我了,不能办!”

    五、王霸占公物为私有,把公司的木料钢筋门用汽车在晚上偷运回自己的老家造房。

    王桂喜任站长以来,收取的站务设施费和每张车票另加3角治安费(自己印刷的),占为己有)。

    六、在2001年10月25日,王桂喜组织职工冒充交通局运管人员对路过东安县跑广东的邵阳卧铺车强行扣留几个小时,非法罚款2000元(用白纸发票,可调查东安周副县长和运管所),旅客举报后,却拿车站的站长顶罪,而企业经理是第一负责人,却逍遥法外。

    七、把国家拨发的救济款(低保金)做私人交易,不属实发给个人(可调查唐正莲、周祖光同志)合起来抵工资发,是属违法行为。

    八、王桂喜为了拉帮派势力,把一干部双职工月工资调为1000元,还有奖金、加班费,却还给他评上特困户,群众议论纷纷,但又有何用?

    举报事实证据确凿,但由于上层对王的保护,一直不予追究责任,使违法者的王桂喜更嚣张,公开扬言告他状的人今后不会有好果子吃,只要我姓王的在单位一天,就要你姓雷的没一天好日子过。真是夫妻一人举报而遭株连九族。

    至此,我同爱人一同下岗,两人下岗费加起来不到100元,儿子还在上小学,爱人没多少文华而我又残疾,只靠父母退休金艰难度日。我双眼有严重白内障,由于无钱治疗王不同意住院,现视力下降至0.1左右几近失明了,马上就要残上加残了。

    为了一家人的生活我曾几次向公司申请上班,王却气势汹汹的讲:“叫你老子去告倒了我,再安排上班。”他还侮辱我的人格,说我是死瘸子,下崽子,还是瘸子。我气恨自己无用,奈何不了他欺辱我,曾几次割动脉想轻生。去年八月投水自尽又被好心的下岗职工周湘云救起。我常常想起我这样的人一死百了,一辈子害了父母、兄弟、姐妹、孩子以后还不知道要受多少苦。我妹妹由于此事同样下岗,去年身患严重甲亢,没钱看病,住院又不给借钱,出院后又不给报销。

    身患癌症的母亲唐金英退休职工(左乳已切除)三年多的医药费不给报销。病情一天天的恶化。2001年住院治疗只花了2000多元王桂喜借故讲没钱,不予理睬,至今共三年的医药费都没报销。而王桂喜2002年自己住院一星期(尿结石)花去了几千元一一的都予报销,而我们应当被享受的权力却被剥夺了。

    市劳动局有文件规定长期有病的残疾职工可以病退,我曾多次报告申请王桂喜始终不给签意见,总公司也不及时解决。

    在走头无路的情况下,我在自己的住房门口摆了一个小的摊子卖点烟和水,可王桂喜指使他人来撬我的摊子,还说:“如果他报110,我老王出面摆平。” 真是一点生路都不给!

    今年春节市政府给特困居民、职工献爱心,拨了几千元给单位,一不开会,二不公布名单,也不知道分发给了哪些职工?因我是永州市的特困户之一我去问了一下,说没有你的份,连民政局拨下的低保金都被王桂喜出面把我的卡掉了。

    东安县人大换届选举是一件大事,可东安公司一不开会二不发选票,王为了当代表指使工会主席暗箱操作拉选票,凡对王有成见的不告诉,我一家的公民连选举权都被剥夺了。

    以上事实恨清楚的说明了王桂喜对举报人一家的打击报复,对我残疾人的迫害。下岗职工没有生活费,而王桂喜自己却还发奖金、拿加班费、用公款请客送礼,小小县公司原有两台小车,又买回一台桑塔纳成为个人专用车。去年花公款近万元去深圳、香港、澳门等地旅游,真实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父亲曾说:这样的党员搞坏了党风,为什么这样的领导还坐得稳稳当当的?原因何在?按照中央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对损害经济发展环境行为可实施行政处分的暂行规定的第十九条:利用职权对举报、查处损害经济发展环境行为的单位和个人实施打击报复的给予责任人行政记大过、降级、撤职以至行政开除处分。我曾劝他说:县官不如现管老百姓怎斗得过他们?可父亲坚信问题总会解决,邪不胜正。可我能等到那一天么?

    我已身残,我不敢奢望得到单位得额外得照顾,只想网开一面,放我一条生路,按照国家规定能在病退申请上签字,放我一条生路。

    以上均属实事,如有虚假,愿负法律责任!

    联系电话:0746-4211460 (雷运清、雷熙,湖南) (博讯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