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从西安田宝兰案管窥中国的司法生态/李中柱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2007年2月0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安田更多文章请看安田专栏
    
     (博讯 boxun.com)

    作者:李中柱
    
    西安田宝兰巨额现金被盗案发生已经整6个年头了。6年来先后有公安部纪委书记祝春林督办、西安市委书记栗战书督办、中央军委督办、公安部督办、陕西省常务副省长赵正永督办、陕西省委政法委领导和省公安厅副厅长雷鸣放主持督办。最高检影视中心就此案制作的专题节目曾在中央电视台《法制在线》播放,中国公安大学心理测试室主任武伯欣教授和中国政法大学刑法研究室主任洪道德教授曾对本案作了公开的明确的分析判定,北京地区多位著名刑事律师曾就此案开过专门的分析论证会。本案至今没有结案,案件继续由原承办单位西安市公安局新城分局办理。
    作为一个法律学者,作者对此案长期关注。现在可以明确地对此案得出下面的认识,从中也可以感受到中国现今的司法生态。
    一、2001年4月案发后,新城公安分局很快破了案,拘留了嫌疑人张成东和梅陆军。张成东是除当事人外唯一知道保险柜密码的人,只有他才能打开保险柜盗取现金。张成东供述梅陆军是同伙。后武伯欣教授的心理测试进一步确立了张、梅二人是作案人。从当时的实际案情来看,这是一个线索明确、侦办起来并不复杂的案子。公安机关迅速破案已证明了这一点。
    二、案件主办人员、新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邓军虎在案件侦破后,要求田宝兰与张、梅二犯罪嫌疑人之间形成借贷关系,也就是私了。田宝兰很快了解到时任陕西省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现为陕西省高级法院副院长)田平利(系梅陆军姐夫)和其妻梅淑慧(系梅陆军姐)公开地、直接地干预了案件,西安飞机公司试飞中心公安处负责人陈大海(系张成东姐夫)也干预了案件。梅淑慧与主办此案的新城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刘西平原为新城区政府同事,陈大海与多名新城分局干警为警校同学。新城分局局长魏文俊,大队长刘西平,副大队长邓军虎准备通过田宝兰与张、梅形成借贷关系的方式私了此案。一则替田平利、梅淑慧、陈大海帮了大忙,因为盗窃200万元巨款是要判重刑的;二则魏文俊、刘西平、邓军虎按常例肯定能从张、梅二人和田宝兰收取贿赂。在私了方案被田宝兰拒绝、也未等到田宝兰的贿赂后,案件主办人员就开始欺哄田宝兰,宣布证据不足,随后释放了张、梅二人。
    三、在办案过程中,主办人员曾安排犯罪嫌疑人张成东和梅陆军会面;把当事人多次提供的线索告知了犯罪嫌疑人和其家庭;对当事人提供的重要证人证据不取证;甚至销毁已取到的证据;与犯罪嫌疑人联手利诱威胁重要证人,例如威胁利诱“张成东背着钱离开”的目击证人;唆使犯罪嫌疑人亲属纠缠田宝兰要求私了以及让田宝兰保释张成东,答应还钱;关键时刻变更承办中队和负责人;以需要继续取证拖延至今不结案。
    四、尽管有中、省、市各级部门和领导的批示督办,但新城公安分局还是硬顶着不作为。本案对新城分局来说是个大炸弹,一旦恢复原来破案的结论,或进一步侦察,张成东和梅陆军将被判处重刑,所有办案人员的重大受贿行为和其他违法行为就会暴露,魏文俊、刘西平、邓军虎、徐俊启、王斌等人肯定要进监狱。田平利、梅淑慧、陈大海等人也难逃其责。
    五、陕西省、西安市有关部门和负责人督办不力,一则按现在官场生态,没有人愿意主动管这些闲事,即使这是他们职责范围内的事。二则稍有官场经验的人都会明白其中的猫腻,案子一旦重新告破,必然引发一连串的事件,造成地方的所谓不稳定。所以官员抱着当批示则批示,当拖则拖的心态来对待此案和其他类似的案子。闻名全国的孟晓侠案就是新城公安分局干的,新城公安分局负责人和一个企业负责人联手把一个抵制腐败的妇女在18年中关进精神病院10次,此案至今仍未得到公正处理,应负法律责任的有关人员至今逍遥法外。
    六、田宝兰所面对的只是一个副处级新城公安分局。但这个分局就像一个吃人的恶魔,它倚仗自己握有的公权力,抓住任何一个当事人就像抓住一个猎物一样,从各个环节榨取自己的最大利益,像守卫一个城堡一样不惜采取一切手段防止对它的任何质疑和追究。
    从田宝兰案以及很多其他的案件中,人们看到本来应该保护权利和支持正义的公权力被一群群不逞之徒割据为他们的领地,在这些领地他们除了自己的非法利益外可以不向任何人负责。授予这些不逞之徒权力的高层甚至最高层出于自己利益的考量,也常常不愿意对这些人的非法行为承担监督责任,对自己宣誓效忠的“人民”承担责任就成为政治谎言了。由此看来,就负责精神来说,党天下还真是不如家天下,家天下至少还有皇帝负责。历史上最败坏的专制王朝反腐败的力度、禁止公权力私用的力度也比现在大。
    面对世界,中国人不断地感受到拂面而来的自由法治的清风。但在中国国内,官逼民反、改朝换代的历史回声也正在隆隆作响,千千万万个田宝兰的哀号声和怒吼声没有人听不到。
    
    2007年2月4日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田宝兰对北京正仁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冯寒的公开举报信
  • 西安转业军人田宝兰致中央军委领导的公开信
  • 一个转业军人被西安官场黑恶势力陷害的悲惨遭遇/田宝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