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阿衍:再看我友高智晟的一丝不挂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10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在本土,我们的民族英雄高智晟先生成为流氓玩弄、侮辱的人已经很不奇怪了,对于邪恶的流氓政府来讲,让高智晟这样的人物一丝不挂地展示人的本体给那些丑恶心态的人看已经使流氓们够开心的了,记得《红岩》小说里的女烈士江姐在被黑特务审讯时,因为“不交代问题”而被恐吓将要扒她的衣服,江姐回答得很实际:“你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别说扒女人的衣服。可是,你们也有母亲,有姐妹……”。当时在场的沈醉还有点人性,便制止了同类的流氓动作。
     而现实里,扒光他人衣服,进行人格羞辱,那是邓帮特务最擅长的行为之一,也是中共流氓遗留下来的一部分虐人手法。过去,受中共宣传的影响,对当年蒋介石所领导的国民党中的流氓特务之行为很是恶心,因为国民党的特务被形容的也是与今天邓帮特务无比的卑鄙无耻,可在今天,现实里,邓帮特务缺又有过之而更甚。 (博讯 boxun.com)

    中国有句俗话:“士可杀不可辱”,但作为没有人性的流氓特务,表面上没有权力随便杀戮,却有权力随便羞辱不能反抗的弱者,一旦做了,狗的主子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特别是,流氓们有许多时间没有用地时,拿着中华民族的英雄作为玩物,总觉得自己多么地有本事,加上主子的鼓励,也就更肆无忌惮地没有后怕了。
    高先生的正当行为明显对比出来特务的丑恶嘴脸,使他们不能阳光下人模狗样的招摇,再加上他们欲用羞辱的办法改变一个信仰者的意志,才有了如此卑鄙的流氓行径。可流氓们做得这么卑鄙,这么的不要脸,早就是公开的秘密。我在家乡时,作为一个信仰者,也被关押到邓家的黑牢里时,所看到的那些原本没有人性的狗奴才不仅对着我们喝五吆六,还对一个女人暴打,后来,我们知道那个女人是卖身的,他因为她是卖淫女而专门踢打她的阴户,使这个卖淫女当场就昏死过去,然后还是拳打脚踢。当时收审站里的人们都屏住呼吸,有正义感的人大声抗议、声援,高呼口号,整个收审站一片吼声,才没有使看管的坏类继续打下去。
    我当时被审讯时,由于不“配合”也是被扒光了衣服,强光灯照着我的裸体,三个狗类的东西辱骂嘲讽不止,并用电线一头夹在我的耳朵上,一根缠绕在我的阴茎上,然后用老电话摇出电流,当时的难受是我终生难忘的,阴茎颤抖着,几个坏类开心地笑着,狰狞着面目。还有就是,棍子在我身上轮断了十几根,我每天昏死过去一次次,再用水泼醒,七天下来我就有自杀的念头,两次自杀未遂才使他们停止了野蛮行径,并把我人字型地铐在四个角上。
    我被送到收审站时,接管人看我遍体鳞伤很不愿意接受,他们让局长打电话才把我接受下来,我不是走进收审站,而是被抬进去的,到了号子里,我仍然处于半昏迷状态,一个星期没有吃东西,也没有感觉饿,那时身上已经不痛了,肿胀的已经麻痹,只是动一下才感觉疼痛,我所受的刑罚使我终生难忘,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还能活过来。
    在这里,有人欲招募让我做北京流氓秘密的特务,当时我就说,这样的北京流氓政府的一切行为,已经没有必要再有挽救的想法,只有从制度中彻底地消除掉流氓们的独裁权力,才能解决好中国的实际问题,我不但不做邓帮特务,我会用我毕生的精力,为中国民主进程矢志不移地奉献出我的一切。
    但是,看到高智晟友人还在流氓黑帮的“大牢”里承受非人的折磨,还在使自己的家人都受到着负面影响,心是无比的沉重,可见当今的北京流氓政府是多么的卑鄙无耻,这样的一帮子人,不铲除它行吗?不消灭这样的坏类,行吗?我们看待这伙人,是天地不容的人。
    在这里,使我想到,当时高先生对我的不公开地做,不予支持,认为我胆小,或不光明磊落,因为我认为北京流氓当局不会这么好心情地接受我们的善意,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了人性,对于这样的人讲善道,讲光明磊落,的确是对牛弹琴,反会使自己受害。高先生不是很好的一例吗?过去,我们在一起开心谈信仰的时候,谈个人的政治观点的时候,谈什么形式斗争时,那个时候,高先生十分地乐观,认为北京流氓当局还是有人性的,讲国家利益的,起码也会知道自己若想生存就应该与人民同心。当时我很不以为然,因为我是早在高之前受到了流氓政府的镇压,而在之前,也是认为政府还是有救的实际意义的,其实,我付出了6年牢狱的代价。
    人嘛,一旦有了自己的政治主张,有了自己的政治信仰,便会与俗气的人们有不同的选择,一个为自己而生的人,怎么也不会理解我们这样的人的实际做法,理想的根本,而我们也不打算他们理解。被误解也就很自然的了。不过,一个远志者,既然连生命都不在乎有无还在乎别人的误解吗?只要能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哪怕牺牲小我,又算得了什么呢?
    我们应该为中国本土的高智晟君做点更有意义的事,使他们在我们的努力下,脱离磨难。
    
    2008年10月11日星期六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阿衍:告洋状,坚决镇压
  • 阿衍:山东济宁正在大量秘密抓捕法轮功学员
  • 阿衍:谈中国过渡政府第一次涂抹中共党委牌子成功的公告
  • 阿衍:欲亲胡的马英九给中国能带来什么?我们该怎么应对?
  • 阿衍:战胜胡帮办邪恶的奇门盾法(图)
  • 阿衍:杨佳先生所给我们的启迪
  • 阿衍:答《位卑未敢忘真言》的作者
  • 阿衍:抓捕孑木又是北京流氓帮办丧心病狂的大暴露
  • 阿衍:开启民主运动的金钥匙
  • 阿衍:国内的民运开拓者能不能发展起来
  • 阿衍:看内外需要的通道
  • 阿衍:流氓最恐惧的也是我们最该做的事情
  • 阿衍:在鞭炮聲中的感慨
  • 阿衍:中国大陆民主运动进攻转折需要的前提
  • 阿衍:也看民主进步的大道
  • 阿衍:中國大陸高官都害怕特務監聽
  • 阿衍:誰能使國人進入我們的民運軌道
  • 阿衍:看在中國大陸非法與合法
  • 阿衍:幫臺北把脈看間諜
  • 阿衍:看鋼鐵機器與人勝負誰屬
  • 阿衍:微卑的人真的做不了大事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