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泣血悲诉,谁来制止医院草菅人命!(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4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大连五院医生贪图回扣和奖金致人死亡案
    
    我是旅居日本的华侨。我的母亲王克兰因患结肠癌于2005年8月在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进行了手术治疗。此后为化疗又多次入住该院,最后死在这里。
    
    2005年11月25号至12月13日,我母亲第4次住进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胸内二科。负责治疗的是该科室主任医师袁平和临床医生郑颖。鉴于前面几次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太大,我从日本专门发传真给袁平,列举了上次在该院二楼一次化疗后体重就减轻了5公斤的事实,明确说明不再做化疗(这里的化疗有其特指。因为,他们做的这种化疗要去专门的地方,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化疗)。并且,我也指定了副作用较小的药物“希罗达”。袁平也明确答应了我的请求。(传真见照片)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袁平根本是在敷衍,根本就不屑于告诉家属究竟要使用什么样的治疗药物和治疗手段。
    
    11月29日,开始放疗(用x射线)。
    需要注意到的是,这个时候的放疗是秘密进行的,家属和患者本人都不知道。事前事后的治疗病誌中都没有记载。甚至在对此提出多次异议的今天,我们仍然无法得知放疗的细节,例如放疗的剂量。
    
    12月1日,开始所谓的化疗(用静脉输液)。
    
    12月5日的血液检查显示,低血容量症状开始出现。
    在放、化疗一起进行的情况下,患者一连数日异常痛苦,无法忍受。不得不拒绝放疗,于是,放疗在12月9日停止,这时候,还有6次没有做。但是,大错已经铸成。与此同时,又吃上了希罗达口服化疗。
    
    12月8日,拟议输血,但是竟然找不到与患者相同的血型。这个事实,说明了当时情况的严重性,也是病情趋向严重的证明。
    
    12月12日,早上9时,注射止血针。
    
    12月13日,出院。
    
    病愈出院,是所有病人都希望的,是普遍心理。但是,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的医生支持出院的理由却是令人怀疑的。首先,入院时的症状没有改善;其次,缺乏血液化验指标的根据。最后,出院的关键理由竟然是“上级医师的同意”。
    
    12月20日上午,我母亲以“低血容量”第5次入住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傍晚死亡。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低血容量性休克”。
    
    12月28日,我们到医院复印病誌材料时发现,,我母亲死亡当日,也就是12月20日的住院材料只有首页一张。而且,12月30日我们又去复印时,仍然是一张。但是,到了2006年1月4日去封病案时,却发现20日这一天补充了许多材料。要知道,12月20日这一天我母亲在医院仅仅9个小时啊!为什么他们这个时侯是如此的负责任?为什么他们在这个时候又是如此详细地补充呢?病人死亡已经过了半个月才醒悟,才认真负责起来。以后增加的材料,作为当时的记录,这不是伪造吗?
    
    综合以上种种反常现象,我认为:
    
    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袁平、郑颖背弃病家信任,恶意利用病人危殆的情况,以加速烧钱(可以获取药品回扣和奖金)为目的,故意无视病人的状态,口服药物、化疗、放疗不一而足,真真胆大妄为,不避耳目。甚至常规的血液检验、放疗剂量的记录等等都不屑去做。而在病人潜在情况恶化的时候,为了转移病家视线,匆匆让病人出院,企图制造病势在院外恶化的假象。当看到病人家属怀疑的时候,又漫天过海,伪造病誌。所以,我母亲的死亡不是医疗事故,而是谋杀!确切地说,是故意致死行为。
    
    虽然费尽心机,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她们仍然留下了处处漏洞。例如,我母亲12月13日出院前3天的血液检验报告就足以证明一切。
    
    作为女儿,在母亲最需要我的时候,我不能常守在母亲身边。这种愧疚的心理,只能托付于医生。所以,一直以来,我不断地低声下气,讨好她们。而今,母亲却在如此状态下远逝,我又如何甘心!于是,我不断地找说法,但是,两三年来,我的努力只换来了推诿、欺骗和不理不睬。
    
    午夜梦回,我不禁想到,想多挣钱、多得奖金,这本身没错。即使是索贿,也还只是属于错误的范畴。但是,这些错误发展到胁迫病人作为“人质”,逼迫病家接受致命的“治疗”,伪造病誌等等,却已经构成了犯罪。我多么希望为政者清廉果敢,能够洞察错误的走向,防止错误转化为罪恶!
    
    作为病人,当徘徊在生死线上的时候,医生就是唯一可以信赖的天使。但是,当这个医生具备贪财、背信、说谎、威胁等诸“才能”之一的话,医生就成了最危险的“职业杀手”。这个时候,无论你愿不愿意,你事实上已经被医生“绑架”了,成了她们手中的“肉票”。这个时候的医生,比起杀人越货的强盗也毫不逊色!这是病人的可怜呢,还是作为中国人的悲哀,谁能够告诉我?
    
    时至今日,原本想给袁平她们留个面子的想法也就淡薄了,她们本来就是罪犯,连一点的忏悔心理也没有,又凭什么得到别人的原谅!所以,我今天把我母亲在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所遭遇的奇闻诉诸网络,以为医生镜鉴,以让后来者警惕,以促当政者醒悟。我衷心的希望,让我母亲遭受的一切成为医疗机构醒惕的起点。如此,我的母亲才能安息于九泉之下!
    
    高树霞
    2009年4月14日星期二
     于 日本东京
    
    
    我和母亲的合影
    泣血悲诉,谁来制止医院草菅人命!
    
    我给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袁平的传真件
    泣血悲诉,谁来制止医院草菅人命!


    
    附件:王克兰的死亡原因究竟是什么?
    
    一: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病案和出院小结摘录
    
    王克兰,女,74岁。1931年5月23日生,于2005年12月20日去世。大连皮革厂退休工人。
    王克兰于2005年7月27日第一次入院,经查:患结肠癌,肠梗塞。于8月11日进行切除手术。术后病理报告:右半结肠低分化粘液腺,癌侵及全层。阑尾小肠、大网膜结节见癌浸润肠系膜淋巴见癌转移2/5,结肠及小肠上下切缘半见癌浸润,局部肠糜烂间质血管扩张充血,炎细胞浸润符合场梗塞。术后恢复好,于9月7日出院。医嘱:随诊一周后化疗。
    于9月12日第二次入院进行化疗。出院时病情一般,情况好,精神佳,有腹泻。于10月1日出院,医嘱:随诊定期化疗。
    于10月6日第三次入院继续化疗至10月25日,出院时:无恶心呕吐,腹泻症状好转,乏力症状减轻,无骨髓抑制。医嘱:继续复查血常规,加强营养,注意休息。病情变化随诊,按期退院化疗(11月2日)
    2005年11月25日第四次入院,入院后经查左锁骨窝多处占位性病变。肺CT:纵隔淋巴结肿大,胸膜水少量。2005年12月1日化疗后出现红系及白系底下,红细胞由3.39降至1.92;血红蛋白113降至62;血小板由103降至68;双定理封闭,养血饮口服改善貧血。达到一般状态良好,无恶心呕吐,无腹痛,腹泻,鉴于病情平稳。经上级医师同意后于2005年12月13日出院。
    2005年12月20日早7点59分第五次入院,下午16时56分死亡。
    在医学证明书上写着:
    1. 直接导致死亡的疾病和情况:(a)低血容量性休克;
    2. 引起(a)的疾病或情况:结肠癌。
    
    二:家属的异议:
    
    1. 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上所属的死亡原因就有原则性的错误。实际上,王克兰的结肠癌手术非常成功,它已经消除了患者的恶性病情在原基础上的发展渠道,结肠癌已经不具备引发低血容量性休克的能力。很明显,这个死亡原因的结论就是为了欺骗家属,也是对医学科学的亵渎。否则就说明当值的两名大夫根本不称职。家属认为,低血容量是化疗实施不当引发的骨髓抑制的表现。这一点在第五次住院《24小时住院死亡记录》中郑颖已经写明并承认,为什么给家属的第四次出院小结中不表述,其用意就是对家属隐瞒,欺骗。
    
    2. 家属对王克兰的低血容量性休克导致死亡的结论,并不否认。所不能接受的是,低血容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患者本身没有这个病,第三、四次住院的出院小结上已经说的十分明白。第三次住院的出院小结上说:无骨髓抑制。第四次住院的出院小结上说的2005年12月1日化疗后出现红系及巨系急剧低下…。确切地说,王克兰的低血容量就是第四次住院治疗不当产生的后果。下面就治疗不当,提出进一步的质疑:
    
    (1)第四次住院血液分析汇总表:
    日期/项目 WBC RBC HGB PLT
    11月26日 6.3 3.39 113 103
    12月5日 8.6 2.41 78 74
    12月7日 5.7 1.92 62 68
    12月10日 6.8 2.18 68 151
    
    由以上简单汇总表可以明确看出,入院时的血象还算是基本正常。12月1日化疗后,就急剧下降,这完全可以认定低血容量与化疗有直接关系。
    
    (2)化疗是12月1日开始的。血象下降如此之快,那么化疗药物究竟是什么时间停用的?
    
    (3)放疗是11月29日开始的,众所周知化疗对人体骨髓抑制有很强的作用, 12月6、7、8、9日照样做,直至患者的痛苦无法忍受,拒绝再做为止。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不马上下医嘱停止放疗呢?临床医生的责任心在哪里?!而放疗的剂量又是多少?为什么不与病志一起归档?!
    
    3. 到了12月8日,医生认为,患者缺血症状已经非常严重,应该输血。但是,找不到与患者的RH阴性血相配的血液。我们不明白的是,既然病势如此严重,区区三天能彻底缓解吗?为什么要让病人出院? 12月12日早9点40分还打上止血针,13日就出院,这无疑是把患者推出医院,回家等死。医院脱了干系,大夫推了责任,但是病人却被置于死地!
    
    4. 患者的血象下降如此剧烈,证明了医生的医疗措施严重不当。所以,主治医师才不愿意如实的与家属沟通。这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事。如果很正常,还会以“上级医生同意”作为出院的理由吗?
    
    5.在住院的病案中,我们根本没见到放疗的病志记载。为什么这样呢?他们究竟想隐瞒什么?结合病人在放疗时痛苦不堪的情况,家属认为,这里面有重大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6.医生擅自修改病志材料:
    王克兰于12月20日死亡。12月28日和12月30日家属两次到医院复印病志材料。当时,12月20日的住院材料只有首页一张。而2006年1月4日下午,家属去封病案时。却发现新补充了许多材料。事实上,患者20日只在医院九个小时。家属想知道,你们有必要在病人死亡已经长达半个月的时候,再做这么“细”的补充吗?如此的“负责任”还会出现低血容量吗?
    
    7.第四次住院时,家属就用电话和传真等方式多次与科主任袁平沟通“我们不做化疗,想服用希罗达,还希望得到您的指导”而主治大夫郑颖却骗取家属签字,进行化疗说是为了蒙蔽保险公司,也可以给家属节省300元住院门槛费。暗地里却往吊瓶里放化疗药,这是什么行为?下面是实际操作:
    11月29日开始进行放疗,12月10日停止,还是患者自己提出停止的。
    12月1日开始化疗。
    12月5日开始口服化疗药物希罗达。
    由以上可见,袁平医生在治疗过程中,无视病人和家属的意愿,严重背离了医生的职业道德,也侵犯了家属的选择权。明知患者血象很低,却放疗、静脉化疗(输液)、口服化疗(吃希罗达)等一起进行,意欲何为?甚至,治疗的过程还充满欺骗行为,直到家属详细查看了病案等材料才知道真相。所以,我们认为,多种治疗方法尤其是放疗和化疗的野蛮混用、恶意加大用药剂量是导致骨髓抑制的根本原因。
    
    8.第四次住院中,放疗,化疗均未做满整个疗程,已经导致了骨髓抑制和低血容量。那么,出院小结中何来“好转”一说,哪项指标比住院前好转了?又是公然的欺骗。
    
    9. 在12月5日的血常规检查中,已经明确提示骨髓抑制产生了。12月6日就应立即将上述治疗手段停止。为什么滞后这么长时间?发现骨髓抑制立即停止放疗和化疗用药。是临床大夫的最基本常识,而袁平和郑颖都干了什么?正是她们的失职和不称职,造成了患者死亡!
    
    
    我们虽然是医疗的外行,却可以在患者的病志中,轻易地发现好多破绽,这在医疗专家们就更能够看出问题。我们认为:袁平和郑颖无视职业道德,欺骗病家,而且化疗和放疗明显不当,导致了骨髓抑制和低血容量,随后,临床医生为了推卸责任,让患者出院回家,致使患者失去了进一步进行治疗的机会和时间,致使患者死亡。
    
    所以,王克兰以低血容量休克而死亡与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主治大夫袁平,临床大夫郑颖恶意的、不负责任的行为有明确的因果关系,是一起无法辩驳的致人死亡的故意行为。因此,大连市第五人民医院必须正视这个事实,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五章的规定予以赔偿,对袁平,郑颖及相关人员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六章五十六条的规定予以处罚。
     全体子女
     2009年4月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建军节感伤12-武警8661部队拒绝为军人洪涛的医疗事故做鉴定(图)
  • 5年前汪太才因医疗事故死亡,遗体在冰柜仍未火化
  • “省立医院”医疗事故二十年来不认旧帐
  • 关于安徽省灵璧县人民医院医疗事故真相的说明
  • 黑恶势力介入“医疗事故” 暴力泛滥 最高索赔1500万
  • 邓小平家乡抗议医疗事故的11人被监禁
  • 武汉医疗事故再次引发群众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图)
  • 人命贱过药费:中国医疗事故再酿群体事件
  • 医疗事故导致武汉市大规模群体抗议/李天翔(图)
  • “一尸两命”是彻头彻尾的医疗事故/西风独自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