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图)
请看博讯热点:宗教迫害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3月1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我们是浙江省温州市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的村民。我们就本村中共党员、村支部书记曹洪违法、违纪的事实,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之规定:“对于公民的申诉、控告或者检举,有关国家机关必须查清事实,负责处理。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由此赋予我们的公民权利必须兑现,故对曹洪在担任花台村支部书记期间作威作福、胡作非为的不法行为,乃至又离不开上级仙岩镇政府的镇长长期对他的袒护,正因为我们花台村部分村民受到违法的“压制和打击报复”下,现决定越级给予控告与举报,事实如下:
    
    一、控告
    (一)仙岩镇与花台村在基层管理中对宗教人士搞企业的实施迫害
    我叫邵万贵,是位虔诚的基督徒,又是温州新巴拉鞋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2009年9月11日,我公司车间正在生产中,在未得到任何行政手续下,该厂房却遭到仙岩镇镇政府的违法强拆,从此,我新巴拉鞋业有限公司处于极度困顿的状态中,因为该强拆已经导致生产线中断,面对社会各界的订货合同和无法履行包括外贸在内的货单,现已造成停产使工人工资无法发放,在美国的(Danwellinc NY .USA)外贸系统多次找我,从而要求镇领导协调给予恢复生产,未果(请阅照片)!结果这样一个侵权的违法行为:在国际上对中国企业的信誉与影响,已经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本厂生产部经理邵新中,因在本地告状无门只身去了北京,后被本地政府将其从北京带回,被仙岩派出所给予行政拘留5天后,放回家中并答应给予解决问题,但是邵新中在家等待多日,至今没见到镇政府有任何诚意,反而镇长还口口声声地说:“你们去北京告我吧”!在丧失了生存的权利下,逼得我们只想要见见国家领导人来评评理。
    后来邵万贵也被当地政府从北京带回浙江温州,被非法软禁在仙岩镇山壮宾馆住了2天,邵新弟与我儿子邵仁义知道我在山壮宾馆去找我,镇政府就把我邵万贵转移到瓯海宾馆住了21天,共计非法拘禁23天,既不让我和家人联系也不能和信徒见面,甚至连圣诞与元旦节都不让我和任何人联系,一直有政府官员把门看守被非法软禁在该宾馆里。直到过元旦之后才让我回家,而且还威胁说在宾馆里的花销要我个人支付。
    现我工厂因该违法强拆不能恢复生产,目前亏损已达上千万元以上,员工和我们都已面临生存危机。而国家提倡的是扶持企业,现浙江温州瓯海区仙岩镇镇政府却是执行打击与拆毁正在发展中的企业。为此,在“二会”召开期间,特呼吁国家主席胡锦涛及总理温家宝关注此事,请给我新巴拉鞋业有限公司在自己家乡的浙江有一个生存的空间!
    (二)中共党员兼花台村委书记曹洪违法对村民实施人身伤害
    我叫邵新中,是邵万贵的兄弟,更是租用本村朝阳西路28号作厂房使用的合伙人。
    2009年5月21日至6月1日,我们主动上门和村委会商量,而村委会却推三阻四一直没有给予答复。6月8日至7月8日,我们找村委书记曹洪商量,他仍然不予理睬,从此以后该村委会拒绝答复我们,由此才拖至今。2009年8月21日10时许,中共党员、村党支部书记曹洪将邵万贵与我(邵新中)哄骗至其家中,实施其蓄谋已久的侵权违法行为。原委起因于:我们的新巴拉鞋业有限公司生意越来越红火,正因为我们是基督徒做生意兴隆起来了,村委书记曹洪对此深感不快,于是他勾结了镇政府党委书记陈仁义,强行要求我方将厂房立即搬离。邵万贵解释了厂房机器设备众多,一两天内搬不了,要求给予宽限。曹洪一听此言当了我们面打完电话,不到五分钟,曹洪招来了四个人要对我们进行殴打,邵万贵看情形不对跑了200至300米左右,在曹洪领头下对我们穷追不舍,当赶上邵新中时,不分青红皂白对地对我实施殴打,以致我的脸与脑部受到伤害。我们打110报了警而公安不作为不予理睬,被打的人不能立案,打人的凶手却反而予以立案。当天我被送往温州市市医院脑科治疗,至今还在住院治疗,可曹洪未予支付分文医疗费反而兴高采烈,还纠集他人继续殴打我,当我逃脱后曹洪尚仍不罢休,继续在路上追打我,众多村民目击此状后纷纷指责曹洪,他在村民中印象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事发后,我拨打110报警,并到当地派出所报案,要求对殴打事件给予立案,可仙岩派出所至今不予立案。曹洪公开声称:“陪你玩到底,直把你打到死……”!对我进行了一系列的言语威胁。曹洪的堂弟特地跑到我家中,行为言词更是嚣张至极,当时正值午休时间,其堂弟用脚力踹睡床的边沿,把邵万贵的儿子邵仁义正在午睡时从睡梦中被惊醒,因受到惊吓下,以致三、四天高烧不退,只得住院治疗。
     被控告人曹洪身为中共党员、村委书记,竟公然目无国法、违法违纪,殴打村民,致村民受伤住院,不但不对举报人赔偿道歉,还利用职权,只手遮天,威胁举报人,并与当地派出所勾结,对举报人的报警不予立案,致使控告人的人身权益遭受非法侵害而得不到国家保护。此事在本村乃至邻近村民中造成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村民纷纷指责曹洪在搞村霸作风的黑社会形式,斥责其故意违法实施人身伤害,这是对中共中央构建和谐社会的直接破坏!
    鉴于在全国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上,吴邦国委员长明确提出要加强查处:“组织犯罪”。据该定义的法律关系之一,为此,我们恳请上级党委与相关部门对曹洪严重的违法违纪行为,及其有着组织背景的陈仁义进行查处,要求给予行政执法,并监督其正式立案查办,对其涉及治安或刑事嫌疑犯罪行为,要求移送公安、检察关机关立案调查,以维护受害百姓的合法权益,以及消除此事在群众中的不良影响,以维护共产党自身应有的形象与声誉!
    
    二、举报
    (一)由于该村违反民主监督的原则,在未经得全体花台村居民的同意下,村委书记曹洪擅自倒卖集体资产,这是村委办公楼集体资产800万元的不动产。就是他使该资产资金流向不明,我们怀疑该资金已被少数人瓜分,或已变成为私人的财产,我们村民有权要求对此项事实予以查核。
    (二)曹洪身为中共党员、村干部、村委书记,未经任何审批手续,擅自搭建并用于租赁为厂房的违章建筑(请阅附件照片),从该违建筑章规模之大,即知其掌控地方的恶势力之大,其他村民不能而他能明目张胆地搞违章建筑,在花台村内已经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为此,我们要求:基层党员干部在群众中起到自身党员的表率作用,那么,曹洪应该自动拆除该违章搭建,否则就应该按照违章建筑规定:予以实施强制拆除,不拆除不足以消除群众中对中共基层党员、在地方搞恶势力像土皇帝一样的恶劣影响!
    综上,如果说镇政府下属村级管理是有效的,行政作为是有用的,那就不至于村级基层管理的极度混乱不堪,鉴于我们对仙岩镇政府、对该镇长作为行政领导的高度不信任感,要求给予该镇行政方回避,强烈要求市、区两级纪委、检察部门直接干预、直接展开调处,并有义务向全体花台村民公示本次调查的结果。
    此致
    敬礼!
    
    控告与举报人:邵万贵( )
    
    邵新中( )同上
    2010-3-15
    控告与举报人联署:
    2010-3-15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给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的一封信:要求重新审理永嘉法院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的错误判决
  • 泣血控告温州黑恶势力老大虞世聪及其手下凶手戴瑞挺
  • 浙江温州灵昆人民在喊“救命”
  •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 温州一政协主席被逮捕 据传有20多名情妇
  • 温州龙湾区政协主席诸松华被捕 传其有20多名情妇
  • 浙江温州洞头县农民工游行至政府讨薪(图)
  • 温州乐清发生枪击事件 人质成功解救协警负伤
  • 温州农民上访为“爱国者”林传书讨说法被政府“绑架”
  • 温州邵万贵弟兄圣诞新年再遭软禁
  • 权力与利益: 温州发文招领导子女称"为稳定干部队伍"_
  • 温州电大校长招聘儿子被免职 授意妻子找人陪考
  • 温州村干迫捐钱盖“佛堂”未遂 强拆鞋厂拘信徒(图)
  • 温州煤老板命运:再逼下去,我们要跳楼了 (图)
  • 温州一副县长受贿140余万元被判刑
  • 温州劫持人质案细节:4只枪3秒射23弹击毙绑匪(图)
  • 温州一座在建高架桥倾塌造成1人死亡7人受伤
  • 七成浙商倾家荡产 温州煤老板万人签名被平息
  • 温州一座在建高架桥坍塌一人死亡
  • 浙商倾家荡产 温州煤老板万人签名被平息
  • 温州法院判白象教会黄乐敏徒刑八月 赔偿万元(图)
  • 山西强势整合煤矿 温州煤老板无奈黯然退出(图)
  • 原温州市房建办主任涉嫌贪污受贿等罪名被起诉
  • 温州迪拜“炒房团”:迪拜房价不及北京、上海
  • 别拿“温州太太”吓唬国人/杨于泽
  • 温州出扭曲产业链:出租车牌照炒到140万
  • 上海人民向温州网民反腐行为致敬/郑恩宠等
  • 上海维权公:上海人民向温州网民反腐行为致敬
  • 潮汕人与温州人的“多子多福”
  • 不能便宜了温州赴美考察的“说谎团长”
  • 温州考察团和安徽农民水葬母亲/许英爱
  • 温州施粥棚囧了政府救助/章晓华
  • 温州官员应到施粥摊前下跪
  • 温州公费旅游团:更多的秘密曝光(之二)/ 郑存柱
  • 温州市委为何敢对区委书记内情“封口”/许卫兵
  • 温州市委热脸贴杨湘洪的冷屁股/王彦章
  • 温州杨湘洪书记 陈冠希处长/周蓬安
  • 徐林林:谁该为温州杨湘洪出国未归担责
  • 鹿城区区委书记不归,温州市纪委搞鬼?
  • 温州真的病了/林夕
  • 温州病:高成本之殇
  • 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王家店村村委会及法人该不该暴光?/王爱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