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在抚顺市检察院经历五天四夜的非人遭遇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4月29日 来稿)
    
    我叫霍燃,男,46岁,受聘于抚顺市新宾满族自治县振兴矿业有限公司任副总经理。
     (博讯 boxun.com)

    2010年4月9日上午,我接到家属通知,抚顺市反贪局二处找我核实情况。当时我在外地,下午三点半我主动到反贪局二处找到办案人张继轩。张在他办公室和我谈话:“王欣(抚顺市建行副行长)交待了,在你们企业贷款过程中你给他十一万元,如实交代把笔录做了,我们不处理你。”我说:“我们企业是向建行申请过贷款,不是我个人行为,我们是政府招商企业,贷款是由政府协调建行受理的。企业只是提供资料、正常履行上报手续,况且贷款的批准发放权在省建行,最终省建行因矿山企业有风险,没有批准这笔贷款”。然后抚顺市反贪局二处郭超副处长来跟我谈话说:“今天你来了,我们老大(市检察院徐检察长)说了,‘下星期一(4月12日)之前你不来的话,1.网上通缉你;2.对你的家属采取措施’。”我说:“我只是09年春节前企业走访给过王欣一万元钱,那十万元不存在,也确实没给他,我敢负法律责任。”郭和张说:“那十万元你肯定给了,王欣都交代了,你不说不行!这个案子是我们老大包办的,你必须服从才能结案。你不承认,就跟我走。”然后他们就把我押到楼下的一间审讯室。(在办公室整个谈话时间大约半个小时)
    
    押我到审讯室后,先对我身体进行搜查,当即收缴了我随身携带的手机和其他物品,然后把我固定在审讯室的铁椅子上,全身无法活动。来的时候没有准备,只是说当证人做个笔录就回去,没想到我能受到非人的待遇。我只穿一条薄衬裤和外裤,铁椅子的刺骨寒气迅速传遍全身,直打冷颤,外面下着雪,地下室的温度更低。对面是审讯我的这些人,横眉立目,虎视眈眈,空气中凝聚阴森恐怖气氛。平生第一次来这里,我想还是调整心态平静坦荡的面对吧!我相信党和政府更相信检察官们会公平公正的对待我。这时进来人检查录像设备,并告知我开始全程监控录像。
    
    审讯开始了,他们询问我家庭情况、社会关系、身体状况,我一一作了回答,并告知他们我心脏不好,严重腰间盘突出,之后便开始审我。我陈述和王欣的接触过程:“07年10月企业向县建行申请贷款,县建行报到市建行,市建行给我们出具一个贷款条款,几十个条款必须逐个完成才可上报省行,最后由省行决定是否审批发放。08年2月中旬接到抚顺市建行宋处长电话,让我买明天去北京的机票,买几份土特产,告诉我飞机的架次,省行的李硕在沈阳也买好了机票,我们一同前往。第二天上午,我第一次和王欣见面,是由宋处长和张宇(县行长)介绍的,我们四人到桃仙机场和省行的李硕会合。到北京当日,由李硕代表省行向总行申报行业核准。第二天我们就回来了,再没联系过。09年1月中旬,县主要领导带我们企业老板到抚顺市建行协调贷款,晚上在市建行餐厅同建行班子成员就餐,我买的土特产品在建行门口等着,等他们饭后出来,我当着所有领导的面把这些东西交给建行的领导,县领导说:‘这是我给你们的春节礼品。’当时王欣也在场,这是我和王欣第二次见面。第二天我代表企业走访,在王欣单位给了他一万元。这是我和王欣第三次见面。受金融危机影响企业停产后,09年3月中旬,陈正高省长到抚顺调研,我在友谊宾馆参加了会议。我代表企业发言谈了我们企业的问题,一是产品价格,二是缺少资金。当时陈正高省长就给省建行的韩行长打电话,答复是:矿山企业有风险,不能给贷款。后来杨副市长到我们企业来调研,我把老板的意思转达给他:我们想出售企业股份。贷款的事就这样结束了。”我对他们说: “十万元钱我确实没给。”
    
    在我阐述企业按照正常程序申报贷款及省建行没有批准这笔贷款原因过程中,几个办案人员根本不听我辩解,一起上前用拳头打我前胸,边打边说:“到这里来你还挺有理,我们办了这么多年案子没有一个人敢跟我们狡辩的,你他妈的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周末快下班的时候来,害得我们全得陪你,你今天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不说就永远别出去!”我质问他们:“你们连打带骂,逼我说假话,根本不配做检察官更有损检察官形象!”办案人吕斌恶狠狠的对我说:“我告诉你,我穿上这身衣服就是检察官,脱了这身衣服就是黑社会,我比黑社会还黑!”说完吕斌把鞋脱下来向我的头部猛击,其他人也上来打我,我被固定在铁椅子上不能动只能捂着头部,流着眼泪大喊大叫,很长时间他们才停下来。
    
    在施暴无果后,他们每隔两个小时就换二名办案人员,轮番采用软硬兼施的方法,一轮人上来非打既骂,另一轮上来又开导我,对我说:“你看给一万元和十一万都一样,说了也不处理你,马上就回去了,受这罪干啥,王欣都交待了,你替他扛,你和他非亲非故,为啥?为王欣跟我们对抗,那不是以卵击石吗?谁大?党最大!跟党抗衡,国民党八百万军队都不是对手,你是啥?痛快承认吧!”在这期间我报告他们想要上厕所,但遭到李新、吕斌、高峰等人的漫骂:“这是什么地方,你说要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啊,憋着吧!”
    
    我被冰凉刺骨的铁板凳固定不能动,坐了一天一夜的时候,我问办案人张继轩:“你们已经扣押了我一天一宿,我是什么身份?是证人还是嫌疑人?为什么还不放我回去?”他说:“你既是证人也是嫌疑人,在我们这没有时间限制,你一天不交代我们就关押你一天,你一个月不交代我们就关押你一个月,最多的一个人在我们这押了28天。”
    
    大约晚上八点钟后,郭超来到审讯室,对我破口大骂:“你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王欣交待的所有笔款项我们都核实了,没有一个是错的,x你妈的还狡辩啥?你就给了,不承认你在这等死吧!”接着,抚顺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王利伟冲进来骂道:“你这个混蛋,来这里的人都有事,没一个人敢抵抗,看你还能挺几天!”临走时,告诉审讯室内其他办案人:“别让他睡觉,狠点收拾他!”之后他们两个小时一换人,一会儿开导我,一会儿打骂训斥我,我继续据理力争。我向他们讲:“我们是政府招商企业,投资近三个亿,没有一分钱贷款,解决八百多人就业,建设期我们就纳税一千多万元,是对社会和政府有贡献的企业。”张继轩指着我鼻子说:“我们不管你他妈招不招商、纳不纳税,少提这些X事,你只给王欣一个人钱了吗?跟政府这些人没有事吗?你不承认,我们以后天天到企业查你,让你们到哪办事都不好使,给你们企业干黄干破产!告诉你,就是刘强(抚顺市委书记)来了也不好使!”这句话办案人李革也多次说过。
    
    一轮又一轮的审讯过去了,两天两夜没睡,我的眼睛看人都花,下肢因为长时间被固定不动都坐肿了,无知觉了,口渴的受不了,提出要水喝,办案人李新冲我骂着说:“喝他妈什么水,喝多了老撒尿,喝多了有精神头好和我们对着干?”两天来他们一直对我讲:“在这里从来没有冤假错案,一万个案子一万个准确。”我说:“世上没能绝对的事,我冤枉倒霉,我就是一万零一个。”
    
    我曾提出:“十万元不是个小数目,到我单位看看账目和查查我银行卡的支出,是否和王欣交待的时间吻合,不就证明了吗?”张继轩说:“不用你教我们办案!王欣这个案子是我们老大(市检察院徐检察长)督办的,你知道吗?王欣的爸爸是我们反贪局退休干警,老大为什么不留情面你自己思考吧。”郭超和李革也不仅一次和我谈过这些话。在对我审讯期间,我多次提出想见陈颖(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说明事情的真相,郭超骂道:“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你就是冤死都没人见你,死了这份心吧!”
    
    第三个晚上八点多钟,我的心脏又开始颤抖、浑身出冷汗、身体非常虚弱,我提出要几粒救心丹,他们不给还说:“救心丹也是钱买来的,凭啥给你?”后来看我确实是要不行了,李革摸了我的脉搏,告诉其他办案人员我心律跳得很快,才给我吃了几粒救心丹。休息一会儿后,又一轮的折磨开始了,这些天来该说的也都说尽了,我用世界上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我和他们说:“我是那牙膏你们挤净了,牙膏皮也挤出水了,再也挤不出来了,就是打我一万板子,我说的时间地点也和王欣说的对不上,我冤啊!我比窦娥还冤!”对着监控我大声哭喊:“爸爸妈妈你们养育了我,女儿啊,你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用你们的生命作保证,我要是真的给了王欣十万元钱,让你们都被汽车撞死。”刚说完这句话,王利伟(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从门外冲进来就用拳头打我,并破口大骂: “你这个没有人性的东西、畜牲、王八犊子!”我哭着喊:“不用你打,我自己打!”便轮起双手用力打我的左右脸颊,边打边说:“老天啊,你睁开眼吧,我用尽所有语言没人相信我,我冤枉!我冤枉!还我公道吧!”我的脸由火辣辣的刺痛逐渐变得麻木没有知觉。王立伟大喊:“不许停,使劲打!”当我的双手打得没了力气,脸也肿了起来,其他的办案人员喊:“别打了,别打了!”王立伟还在大骂:“你这样的人我见识多了,别跟我演戏,你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也得承认,不承认你永远也别想出去!”又告诉屋内的办案人:“一定不许他睡觉!”便走了。
    
    过一段时间,又换来两个人劝我:“王欣都承认了,你为他也受了这么多的苦,良心上也对得起他了,何必在这忍受皮肉之苦呢!再不承认过几天就给你送到拘留所去,那的苦你更吃不了。到这里来的人哪个没交待,哪个不是跪着出去。明天就是星期一了(4月12日),我们老大过问的话你还不交待,你就死定了!”我告诉他们:“就给人一万块钱,怎么也不能给我判死刑吧,既然是这样那我就等死,我看看明天早上能让我死不。”这一夜他们又轮番折磨我到天亮!
    
    第四天早上,李新和高峰看管我。这时我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就闭一下眼睛,招来李新的训斥:“大白天的睡什么觉,这里是什么地方。”我说:“现在是和谐社会,总该讲究点人权吧,你们这么多天一直也没让我睡过觉,我是人,不是机器。”话刚说完,李新开口就骂:“你是人渣、败类、猪狗不如,你是兽、精神病,早该给你送五院(抚顺市精神病院)去了”。高峰也配合李新一起骂我,骂了我三个多小时。并说:“你们家里人都加一起,也干不过我们老大。”下午轮到张继轩审问我了,我告诉他:“我不打算走了,死也要死在这里,乌云是遮不住阳光的!”并把自己的后事冲着监控录像头和张继轩交待了一下:“把我所有的钱留给我女儿,车开回单位,单位还有我没办完的事,让别人接着办。”等等。(有监控录像可查)
    
    这是第四个夜晚了,四天四宿没合眼,我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来了这么多天,家里和企业都不知道。一直被固定在铁椅子上不能动的我,下肢严重浮肿,一点知觉也没有,上厕所都是两个人连掺带脱,小便更是尿不出来,使劲尿出来的是透红色的。几天来没吃上一碗饭,喝水都受限制,天气特别寒冷,内心彻底绝望的我想:我可能会冤死在这里了。
    
    九点钟左右,郭超带人进到审训室,死亡边缘的求生本能使我违心地说:“我服从你们老大,这笔钱我给了。”然后张继轩和李轶夫给我搞笔录。我按照他们的意思,编造了这十万元的来源,并按他们根据王欣的口供提示送钱的时间和地点进行编造,“给十万元”虚假事实的这份笔录,就这样由张继轩写出来。写完后让我看,并告诉我一会儿要给我做录像,让我按照笔录上写的背会去说,我对“给十万元”的这份笔录看了好几遍。当时看这份笔录时并没有让我签字。录像时一个人问我,一个人假装写笔录,我按他们事先写好的笔录说完后,他们才让我在这份笔录上签的字。这时,已经是4月13号的零时左右。过了好长时间,陈某又拿来一份电脑打印好的笔录,让我在上面签字。
    
    我按照他们的意图操纵、摆布、出完证后,这些人过来向我讨好说:“吃这苦干啥啊,早说不就没事了吗。”在我的要求下,郭超来到审讯室,我对郭讲: “你们的目的达到了,我也按照你们大老板的意思办了,我想见陈局长和你们大老板。”他没说什么就出去了。大概在零晨2点左右,刘玉平副处长来到审讯室,把固定我身体的锁头打开,拿来一个凳子放在我面前,让我把双腿放在凳子上。当时我的腿部已严重浮肿,下肢没有任何知觉,他又递给我一个黄色军大衣,对我说: “遭这罪干啥呢,你睡一会儿吧。”这一夜我盖着军大衣在冰冷的审讯室等到了天亮。
    
    早晨8点左右,李新来到审讯室把凳子撤了,又把我固定在铁椅子上。直到上午10点半左右,刘玉平掺着我从审讯室来到市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颖的办公室。副局长王利伟、郭超和刘玉平两个副处长都在场。见到陈颖局长时,我要求和陈局长单独谈。王利伟等三人离开后,我向陈局长哭诉:“根本没有给过王欣十万元的事实,完全是按照你们的意思违心说的。”并把这些天的审讯过程及全部事实真相向陈局长陈诉了一遍。陈局长当即把王利伟叫回办公室说:“这个案子暂时不能报了,现在有出入,你们再核实一下,不能冤枉了王欣,更不能冤枉了霍燃。”又对我说:“你先回去吧。”
    
    我离开陈局长办公室,一瘸一拐坚持走到反贪局门卫室,张继轩把扣押我的手机和随身物品交给了我。在反贪局门口我浑身再也无力支持,躺在了地上,过了一会儿,闻讯赶来的家人把我掺扶起来。我告诉家人要去市检察院找徐检察长(市检察院和市反贪局不在一起办公)。到市检察院,门卫帮我们联系说:“徐检察长不在。”通过门卫与徐检察长秘书闫某电话联系上,我们要求面见徐检察长。闫秘书说不在,刚去省里开会(4月13日下午2 点左右)。我们告诉闫秘书:“你们非法关押证人五天四夜,我们要求见徐检察长,要求关押期间五天四夜录音录像必须保存完整,一分一秒不能少,这既是对你们执法者的一份责任,也是对我们公民权益的合法保护,请转告你们徐检察长。”徐至今没有回音。
    
    在文明社会发展的今天,在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和谐的中国,在法制国家,作为人民信赖的检察机关出现如此恶劣事件,天理不容人权何在?我要求还我公道,严惩抚顺市检察院反贪局内部败类!否则我将用我的生命来验证法律的公正!
    
    
    
    被害人:霍燃
    
    身份证号:21040219641019417X
    
    电话:1384236336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一个被逼自焚维权者的悲惨遭遇(图)
  • 上海访民朱金国遭遇司法腐败的困惑(图)
  • 依法维权遭遇天价威胁,索赔金额高达607万!
  • 依法维权遭遇天价威胁,索赔金额高达607万!
  • 丈夫罗泽科遭遇车祸交警私放肇事者,植物人也到中南海上访?(图)
  • 如果本人遭遇不测,凭此可以知道我的真实身份
  • 茶香阁:军转干部莫益平的不幸遭遇
  • 茶香阁:就山东省烟台市市直企业下岗后退休军转干部遭遇的不公待遇问题致党中央国务院的公开信
  • 上海世博配套工程受害户何茂珍夫妇的遭遇(图)
  • “看今天晚上怎么收拾你”——万名伸冤冤民代表刘杰的劳教遭遇
  • 一个抗美援朝老战士家庭的不幸遭遇
  • 一名共产党员的悲惨遭遇(图)
  • 正当申诉遭遇严刑拷打非法拘禁
  • 一个合法公民的遭遇--黑监狱
  • 维权人士的遭遇(图)
  • 上海南汇访民冯明的遭遇(图)
  • 控告信:合法财产被抢,老百姓唯权的遭遇/何小成
  • 上海市民葛蓉的维权遭遇/上海维权(图)
  • 上海18访民的遭遇(图)
  • 烟台遭遇去年入冬来的最强暴雪(图)
  • 吐鲁番遭遇近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的大风和沙尘天气(图)
  • 西南五省区6000多万人遭遇旱情 (图)
  • 世博会前夕,上海孟少结一家遭遇暴力强拆
  • 贵州黔西南州望谟县遭遇风雹灾害 3万人受灾
  • 青海玉树地震:香港义工废墟救出3个孩子1个老师后遭遇不幸
  • 湖南常德范明星一家遭遇血腥拆迁(图)
  • 中国各地遭遇罕见“倒春寒” 雨雪风霜来袭
  • 网游竞争白热化:金山遭遇腾讯地毯式挖角
  • 中国遭遇大范围低温天气袭击 部分地区零下15℃
  • 江西77个县市遭遇大雨和暴雨袭击 7县区出现洪灾
  • 江西77县市遭遇大暴雨袭击 7县区出现洪灾
  • 温州基督徒控诉遭遇镇领导毒打(图)
  • 开庭前夕成都“链子门”律师遭遇打招呼威胁
  • 武汉晶银投资维权遭遇内奸破坏(图)
  • 上海华漕访民第N次遭遇
  • 河北遭遇50年不遇旱灾
  • 王群凤在国家信访局遭遇无赖
  • 北京再次遭遇沙尘袭击空气达四级中度污染(图)
  • 李侃如:“中国模式”将遭遇挑战
  • 宕子:当婚姻遭遇“钓鱼执法”多少人经得起诱惑
  • 遭遇“被拆迁”,维权别进误区(图)
  • 张国焘不愿留大陆的原因及其去台湾后的遭遇
  • 许志永遭遇彪悍法警
  • 真相:那些揪心的事实说说我做实习医生时的真实遭遇
  • 美国刚迈出金融危机最低谷,却又遭遇疾病流行
  • 农民领头人的遭遇
  • 中国知识精英信用遭遇集体拷问
  • 香港暗杀案预示民主空间正遭遇更大危机
  • 季羡林的文革遭遇
  • 广州27个地王的尴尬遭遇/黎文江
  • 刘晓原:就刘晓波的遭遇批评萧瀚的“勿用暴力论”!
  • 王克勤:(请求国外媒体同仁关注此事)邓玉娇案采访遭遇记——我的一次很失败的采访经历(愤怒)
  • 官员问责制遭遇结构性困境(图)
  • 官员问责制遭遇结构性困境/郭巍青
  • 一罐饮料喝醉中国——评中国“第一品牌”王老吉饮料遭遇“中国风”狂飙?/巩胜利
  • 刘逸明:两个王帅的遭遇为何如此相似?
  • 港大與北大遭罷免學生會長的不同遭遇/封从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