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姚抗:控告陈邵基,郑少东等贪官奸佞以非法的假《验尸报告》制造冤假案——为一个老干部姚山同志申冤长达三十多年的控告申诉书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5月27日 转载)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于2010-2-27日下午3时将接受中国政府网、新华网联合专访,与广大网友在线交流。海内外网友可以通过新华网发展论坛提问。这是我当天在新华网的控告申诉!
     中共中央总书记
     国务院温总理: (博讯 boxun.com)

    中央纪委:政法委:
    尊敬的领导:您们好!
    我名叫姚抗,女,59岁,现已退休,现在深圳市嘉宾路4025号七栋406(邮编518000)
    我的父亲姚山同志是36年在海丰县参加革命,37年入党, 粤东江纵队的老干部。他,曾出生入死于抗日战争的枪林弹雨,他,没毙命于国民党的囚狱里,解放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他,没倒在那无情的揪斗,但在“文革”那个非常时期,姚山同志因45年时任海丰县抗日游击队政委因战被俘入狱, 53年华南分局将其错误地定为“自首变节”(该案至79年得到平反),打成“叛徒”遭到不公正的待遇, 被监护政审。于75年7月2日在其原工作单位里突然异常被“电”死,其形惨不忍睹,其状是一个活人都无法做到的“触电”行为,而是人为假以触电的状态(附图一和《控告申诉书》)。其死得异常冤枉,当时潮阳县委及相关的领导为推卸此人命责任,县公安局及单位对姚山的异常死亡不但不予验尸认真查明真相(草菅人命,放纵罪恶),反而虚构案情做假《验尸报告》来《通报》全县,并强行焚尸灭证,致使姚山同志的生命.财产.人身.名誉.权益都遭到严重的伤害和侵犯,沉冤至今三十载……这些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事实,其亲属子女遭受株连的伤害已不堪再叙。
    但其亲属,我是他唯一的女儿为姚山同志这宗异常、奇特,罕见的冤案申诉控告长达三十多年从未间断。文革后在落实老干部政策时,79年,姚山同志的历史冤案得到平反纠正。95年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广东省委书记谢非同志指示省公安厅查办此案,由于社会的不正之风和地方的保护势力影响,省公安厅负责人(原公安厅厅长陈邵基签批由办公厅付主任黄光炎,信访科科长李世华,刑侦法医欧贵生到潮阳查办):他们明知案中有重大的异常,却隐瞒案情的真相,公然庇护潮阳公安局当年草菅人命,强行焚尸灭证等违法侵权的行为;认同假造非法的《验尸报告》,协同制造冤案;庇护潮阳公安局隐匿或毁灭案发当时在现场拍照的一卷照片(是此案的重要证据),由此造成无证可查的状况;反置倒说“无证据证明姚山的死亡有可疑”及所谓“经省公,检,法共同研究(三家会诊)维持原结论”(请详阅附件)正由于他们的违法办案,致使姚山同志蒙冤含垢三十多年``````
    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2条,省公安厅,汕头,潮阳三级公安机关对此案的定性结论都负有举证的责任。原案的结论《通报》没有任何人证,物证和一纸一字的勘查记录,完全不符合事实,是他们违法办案,做假《验尸报告》制造的冤假错案。因此我们不服省厅的复查结论继续上诉,98年8月,我第一次上京到国务院和公安部,接访的同志0100288详细地询问我的申诉后, 为之一震:这可是一宗异常,奇特,罕见的冤假错案啊! (之后,我已寄了数不清的申诉到党中央,国家各有关部门)
    2003年7月14日,我第二次上京到公安部,000324号的同志接受了我的申诉,并给介绍信让我返广东由公安厅复查,8月1日我带着公安部的信件到省厅遭拒绝执行。十月,北大法学院沈岿教授帮我投书向公安部领导反映此案的问题。自03年7月14日以来,我已十三次上北京,几十次往返于京广省城各有关部门机关,其遭遇难堪痛苦非书面上能言。
     新《信访条例》实施,我又给公安部领导寄信,5月17日公安部给我告知函,数月来我带着公安部的告知函到省公安厅多次上访。虽屡遭刁难、拒绝,甚至侮辱,但为维护法律的尊严,伸张正义,为父申冤,为一个老革命干部申冤,我责无旁贷,百折不挠。九月六日是省公安厅长大接访的最后一天,厅政治部主任白先河是我的“主审官”,他们精心策划,对一个弱小女子,大有欲置之于死地之态(尚若他们是依法有事实有证据的办案,我已将个人恩怨置之度外,我心无私无畏理直气壮自安然)。先由95年参加复查此案的一级法医欧桂生向我作一通解释,我听了说:“法医官大人,任你能把乾坤说倒,但为么拿不出一个人证,物证,一纸一字的勘察(和调查)记录来让人信服?在没有尸体没有现场的状况下你是如何调查验证(办案的)?为什么你不敢在那张非法的《验尸报告》上签名确认?那不就可以把伪证变为合法的证据了吗?”他无以可答。随即拿出一本案卷,翻出一份《座谈会记录》最后三段分别记录:姚复、姚海、李文(即姚山同志的两个弟弟和妻子)表态认同签名的记录给我看(以此来搪塞)。我当即指出:法律是重事实重证据的,而不是以死者亲属的签字作为定案定性的依据(在文革那种特殊的情况下我母亲被迫签字,请阅姚复姚海的《公正书》),这些你们应该比我懂。案发当时,潮阳公安局草奸人命,虚构案情欺下瞒上,强行焚尸,做假《验尸报告》……难道还不够做作恶吗?九五年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省委书记谢非同志指示省厅复查此案,省厅办案人员竟然协同和庇护下级公安局违法办案,继续作假证,这份《座谈会记录》是95年重新抄做,原记录纸不是印有“潮阳电影管理站”的优质信桟,最后那三段话是95年做假加上去的,(你们公安厅有刑侦技术可以验证纸质和笔迹),30年后的今天2005年9月6,非常难得(也感谢你们)在省厅的档案中见证到95年省厅办案作假的文件和2004年12月19日粤公复117号文。(我要求复印遭到拒绝,另附手抄件)在座的人都大吃一惊,当时白主任连问我“难道还有更原始的文件?你有没有看错?”我决然地告诉他“我没看错,还有照片是此案最重要的证据,为什么失踪?你们查不查?办不办?原案仅有的一张《验尸报告》是非法的,现在这张《座谈会记录》又充假,面对这些违法的东西,应该是你们给我一个说法,还我公道。”对于这些问题白主任没有给予明确的表示, 我对此深为不满意,当即要求梁国聚厅长接访,(而后多次上访)都避而不见和拒办,他们对上级公安部的指令能说不办就不办吗?9月28日我第十一次到公安部,要求公安部履行法律责任,调档查办此案,(接访人虽口头答应)特别请求调档保存证据,请求督查督办到确切解决问题,可至今总不见行动和答复。三十多年了不能再无法无天无终止的拖啊!如此的行政不作为,不知法理何在?更难言公平,公正与透明度!如何取信于民啊?
    第二个问题是公安部《集中全国涉法上访问题重点案件办公室》,已将姚山此案列为涉及违法重点案件于04年11月下督办函(督办61号)给广东省。省公安厅也于2004年12月19日在(2004)粤公信复字第117号回复公安部(附手抄件),复函对此案情依旧作假虚构,对此案的认定和定性不但没有任何人证、物证和勘查记录,还继续明知故作说假话,办假案,做假报告欺骗上级。该文说:“由于现场勘查,尸体检验等未发现可疑情况。”案发当时潮阳公安人员(及79年汕头公安局和95年省厅的两次复查)对现场的勘查极为草率无视人命关天,没有任何人证,物证和一纸一字的勘查(或调查)记录,对尸体根本就没有履行检验工作,没有法医到场,(当时当地县人民医院和县中医院都有法医配备),我们亲属要求对死者颈部、头部等可以致命的要害部分要求验尸都遭到拒绝,事后又假造一张非法的《验尸报告》(请阅附件)放进档案?这是什么行为?粤公信复117号文还说“此案96年经省公,检,法三家会诊”,请问:96年省高检和高法是何人参加会诊,为什么没人敢签名盖章?省厅一个公章能替代检察院和法院行使法律程序吗?(省高法于96年3月5日的《转告信》告知我由公安厅办)如此办案附合哪个法律程序?前广东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林若同志于96年曾多次指示省高检、高法的领导查办此案,但由于社会腐败势力的影响,都无法依照行政诉讼法办理此案。正由于中国的法律机制弊端甚多,使姚山同志沉冤蒙垢三十年,今古奇冤,难道还要继续疑罪?或以无法破案找到新的结论就得继续维持原案的错误,继续冤枉无辜吗?这种社会悲剧还要延续到何时?堂堂的省级公安厅直至今时今日还坚持错误,继续违法行政,这个117号文,就是广东省公安厅说假话,办假案,向上级作假报告,对姚山同志制造冤假错案的证据。作为上级公安部信访办的领导,对[粤公复117号],如此低劣的法律文件,如何作为?——2005年3月28日,和06年4月18日我第十次,第十三次到公安部上访时,042833号,036300号接访,他们一不问案二不看申诉材料就问我来干什么?还没等我的话讲几句,就不问青红皂白动手推我,拽我,赶我,并两人夹持硬将我,一个弱女子撵出来,这是什么行为? 这之后我曾多次到公安部上访,都遭到他们莽横的驱赶,潮阳公安局还通过郑少东的黑线将已立案查办姚山同志的档案全部消毁,妄图以此断绝我的抗争和上诉。(至2009-06-22日我再次到公安部上访时,接访的037886警官知道不妥才赶紧同我要了一份材料重新建挡表示受理,可至今仍无下文)。如此违法违纪,行政不作为,老百姓申冤难啊!
    三十年多年悲惨经历,令我强烈要求:党和国家有关领导督查此案,强烈要求国家司法机关,公安部履行法律责任,为姚山同志申冤!我恳求,我申诉,我呼吁——不能再继续冤枉一个为革命出生入死奋斗终生的老革命干部,即使无法破案查明姚山同志的真正死因,也不能毫无事实根据而以一张非法的《验尸报告》再继续冤枉,污辱,侵犯和伤害姚山同志的人身,名誉和权益,请求撤销原案的结论《通报》,还给姚山同志及其亲属一个公道,依法依理给予赔偿。
     此致敬礼!
    附件:1 《控告申诉书》,2 《验尸报告》,3 潮阳公安局的《通报》,4 《座谈会记录》,
    5省公安厅(2004)粤公信复字第117号文(附手抄件),
    6 姚复姚海的《公正书》,7 附自画图1,2,3,
    ,
    申诉人: 姚 山同志的女儿
     姚 抗
    附手抄件之一:
     公安局工作简报(第八期)
    潮阳县公安局编 (内部文件) 一九七五年七月四日
     关于县影剧院姚山触电死亡的通报
    一九七五年七月二日早六时许,县影剧院干部姚山(61)岁,因煮“构杞菜”使用电炉,在使用中,违背用电规则,不设置灯头插座,而用手拧开灯盖接电炉,致触电窒息,经抢救无效死亡的严重后果。
    究其主要原因:一是领导对“四防”工作重视不够,认识不足,没有认真开展深入广泛的宣传教育。而是该站领导对县革委从七一年以来关于私人禁止使用电炉、风扇等多次通知贯彻不力,态度不坚决,没有认真检查督促。
    希各单位领导必须从这一严重事故吸取教训,引起高度重视,杜绝类似情况的发生。为此,一是各单位接此通报后,要召开干部、职工会议,反复讲明做好“四防”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认真组织学习用电的常识。二是要马上开展安全大检查,如发现走、漏电的电线路和用电设位置不符合用电规则者,应一律整改,及时消除隐患,确保安全。三要坚决贯彻一九七一年以县革委会多次关于禁止私人用电炉、电扇等通知精神,各单位马上进行检查,对违者给予批评教育,对多次教育而又继续使用者要给予必要的纪律处分。
     抄报:县党委,县政法委,地区公安局。
    
     附手抄件之二:
    验尸报告
    现场:死者俯卧于杂物中,头伸入桌子下,颈部卡在叉型竹架上。身带电线。地上淌满水。到现场后,发现死者仍有抢救可能,故在切断电源后移至大厅抢救。经人工呼吸及心外按摩无反映而终止抢救。
    验尸发现:身穿背心,短裤,衣物如常,无撕裂或血迹现象。双眼闭合,瞳孔散大。左额角有1*1cm左右擦伤迹;颈部有轻微擦伤痕,胸骨炳部有两处小压痕。左手无名指末节屈面有0.5*0.5大小烧焦斑,深0.4cm左右,左大鱼际肌相当无名指末节对合处也有一烧斑,面积大约2*2cm。全身其他各处未发现异常,皮肤色泽如常。
    结论:根据现场和验尸发现,死者为家用电触死。身上伤痕为跌倒时擦伤。
    棉城卫生院医生:王耀
    1975年7月3日
    (棉城卫生院盖章)
    
    注:根据行政诉讼法第32条,“被告(公安局)对其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原案没有任何人证,物证和一纸一字的勘查记录证明姚山在毙命之前有违章使用电炉的行为。县公安局在《通报》中虚构案情,仅有这张非法的假《验尸报告》能证明和支持那个《通报》的行政结论吗? 王耀是普通医生到场急救无效在公安局来勘查之前早已离场,他如何能验尸?他的《验尸报告》是非法的. 当时当地县人民医院和中医院都配有法医, 公安拒绝亲属的要求不予验尸, 而后却将这张《验尸报告》存于档案, 如此违法办案草奸人命,制造冤假错案.。姚山同志 生前遭到不公正的待遇,其死得不明不白不但不予查明, 反被蒙冤,这是一棕异常、奇特、罕见的冤假错案啊!所以, 我要控告,,我要申诉,我要申冤!
    申诉人: 姚 抗
    
    
    
    
    手抄件之三 廣 東 省 公 安 廳 文 件
     [2004] 粤公信复字第117号
     关于姚抗上访反映其父亲死因问题的调查情况报告
    
    公安部集中处理涉法上访突出问题及群体联席会议,涉法涉诉问题工作小组:
    关于《集中处理涉法上访突出问题重点案件督办函》(督办61号)收悉。
    深圳市嘉宾路4025号姚抗上访反映其父亲1975年死亡,对死因鉴定不服的问题,1986年以来,姚抗以多次写信给有关领导及到我厅上访,我厅十分重视,已进行了多次复查,现将有关情况汇报如下。
    经查,1975年7月2日上午6时,潮阳县公安局接到县电影管理报称:县电影院干部姚山因使用电炉煮“构纪菜”,不慎触电死亡。县公安局即汇同县宣传部,县文化局,棉城镇卫生院及姚山同志的爱人李文,对现场进行了勘查,(注:当我母亲接到通知赶到现场时,公安人员已勘查完毕离去并将现场封闭不准亲属进去看,至第二天才叫死者家人去开会听他们的说法,请见阅《座谈会记录》和姚海的见证《公证书》)发现死者俯卧在杂物上,头伸入桌子下,颈部卡在竹架上,身带电线,(注:这是一个活人都难以作为的“触电”状态,其形惨不忍睹,请参照图一。三十年多来,我屡屡苦苦请求公安厅模仿现场实物,效法试验,现代科学技术,完全可以见证其触电是否可为之作,然而,举手之劳,为什么拒绝?)左手无名指和左鱼际肌有烧焦斑,左额角,颈部有轻微擦伤伤痕,胸骨柄部有两处小压伤痕,身体无撕裂或血迹现象,皮肤色泽如常。根据现场勘查和尸检,(注:现场勘查为什么没有任何人证,物证和一纸一字的勘查记录,也无法医到场,我们亲属对死者身体头部和颈部喉核下有一条长15厘米,宽1.2厘米,深0.5厘米呈紫褐色的瘀痕,恰似被掐过脖仔为何避而不谈?对提出疑问要求验伤都遭到拒绝, 当时当地县人民医院和中医院都有法医备, 而王耀作为当值医生在案发当时到现场抢救无效,在公安人员到场之前就离场了,他如何能验尸的?他的〈验尸报告〉属非法的!)结论为:死者为家用电触电致死,身上伤痕为跌倒时擦伤。由于现场勘查,尸检等未发现可疑情况,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他们对现场的勘查非常草率,拒不验尸,根本无视人命关天)潮阳县公安局于1975年7月3日下午汇同县文化局,县电影管理站等有关部门的领导召开座谈会,死者的爱人李文,兄弟姚复,姚海等参加了座谈会。他们听取了县公安局等有关部门对案件情况和法医鉴定结论,表示认同签名。(注:法律是重事实和证据为定案定性的依据,而不是以死者的亲属认同签名作为依据,省厅95年的复查文档《座谈会记录》中为何要作假增添李文,姚复,姚海三段讲话记录和签名?)……………
    。。。。。。。。。。。。。。。。。。。。。。。。。。。。。。。。。。。。。。。。。。。。。。。。。。。。。(注:此间缺2—行,因被强行拿走而无法抄完,他们既不给我抄又不予复印,剥夺了我的知情权,侵犯了我的合法利益,更谈不上公平,公证和透明度,这个文件,就是省公安厅说假话,办假,做假报告,案违法办案的证拒!)
    此案96年经公,检,法三家会诊,(请问:省检察院和法院是谁来参加“会诊”?为什么没人敢签名盖章?而公检法“三家会诊”符合哪个法律程序?经过文革,平反冤假错案,在改革开放最沿的广东省级公安厅,时至今日,作出如此低劣的法律报告,说大话也不知羞耻,老百姓为之汗颜矣!但不知作为上级的领导接阅此“佳作”,有何感?如何作为?)对鉴定结论不服,已建议其到省检察院反映问题。(他们目无公安部下令督查督办的重点案件,将此推给省检察院, 行吗? 依照新《信访条例》第三十一条,我要求举行听证会,此案不涉及国家机密,公开案卷,以示法律的尊严和公证!公安部大接访时厅长为什么不敢接访我一个小小的女子?因为全案都是假造的。)
    转刑侦局阅处。
    
     广东省公安厅(盖章)
     2004年12月19日
    
     注:此文于2005年9月6日省厅政治部主任白先河接访时给我见阅时抄的。
     2005-05至2010-2-27已多次申诉
     2010-2-27下午三点在新华网向温总理控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姚山同志冤案三十多年的控告书(被俘死于国民党军监狱的九名先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