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7月01日 来稿)
    
      
     中国共产党总书记胡锦涛先生: (博讯 boxun.com)

      
      我叫徐永海,是一名基督徒,是北京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的带领人,曾因宗教信仰原因2次坐牢,一次被劳动教养2年,一次被判有期徒刑2年。今天(2010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立89周年,特此写信给您。
      
      2千年前我们的主耶稣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上,他曾教导我们这样祷告:“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2000年来,在全世界,我们每一个基督徒都坚信上帝的国(新天新地)必将降临在我们人间。
      
      “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2000多年来,在我们中国,每一个读书人都曾受过这种思想的影响。
      
      几百年来,为了建立一个美好的共产主义社会,很多共产主义信仰者抛头颅洒热血,他们都曾是真诚的。今天的《人民日报》社论中写到:“自诞生之日起,我们党就勇敢担当历史使命,带领人民走出一条强国富民之路,从根本上改变了国家和民族的命运”。89年来,不少中共党员们也确实曾真诚地抱着这样的信念。
      
      但是,在共产主义信仰中,由于坚持唯物论、无神论,由于排斥基督信仰,而给人类带来的并不是一个美好的社会。唯物论、无神论使人们不再相信存在上帝、天堂、地狱、审判,人们心中没有了畏惧,人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干坏事。排斥基督信仰使人们不来效法耶稣,人们的心中不能具有耶稣那样的爱——爱罪人、爱仇敌、爱所有的人,而是充满着仇恨。
      
      一方面人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干坏事,另一方面人们心中充满着仇恨,而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灾难,如30年前的文革,如今天社会中的一些极其恶劣的事情——“贪污腐败黑社会、血汗工厂毒奶粉、城市暴力强拆、农村暴力占地、商业欺诈侵害民众、企业转制排斥职工、刑讯逼供冤假错案……”等等。
      
      在人类历史中,在近代科学出现以前,人们缺乏科学知识,人们只能用神话的方式来解释各种自然现象,如雷公、电母、风婆婆等等。随着近代科学的出现,人们发现并不存在这些神明,于是一些人高举唯物论、无神论。可是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如发现“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整个宇宙是在一个零点中展现的”,现代科学正在揭示着:“真的存在上帝,上帝创造掌管着宇宙”。
      
      在中国共产党中,大多数党员都是十分尊重科学的,并且很多党员都受过良好的科学教育。为了使大家能从科学角度认识到:“真的存在上帝,上帝创造掌管着宇宙”,我献出我的一篇论文《进一步理解相对论——“上帝创造掌管宇宙”这个观点符合科学》(附后)。最后向中国共产党提出建议:“尊重科学,多学习一些现代科学知识,别再高举唯物论、无神论了”。
      
      徐永海
      
      2010年7月1日
      
      徐永海,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进一步理解相对论
        ——“上帝创造掌管宇宙”这个观点符合科学
      
      (《终极论——揭开宇宙及大脑及社会的终极奥秘》之第1章第2节)
      
              (北京)徐永海
      
                2010年6月
      
            正文:进一步理解相对论
      
    1、光速就是:“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
      
      1887年迈克耳逊和莫雷使用他们发明的干涉仪测量了光。测量的结果揭示了这么一个事实,即:“不论测量者的运动速度多快,测量者所测量的光速都是不变的,都是30万公里/秒”。即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恒定都是30万公里/秒(更准确地说是C)。(C为光速值=299792.458±0.001公里/秒)。
      
      如我们静止时测量光,光的速度是30万公里/秒。如果我们和一个光同方向“飞行”,不论我们的速度是1公里/秒、30公里/秒(地球围绕太阳的运动速度)、300公里/秒(太阳带着地球在银河系中的运动速度)、1万公里/秒、1亿公里/秒、1光年/秒、100亿光年/秒,我们测量这个光,光的速度还是30万公里/秒。
      
      也就是说,光与我们之间的相对速度永远是30万公里/秒,光永远以30万公里/秒的速度远离我们。我们与一个光同时出发、同方向飞行,无论我们飞行的速度多快,光永远比我们快30万公里/秒,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速就是:“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
      
    2、与一个光同时出发,不论我们的速度多快,我们依旧飞在这个光的后边
      
      我们与一个光同时出发,不论我们飞行的速度多快,即使我们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即使我们只用了1秒钟就飞完了100亿光年的距离,这个光依旧飞在我们的前面,我们依旧飞在这个光的后边,我们永远不能超过这个光。
      
      如果我们和这个光同时出发,共同做一次旅行,从地球出发再返回地球,距离整整是100亿光年(距离)。相对于地球上静止者来说,光速是30万公里/秒(光比静止的他们快30万公里/秒),他们看见这个光返回地球时,自然是在第100亿年结束这一时刻,自然是在他们的岁数已经长了100亿岁这一时刻。
      
      虽然我们飞行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虽然我们只用了1秒钟就飞完了这100亿光年的距离,虽然我们仅仅只过了1秒钟的时间。但是,由于我们依旧飞在这个光的后边,地球上静止者看到我们返回地球时,一定是在第100亿年结束之后的某一时刻,一定是在他们的岁数长了100亿岁之后的某一时刻。
      
    3、相对于高速飞行者来说,时间和空间都变短
      
      我们返回地球,我们与地球上静止者相见时,地球上静止者的岁数已经长了100多亿岁,他们已经过了100多亿年;而我们的岁数没有增加,我们仅仅过了1秒钟。我们从地球出发到返回地球,同样一段时间,相对于地球上静止者来说,是100多亿年;而相对于高速飞行的我们来说,仅仅是1秒钟。由于我们高速飞行,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变短了,100多亿年的时间变短到了1秒钟的时间。
      
      当100多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的时间)变短到1秒钟时,这时100多亿光年的距离(整个宇宙的空间)也就变短到了30万公里。宇宙空间是以光速膨胀来的,当整个宇宙时间是1秒钟时,整个宇宙空间只能是30万公里。当我们以很高的速度飞行时,不仅时间变短,空间(距离)也变短。
      
      如果我们的速度还快,相对于我们来说,时间、空间(距离)还要变短,100多亿年的时间就要变短到万分之一秒、亿分之一秒,100多亿光年的距离就要变短到30公里、3米。当我们的速度是无限大时,相对于我们来说,100多亿年的时间(整个宇宙时间)、100多亿光年的距离(整个宇宙空间)就要变短到零点。
      
            讨论:“上帝创造掌管宇宙”这个观点符合科学
      
      在迈克耳逊-莫雷实验中,迈克耳逊干涉仪像一个十字架,有十字架中心点和左臂、右臂、上臂、下臂四个臂。一束光从左臂进入,到达十字架中心点,遇到一个“左下——右上”(╱)呈45度角的半镀银玻璃片,被分为两束光。
      
      1、(“平行的光”):其中的一束光,经过十字架中心点的半镀银玻璃片透射,继续右行(走在右臂中)。这束光到达右臂顶端,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而掉头左行(继续走在右臂中)。这束光左行到十字架中心点,被十字架中心点呈45度角的半镀银玻璃片镀银面反射,直角拐弯下行,进入下臂。
      
      2、(“垂直的光”):其中的另一束光,被十字架中心点呈45度角的半镀银玻璃片镀银面反射,直角拐弯上行(走在上臂中)。这束光到达上臂顶端,被一反射镜反射回来而掉头下行(继续走在上臂中)。这束光下行到十字架中心点,经过十字架中心点的半镀银玻璃片透射,继续下行,进入下臂。
      
      在行驶的列车上,一个人向上抛一个球,球的运动方向与列车运动方向垂直。球垂直上抛,被车顶弹回,垂直落下。从球上抛到球落下,列车行驶了一段距离,球上抛的地点和球落下的地点不在同一个点上,这个球走的是一个“∧”路程。
      
      走上臂的这束光(“垂直的光”),在走上臂时,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垂直,它走的也是“∧”路程,走上臂的这束光“垂直的光”要受地球运动的影响。
      
      走右臂的这束光(“平行的光”),在走右臂时,如果与地球运动方向平行,它走的是“═”路程。由于这束光是顺着与逆着地球运动方向各飞行了一段距离,相当于地球静止不动,走右臂的这束光“平行的光”相当于不受地球运动的影响。
      
      一架航天飞机以100亿光年/秒极高的速度飞行,对航天飞机上的迈克耳逊干涉仪来说,同样,走在上臂的“垂直的光”要受航天飞机运动的影响;走在右臂的“平行的光”相当于不受航天飞机运动的影响,相当于航天飞机静止不动。
      
      “∧”路程比“═”路程距离长。航天飞机以100亿光年/秒极高的速度飞行,对航天飞机上的迈克耳逊干涉仪来说,如果右臂“平行的光”所走的“═”路程是3米,光走完此路程需要亿分之1秒。那么上臂“垂直的光”所走的“∧”路程就是100光年加3米,光走完此路程就需要100年加亿分之1秒。上臂“垂直的光”就要多走100光年的距离,就要多花100年的时间才能进入下臂。
      
      将迈克耳逊干涉仪转90度,“平行的光”变成了“垂直的光”,这时这束光就需要多走一段距离。如果需要多走的是半个波长奇数倍的距离,两束光在下臂被一起观测时,就会出现这种现象:“明线的干涉条纹变成暗条纹”。
      
      可是没有出现这种变化!“平行的光”、“垂直的光”一定是同时进入下臂的,因为只有这样才会出现这种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在高速飞行的地球上如此。在更高速(100亿光年/秒)飞行的航天飞机上也应如此,这样只能是:
      
      1、或者,空间变短(距离变短),“∧”路程变短到“═”路程那样短,100光年加3米变短到3米。都3米了,这样“垂直的光”与“平行的光”就会同时(都在第亿分之1秒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2、或者,时间变短(钟表变慢),100年加亿分之1秒(“垂直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时间)变短到亿分之1秒(“平行的光”走完“═”路程所用的时间)。都只用亿分之1秒了,这样“垂直的光”与“平行的光”就会同时(都在第亿分之1秒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3、或者,“垂直的光”增加了速度,增加到100亿光年/秒加30万公里/秒,亿分之1秒能走100光年加3米。这样,“垂直的光”与“平行的光”就会同时(都在第亿分之1秒时)进入下臂,就会出现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
      
      上面的三种观点(1、2、3)都可以解释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是如何出现的。那么,在这三种观点(1、2、3)中,哪一种观点解释得更完美呢?
      
      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光与任何运动体之间的速度恒定都是30万公里/秒)。航天飞机的速度是100亿光年/秒,相对于航天飞机来说“光的速度增加到100亿光年/秒加30万公里/秒”,这样可以解释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见3);同时得出,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都变短。
      
      航天飞机上的人,如果只看到航天飞机与光之间的速度恒定是30万公里/秒,而无视航天飞机和光都在宇宙空间中以极高的速度在飞行,并无视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他们就会说:“光速不变,距离变短;或光速不变,时钟变慢”;这样也可以解释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见1、2),但并不完美。
      
      “光的速度永远比我们的速度还要再快上30万公里/秒”可以完美地解释迈克耳逊-莫雷实验的实验结果,应当是真实的。那么,建立在此基础上的结论“相对于不同速度,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被缩短成不同大小;相对于速度无限大,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被缩短成零点”,也应当都是真实的。
      
      这些结论是真实的,那么,宇宙的本来面目一定是虚空(虚拟)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相对于不同速度,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能被缩短成不同大小”。同时才可以解释:“为什么具有质量、体积的物质世界能由没有质量、体积的‘弦’来组成的”。
      
      同时,宇宙的本来面目还一定是零点的,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为什么相对于速度无限大,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能被缩短成零点”。同时才可以解释:“为什么如此大的宇宙能从起始点中诞生出来”。
      
      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虚拟)的,是零点的,是个“点”,整个宇宙的时间、空间、物质世界都是在这“点”内展现的。谁能让这个“点”,并且在这个“点”内,展现出如此大的宇宙,一定是上帝,上帝创造掌管着宇宙。
      
      宇宙的本来面目是虚空(虚拟)的,是零点的,是个“点”。这样的结论,除了能够使我们知道真的存在上帝外,还能够使我们知道万有引力、电力、弱力、磁力这四种基本力(强力这种基本力除外)的本来面目。
      
      如:宇宙的本来面目是零点的,是个“点”,那么相对于“最小单位”来说,宇宙中所有的“最小单位”相当于都在同一个点上。“最小单位”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你吸引着我,我吸引着你”的“互在互吸”的关系;这应当就是万有引力,“互在”是万有引力的场,“互吸”是万有引力的力。这些将在下一节讨论。
      
      再如,相对于“次次最小单位”来说,宇宙中所有的“次次最小单位”相当于都在同一个点上。异性“次次最小单位”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你吸引着我,我吸引着你”的“互在互吸”的关系;同性“次次最小单位”相互之间就应当具有“你在我这里,我在你那里,你排斥着我,我排斥着你”的“互在互斥”的关系;这应当就是电力,“互在”是电力的场,“互吸”是电吸引力,“互斥”是电排斥力。这些将在下一章讨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对华援助协会授权公布北京家庭教会基督徒徐永海医生致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老师的一封信
  • 高寒:把拯救抢在惨绝人寰的自焚悲剧发生之前——救救公民个人权利的捍卫者徐永海!
  • 为维护拆迁百姓利益徐永海决定以自杀相拼
  •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流落街头/徐永海
  •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 徐永海: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 徐永海:两会软禁后的我们见到了刚出狱的杨子立(图)
  • 徐永海:因两会而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两会的公开信
  • 希拉里访华去教堂,我却被软禁在家中/基督徒徐永海
  • 徐永海:今天北京多名异议人士被软禁
  • 徐永海:奥运前北京一宗教释放犯的公开信
  • 徐永海:今日查建国出狱我们被软禁
  • 徐永海:坐牢九年的查建国将于本月28日出狱
  •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徐永海
  • 坐牢多年的政治犯们来爱仇敌吧/徐永海
  • 六十年大庆、十一这几天给我们带来的烦恼/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二)/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三)/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五)/徐永海
  • 北京一政治犯的求助信(六)/徐永海
  • 徐永海:记北京民运人士高洪明的生日聚会(图)
  • 今晚警察院门外站岗来禁止我外出/徐永海
  • 这几天又要被软禁/徐永海
  • 苦修禁欲是魔鬼的道理/徐永海
  • 徐永海出狱后写给朋友的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