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意见领袖 安元鼎,罪行累累定罪难/黎明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9月28日 转载)
    
    安元鼎保安公司接受政府的雇佣,行使绑架、非法拘禁、暴力伤害、猥亵妇女、敲诈勒索等有组织犯罪活动,此黑幕被《财经》杂志和《南方都市报》记者揭开后,人心大震。因而,开始一轮不同于安元鼎维稳方式的维稳活动势在必行。先有警察和保安找《财经》追责,后有北京警方刑拘安元鼎董事长、总经理,我们可推想其间情况有变,至此可不必担忧媒体与记者的安全问题。
     警方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安元鼎,我从此举看到的是,这个罪孽深重的安元鼎不仅让警方坐蜡,它还挑战了、拷问着中国的立法、司法及行政作为。 (博讯 boxun.com)

     中国法律就“非法拘禁罪”的立案和量刑,没设想过会有私设监狱、拘禁数百人这等事情发生。“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利用职权非法拘禁应予立案,提到了三种情景:非法拘禁持续时间超过二十四小时;三次以上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一次非法拘禁三人以上;非法拘禁他人,并实施捆绑、殴打、侮辱等行为。显然,刑法显示要给予制裁的非法拘禁,都属于小打小闹的范围,而安元鼎的作为超越了中国刑法的想象力,这该如何是好?
     再则,安元鼎在“非法拘禁”中,只是“有偿代劳”的角色,真正的施加方或者说主犯、主谋,为政府机构人员无疑。然而,这诸多“共犯”会被缉拿归案吗?这家民营公司遵从政府安排行事,为政府排忧解难,这一下子,根据与政府订立的合约行事,却成了非法拘禁的罪证——不难理解,作为从犯的嫌疑人对此该有多么困惑。
     再说“非法经营罪”罪名。此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限制买卖物品和经营许可证的市场管理制度,可是,安元鼎与官员共谋侵犯的是国民基本人权和法治秩序。上访人员不是“限制买卖物品”,相关的“经营许可证”及其制度也无从谈起。公司实施绑架、拘禁、虐待,和“经营”不沾边,要说在这个领域也有和“非法经营”对应的“合法经营”,纯粹胡扯,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有不少论者将安元鼎定性为“黑社会”。实事求是地说,它做的事确实很黑很暴力,也是有组织犯罪。但是,人家并非地下工作者,他们的工作是得到权威机构鼓励、奖赏的,一大串荣誉称号足以证明它的光明正大和“守护神”地位。
     一支酷似特警的武装力量在京城街巷呼啸来去,还专门出现在国家重要机构的大门口,要是这都算黑社会,警察的渎职失职就坐实了,雇佣他们的政府官员也就成了勾结、支持黑社会,算是黑老大了。所以说,人家黑是不假,但决不可能判作“黑社会”。不必说那么多道理来证明这一点,其实,人家不是黑社会的最有力证据,是中国的黑社会根本犯不了那么大的罪。
     不属于“国家机器”构成部分的安元鼎式组织,实现了一种跨越式发展和超越梦想的目标。不经法律程序可随意剥夺人身自由,并且,可镇压、虐待国民的还不是司法机关和执法人员,无怪乎这情况吓倒了一批中国人。不过,安元鼎得益于权力授权方牛皮哄哄,它借了权力的一点余威罢了,没有政治需求和权力授权,是不可能出现安元鼎的。
     撤销部分驻京办的消息发布时,我写下《驻京办荣获意外之功》,断定其后的驻京办或准驻京办,在首善之区将大有作为。这种斩钉截铁的判断,是依据“截访需求日益增长”的客观形势做出的。
     地方上越衙告状的人多,这被视为治理不力的表现,于是上级就把相关指标加入考核政绩,但随之而来的,必然是截访事业大发展和地方权力在京立功的机遇。无能和腐败的“悲剧”,不仅为地方权力带来喜剧结局,还造就了安元鼎这么强悍而光荣的犯罪组织,正所谓以暴护腐、越腐越暴。
     央视二套近日发布了一部纪录片,叫做《公司的力量》。其中说到公司“引领了各具特色的发展道路”,“公司能将一个人,甚至一双拳头、一只脚,包装成明码标价的商品……把XXXX换算成一个具体的数字”。现在可以说,在当代文明世界中,我们中国的民营公司也有开创性的经营项目了。“维稳市场化”,民营公司对政府出卖“非公权暴力”对付访民,还能给驻京办人员增加“维稳回扣”收入,这种独一无二的经营的确特色——对其加之罪、加之功都有理,已经特色到了无法与天下所有法理接轨的地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控告安元鼎黑监狱/戴月权
  • 新华网封杀“安元鼎”设“黑监狱”报道(图)
  • 安元鼎:北京截访生意经(图)
  • 沈阳李桂芬讲述被安元鼎非法关押2次(视频)(图)
  • 北京安元鼎公司租旅馆关押上访者(图)
  • 安元鼎黑监狱是个例吗?谁是全国范围截访的保护伞?/杜阳明
  • 博讯快递:国务院的人权白皮书是在为安元鼎辩护?
  • 北京涉嫌拘禁访民的安元鼎保安公司仍在营业(图)
  • 安元鼎被取缔后现场实拍:车辆涂去了标志(图)
  • 北京涉嫌非法拘禁的安元鼎公司董事长被刑拘
  • 传闻: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被查封,负责人被拘
  • 南方都市报:北京截访“黑监狱”安元鼎调查(图)
  • 因披露安元鼎截访,《财经》杂志遭警察骚扰
  • 因曝光安元鼎《财经》杂志被“堵门”事件进展
  • 财经网因刊发《安元鼎公司专职截访》被“堵门”
  • 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陷舆论风波,官网改版点不开
  • 视频:凶悍抓捕访民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内部偷拍(图)
  • 截访公司安元鼎年收入2000万元
  • 安元鼎黑监狱拘禁折磨访民 性凌辱维吾尔妇女(图)
  • 姚晶母亲被安元鼎送回山东平邑扔路边,在黑监狱摔断手腕
  • “安元鼎”式的民办“执法”逃脱不了政府的罪责/陈维健
  • 狗日的截访——我爸妈亲身经历的“安元鼎
  • 押送访民的安元鼎是建国以来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周丕东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