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我在镇江惨遭非人折磨的两天一夜/世界通代理商贾亚丽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0月22日 来稿)
     贾亚丽(在水一方)
    我叫贾亚丽,按照国家和江苏信访局文件函指示,到江苏省镇江市信访局信访世界通代理商一年被公安非法打压的冤屈,可是就在十月十九日上午八点半至二十日下午六点的三十三个半小时里,我经历了一生难忘惊心动魄的一幕,长达几小时警察的暴打、男性的侮辱,什么逼供、诱供和骗供,我都体验无疑,逼得我两次撞头寻死,以示抗争。现记录如下,以求伸冤昭雪。
     按照江苏省信访局朱处长九月二十一日答复,要求我们世界通代理商十月十五日以后到镇江信访,以及镇江市信访局蒋局长答应要准备准备,到期一定接访,且访后定给出具世界通案件结论。十月十八日,我们全国各地代理商带着国家信访局(2010)14791号文件函、江苏省信访局[2010]第0001号文件函和各省政府让江苏处理的公函,我们一行四十多人从江苏省信访局和省高法院、检察院信访后分坐两辆大巴到镇江市信访局信访。 (博讯 boxun.com)

    我乘坐的第一辆大巴车于十九号早上八点半准时到达江苏省镇江市信访局,当时看到了信访局门口都是警察,出租车司机说今天早上六点左右这里就已经有了三百多名警察,我们感到很奇怪:我们来上访是镇江信访局蒋局长约好的,怎么还要这么多警察来欢迎啊!我没多想走在前面拐角进了信访局,而一起下车的那三位代理商稍慢点还没到信访局门口就被扣了。信访局的门口壁磊森严,大门里外都是警察和警车。我一个人不卑不亢的进了信访局的大门,这时信访大厅里已有从全国各地来访的二十多名代理商,我想我们一起还有三个没有过来,就想出大门接一下,谁知警察看着不让出,我问:信访大门是为访民而开关,为什么不让出去?他们说这是上面的命令。有一个女代理商身上来例假要出去买卫生巾,找信访邻导几次都没有成功,我就急了,走向门口向看守大门的警察说道,警察兄弟你们谁没有姐妹,谁没有母亲女儿,你们是肉长大的吗?这位女代理商身上不舒服,为什么不让出去买卫生巾。这时一位女警察过来接过她给的十元钱帮着出去买了东西。这是为什么?我们的人权就这样随便可以侵害?为什么不让我们出信访局的大门?难道是要把我们关在这里吗?还有一个云南的代理商,刚到信访局的门口在等一起来的同伴时就被三个警察连拖带抬的往大门里拖,这个代理商说我今天不访了,可是不访也不行,警察根本不听,硬是把这个人拽到大门里。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不仅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不详预感。
    我们一起同行的另一辆大巴,在我们后面刚到镇江高速路口,就遇到镇江公安的拦截,要检查身份证,当得知是去镇江信访的代理商后,就让车开到和平路派出所,因代理商不下车,就来了上百个公安强行把24个代理商每五六个人抬一个,一个一个高高举过头顶抬下车,场面相当“壮观”。
    我们心理纳闷,我们到底犯了什么罪?为何这样对待我们的代理商?我们找到信访局蒋局长向他要人,蒋局长满怀信心答应协调,可后来他也十分为难的说:没有办法。我质问:你们信访局都清楚,为防打击报复,《信访条例》规定应严禁向被举报单位和个人透露信息,可你怎么动用那么多公安?蒋局长说:他没有,是他们警察不请自来,信访局门内安全我负责,门外就不是我们信访局的范围。
    我们不懂,信访局没请,可那么多警察来信访局门前维护治安,这是为什么呢?难道信访局门前和高速路口都是“土匪”的天下吗?
    上午十点多,我们各省共选了五个代表,我作为代表之一被蒋局长接待。他回答了四个问题:
    第一:世界通案由省厅交镇江依法处理;
    第二:按信访条例司法案件我们不予授理;
    第三:接待后你们要自觉离开这里,不得停留;
    第四:关于公安参与,信访局没有请他们来到我们信访局里,还是门里面安全我负责,门外不是我的范围。
    信访就这么简单草率地结束了,我们求问被公安拦截那辆车的二十四人在哪里?请帮忙找到他们,可不知为什么信访局的人一直查不出结果。我们无奈走出大门,在征得警察同意下全国各省的代理商们于镇江市信访局的门口合影留念。因我们还是惦念那二十四个代理商,还是想找到他们,旁边有个警察说你们想找到那些代理商得去找这里的006领导。于是,我们就去找了006领导,请他帮忙找回,他说让我们自已联系,我们说现在联系不上。此时我们站在信访局门口的代理商们有的打电话联系失踪的代理商,有的还给警察讲解世界通公司的合法性。这时有三个警察拽着一个手拿人民日报的代理商向信访局里面拖,我见此情景就喊:警察不要逮我们的人,喊着就想去拉那个代理商离开信访局,可此时有几个人强行架着我的双臂就拖向门口外的红绿灯方向拖。这几个人没有穿警服也没有出示任何相关工作证件,我拼命挣扎让他们放手,他们不但不松手反而还骂些不堪入耳的脏话,我挣不过被带到很多警车旁停下,才知道他们是便衣警察或雇凶,当时我还以为是被镇江的黑恶团伙绑架了呢!十一点二十分左右,我被带到镇江市京口公安分局谏壁派出所,他们要收缴手机,我和另外被抓来的几人都不给,于是就让我们把手机关机都放在桌子上。
    十九日下午,在派出所对我进行了大半天的审问,翻来覆去的主要内容是:世界通是传销,你们是传销分子,脑子被洗,非法上访等等。还说:你今天袭警,知道吗?我义正严词的说:“我在信访局正常上访,被一个穿蓝色衬衫男胖子架着我走,我还以为是黑社会的流氓呢,叫他放手,他不放手,还硬扭我的胳膊,更没有出示他的警官证件,我不咬他还饶了他”,这警察再也不说我袭警了。后来刑侦大队对我审问时,大声呵斥,威胁恐吓,又搜包还搜身,我受了极大的侮辱,还不让我吃中午饭,连饥饿带惊吓,身体虚弱、胸口疼痛,头晕目眩倒在卫生间,当即被厕所内看着我的一个女警和外面三个男警拖起,我稍一清醒发现只露短裤,直觉羞愧难当,心想:女警为啥不等帮我穿好外裤就让男警来拖我?这不是在拿我戏耍开心吗?真是群畜生不如的流氓!我越想我们代理商越是冤屈:已经死了三十多人,很多家庭妻离子散,生活艰难,我止不住泪流满面。我们投诉无门,拿着国家文和江苏省政府的文件公函指令来访都被抓,这哪里还有王法?我越想越冤,男警的非法搜身,男女警察趁我晕倒“漏光”串通戏耍寻开心,这些对女性莫过于最大的羞辱,我怎能容忍?为表抗议,我欲用玻璃杯砸头鸣冤,但被警察拦住;我想撞桌寻死,被四名警察挡住桌角;万般无奈,我转身冲向柜子撞去!因遭拉扯阻拦撞伤轻微。由于我以死抗争和大胆的争辩,惹怒了这帮“土匪”,他们看到国家信访局和江苏省信访局分别下发的两个文件函,都是以我名字作为信访人发给下级政府的公函,就以为我是重要人物,最有名、最活跃等,所以就一波又一波的换警察轮番对付我,软硬兼施,妄想以恐吓和欺骗让我违心认罪。说我是重要人物,真是冤枉我。代理商都是直接跟公司签约,没有大小;上访都是个人,没有领导,公函上写谁名都一样,只是个代表,哪有重要与轻微之分?
    当天问讯后,要我签字,我看到不是我说的我坚决不签,要求改,因为我不是传销,也没非法上访,哪有拿着上级政府文件函到指定单位信访的算是非法上访呀!这明明是镇江公安的非法抓捕,咋还嫁祸于受害人呢?后来要我签《承诺书》和《训诫书》,我看后更气坏了:明明是镇江公安拦截上访,动用武力,又在信访门口逮我们上访的代理商家,到派出所进行刑讯逼供,对上访人员进行打击报复,是他们伪造所谓的“证据”,还让我在《承诺书》上签字承认自己的行为违法和危害?我大声质问:我哪点给国家和社会事来危害?说依法打击世界通公司,法院还没判怎么就是传销了呢?我气愤之下就想把它发出去,让大家去评理,让公众去评论。夜深了把我们三个人和几个穿着内衣抓进来的卖淫女和吸毒女关在大会议室里面,在椅子上一直呆到半夜。到了后半夜,三个女警同情我可怜我,我才悄悄拿回手机,将带有诱供似的《承诺书》和《训诫书》以及我经历和眼前发生的情况发给了家人,以证镇江公安的黑暗和蛇蝎心肠,当时,我为能曝光他们的黑暗面而着实兴奋了一小会儿。
    虽然我为公布了他们暴行和设套阴谋而沾沾自喜,但也为此付出了更加惨重的代价。
    
    小北京(1379297164) 11:44:14
    十月二十日早上九点派出所上班后姚队长就叫我拿上行李去了一个屋里,此时,有个副所长气势汹汹指着我说:你过来站在这里。我万没料到,也毫无戒备,他举手就打,并让我把手机卡交出来,并质问我:为什么把昨天晚上的《承诺书》和《保证书》发到网上,你个传销份子,你给我闯了这么大事!他越说越气,说着说着,就劈头盖脸的打过来,左右开弓煽耳光、高举拳头向头砸,狠揪耳朵破口骂,大骂###不堪入耳话,狗嘴吐的是象牙。我一个近50岁的弱女子,他是身强体壮的男警察,我岂能经得起他的暴打!我被打得头发晕、眼发花,差点倒在地上,全靠心理不服的抗争到底精神支撑着。然而,暴打、大骂和羞辱并没有结束。为了维护其副所长的尊严,就以寻找电话内存卡的名义,让小办公室内的六七个男警察对我搜身翻包进行查找,因我的确没有,哪能找得到?就问我怎么把那么长的《承诺书》和《训诫书》发出去的?我说“没有内存卡,我发的是信息”。他们不信,就对我是又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暴打,打时再疼也不准出声,更不准我哼叫,哼叫一声打一下,而且还变着法的打,一会儿逼着双手撑墙挺头拳头砸后脑,一会儿翻转身来删嘴巴,一会儿浑身上下随意砸,打了半天不解气,最后又叫了两个女警察到卫生间对我搜身,搜身几乎是脱得一丝无挂,就是胸罩裤头的缝纫线扎合处也要捏个几遍,真是让人愤怒至极!我不仅要问:这警察到底是为了查找内存卡,还是为了撒气寻开心?这不明明是为了羞辱而故意找茬吗?人民的天下竟有这等低劣的人民警察,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还真的不敢相信!现两天过去了,手背、肩膀、胳膊和全身还留有十几处青紫色伤疤,耳朵轰鸣不断有点聋,浑身疼痛难忍嗓子也说不出话,失去记忆达到刚说过的话可一转身就想不起说的是啥,总也睡不着觉还不算,只要一睡就噩梦缠绵说胡话,两次暴打我共有半个多小时,中间间隔只二十分钟,我一生遭此劫,我终身铭记他。22日上午,我浑身疼痛实在难忍,就到医院检查治疗,经河南省郑州市某医院检查,我耳朵:双耳膜充血;我全身:多发软组织损伤。这真是:身上无衣逢大雪,屋漏偏遭连雨天。我本因相信党报等媒体宣传投资世界通没赚钱,又因镇江公安封杀一年多早已负债累累,就是赴镇江信访还是借的几百元,这被镇江公安暴打的伤病,哪有钱治疗哇!
    接着,他们又是一个下午的审讯逼供,要我承认我造遥污蔑公安,说我煽动上访等等。还恐吓要给我拷上、关起来,够你蹲的,等死吧等等。为什么一再说让我等死呢?后来从一个民警说我的话中找到了答案:你知道你给我们闯下多大的事吗?至少七八个人死定了,你也死定了!我终于明白了,原来就因为我将他们坑人的《训诫书》和《承诺书》和“公堂”内幕公布于众,而给几名看守警察们惹了祸,所以才恨我。我说我没有犯法,没危害社会,不就一死吗!来了就没打算走出去。他们见我软硬不吃,就罚站,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吃药(我身体不舒服,自己带的药也不让吃),故意打我的胳膊,把我的药打散了一地,真是一点人道也没有。后来在我的一再要求和要告他们侵犯我人权的警告下,他们才让人给我每次倒一两口水,这对被他们不断的折磨20多个小时的我来说,哪够解渴呀?只不过是滋润一下嗓子而已,就这我也谢天谢地了!可他们却解嘲似地说:省得上厕所。真是没人性啊!
    对于一下午的口供,我说的他不写,他写的又不是我说的,我岂能签字!若是这样录口供天下不都成了冤案了?对于警察要求我签承诺书,承诺上访违法等,我不明白,我拿着上级政府公文送到下级政府,并由下级按公文解答我的问题,怎么能是违法呢?不得已,我只有把句号修改了问号,并注上:我是听党和政府、媒体、公安部等的话做了世界通代理商,投了资金等字样。我永远捍卫国家法律,爱我们的民族,爱我们的国家,更希望人民警察爱人民。一直到晚上五六点钟,在派出所关押审讯我总共长达三十个小时,才允许我自己买票回家。这就是我在镇江上访惨遭非人折磨的两天一夜,谨记于此,以讨公道!
    注:《我在镇江上访惨遭非人折磨》的控诉纪实,是光子根据在水一方提供的材料帮助整理。整理感言:两天一夜,终生难忘;镇江公安,蛇蝎心肠;为灭软件,不管爹娘;非抓既捕,打骂过堂;糟蹋法律,警察法盲;冤屈百姓,无辜遭殃;若转乾坤,祈盼太阳;雪我耻时,共浴阳光!
    
    2010年10月22日于郑州
     晴朗天空提供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香港世界通32万代理商致镇江市京口区法院领导的公开信
  • 世界通被无端查封:中国政府和媒体面临信任危机!!!
  • 镇江公安为什么制造10.19世界通事件?/光燕子
  • 镇江公安对抗中南海,诱捕世界通代理商
  • 利益集团害怕的“营销模式”,梦想得到的世界通“不成熟软件”
  • 渭南世界通“传销”案庭审荒唐事多多:做样子而已
  • 世界通涉嫌传销案庭审纪实
  • 镇江:世界通代理商依法维权,公安蓄意制造白色恐怖
  • 政府遭忽悠几十万人卷入“世界通”非法传销
  • 看最高检【规定】谈世界通案件一审中止的案例分析
  • 乘《规定》反腐东风,戳穿镇江诉讼渎职行为——呼世界通冤案平反
  • 恳请胡主席温总理放世界通软件
  • 世界通与保矿通命运缘何两重天?
  • 退休法官就“世界通”传销门事件分析:公安滥用职权
  • 谁是“世界通”传销门事件幕后推手?谁能拯救几十万代理商!!!!!!
  • 世界通——在保护与打击之间
  • 世界通传销涉数十万人 多个城市政府遭忽悠(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