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在日华侨苗维荣就强拆一事致国家领导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1日 来稿)
    
    我叫苗维荣,是旅日华侨,2002年我家位于北京崇文门附近的房屋祖产被崇文区政府和新世界开发商强拆。为此事,我曾多次到有关部门上访,可以一直得不到答复。反而在,2005年被安全局警察、国保警察抓到北京公安局看守所,被污蔑为“受日本右翼指派,到中国搜集拆迁情报”, 因实属污蔑,被关押30天后不得不释放,但仍强行将我扣押在中国1年。几年来,为房屋祖产和无理关押,我多次回国上访。现望有关部门为我主持公道,还我祖产,还我清白。
     (博讯 boxun.com)

    1、我曾被陷害入狱
    
    早在2001年底,杜撰这个“故事”,导演这出戏的的人就是北京市新世界开发商,崇文开达拆迁公司以及崇文政府中掌握大小权利的败类等联手策谋。他们早有预谋在我回北京探亲并准备接母亲到日本来疗养,顺便办理2002年房产被强拆之事过程中,策谋并陷害我。我万万没想到此行却给我招来了一场牢狱之灾,长久在国外生活已经淡去了向强权和腐败官商屈漆的我,因为欲保护自己被官,商,匪联手夺走的房产而被当啷入狱。2005年7月,我被莫名的冠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而被捕。
    
    这段经历过去已经五年多了,这期间我所遭受的精神上的打击从而也导致了我和家人的关系。无法团聚,家破人亡地步。为了讨回一个公道我一直坚持给您们和有关部门上书。多次找开发商但是至今未果。
    
    2、拆迁中对我的野蛮行为
    
    自2001年到2002年期间。他们已打着改变城市,建设城市,美化城市的旗号。新世界开发商借用在中国名利双全的地位。与政府中贪官和败类勾结崇文开打拆迁公司雇佣社会上的地痞流氓。欺诈和野蛮强行掠夺甚至霸占百姓的私有财产。这場惊心动魄大规模的劫难。我家也没有逃脱甚至家破人亡至今未得到任何的解决何补偿。
    
    2005年回国期间,我曾多次找到新世界开发商和他们委托的崇文区开达拆迁公司。然而他们互相推托,不予解决。我也多次去找崇文区政府要求见区长,但每次都有人跟踪。新世界开发公司雇佣的保镖与区政府内的人渣,警察中的败类早已串通一气,阻拦我见区长,并用一些威胁的口气告诉我我的问题只能去法院解决等等。
    
    3、开发商能使公器私用
    
    为了陷害我,开发商编造一些理由,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叫来安全局和公安局的国保部门的公安人员。2005年6月7日,在我与开发商负责人何斌谈话时,开发商就叫来了安全局和公安局的国保部门的公安人员,旁听我与发商负责人何斌之间的交谈。何斌在谈话之中,多次诱导我说出一些与拆迁无关的问题。我并不知道那些人是公安人员,所以说了一些对拆迁不满的话。
    
    我所有的心思都在拆迁上,为了记住与开发商的谈话内容,我将与发商负责人何斌之间的交谈录了音。被他们发现,他们对我恨之入骨。从此以后,我就发现,我外出时常常被人跟踪,恐吓电话不断。私车被毁,私宅常被毁坏。多次报警。并也多次找到当地派出所和所长要求刑警介入。但回答是:不够资格。
    
    其实在抓我之前我已接到许多恐吓电话。叫我小心,在上告对我如何如何,如不听叫我如何失踪,叫我尝尝监狱的滋味等等。这帮人用各种手段已看也没吓倒我,于是商匪和政府,公关内部的贪官污吏们串通一气,想尽各种圈套强加 罪名加害我被我多次识破,于是他们在我的朋友中无耻的调查我,诽谤我。并还威胁他们不准向我透露,不然后果自负等等。这帮流氓见阴谋一次次没有得逞。眼看我就要接母亲离开中国。就更加疯狂地设圈套陷害我。就在我预定回日本的前两天收买了我身边的朋友设套陷害我。无耻的抓捕了我。
    
    4、对我的野蛮抓捕
    
    就在我2005年7月7月准备接母亲回日本的前两天。我约朋友去修东西并顺便吃饭,吃饭中朋友接到一个电话,说有时叫我陪他出去一趟见个人。我没有多问。路上才知道是去上访村。到了上访村我们见到了约见的人,他叫卢晓。他拿着一大堆材料说叫我看并说要帮我写给中央的信。我告诉他时间不多家里人还等着我呢?但她还是执意和我们一起走。可是当我刚要打上出租车时,他突然叫住我们又回去,说到高法门口去一趟说买一份材料。题目叫“关于如何杜绝上访人员增多问提的报告”我因为自己房产被拆迁的问题也需要了解些上访方面的政策。没有多想就随着他们去了。到了告发门口花了两元钱买了一份,我因着急赶着回家看也没看他们就放在我的背包里,上了出租车。没想到就在这不到几分钟的事却给我找来了监狱之灾。
    
    我先是送陪我出来的朋友回家,到了目的地,我们刚一下车,突然被一群人蜂拥而上,抓住我。他们事先准备了摄像机,10来个人开着5辆无牌的车堵住胡同的出口,而且没有一个人穿着警服。我要求看他们的证件,一个拿着报话机的人大声吼道;没有这个必要。
    
    我被这群没有穿着任何制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不明不白的人带到了北新桥派出所。到了那里他们开始搜我的全身和随身带的物品,我极力抗议并强烈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但还是抵不住他们的野蛮。我当时身上带着录音机,里面录有我和开发商谈话时的内容,其中就有一个很重要的是我在和开发商谈我家房子事时。开发商却叫国保和安全局的人在一旁旁听。当时我也是为了取证录下了整个谈话过程。但被他们发现。这也许是他们想得到这盘带子的目地,他们不顾我的抗议拿走了我的录音机以及我的笔记本,通信本和一些书类物品等。我明白了他们搜查我的目是想得到那盘录音带,这些物品一年后我被无故扣留中国取保候审一年后才还给我。但所有的扣留书类未还。录音带里面的内容被铲除。在退还我扣留的东西中,我非常珍贵并随身携带使用的一把家传木梳不见了。我曾多次问过刑侦人员梳子的下落但始终没有下落。
    
    7月8号清晨,他们关押我15个多小时后才放了我。我问抓我的理由,他们说是想调查点事情,并强迫我在拘留证上签字。并带来了摄像人员卑鄙无耻的节段进行录像。因为关押我的时间已超出了法律12小时以上,而且在关押我的时间并没有指出我在中国期间犯了什么法。我对他们的行为表示强烈抗议。这是和我谈话聊天的人拿着没收我从告发买来的那份材料等物品去请示,这时我听见那个拿报话机的人咆哮的大声说就拿着件文件就可以给她定罪。待等那个请示着再次回到房间拿出那份文件时并指出在文件的左上角印有两个很小的“机密”字。我被他们如此的行为强烈抗议。坚决不签任何字。
    
    5、几小时的短暂自由
    
    我被放出来已经是清晨。因一天一夜未回家怕母亲担心立即给母亲打电话,告诉她我没事。母亲却说:还没事哪,家都给抄了。听了母亲的话我不顾一切的赶往母亲的住处。这时我早已发现已有车跟踪着我。
    
    回到家后我才知道他们在昨晚关押我的时候,已经派了十几个人到我母亲家搜查过了。把我母亲家翻了个地朝天,就连我母亲的房间放内衣内裤的柜子都没放过。我气愤之下,欲出门前往公安部准备上告。这时母亲的住处已经有几辆车在楼下监视。我无法脱身,家人怕我再出危险,不让我出门。
    
    我怎能容忍于是我不顾一切哪怕是生命的代价冲出家准备找有关部门上告他们。监控我的车辆也一直跟踪着我并中途又叫来援救车。家人和兄长得知我出门怕我再有生命危险劝我并要见我。为了不再让兄长在为我担心我去见兄长。我到了兄长的工作单位,谁知他们更加疯狂的追踪我,不顾保安和工作人员的阻拦,反而还指责,辱骂,威胁他们。并调来大量人封锁了整个办公楼。就连洗手间也派来女警员看守,刹时间整个工作楼处在恐怖状态。如此的情景让我感到极为心痛,为了不再连累兄长我恳求着说,一定离开,在我表示不再出门回母亲住处兄长才肯放我。但是那些监视我的人却一直紧紧地跟踪着我又到我母亲的住处。
    
    就在我回到母亲住处没多久,来了十几名便衣和住宅小区的警察,拿着摄像机和拘捕证逮捕了我。他们又一次搜查我的用品,那个曾拿报话机指挥没收我手机的人,这一次又躲在人后面大声叫嚣着把握录音机用的,相机等凡有字体的东西全部带走。并强行我交出回日本的证件。于是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他们拒绝出示并拿出一张纸强行我站起来听他们宣读。并强迫我母亲签字。我大声叫道;我母亲刚做完手术[白内障],又不识字,不要为难我母亲,我个人的事情和我母亲无关。他们根本不听,硬是强迫我母亲签字。我看着无辜的母亲70多岁的老人,因为我而遭受着无名的屈辱,内心的滋味难受极了。为了不让他们再伤害老妈。我屈辱地签了那本应该不签的字。
    
    6、坐牢北京公安局看守所
    
    我就这样被以“涉嫌非法持有国家机密文件罪”而被捕。那哪里是什么文件,就是7月7日卢某带我们在最高人民法院门口,中央信访局门口买的那几张复印材料。据大家讲,杂志,网上都刊登过,里面的内容大多讲的是如何解决上访人员问题。我知道这是他们有阴谋再陷害我。
    
    我被带到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七处、豆各庄502号)。听人讲,进了7处就等于被判了死刑,10个人进去9个半出不来的。不出所料,看来他们是早已预谋好抓我的了。我的名字早已写好,待等各种他们预谋好的拍照。
    
    我被带进西二区208号监房后,开始绝食抗议。2002年房产遭到强拆时,当时正怀孕的我,因为遭到各种恐吓和威胁,孩子流产。之后身体留下后遗症。本刚有些恢复的身体又被送进这暗无天日的牢中,再加上绝食数日,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病痛缠身得不到医治。一切还要以“犯人”的待遇。没昼没夜的提审,滚大板,坐硬板,刷板,搞卫生等。由于拆迁时的各种灾难给我带来各种疾病导致我心脏病复发,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才进行了检查,然而检查的结果让我苦笑不得。“更年期前兆”药更别说按时有药吃,对症吃药就更别说了。在押期间鲜菜,水果我未吃过一口,营养品那就更别想了。
    
    7、出狱后的囚禁
    
    我终于在关押一个月后,即2005年8月6日被释放。30日的关押28次的提审,甚至一日三次连夜想打个疲劳战,逼迫我承认是拿着资金做特务情报回国的。我斥责他们卑鄙无耻。并抗议提审中戴手铐,预审说:没办法这是规矩,我问他们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受这样的耻辱。他们的回答简单让我气愤。他们说:您不说谁会知道。并用恐吓的话多次对我说:“你在里面的事不准和家里的任何人说,更不能和外界的人谈。如果你不听再出现什么事情后果自负。”
    
    当见到母亲时她的脸色和身体状况都十分不好,这时亲朋好友向我讲述了我被抓后,家中的所有的电话,手机都全部被监视。包括楼外的行人通道都安装上监控器。家人外出也被跟踪等。
    
    我找到刑侦部门希望他们给我一个抓我的理由讨个公道。谁知公道没讨回,才知道我这被放出是办理的取保候审一年。我不但没有自由,也不准离开中国,我的护照和在日本的证件,以及他们在抓我时拿走的所有物品还在他们手上扣着。
    
    原来我被放出来也是用家人的性命给保出来的。难怪在我放出来的前几天,国保的人和刑侦科的人多次对我说,不准我和人包括家里人说我的事情,不准我再上告,不准我到一些敏感地方去等等。如不听他们可以随时被抓捕我。对此我对他们的行为当面提出了抗议。并当着他们的面忍痛与家人提出亲情关系。
    
    看见老母为我担心而住院。40多年的病而复发并经常处在危险状态至今。我的心如刀割。为了家人不在受到威胁和连累,于是决定搬出母亲的住宅,离开家人,一个人忍痛沉默。
    
    8、开发商的权力高于天
    
    然而,就是这样也没有让我得到安宁的生活,控吓电话不断,私宅、私车常被人毁,尽管多次报110也是询问几句而不了了之。
    
    这到底为什么,祖产被人强行掠夺霸占,久盼十几年的孩子被害流产。无处申冤反遭被捕入狱。在沉默下去还不如自杀。
    
    于是我开始走访朋友,找有关部门。从而得知开达拆迁公司总经理之子一直找人报复我,只因为我在给中央写信告了开达公司和他的母亲,说我在找拆办时对他母亲无理等。同时也知道拆迁的人也一直在用各种各样的卑鄙手段加害于我,说我拆迁时乱照他们的照片,骂了区长,又骂了新世界老板,得罪了许多重要人物,得罪了开发商。我的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能解决了的事情。必须经过上面的人和开发商的申请同意。还让我写出妥协之类的字据的东西等等。并用他们拆迁之便的‘权利’用拆老百姓的钱收买他们,叫他们不管什么手段把那些一直抗争不搬迁,他们认为‘钉子户’的人家搬走。从中他们都能赢取暴利。
    
    9、上访无路
    
    取保候审一年终于在2006年8月6日被解除。于是我开始找有关部门和找我2003年曾给中央几大部门写的信件。力尽千辛总算在北京市侨联查找到我的信件记录。但接待我那位李的告诉我早已把信转给了区政府。当我把此次回国的遭遇告诉他们并求助他们是否能给予帮助。他们表示,由于公安介入,他们无能为力。
    
    我又去找中央侨务办公室,侨务办做了笔录之后,也希望我先去找一下公安部信访办。我去了几次公安信访办要求面谈,但遭到拒绝。因我返回日本的期限已到,只能匆匆离开中国。
    由于 在国内的这场痛苦遭遇和四处奔波,回到日本后就病到在床。待等身体有些好转,我又再次办理回国手续。当家人知道我又准备回国。怕我再出危险并把我回国手续全部收藏起来。然而当我得知,我在国内在押期间,在日本的亲人为我四处奔波并多次找到在日的中国大使馆求助,可是不是不见,就是说,那是中国方面的事情和在日大使馆无关等一些话糊弄。然而不管有什么阻力也动摇不了我们的坚定信念,冒再大的风险也要去公安部讨个公道,我回国的信心更加坚定。
    
    十月处我再次回到中国。再次四处奔波,欲讨回那被官、商、匪掠夺,霸占走多年的财产,讨回我失去的孩子,又被害入狱一个公道。然而一向标榜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一个自称以法治国,为民做主的社会主义国家,那么多的政府机关居然找不到有讲理的地方,我真的感到很绝望。
    
    11月16日,我一大早又到北京市公安部信访办排号,我终于被允许进入能说话的地方。环视着第一道关口——登记厅,正面墙上写着:“人人受到局长接待,件件得到依法处理”。生硬的问话登记后,再等叫进第二道关口。进了第二关口后先填简历表再等。好不容易等来和我谈话的女公安。看了我写的简历,简单地问了一下情况,说是每个人的情况记录“只给一小张纸”。那个女警员问我在上访村、高法门口买的那几张印有“机密”两字那都属于国家机密文件。我告诉她,那只是几张复印的东西,而且我根本没有来得及看,就被他们抓走。材料上“机密”两个字也是在搜走我的东西后,再回去被告知上面印有“机密”二字。
    
    那个女警员不允许我再往下说什么就做出了结论“那就是国家机密”。我要求她调查后再做结论。她说不用调查了,不管是什么纸张,上面只要印有机密字样,就是国家机密文件。我惊呆了,公安部门就是如此简单地定罪了吗?
    
    我问她调查是不是机密文件也不需要取保候审一年啊。她的回答更简单:“公安局有权利调查你,是不受限制的”。我问她这就是结果吗,她说她的话就是政策,告到那儿也没有用。我问她的名字,她蛮横地说:“没必要”!我记下了她的警号-000316
    
    恳请领导,能在百忙之中,对我的反映的问题给予解决,使我的冤屈得到伸张,使我不再生活恐惧之中。
    此致
    敬礼
    苗维荣
    2010年9月6日
    本人联系方法:
    中国北京市崇文区新景家园东区3号楼6门302
    联系电话:1362127731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海外华人上访维权:徐胜南温州私宅强拆案/巴黎动态
  • 强奸与强拆
  • 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11/01):半夜偷着强拆的情况(图)
  • 临沂强拆受害者声援刘大孬:大孬不孬好汉一条
  • 贵阳云岩区外来农民工房屋被野蛮强拆的
  • 当强拆穿着“公共利益”的外衣,P民何去何从?
  • 韶关强拆户致驻美大使馆:千万资产变一贫如洗,欲自焚
  • 广东韶关强拆被掩盖的真相/王东炎(图)
  • 一位重庆被强拆户的求助/杨登艳
  • 河北灵寿县非法强拆私人工厂,孟平云自卫反被判刑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刘杰:国务院行政复议家住房被强拆牧场场地被抢(图)
  • 重庆市六户家被强拆后的呐喊
  • 武汉陈绪兴联合国上访日记(6月19日):孩子强拆被打,给美国市长写信(图)
  • 自今它还高高的凌驾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党中央国务院之上/蛟河遭强拆残疾人瞿超(图)
  • 内蒙东胜天主堂遭强拆(图)
  • 武汉市汉阳区政府支持下的强拆/刘佳(图)
  • 山东淄博博山传承百年老企业-吴老大酱园被强拆两年无赔偿/吴雷
  • 福州陈爱菁的公开信:抢劫强拆20多年没有安置
  • 河南耄耋老妪房屋被黑社会强拆 郑州公安不受理报案(图)
  • 湖北荆州季荆平家被强拆,儿子被打重残/视频(图)
  • 上海江桥镇政府组织强拆队抢房伤人(多图)(图)
  • 上海曾霞敏家以液化气拒强拆 讨说法遭殴打(图)
  • 上海江桥镇对曾霞敏家强拆,数百人围观
  • 香港居民侯世君为重庆家人被强拆发出呼吁(图)
  • 北京崇文门强拆户们在原在地搭帐篷(续):外地访民来声援/视频
  • 昆明钉子户楼外被挖壕沟 有居民制造爆炸对抗强拆(图)
  • 15间民宅一夜之间遭强拆 住户悬赏万元寻黑手
  • 15间民宅凌晨被强拆 户主悬赏万元寻目击者(图)
  • 杭州辛亥革命纪念地等多座历史建筑被强拆(图)
  • 济南被打强拆户已经获得派出所道歉,尸体消失/王宁
  • 杭州拱墅区金星村村民编歌直抒胸臆抗议逼迁强拆
  • 视频:北京崇文门强拆户们在原在地搭帐篷讨说法(图)
  • 县委书记放言强拆养活知识分子 于建嵘一怒离席而去
  • 除了断水断电,济南用人尸体驱赶被强拆户/王宁(图)
  • RFA:联合国访民陈绪兴武汉房子遭强拆
  • 美国之音:艾未未以"河蟹宴"告别被强拆的工作室
  • 传贵阳数百城管强拆公安大院 城管局回应(图)
  • "血房地图"网络走红:对强拆的无声抗议(图)
  •  外国人羡慕中国强拆来的城市化------因为外国只能因地制宜地搞城市化建设
  • 宜黄自焚事件打破近年来官员强拆无责神话
  • 官家终于说实话了“强拆”/11人坛主
  • 强拆何以总是逼人向死 /杨耕身
  • 陈维健:强拆强迁媒体也成帮凶
  • 北京警察房子遭强拆被打重要情节/王才亮
  • 韶关地方政府介入强拆经不起仔细推敲/胡笔
  • 警察也遭强拆,谁家还会安全
  • 再呼!别信中共(强拆党)会保你财产了!/李志友
  • 姜明安:政权霸道 强拆难免
  • 钱老能阻止强拆吗?这个假设十分悲哀
  • 中科院钱学森创建火箭基地遭强拆,全国人大代表串联弹劾温家宝/严峰
  • 人性何在!又见强拆见死不救
  • 北海白虎头村民反强拆遭判刑
  • “强拆官员被判刑”的积极意义有多大/李星文
  • 从“强拆”到“骗拆”(图)
  • 违法强拆靠国务院《紧急通知》能刹得住?/毕和英
  • 问责“违法强拆”官员请从广平开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