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3月09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夫妇幸福得面临人生中的第三次卖房
     (博讯 boxun.com)

    天子有善,兆民傍之,黎庶之福。天朝出了个胡皇帝和温宰相,天朝传媒就更是年复一年捷报频传,报上说八成人都幸福了,你幸福吗?我无疑是幸福的,幸福令我的内心溢满了感恩。在拙作《廖祖笙:胡锦涛又摸被褥去了》一文中,我就曾如此感激涕零地表述和颂扬——
    
    廖祖笙在“皇恩浩荡”、“摸摸被褥、试试温度”的年月,也挺“幸福”的:“幸福”得终于家破人亡,“幸福”得冤无可诉,“幸福”得在国内再无言说平台,“幸福”得被频频警告,已由作家跃升为坐家,“幸福”得至今不敢再有一儿半女……“吾皇”圣明,圣明啊!
    
    皇上圣明,当朝宰相之圣明较之吾皇,不相上下,比肩辉映。温宰相此前宣称“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这次天朝“两会”前夕,温再谈幸福,在北京回答网友“幸福的标准是什么”时,他表示“今后五年让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
    
    哇嘎,你瞧瞧你瞧瞧——不但“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就连百姓面前“今后五年”的大甜饼,温宰相都替你亲笔给描绘好了。你还焦虑什么呢?你还瞎起哄闹的什么“茉莉花革命”呢?作稳了奴才,静享幸福把你给紧紧拥抱住就好。
    
    温宰相所说的这个“让”字,更显天朝特色,更见皇恩浩荡。什么叫“让”?所谓“让”,就是恩赐和被恩赐之间的关系,就是人民生活质素的好坏,并不取决于人民自我的意志或定夺,只取决于统治集团的给予或不给予。凡事操纵在天朝的可予可夺之间,是故叫“让”。
    
    天朝皇宫中抛出了一块怎样的甜饼啊。“今后五年让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这就是说,尔等小民现在的生活其实已经够好了,统治集团深仁厚泽,不骄不躁,要再创辉煌,不但要让天朝庶民乘坚策肥,而且还要让你做梦都梦见又娶了美娇娘,这还能不一个个晕死愚民?
    
    我曾说过口头“皇恩浩荡”无以普济众生,这话无疑说了等于没说。我的幸福指数节节攀升,在这幸福的日子里,我本准备也作稳了奴才和顺民,本欲就此识相些,尽量疏远文字的,但因了情势所迫,我不能不快乐地重敲键盘,向胡皇帝和温宰相欢快地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我去年在写作《温家宝有几条腿?》的当天,大群荷枪实弹的天朝捕快包围了我的住处,我就此被强加了“涉嫌诽谤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枷锁,并“取保候审”至今。在“几条线压下来”的天朝捕快行动中,一介文人廖祖笙幸福地受尽了强权的凌辱。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在这形同废人和活死人的日子里,作家廖祖笙幸福地疏远了文字的排列组合,不再为天朝的种种大事、小事、荒唐事无谓地损伤自己的脑细胞。我幸福地寻思:我怎么就把天朝的党和国家领导人给“诽谤”了呢?百思不解,故此倍觉幸福得无疆之休。
    
    胡锦涛和温家宝没贪污,我若写了文章四处张扬其贪污,这叫诽谤;胡锦涛和温家宝没包二奶,我如写了文章到处说他们不但包了二奶,而且还包了三奶、四奶,这也能叫诽谤……论者针对胡温的职务言行予以评说,不过是进行了观念的表达,怎就把胡温给“诽谤”了呢?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在“取保候审”的日子里,我悠闲,我快乐,我幸福!我发现我无意间帮助天朝制造了天大的笑话,这笑话或将载入史册,进一步印证“胡温新政”政治清明,确属不讳之朝。区区文人廖祖笙只是撰文评说了胡温,呀,就把皇上和宰相给“诽谤”了。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我在评说温宰相的当天,住处竟被荷枪实弹的天朝捕快包围了,而且我也被“取保候审”至今。我常幸福地琢磨:这操纵者到底是在整我廖祖笙呢?还是在借我人生的悲剧难看温宰相?莫非要向全球公示宰相肚里实质无雅量?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我原先写的文章十之八九至少能在五、六家国内报纸上发出,廖梦君惨烈遇害校园后,我就幸福得于国内报刊再未发表过一个字,就连国内网上论坛都不让我言说。长期以文为生的廖祖笙在“经济上拖垮”的把戏里,幸福得面临人生中的第三次卖房。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我夫妇俩也渴望能重新展开生活,困苦中也曾想到去开个商铺,过贩夫走卒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生活。可就连这样的一个自我救赎渠道,显见也被堵塞。我们万般无奈,把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这处房产拿到银行抵押贷款,结果发现连贷款都办不下来。
    
    在《廖祖笙:请银行及早把这套房子收走》里,我简述过罕见的艰难。众所周知广东当局在我孩子遇害后,为了拖垮我夫妇俩,逼我们接受协商解决,冻结了我在网上公布的帐号,为此阻断了网友的捐助渠道。后来就连我们要卖房自救,也一度受到过当地官方的百般刁难。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而这,竟然也成了“和谐盛世”令我夫妇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又一个“理由”,银行据此拒绝向我们放贷。那么,愁肠百结的我夫妇俩,除了幸福地面临人生中的第三次卖房,还有活路吗?我们除了再次幸福地失去家园,是否还找得到别的出路?
    
    我夫妇俩的这次申贷“奇遇”,也给在楼市泡沫中趋之若鹜买房的国人以警醒:你或非天朝的迫害对象,可只要你的信用卡被冻结过,或有过未及时供楼的记录,你也就上了黑名单。哪怕你天坍地陷,天朝也不会怜惜“家奴”一丝一毫,但可以动辄给“友邦”免债几百亿。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廖祖笙是名作家,在家破人亡之后,天朝在国内言说区域对我予以全面封杀,逼迫得我要去贷款另谋出路,这本为言论自由、法治精神、以人为本的奇耻大辱,在这种时候还搬出当局残酷迫害的后遗症作为致我绝境的“理由”,就更是“盛世”之耻。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我的母亲和岳母今年都已经86岁高龄,她们不但在风烛残年遭受了痛失孙子和外孙的沉重打击,还多次因为我的笔端犀利,而幸福地遭受过当局的惊吓。我夫妇俩本想陪着老人走完最后的人生旅程,但我们终于幸福地发现:这分孝道大抵是无法尽了。
    
    启禀胡皇帝和温宰相:绝人之后的恶魔在自谓“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所打造的人间地狱,迄今已逍遥法外第1698天!我夫妇俩在望眼欲穿中,等待一个公正的声音也已是等待了1698天!我们家破人亡后,还要在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中,幸福地遭受迫害到何时?
    
    我不得不向温宰相请教:你说“让人们生活得舒心、安心、放心,对未来有信心”,此情此景,换作是廖祖笙夫妇,又如何能“生活得舒心、安心、放心,对未来有信心”?又或者,作为人民的一员,我们如何能够“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或是“生活越来越好”?
    
    是的,在以我的人身自由为要挟的情形中,在天朝捕快一字一句的口述下,我照写了一份保证书,内容包括保证在网上发表的不再写作政论、时评的声明,与留下的底稿保持一致,保证永远不再“针对”胡温写文章,等等。可把人逼到了这份上,我向上反映实情总可以吧?
    
    廖梦君遇害了,真正意义上的党和政府和公安机关也跟着死掉了。原本神圣的法律长眠着,而受害者只不过在文字层面做了些据理力争,沉睡的“法律”就要露出其獠牙,就要给一个苦难的作家强加某“罪名”,迫其停笔。真正逼我长时间装哑巴的法律依据,又在哪里呢?
    
    我原本是个温和的改良主义者,在呼唤社会公平的过程中,更多希望的是政府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结果在人为强加的苦难中竟悲惨至此。那些并未写文章“招惹”过党和政府和利益集团的寻常百姓呢,他们在这个千年未见之乱世,果真就感受到了幸福吗?
    
    “盛世”聊以自慰的,是还有“经济腾飞”这最后的一面破旗。“经济腾飞”的后面,是不断抛弃国家责任,是巧立名目的各种强取豪夺,是肆无忌惮地对民心予以凶狂的践踏,是逼良为娼、逼出人命的血泪现实不断呈现……“盛世”较之皇权时代,又果真进步了多少呢?
    
    还要再迫我写出多少类似的文字,才能益发彰显“胡温新政”的“以人为本”,并且强化中共的“伟大、光荣、正确”?以有形的利刃杀我无辜的独生子,用无形的利刃杀我两夫妇,迫害大戏已是演了1698天了啊!这种人为强加的人生苦难,在人间地狱何时能幸福地落幕?
    
    被迫沉寂了这么长时间,我不得不再次向胡温呈报着我一家的幸福生活。我知道换来的仍是装聋作哑,我同时也知道,被天朝推进了文字狱的胡佳、郭泉、谭作人、冉云飞等等,及其家人,在“盛世”又是何等的“舒心、安心、放心,对未来有信心”,并且是何等的幸福。
    
    当然这还只是天朝苦难的冰山一角。逢此“盛世”,欲哭无泪。“新中国”的黎庶之福,已美妙绝伦到了这等境地,草民除了不能不感谢“伟光正”的赐福,也不忘衷心感谢空前“盛世”的缔造者。我要再次顶礼膜拜,并且敬献颂扬的香火:吾皇圣明!宰相圣明!圣明啊!
    
    写于2011年3月9日(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杀人狂徒在中共治下逍遥法外第1698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是“国家机密”!穷凶极恶者吞舟是漏,指诊时弊的作家不但家破人亡,且成了“取保候审”的“犯罪嫌疑人”!)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电话:(0598)7861331  13860527331  13799156861
    廖祖笙住址:中国福建省泰宁县金乾水乡101室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夏小强:到底是谁给廖祖笙带来了麻烦?
·夏小强:钱云会之死和廖祖笙之冤
·廖祖笙:我在“太鸡巴盛世”的2010年
·怎么没有廖祖笙的消息了?
·廖祖笙:夜色固化在了墨黑里
·廖祖笙:国保送来了《传唤通知书》
·廖祖笙不再写作政论、时评的声明
·廖祖笙:温家宝有几条腿?
·廖祖笙:党国鱼肉人民谁来处罚?
·廖祖笙:中共越老越混蛋
·廖祖笙:胡锦涛在组织公款出国游?
·廖祖笙:谁劫持了我的博客和邮箱?
·廖祖笙对“你们”的回应
·廖祖笙:黑帮再庞大也仍然是黑帮
·廖祖笙:温家宝又到浙大行骗去了
·廖祖笙:官僚惺惺作态的“看望”
·廖祖笙:“多难兴演”
·廖祖笙:胡锦涛成了“变色龙”
·廖祖笙:外强中瘠的中共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