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哈尔滨将上访女教师关进精神病院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9月19日 转载)
     哈尔滨将上访女教师关进精神病院


     哈尔滨将上访女教师关进精神病院


    救救她吧!被哈尔滨副市长张桂华关进精神病院的女教师
        
        当时抓走不通知家属,我们到处找不见人近十天后,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护理病人的家属打的.她对我们说:快去看看她吧!她快要死了!已经昏迷三天了,什么也没吃,大夫还总是天天给她吃药打针.那些药都是有毒的
        
        我坐在出租车上哭了一道.见到妹妹时我呆住了,是在铁拦窗外见到的,象这样的上访病人是不允许会见的,需信访办批准)好好的人怎么变成了这样?她没有力气站起来是病房里的人将她扶到我面前...她头发蓬乱身上一股臭味老远都能闻到,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姐快给我弄出去呀
        
        我强忍住眼泪让她别着急一定能想出办法来的...过了一会她又说快去给我买两个裤衩和卫生纸,来例假了也没法洗,还有肥皂和洗头的...都长虱子了...
        
        我写不下去了我...下面是我妹妹张共来亲笔写下的事发原由和被害经过
        
        
        
        这晚由一姓马的护士看着吃药。我对她说:我拿回去用自己的水吃。(集体吃药,同用一个杯子,所用之水没烧的自来水)马说:不行,拿回去给别人吃了毒死怎么办!我们这的药和普通药店的不一样,劲大,外面的吃几片都没事,这的可不行。(我每天早晚吃四粒)我问:即有毒为什么给正常人吃?马说:你少跟我说这些,说也没用,谁没病上这来,来了就有病就得吃药。你不吃让单位知道了我们没法交代。我说:你们这不是在故意杀人吗?马说:就你这种人到哪能搞好关系呢!怪不得你单位把你送到这来。
        
        我没了人身自由,孩子被剥夺了监护权。记得孩子曾对我说过:妈妈,我真想用炸药把这个医院给炸了!你不在的时候我天天想你,天天的哭啊,在那段时间他的学习成绩不断的下降,常挨老师批评。可见这颗幼小的心受了多么大的伤害啊!那年他还不到9岁...
        
        有个姓赵的护士还在一边打针一边说:叫你们告,这回看你们还告不告了!
        
        
        事情的原由: 他们不让我生孩子
        
         那年我们是新建单位,我是通过公开考试,被招聘做教师工作的。当时正规学校毕业的老师没几个,领导和我说:由于人手不够,不能生孩子,等过几年再说。我同意了。可第二年我怀孕了,为了信守承诺,就去了医院打算做流产。当听到大夫说:像你这样的高龄孕妇(32岁)是不能做流产的,后果是:容易造成习惯性流产。岁数大生孩子本身就危险。再拖会更危险,对大人孩子都没好处"听后我把大夫的话向领导讲了,同时也表达了我不想做的打算。可她们说这个单位就是这条件,满足不了你的要求,你转走吧。我觉得自己没有信守诺言,就和领导保证说:待我把孩子生完,我会加倍的努力工作!但他们坚持让我转走。转走对我一个孕妇谈何容易,连这个保护妇女儿童的娘家都不要,还指望着别的单位能接收吗?况且,我是在完全符合政府的晚婚晚育,只要一个孩子的政策下,错在哪里?连动物都有生育权,难道人就没有吗?这令他们很不满,就发生了刁难,继而发展到迫害。
        
        孕期的刁难:
        
        
         当时情况是这样:侧所,食堂,教研室,还有不少班级在一楼。而当时我已怀孕6,7个月了,可他们却把我安排在二楼。我除每天要备课讲课需上下跑,上厕所一天就要几次,带领孩子户内户外做游戏几次,一天三顿的打饭送饭要6次,算下来,每天需要挺个大肚子不停的上下楼十几次,打饭时还要双手提着两个盛满饭菜的大桶吃力的上楼,同时还要时时的提防,会不会被在嬉笑打闹中上下楼的小朋友撞倒,或是被清洁工刚擦过还没干透的楼梯打滑摔倒?肚子里的孩子恐怕就...每天就是在这样的精神高度紧张中度过。这还不算,再说室内:除要完成我的本职工作外,还要完成领导安排的一个心腹保育员,因带薪学习而留下的那份工作。包括:收拾30几个人的被褥,给这几十个小朋友盛饭,刷水杯,洗毛巾,洗拖布,擦地等等,都要我一个孕妇去替她完成。这些都是在冬天,用非常冷的水。(医生对我讲,站立时间长和长期着凉,这些对我这个高龄孕妇的下肢血液循环都会造成不利的后果。果然,我得了下肢静脉曲张和静脉瓣膜闭合不全的疾病。造成了不得不手术治疗的后果。)每次当我把孩子们安顿好午睡时,不仅要看着他们入睡,还要专门看着一个爱尿床的小朋友。一天下来几乎没有休息时间。由于我的关照,这个孩子在我当班时从没尿过一次床。他妈妈再也不用每周末为孩子洗尿臊被了。为了感谢我,她还给我买了一个好大的兜子装满了苹果,说将来给我即将出生的宝宝装小衣服用。一次,一小朋友把屎拉在了裤子里,我因肚子太大不能弯腰,只能将双腿跪在地上,在妊娠反应的不断呕吐中,为他洗身子,再把衣服洗净,再把他用被裹上吃力的抱到床上。然后给他的妈妈挂电话。他的妈妈向领导反映了我的事,可他们仍视而不见,竟说我工作干的不好,只发给我半月奖金。而她们的那个心腹保育员,不仅带薪学习,她的工作我全包,可奖金工资她却分文不少。我提出异议,可园长说:这里条件就这样,不行你就转走啊!当初,要知道你来了就给我生孩子,我都不应该要你。接着我向校长反应,可校长和书记不仅不管,还对我生孩子的事大加指责。也说不行你就转走!我提出让他们在一楼安排工作,他们理都不理!我终于被累病,在临产前的二个月住进了医院
        
        产后和哺乳期去上班情况:
        
         产后,我去上班,她们早就让那个心腹保育员,在没有取得教师资格证的同时,接替了我的教师工作。让我去当保育员。我一边每天为孩子哺乳,一边和他们理论。后因他们不给我报销生孩子的费用,园长说:哪有钱给你,我们现在是财务赤子,正在向市财政局打报告要求补助呢。(我知道她在说谎,他们经常在食堂大搞宴请,还经常分东西。)我就说:我不相信你在打补助报告,不然我往市财政打个电话问问是不是有这回事?我边说边拿电话,园长说“还反了你了”就去抢电话,还和其他人把我推来搡去说:你等着瞧!接着就把我从保育员拿下,让我干扫厕所的临时工作。派一个临时工监督我的表现,说以他的反应好坏,来决定我的当月奖金多少!我忍无可忍去找校长和书记。正赶上他们在开会。他们说我扰乱工作秩序,又不听从分配。周书记当着众多人的面说:我现在停止张共来的工作。你回家去吧,以后就别来上斑了。
        
         接着我直接去了主管上级市妇联。当听完我的反映后,主席说:刚才你单位来了电话,我知道你的事。作为教师,你不好好工作,没完没了的找领导麻烦,我要是你的领导我也会对你有看法,你回去写一份检查要深刻,只有他们满意了让你上班,你才能上,否则我也没办法。我因没错不写。
        
         我坚持按时上班,他们不给我签到。不给我安排工作,当然也不给我开工资,这期间他们分发毛料,让我签了字,可当发放时人人有份,却不发给我。我在这种状态下仍坚持上班三个月,无人理睬。后我再次去了妇联。可主席不见我,其他的人也不管。无奈,我去了市纪检委把妇联一并的告了。处理的结果是:停止工作理由不当,补发三个月的工资,当时孩子正是哺乳阶段,经市纪委和妇联研究结果:对我放段长假,照顾孩子。同时缓解和领导的关系。我同意并签字。但半年后我去上班,却被校长滕秀芝按编外人员处理,拒之门外!每月只发50%的工资。她说:“你不是能告状吗?把我们告到了市工委,有能耐告到市长哪里去呀?想上班没那么容易”后我又去市妇联质问她们为什么不履行市工委的处理意见?可她们指责我告了她们,丢了她们的脸。说想上班就要写检查,不深刻不行。我因没错,坚持不写。从此再也没人过问我的事情。她们还以我不上班为由,把省人事厅在88年经过考核评定的一级职称随意的降到二级。对每个职工都进行的普调,晋级也不对我实行。腾校长对我说:“你要是能转走什么晋级,职称,包括没给你的毛料,奖金,只要还能有的任何东西我都给你。”我没理睬。接下来我不断的要求上班,她再也不理我。上单位找,躲着不见,往家里打电话,她的男人对我破口大骂,什么脏话都说。后我找到新上任的妇联主席张桂华,开始她还找我谈了一次,可后来她也和下面一样,躲着不见。甚至不让我进妇联的大门。给她家里打电话总是不在,晚上打,她的男人对我大骂,并说让我等着,哪天一定把我抓起来。
        
         从那以后,我就开始了上访。市信访我去过无数次,没人管。接着给时任市委书记淳于永菊写信,得到了她给妇联"认真解决"的批示。市妇联找了我但还是让我写检查。我不同意,就又不了了之。接着我又给新任市委书记叫李青林写信。再次得到他的批示,可妇联不仅不找我,还说我是精神病。分到哪里工作会有人要她呢!我在万般无奈和愤怒下,拦了市长李青林的车,把材料亲自交到他的手里,再次得到了他的批示。这次妇联找了我,同时还有信访,市人事局,我单位等部门参加。还有一自报家门叫张聪佩的人,自说是省里派来的(后来知道,他是精神病院的院长)在各部门对我提出的解决停工,工资,由于停工耽误的普调工资等问题后。一致说这些问题都是因为我自己不上班造成的!是在无理取闹!那个自称省里来的张聪佩问我:总上访能睡好觉吗?能正常的生活吗?还夸我能歌善舞,能写会画。就这样会议结束。接着市妇联给了我一份处理意见。(详见文章开头的处理意见里的一段。)妇联主席对我说“你服得服,不服还得服,这是组织决定的。你想丢我们妇联的脸,可我们妇联不怕丢脸。”后来我就去省里,其中去省信访多次,遭多次冷落和侮辱!后就给省妇联主席写信,还去过多次,照样遭到了他们的讥讽和挖苦!有个姓樊的主任还威胁说“监狱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呆的地方。”我在对省妇联和信访彻底绝望后。在98年7月的一天再次来到省信访,并向他们提出要求见省长。接下来就被关进了精神病院。其诊断就是那个精神病院院长张聪佩,仅凭在那次会议上的几句问话,就成了这所谓的精神病鉴定!
        
        骇人听闻的迫害
        
         1998年7月29日上午,我再次来到省委门前的信访办要求调查此事。并用一张约30X30厘米的小纸壳写着:晚婚晚育,只要一个孩子何罪之有?妇联是保护妇女儿童的地方还是迫害妇女儿童的地方?劳模(藤校长)害人处处受保护,老百姓申冤反倒成罪过,黑白颠倒!接着我把纸壳举在胸前,刚刚一会儿,就被叫进屋说等待下面来人解决问题。结果,过了一些时候,由市妇联的单芸带领市信访和我单位的人,同时来了四名壮汉,一拥而上把我的双臂拧在身后,连踢带拽的把我拖入面包车里。而后我就被绑架到了精神病院。藤绣芝、张瑞芳两校长在医院的接收单上亲笔签字,做了我的所谓精神病监护人。
        
         我被锁在一个阴森恐怖、肮脏不堪男女共用的病区里,我的床被他们安排在一个10米左右的房间,床上没有被子,只有一个上面带有屎尿及月经血并未干的褥子,床被女精神病人围在中间。一个打扮入时的女护士手里拿着一根又粗又长的针管子,同时进来两个年轻男子,女的对我说:来,打针!我说我没病你给我打什么针?她说:快点!我说:你们怎么能给正常人打针?我是遭人陷害的!这时两个男的过来,把我的双臂反拧着按在床上说:打不打?不打就给你绑起来!再不服就给你过电。女的过来扒下我的裤子就把那满满一大针管子的药打在了我的身体里,十几分钟后我什么都不知道了....(当时正是中午的12——1点钟。他们不让我吃饭,连一口水也没给).我在昏迷两天两夜后醒来,屎尿都拉在了床上,大夫只是过来看了看,不给我饭和水。除了每天打两到三针和按时吃药(那药是看着我吃的,然后还要让我张开嘴检查一翻),仍不给饭和水.每次当我从昏迷中醒来,看到的是精神病人那一张张恐怖的脸,听到的是他们瘆人的惨叫声,还要时时的堤防着她们猛的过来把你打个好歹。护士还在打针时说“叫你们告,这回看你们还告不告了!
        
         我在失踪一週后,被一好心人打了电话才使家人找到我。当家人见到我时,浑身已生满了虱子、一头被精神病人抓掉抓乱的头发、沾着屎尿和被精神病人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身体,早已是人不人鬼不鬼了!来例假也不能洗,没有换的内衣,只好穿着沾满了屎尿和月经血并臭气熏天的衣服.可想我的身心是怎样遭受着掺无人道的折磨!我不仅被剥夺了人身自由,还被剥夺了我刚刚9岁孩子的监护权,造成了对一个幼小心灵的摧残!孩子每天哭着喊着要妈妈...还有我80岁的老母亲由于受惊吓使肺心病加重住院,80多岁的老父亲也在诚惶诚恐中病重身亡...我也在长期折磨中患上多种疾病:肺炎、心脏病、胃炎、胆囊炎...
        
         后来一些医护人员发现我并没有精神病,就说了一些指责市妇联的话。当家人把这些话对妇联主席张桂华说后,她歇嘶底里的拍着桌子喊道:谁说她没病?我同他打官司!
        
         由于精神专科医院不能治疗别科病,在我真正有病期间他们仍然还在每天强迫我打着吃着治疗精神病的药物,从未给用过一针和一片治疗肺炎的药.家属送来他们不允许,只好硬挺着。渐渐的,肺炎已发展到高烧不止、痰里带血的程度,他们才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同意转院治疗。而此时张桂华却又不给拿钱了,她说可以出院了,让家属给办理出院手续,条件是签下一个协议,看管好病人并从此不许再上访.家属不同意问她“你们将人抓走时为什麽不通知家属也不让家人签字呢?上访是法律负于的权利,我们无权干涉!此时,张桂华竟勃然大怒说“你们拿人治气,我们妇联能出得起钱,花上它三、四十万没问题.”于是在她的授意下,学校不断的往精神病院送药费。却不给我拿在市第一医院治疗其它病的费用。可令人不解的是,精神病院在把我转到市第一医院后就不管了.目的就是她们给我造成的病,让我们自己负责.但借此时机,家人带着我去了全国最高水准的北京安定医院,找到该院的权威专家陈学诗教授.其诊断结果:没有发现精神异常.家人将这一消息告知了张桂华,可她依然指示精神病院对我用药.再次无视生命,继续做恶!为讨公道,我趁转院治病期间到北京上访。
        
        进京上访又被投进监狱
         张桂华勾结北京公、检、法对我二次迫害
        
         02年7月我进京上访,先后去了许多部门和新闻单位,无一进展。谁想到,突然一天我被关进北京西城区监狱。罪名是“故意伤害”。其事由是这样的:有一个我们本地人,以上访人的身份混在访民中,借机挑起事端突然对我大打出手,只要我一自卫,她就说我把她打坏了,接着她就报警还找来急救车,然后躺在地上。结果ct、x光片全身查了个遍,没发现一点毛病。当时北京西城区派出所朱增强民警告诉我没事,后把扣留的身份证还给我。而那个打我的"老乡"当天就从医院步行回来后,又是洗澡又是逛街。可事隔18天后,还是这个民警朱增强把我叫去说我把人家打成了轻伤,要负刑事责任。我对他提出质疑,他说是上头下的令让他抓我,他也没办法。当家属质问:曾经被关过精神病院的人怎么能负刑事责任时,他们又带我去做了法鉴,法鉴的结果当然是没有精神病,有行为能力。你看这不是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吗?此时此刻他们又将我的精神病帽子一下子摘掉了!这也再次证明我根本就没有精神病!说我是精神病是他们需要,说我不是精神病也是他们需要。只有这样才能让我负刑事责任,实行他们对我的二次迫害!就这样,我被荒唐的判刑八个月。
        
         开始对我超期拘押,还对我的提审及笔录采取欺骗、威胁、造假等手段。这期间我们一连找了九个律师都在他们的干预下退出,偌大个北京竟然没有一名律师敢接这样一个小小的“轻伤”案。后来终于允许家人花了一千多元找了个律师,条件是:只替家人见我一面不谈案子,因家人已几个月没有我的音信了,不知我是死是活!
        
         开庭时他们不公开、不许一人(包括家属)旁听。没有原告,只有我被告一人,一名被他们控制的几乎不能讲话的律师和一个检察院起诉人、法官、书记员.整个庭审不让我及律师多说话,只要开口就被法官呵斥拒绝!当庭出示的录音证据也被强行没收,对我们出示的证言证词和所提出的任何符合法律程序的要求都一概不于理睬。最后我被蛮横的判了刑。
        
         无奈只好把希望寄托在二审法院。而北京第一中级法院的刘宇红法官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她把我找去对我说,这是密密庭审,并恶毒的威胁我说不许上诉否则就给我加刑,还要追究我家人的责任。最终为了我及家人的安全只好答应了她。
        
         我在屈辱和磨难中度日如年。我被看守所长抓着头发打过、我被带了三天四夜的手铐脚撩、我被他们指使的犯人轮番打骂、被经常孤立、经常在夜里熟睡后被人突然踢醒。管教说“如果你再上访,再抓进来将是你的无底深渊.”其他人还威胁说:下次再把你抓进来会给你加倍判刑,因为你有前科了.他们还在我痛哭时大声的唱歌。管教说:大家都在唱,为什么你不唱啊?是不是精神又不好了啊?然后几十个人一起哈哈大笑!他们还把我的头用黑布蒙上,将我的双手戴上手铐子,用警车拉着我满街跑,最后到中级法院,并告诉我说是对我进行秘密庭审!我所犯何罪?仅仅是维权上访,何罪之有?是谁制造了这样的人间地狱?让我用生命体验着极大的痛苦!
        
         刑期终于在与死神擦肩而过的煎熬中去了,出狱后我看到的是那些害了我的人竟全部高升了,张桂华由原来的妇联主席升为副市长,单芸由部长升为妇联主席,藤绣芝校长当上了优秀政协委员。这令我一个守法人,努力作好本职工作的教师深感心寒和愤慨至极!
        
         我曾给北京西城区法院、检查院寄申诉书,结果原信退回。维持原判。后又给北京第一中级法院递了申诉状,同时又给叫马艾地的院长寄了材料和录音证据。结果材料退回证据不退,两次索要都不与理睬。姐姐在电视台的同学说我在京上访时闯了美国大使馆...我不明白到底是哪些人在我身上大做文章?试想,那些害我一生的权势小人,对我干了那么多骇人听闻的事,还有什么样的坏事干不出来呢!
        
         05年的5月,我哥哥去单位谈及我的事情,他们答复说管不了。接着又去妇联。她们煞有介事的对我哥说:对张共来在北京的事[指我被判刑]我们就不追究了。再显其权力的不可一世和百姓的无奈、可悲!一年多后,妇联终于给了答复:
        
        1、我们提出要求妥善解决被关进精神病院一事、办理精神病院出院手续。
        
        妇联答:1998年7月29日,你到省委门前上访,身挂大牌子向行人发表演说,言辞行动激烈,妨碍省委正常工作秩序。当时由市第一专科医院的面包车和医务人员将你送往市第一医院治疗。在治疗期间,你擅自离院,但未办理出院手续,现你提出办理出院手续,市妇联为此向医院进行咨询,医院的答复是按规定本院病人出院手续是由家属或其监护人向医院提出申请,经主管医生同意开具出院通知书后,在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如你现在同意办理出院手续,市妇联可协调有关单位帮助解决。
        
        对她们的答复我想说的是,我前面写过了是怎样去省信访上访的过程,显然和她们所说不同,那么是谁在说谎呢?首先她们终于承认了没有通过家属就把我绑架到精神病院并进行所谓的治疗这一违法事实。还说在治疗其间我擅自离院,但未办出院手续。试想,哪个医院能对病人在治疗其间的擅自离院又不办出院手续而不闻不问又不管竟达数年之久呢?哪个医院会有这样的管理规章制度?这是医院还是集贸市场?特别的是,这是一个精神病院,让一个精神病人跑出去,会不会威胁社会治安呢?显然,市妇联的答复是在做贼心虚,正是你们的答复,也在雄辩的证明我不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她们说按医院规定病人出院手续应由家属或监护人向医院提出申请经主管医生同意才可办手续。那么入院时为什麽不安规定去做?怎么出院想起家属来了?若不是一好心人偷着帮我打出电话,别说十天也许十年把人害死也不会让家属知道!
        
        现在我要说你们这个答复太好了,简直就是在用自己的嘴自己招出了真相!是啊,你们终于承认了这是一种非法绑架行为!而恰恰又是在这所谓的治疗期间,我得到了最具权威性的两次没有精神病的鉴定!——这正是你们自己打了自己一纪最响亮的耳光!
        
        2、我们要求发放非法扣留的工资
        
        妇联答复:按照哈市直机关纪工委和妇联1998年4月27日定的小教一级三档,早已兑现,你可以到市妇联幼师学校领取工资
        
        对于她们的这第二条答复我要说的是,按1998、4、27日小教一级三档,实际上就是说从学校毕业没两年就可以拿到这级工资。而我至今已有工龄33年多,教龄也在28年以上。那么她们为什么不按我应有的工龄、教龄发放工资呢?按她们的解释说:我没上几天的班,没有工时、课时、考核,所以没有正常的职称级别工资。
        
        试问,是谁剥夺了我的教师工作权利?接着又剥夺了我的人身自由?由此何谈上班?又何谈工时、课时、考核?你们非但不提这些年来对我的迫害,造成的精神伤害和经济损失问题,反而还要厚颜无耻的把责任推在了我一个受害人的身上,真是天理难容啊!
        
        强烈抗议妇联迫害妇女!
        
        强烈要求司法公正!
        
        强烈要求惩治腐败官员张桂华!
        
        附:北京西城区法院(2003)西刑初字46号的判决书.这是一审.二审的裁定书(2003)一刑终字第381号
        
        电话:0451____57760860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6168961649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北武汉被“精神病”者马秀云的呼声 (图)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 求生不能/遭核污染的钟亚芳
·控告苏州公安五次将申诉举报人押入精神病院劳教/朱永健
·张家口惊现“安元鼎式黑监狱”:女访民被按床上、、后送精神病院
·中国精神医院黑幕:一个精神病患者家属的哭诉
·十堰反腐之声怎能消失在精神病院内?
·江苏灌云县:暴力拆迁致农妇喝农药,导致精神病(图)
·请关注宝应潘翔遭受精神病迫害一事/高洪明
·人命关天!紧急求救!核污染受害被关精神病院7个月/钟亚芳
·一个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的核受害女子的求救信/钟亚芳
·被哈尔滨副市长张桂华关进精神病院的女教师(图)
·女原告邓钦惨遭法官毒打致残,祁阳县法院竟多次绑架关押进精神病院(图)
·女音乐教师被强行绑入精神病院 靠编故事出院(图)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中国精神病院受难群体录/民生观察工作室
·王静荣:杨佳母亲在精神病院的详情
·父母求公正上访 被截访人员送到精神病院/丛金乙
·陈寿田:杀人卖器官、将上访冤民关精神病院
·裘金友因举报腐败被鉴定为精神病-来红山农场调查采访
·河南巩义一名疑似精神病人持刀连砍6人
·武汉邹斌“故意伤害案”将于9月20日开庭 重残病人疑“被精神病” (图)
·精神病男子挣脱铁链扬言杀妻 公安局全城大搜捕
·志愿者再次探访疯人院 湖南何芳武精神病院内呼救 (图)
·精神病男子砍邻居酿2死3伤 被判接受无限期治疗
·对越战争功臣秦兴安被武汉迫害关精神病院 无家可归/视频 (图)
·触目惊心:北京南站访民被清理 很多关精神病院
·精神病人被送医院后扎死亲哥
·武汉邹桂兰为丈夫上访,被关精神病院155天/视频 (图)
·妹妹闪婚被姐姐强制送医治精神病 因疑男方骗婚 (图)
·武汉段昌海、马秀云、徐武被精神病/视频
·北京:因反动标语 大学生频遭学校约谈诱发精神病提起上诉
·武汉市被精神病群体探望徐武受到国保阻挠 (图)
·浙江桐庐钟亚芳母女遭受核污染无人担责还将其关入精神病医院
· 上访被伪造成肇事精神病人求生不能钟亚芳的悲惨遭 (图)
·传被失踪网友胡荻在精神病院治疗
·从从肉体上消灭访民?敏感地点访民直接送精神病院
·两被精神病者被禁见面 吕耿松出狱前家门已建警务室 (图)
·被关精神病院的沈阳教师李启东再次向外界发出求救
·多一座独立书店,少一座精神病院
·需法律救赎的何止精神病诊治领域
·惩戒精神病医生滥权,法律预防与行业救赎须结合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精神病鉴定应增设制约机制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 群众仇官恨腐败,贪腐是种“精神病”!
·怎能让反腐之声消失在精神病院内?
·红歌能治精神病 重庆“唱红”已近疯狂
·十堰郭元荣关入精神病院14年:处女卖身才能救父的悲哀/李平
·中国现行精神病收治局面混乱
·假如“上访精神病”将截访者“干掉”
·济南精神病发病率增高 发病低龄能到十几岁(图)
·刘协:肇祸精神病人为何不能杀
·臭名昭著的“泛精神病”理论与茅箭医院的悲哀/邓复华
·青岛精神病患者10年增10倍 重症8.72万人
·大陆国民基本都有精神病/牛行江湖
·孤儿有了保障,精神病人怎么办/杨支柱
·抓精神病人当凶手应追究刑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