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一个流亡泰国中国计生难民的哭告/周小平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1月12日 来稿)
     我不知道什么原因,UN一再拖延我们。我们会逃避迫害来泰国已四年多,而我先生两次被关移民局也将近四年了。
     我先生被关后,我们没钱租房。好心的教会姐妹空出一个杂物房给我们暂时居住,我有时帮她干点家务活,打扫一下卫生。杂房面积仅两三平方,晚上我们母子四人用张破布铺在地上挤在一起睡觉,白天收起来就在地板上煮饭。由于房间在顶楼,泰国天气又炎热,除了下雨天外,跟一个微波炉没有差别晚上要到十一、十二点钟才能睡得着。雨天,雨稍微下的大一点,房间就进水,有时早上起来竟发现我们睡在水里。孩子们没上学,有时我叫他们读读书、写写字也只能趴在地上,孩子们对我说:“妈妈,你买张桌子和凳子吧!我们趴着写字手也疼、脚也疼。”我心酸的忍着眼泪、安慰他们说:“妈妈没钱,我们忍耐点,等UN批准我们的难民身份、我们一家团聚了、我们有自由了的时候,你爸爸会赚很多钱,我们就什么都有了!”
     没钱吃饭,就跑去一些教会、有时会领到一些米、面和几百泰铢。由于我们来泰国已四年多,教会的人都认识我了,因为已帮助我们很多了,现在没有以前那样给得多了。因此,我们就有时一天能吃两顿饭,有时一天只能吃一顿饭。没钱买菜,就坐免费公交车跑去很远的批发市场去捡一些没有完全腐烂的蔬菜和水果,有时也能捡一些不太臭的鸡骨架。孩子们吃不下去,说:“妈妈,这菜臭了。”我也只能强忍泪水,安慰他们说:“乖孩子,听话!我们要活下去、要坚强、要忍耐、不管什么吃饱肚子,这段日子我们要熬过去。快了,UN很快救援我们了,官员已经说过了,我们一家会很快团聚,很快就有自由了,我们会过上好日子的。” (博讯 boxun.com)

     没钱买穿的,就去教会领一些旧衣旧鞋,很少有合身的,大的大,小的小。我女儿十五岁了,知道爱美了,穿着一些长的长、短的短的衣裤,都不敢出门。在教会领的一些拖鞋,有些质量比较差,由于我经常带着孩子们跑这跑那,把脚都磨破了,孩子们疼的直哭,说:“妈妈,你买运动鞋给我们穿吧!”我也只能心酸地对他们说:“泰国天气太热,不能穿运动鞋,穿拖鞋够了,妈给你们把脚用布包一下,咱们慢慢走,乖!”
     为了讨得一些生活费,我有时得低声下气去求人家:帮人家干点家务活,打扫卫生什么的,不求多少工资,只希望能多少给点钱就行。这还得看人家高兴不高兴,人家高兴给点钱,不高兴不给钱,还说这里没干好、那里没干好,真没用。我也只能泪往肚里吞,还得强作笑脸、点头哈腰,生怕得罪人家。
     我们来这里多年,我先生关在牢里,UN又一再拖延我们,常有人说风凉话:“你们这些土包子,没文化,来这里申请什么难民,在哪里不一样,是当奴隶的命。”受人嘲讽、随意辱骂、我也只能默默忍耐。
     孩子们没有父亲的关爱,已变得越来越胆小、畏怯,见了生人都不敢说话,又没法上学,我女儿也只能去一些教会,一个星期参加一两次的短暂的免费学习。
     除了生活的艰辛,还要面对这种“要叫警察把我们抓起来,、要让我们完蛋、要让我们一家就这样被拖死在泰国。”让人不寒而栗的威胁,使我们整时提心吊胆、如惊弓之鸟、见到警察就躲,有时甚至发现可疑人跟踪,吓得我们几天都不敢出门。
     由于在中国我身体受到过摧残,加上这种艰难处境和心理的压力,我有时浑身疼痛,几乎不能起来。孩子们就帮我捶背,边哭边说:“妈妈,你要好起来,爸爸关在牢里,你要是病倒了,就没人管我们了。”看着可怜的孩子们,我肝肠寸断,想到我们凄惨的境况,无尽的辛酸、委屈,实在忍不住就抱着孩子们哭成一团。
     我先生在移民局,多年的关押和对妻儿的牵挂担忧,使他身体每况愈下,老胃病复发,有时疼得打滚,并常有胸口疼痛,呼吸困难和严重的咳嗽。近段时间,更是很少禁食,身体正在迅速崩溃,甚至想绝食自杀。
     我和我孩子们与我先生虽然近在咫尺,却形同远隔天涯。这两年多来,我与他只见过两次面。每次都只是泪眼相对,而孩子们却只有在梦中与他爸相见。
     有时我自问,为什么我们会落到这种地步?我们是老老实实的农村人、安分守己、从没干坏事、更没违法犯罪,只因多生了孩子,虽然在中国虎狼横行的社会里,我们没有餐肉饮血的能力,我们只是待宰的羔羊,被剥夺的一干二净。但是我们并非无用的人,我先生多少有点文化,而且他还有多项比较简单实用的机械设置,在某些特定行业有革命性的作用。本打算在中国申请专利,是中共把我们逼得没有喘气的机会,才不得已逃离中国。
     在泰国我们参与民主运动,是对压迫的本能反抗,是被“逼上梁山”,是发自肺腑的呐喊。
     如今我们落到如此地步,UN一再拖延我们,这种炼狱般的生活,正在把我们逼疯、压垮,多年来我们忍耐、忍耐、再忍耐。等待、等待、再等待,等待UN救我们的一天、等待我们一家团聚的一天、等待自由的一天,然而多年过去了,等来的依旧是无限期地等待。难道UN也不想救我们吗?难道我们一家就这样被毁灭吗?难道这世界就没有我们的安心之处吗?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01622
[发表评论] [查阅评论]
(不必注册笔名,但不注册笔名和新注册笔名的发言需要审核,请耐心等待):

笔名: 密码(可选项): 注册笔名

主题: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 阴柔的邪恶
  • 国家主权的逻辑
  • 拼车经历——切身感受白川粉
  • 少数民族是块宝
  •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博客最新文章:
  • 人生拾遗小杂谈——火山🌋爆发,可怜了游客
  • 陈泱潮11.9.中國傳統文化非常缺乏民主憲政的人文基礎
  • 台湾小小妮沒人選死共匪就是萬惡的舊社會!!!
  • 曾节明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谢选骏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一/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吴倩你们的耶稣:“巨兽”上台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好了。
  • 谢选骏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胡志伟“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谢选骏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生命禅院仙性解析/雪峰
  • 谢选骏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徐永海当今物理学所存在的几个疑难问题
  • 谢选骏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的妄想太多,没有一个能实现
  • 曾节明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论坛最新文章:
  • 任正非与美国官司 可和解不可认罪
  • 禁蒙面法立即失效了 港高院拒延长
  • 北京: 释放孟晚舟是纠错 催放康明凯是说三道四
  • 陆斥美超级谎言制造者 美大使批中国未遵守人权
  • 港中学范围发现两土制炸弹 附铁钉加强杀伤力
  • 港警发近三万弹药 三分一射向理大 被指如军事行动
  • 港运动半年:警拘6022人 四成是学生 特首拒特赦
  • 反退休改革大罢工持续 法国政府面临严峻挑战
  • 缅被指涉嫌种族灭绝罪 昂山素季海牙国际法庭出庭
  • 北京传推惩美严厉措施 官方机构卸除外国设备与软件
  • 港媒曝251案大翻转 李洪元或被立案再查勒索罪
  • 中国官方称新疆再教育营会持续提供居民职训 世维会敦促公
  • 史上最严惩罚 莫斯科说上诉无望
  • 台总统大选抽签 宋韩蔡各抽123号
  • 柏林熊猫小宝宝 今日取名梦圆、梦想
  • 瑞典前驻华大使也涉勾结外国势力遭诉
  • 日学者警告台大选或有暗杀总统候选人阴谋 蔡诺安保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