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请看博讯热点:“麻雀行动”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7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任何国家和政府都无权以主权为籍口侵犯人权--联合国前秘书长柯菲•安南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美国从昨起又进入第四波高温天,今夏多地已经创下了百年来的高温纪录,纽约今天气温直逼摄氏35度,明天预报将会37度有加,火辣辣的大阳把人们都逼进室内享受清凉,联合国广场上一时也显得地广人稀。但是,我们上海维权上访者并未退缩,今天继续冒着高温来到联合国上访,杨律还带着放暑假在家的儿子一起到来,更显他全家的维权抗争意志坚定不移。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人晒在高温下,要说不觉热,那非实话。但用陈黛莉的话来说这不算苦。她说比起她当年在国内上访时所遭受的苦难和迫害来,在这儿受点冷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谈到国内访民的苦难,突想起昨天在在博讯网上读到的民盟、副研究员袁宗平写给国家信访局某接待员的一封信,信里面有一句话听了令人感到震撼,那句话是“访民的苦难,就是人民的苦难、国家的苦难、历史的苦难。”这句话确实深刻言简意赅,入木三分。而袁宗平先生的文章,用他亲身的上访经历,为这句话作了极好的注释。袁宗平先生的文章, 我ZT在下面,请各位不要错过。如果读者你也是一位访民,那么你一定能在他的文章里找到你的身影。
    
    访民的苦难,就是人民的苦难、国家的苦难、历史的苦难, 更是民族的苦难和悲剧!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民族的苦难和悲剧(2012/07/16)


    
    给国家信访局某接待员的一封信/民盟、副研究员袁宗平
    
    访民的苦难,就是人民的苦难、国家的苦难、历史的苦难
    
    国家信访局XXX接待员同志:
    
    首长,您好。
    
    我今天给您写信,还是向您汇报2012年4月27日到信访局递交材料以后的经历与感受。
    
    那天下午递交材料(其中有一份4月22日给上海市委俞正声、韩正同志的信)以后,4点左右,信访局门口,已经聚集了许多警察。他们的任务就是专门抓上海人,把上海访民赶上早就预备好的4、5辆大公交。我第一次看到如此激烈的场面,非常吃惊!我只得借口“我是河南的。”离开了现场。而警方把数百上海访民送去久敬庄。事后了解,此次抓捕行动是由上海信访办负责人专程赴京策划实施的。我侥幸逃过一劫。其实,前一个月,二会期间,3月6日,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也曾坐镇久敬庄,为上海驻京办抓捕访民打气。
    
    上海市委怎么了?不是说“正访”不抓吗?4月22日给上海市委俞正声、韩正.的信我也给上海信访办寄过一份,而且下午我到国家信访局“拉过卡”,驻京办肯定有我的信息。所以,我不敢在京久留,准备买票回沪。可是从4月28日至5月1日回上海的车票(包括站票)都已售罄。我只得买了4月29日凌晨去张家口的票,到我四十九年前的大学母校:解放军外语学院所在地去看看老校舍,顺便玩玩,30日回京。准备5月2日再到国家信访局“拉卡”后,买票回上海。五一节,想到了1963年考大学的作文题就是“五一日记”,“唱起国际歌的时候”,到天安门广场体验体验节日气氛,唱唱红歌,放松一下心情,或许还可以在纪念碑前敬个军礼。于是,下午1时许,乘20路到“天安门东”站下车,在进入广场的通道口,检查身份证,被验出有“访民”倾向,被带进派出所,直到晚上8点送到久敬庄。随后被押送回上海。5月3日被上海警方以“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为由给予“拘留十日”的处罚。
    
    我根本没有进入天安门广场,根本没有“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的动机和任何举动,怎么就又被拘留十日呢?这不正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吗!联系到4月27日国家信访局门口那一幕,原来他们正在找我,我这是“自投罗网”!
    
    拘留十日期间,警方还额外警告我说,如下次再“犯”,还要“加重处罚”。记得去年8月底被拘留五日后,曾警告我,下次再犯,就将“劳教”。这次“拘留十日”应该还算轻的呢!
    
    拘留十日也给了我一次静下心思索的机会。到底是谁错了呢?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呢?
    
    本来,上访人的维权问题都发生在基层,我的落实知识分子政策问题的产生是在14年前,一直向上海各级领导反映都得不到合理解决,所以,赴京上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政府本应站在公正的立场上,担任“裁判员”即可。我们对基层单位领导的不满,现在却由市级政府的公安出面打压,由专政机器引入解决上访,把上访人纳入维稳对象。这对吗?这不就把人们对基层的不满变成了对政府的不满了吗?出这种馊主意的人既反映出对上访人的对立,又想不出更有效的手段,更不想解决实际问题,如果不是黔驴技穷,那就是别有用心了!这是在激化矛盾、制造对立、产生怨恨。妄图通过拘留达到“息访”是绝对没用的。怪不得上海访民到北京一批又一批,其中有很多都被拘留,甚至被劳教过。在上海甚至还有残疾人、盲人被拘留的状况。
    
    上访的路是很艰难的。4月27、28日住在北京的小旅馆,一位外地的上访老人说:“访民的苦难,就是中国人民的苦难、国家的苦难、历史的苦难。”当时我就非常震撼。面对监房的铁栏杆,回想这句话,他已经把访民受的苦难与国家、人民、历史联系在一起,很深刻!此时我想了“民不可欺”这条祖训,还有一条,“民无所畏”了!拘留、劳教,哪怕关上几年,都没什么可怕。就连押送我们回上海的警察都表示,警方不应该介入,拘留所的警察也不想做访民的对立面。守卫天安门的警察也知道:“你们到这儿来,是为了引起上海领导对你们问题的重视。”甚至连北京抓访民的警察也在责怪上海驻京办工作人员:“你们上海是怎么做工作的?尽给我们找麻烦。”可见,抓访民、关押访民,这多么不得人心!当然拘留也是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但绝对用错了地方,是滥用了权力!
    
    拘留结束,我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立案,撤销对我的行政拘留的处罚。但人民法院对上访案例一律不给立案。上海上层也知道这是错误的,是上不了台面的,于是公安、法院联手,可见在上海,连我们申诉的这一基本权利都被剥夺。由此可见,上海在处理解决上访问题的一整套措施是经过精心设计的:先单方面关闭解决问题的大门,逼你上访,再给你戴上“非访”的帽子,予以镇压。这样的结果必定是:压而不服,上访越来越烈,民怨、民愤四起。成了恶性循环。
    
    我经历了二次拘留,监狱的生活又体验了一把,小事一桩!我领教了专政机器的“狰狞面目”,事后我也了解到,包括世纪集团在内,的确有人幸灾乐祸,他们露出的是狞笑,还恶狠狠地表示还会加重处罚,活脱脱的一副镇压者的嘴脸!走出拘留所,迎来了阳光,我出来了,将来谁最终会进去呢,谁把我关进去,谁就会进去!谁呢?权力!要把权力关进笼里!
    
    我的维权上访的事,现在仍无进展。自从2011年10月31日国家信访局503接待员同志接了材料以后,几个月都没听到上海方面的回应。2012年4月7日,国家信访局接待窗口告诉我,上海信访办的回应是,我“无理取闹”。4月22日,我给上海市委俞正声、韩正同志写了信,同时将此信,转给了上海信访办。4月27日也向国家信访局503接待员同志作了书面汇报,表明了我的态度。按照《信访条例》60天的回复期的规定,市委、市信访办却至今又仍然毫无动静,不知何故。今天我又来北京,向国家信访局,向首长,向您汇报。同时也是对4月7日国家信访局转达上海回应的补充回答。
    
    现在问题僵在哪儿呢?
    
    作为我,也算是一名“原告”吧,还是原来的诉求: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合理、妥善解决问题,还我公正、还我尊严。而世纪出版集团现在却顽固不解决问题,2010年9月8日罗际明书记离开我家,走的时候说的那句“我们回去以后再研究研究,再来找你时,会提出最后解决问题的方案。”他无法兑现,今年4月份,又给我定性为“无理取闹”,这么绝、这么毒的话都说出来了,却又不向我直接表达。这种矛盾的表述,是他们自己把自己逼进了“死胡同”。一年来,我曾向市委宣传部、组织部、统战部建议过,请他们介入,但他们都避而远之。长宁区政府综治办也曾介入协调,但也被世纪集团档回。我知道世纪集团头头们讲面子,我也给他们找了台阶:如果不想、不便或不敢找我直接面谈,就请找个中间人也行,但世纪集团就是听不进去。我这样做,够诚恳、够厚道吧!
    
    我今天向首长您汇报的就是这二个月来真实经历和感受。这也是14年来问题的产生、演变、反复、信访、上访历史的延续。历史的存在,有其偶然和必然二个方面。这条上访历史轨迹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里,谁也别想从我心里抹去。14年来,我始终认为并坚信,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一定要落实,也一定能够落实。本来我的逐级信访都是本着希望各级领导改进工作、纠正世纪集团的官僚主义、纠正错误,以解决我这个历史遗留问题,但信件每每都转至世纪集团,被他们训斥为“妨碍稳定”、“妨碍改革”。说真话怎么这么难呢?正因为10几年来的交涉,我也许“得罪”了这些头头,所以他们恼羞成怒,以至对我恨之入骨,想方设法设置种种障碍,甚至不惜丧失诚信,以阻饶问题的解决。而现在世纪集团欺上瞒下,不敢面对事实、不敢面对真相。以为给我套上“无理取闹”的帽子,就可逃避他们的责任,并可把我归入“维稳对象”,甚至把我关起来,还可逃避“对我合理补偿”,这显然是徒劳的。
    
    自4月7日从国家信访局获得上海的反馈“无理取闹”以来,实际上上海信访办已经把我这个案例提交到国家信访局的层面上,因为总比他们不说话要好,起码,上海世纪集团亮出了底牌,我对此表示欢迎。这也正是我前几个月提出的把我的案例由国家信访局主持处理,所盼望的。从现在起,我将继续适时来北京,专门向国家信访局、向首长、向您汇报案例的进展和我的行踪、我的思想。如果您认为有必要也可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因为这也是上海市委对待、处理上访问题的现状缩影和动向)以便调整和改进处理上访、社会维稳的工作大局。谢谢!
    
    祝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致以
    
    敬礼!
    
    民盟盟员 副研究员 袁宗平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619203105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愿和平满全球(2012/07/12)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警哥情(2012/07/11)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阳光下的抗议(2012/07/10)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排队签名 热情似火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绿荫下的讲堂(2012/06/28)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济济一场(2012/06/27)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好心的女孩子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大学生最佳人权读物(2012/06/19)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儿童不宜”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风在吼,锅在敲,口号在叫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风雨情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我借风威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广场上公审强盗刽子手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一如既往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一如既往 (2012/06/05)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美国之音现场直播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击鼓传花” (2012/06/01)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主流媒体采访 (2012/05/30) (图)
·杭浩东联合国上访维权---五月里的七月 (2012/05/29) (图)
·美籍华人杭浩东十一过后将勇闯胡锦涛家门 (图)
·中秋上海虽月圆高龄老母永不见 杭浩东回国维权上访记(二)
·杭浩东美国抗议后,回上海维权上访记(一)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