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武汉市三级政府官商勾结 施政违法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2月24日 来稿)
    
    作者:刘银芝
    

    我叫刘银芝、女、54岁,家住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杨园柴林头东区9栋19门10号。是中国石化湖北石油武汉分公司(原武汉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造假解除劳动合同的职工;是鄂民申字第00742号案和鄂民申字第01552号案的当事人。因湖北省三级法院无证判决裁定、几年来拒不听证,本人于2011年9月27日诉访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来访接待处、第二接谈区在231房间与058号法官接谈时无辜被010102号法警在背后掐伤了颈部至今未愈。
    
    北京朝阳区警方一直不执行公安部88号令第68条第(二)款、第77条规定,不给本人做法医鉴定。
    
    2012年9月11日下午,本人在购物途中,路经杨园集贸市场与四美塘公交车站往余家头方向的交汇处,被武昌区信访局的一位周姓男子带着四个年轻力壮的便衣;杨园街综治办的工作人员王玲(女)带着杨园街的三个中年男子加中巴车司机共10人,他们在我背后列成一个口袋形、用力将我整个腹部擂到带速前来绑架我的中巴车上。
    
    在我身体弹回后,武昌区信访局的周姓男子用力将我推倒梭开的中巴车门上(致我左手骨折)当时左手肘就起了一个比鹅蛋还大的胞块,左脑撞在中巴车的门洞顶上,右手无名指铲掉一块肉。鲜血打湿了身着的绵绸短装。
    
    武昌区杨园街综治办的王玲在绑架我的途中先称那个黑监狱是武汉石油的蔡总给我找的别墅;他们在我背后用暴力绑架我时、我全然不知,她却说:“你要是自己愿意上车,我们怎么会擂你?”
    
    那个黑监狱地处武汉市青山区青化路阳逻大桥下面、湖北朗驰背后,是一座外墙刷了红色涂料的二层楼房附着偏房、前后有水塘。
    
    进去后,随身背的小型购物包和购物车被保安在推我上二楼时抢走。几个保安连拖带拉把我关到二楼的213房间,头上的发卡和鞋子也被拿走。房间里霉得刺鼻的气味让人窒息,杨园街综治办的王玲又说:“这里是正规的学习班。”
    
    9月12日下午,本人因身上的血渍、汗渍和铺盖上的霉渍染得皮肤像开裂一样的疼痛。于是我把头伸出213房间、问住在隔壁房间的杨园街留守人员:“换洗衣服送来没有?”谁知000105号保安闻之大声骂道:“你个狗日的,到这里来是坐牢。你还要衣服换洗,老子打死你。”说着冲进了213房间,照着我右脑的太阳穴就是一拳,我用右手挡住、把我右手小指打得当时就肿得很高(骨折),他看没有打到要打的部位,接着又是一拳,我把头一偏打在我的右颈部前方,他看两拳都被我避开,突然照着我的左胸(心脏部位)猛击一掌、把我脚上穿的拖鞋从213房间的门口腾蹦到近七米的墙根深处弹回到两床之间,我因左胸被击、痛得胸闷透不过气,好长时间不能动弹,就像死过去一样。该保安打伤我的部位至今五个多月肿痛未消。
    
    关在那里20天里,我全身伤痛;吃了第一餐饭后,晚上开始拉肚子,频繁起夜数十次;盗汗像洗澡,严重脱水加呕吐;胸闷、尿痛、腿肿、脚肿、胃里胀气;每天早上起来口里总是发出一种血腥味。我的身体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平时感冒都很少有,近二十年来没有进过医院。因此,要求到医院去做一个常规检查,他们不同意。
    
    9月19日上午我被转到一楼的103房间,该房间除了比213房间的霉气更大外、还有地沟里发出的臭气。满地的死蚊虫让人不寒而栗。9月20日早上在卫生间里洗黑监狱发给我的发出霉气的“牢衣”,胸部突感透不过气来,差点死到卫生间里。
    
    9月24日上午000105号保安突然出现在103房间门口、见我不理他,等我背过身去后他猛地用力关上103号房间的门,导致我心脏像要从口里蹦出来一样,全身发软无力、作呕,好长时间不醒人事。(下午,武汉市政府综治办的余明雄来到103房间找我了解情况。)
    
    该保安在黑监狱里几次寻衅造势要借机打我。几次专门为我准备了“稀饭泡馍” ;有一次他用右手在送给我的馒头上摸来摸去被我发现,他赶紧把手拿开;由他送来的饭时常有被赶出的痕迹;由他送水时,每次只给我600MM升的水杯里到三分之一的开水。
    
    我与000105号保安素不相识,他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只有一个答案:“他是政府或单位买来专门对付我的。”
    
    9月28日上午,我发现自己尿液里出现了许多泡子,武汉市第九医院体检科的巡检医生告诉我:“这是蛋白尿。你还出现了脚肿,是肾病。”我关在北湖黑监狱里身体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严重问题,政府说什么也不让我到医院去检查。
    
    里面无笔、无纸、无他人谁来给我办过学习班?这纯属是迫害!
    
    下午,我被两个保安带到了二楼213房间隔壁的会议室里,武汉市综治办的余明雄主任在那里。他拿出了(2007)汉民一初字第114号案和(2007)武民商终字第439号案的判决书称:“你们武汉石油只愿意出26万协调解决你的案子。经我们市委市政府出面后,单位最终同意用30万解决你与单位的劳动争议问题”我要求依法解决与武汉石油的劳动纠纷。余明雄称:“能依法解决就不会劝你息访息诉。”
    
    9月29日上午,北湖黑监狱“破天荒”让我们出去放风。
    
    下午,余明雄和一位警号是111901的陈警官来到103房间,陈警官进门就称:“刘银芝你到北京干了些什么我们都知道,市委市政府领导非常重视你的案子。专门派市政府综治办的余明雄主任来办你的事情;你们单位领导真是【Ⅱ】菩萨心肠,愿意出30万解决你的问题、你还嫌少了,你能不能拿到30万还是个问题?”
    
    我对那个自称是姓陈的警官说:“如果我在北京违了法,北京警方会依法处置,不会要武汉市政府来关我;我们单位的领导如果是菩萨心肠的话,当初就不会要我去法院打官司,今天我也不会被关在这里;2006年单位就应该赔偿我的经济损失30多万元。现在因涉诉又过了六年,还发生了许多费用,我怎么可能接受这样的调解。”
    
    9月30日,武汉市综治办的余明雄主任拿着我父亲和我丈夫签过字的承诺书要我签字。我一看肺都要气炸了。我要打电话问问家里人为什么要签字,余明雄称:“这里不许打电话。”那我坚决不签字!
    
    余明雄说:“大姐,钱是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的身外之物。人死了,要钱有什么用?”他走出了103房间。
    
    不一会,000105号保安手里拿着一个非常厚的不锈钢托盘冲进了103房间,恶狠狠地说:“不签字是吧。你今天不走、下午没有饭吃,晚上老子把你打死剁了喂鱼。”我说:“你打。打死我,你也跑不掉。”我与他对视了很久。000047号保安走进了103房间把000105号保安拉出去时说:“大姐,今天是过节(中秋节),我来扯个弯,要是平常我就让他打死你。”
    
    这两个保安出去之后,余明雄走进了103房间对我说:“大姐,你把我当个兄弟看,今后有用得着兄弟的地方可以到市政府来找我。”我考虑了一会,把丈夫家平房拆迁和本人全身伤痛的事告诉了他。他说:“这两件事都好办。”
    
    我要他也给我写一个承诺,他说:“不用。我把你们杨园街综治办的黄主任叫进来当面说清楚就行了。我的身份证你也看过,我的身份也得到了这么多人的证实,我把我的电话留给你,有事找我。”
    
    余明雄在黑监狱里达到他的目的之后,委托前来接我出黑监狱的杨园街综治办的黄永林带我去看伤、跑我家红卫路房屋拆迁的事。有问题与他联系。
    
    谁知息访息诉的承诺书不给我、看伤无着落、房屋无人办。
    
    出来后单位找我与湖北省高法签承诺;杨园街综治办要我签他们写的证明:“是我自己身患多种疾病。”全部被我拒绝。
    
    2012年10月1日起,我由妹妹陪同到医院检查发现全身多处骨折、腰椎、尾椎都有伤、尿里隐血、胃里出现糜烂性的胃炎、疼痛至今不消!肝脏、脾脏、肺部有时出现不适。上腹、下腹、全身骨头阴天下雨像要散架。抵抗力极差(2013年元月14日武汉出现雾霾天气,我开始咳嗽至今没好)!
    
    杨园街综治办的人给我妹妹打电话要我别到处看病、他们还恐吓我丈夫:“你们要是再告对你和你的儿子都不利。”
    
    2012年9月11日下午,他们用暴力绑架我去了北湖黑监狱,武昌区政府、杨园街政府、武汉石油全部不承认!打110也不受理。
    
    在我姐妹及家人都要去北京时,单位被迫承认把我送到了所谓的“宾馆里办学习班”。电话打不通、不许家人去看我,丈夫说为了救我只能在息访息诉承诺书上签字。父亲是在被骗的情况下签的字。
    
    武汉市三级政府明明知道单位解除我的劳动合同是违法的、法院是枉法裁判的、还违法帮助单位来伤害我,侵害我的权利。他们办了单位办不到的事,故意打伤我、应该对我身上的伤情负全部责任。
    
    他们用暴力把我绑架到北湖黑监狱非法限制人身自由20天。用欺诈胁迫手段逼我和我的家人与武昌区政府签息访息诉承诺。是怕我揭穿他们相互勾结的黑内幕。我对家人说:“今后只要我不见了,你们就找单位和政府要人绝对没有错。我是不可能人间蒸发的!”
    
    1、请求各级领导把武汉市综治办主任余明雄为刘银芝在黑监狱里拟定的那个显失公平的息访息诉承诺书公开于光天化日之下,让社会各界的广大人民群众来评说、让法律来见证是否合法。
    
    2、杨园街和武汉石油的有关负责人到黑监狱里来一直都说抓我是有手续的,出来时会给我。可是我一直没有拿到这个手续,请他们出具抓我去黑监狱的手续并说明理由。
    
    3、追究逮捕令签署人的法律责任。还我公道和健康!
    
    中国石化湖北石油武汉分公司被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职工刘银芝
    
    2013年2月1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01919901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市重点工程广电项目引起十年追责、区法院是罪魁祸首!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华通置业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十二) (图)
·武汉公务员纠集黑社会​持械非法入室打砸伤人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11 (图)
·武汉政府公权犯罪非法暴征强拆猛于虎毒于蛇呈愈演愈烈之势
·武汉人民无法见到人民代表 (图)
·武汉“两会”高新请市委书记阮成发问责街道书记谭鹏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华通置业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十) (图)
·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公司的发家史(2)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九)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八) (图)
·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开发家史(1) (图)
·武汉姚家岭被拆迁户吴艳丽一年维权纪实
·武汉江夏区城建局造假护假、满口鬼话、涉嫌受贿/韩龙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七)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六) (图)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五) (图)
·以事实展现武汉市拆迁血雨腥风!/张人强
·武汉余波联合国维权------武汉华通置业的发家史就是暴力拆迁史(四) (图)
·给武汉市委书记阮成发同志的信 (图)
·武汉访民童斌等今“饭醉”《把权利关进法律的笼子》 (图)
·北京两会在即 武汉访民詹三桂的女儿俞静接到恐吓电话
·两会将至 武汉访民大团拜 共商维权大计/视频 (图)
·武汉城管局:公厕臭味和苍蝇数量判定太难
·湖北官员回应武汉医院医生患癌:医生患癌率都高
·武汉:协和3医生疑因辐射患癌,遭罢工施压
·武汉公交司机年缺口2800人 月薪四五千招不到人
·武汉:协和回应方舟子爆医院核泄漏问题 (图)
·武汉私房维权人士聚餐(饭醉) (图)
·武汉访民给被法教班迫害成精神病的詹三桂拜年/视频 (图)
·武汉访民祭奠将贪官处以烹刑的陈友谅 (图)
·危险!武汉王府井一代建筑楼梯下沉 (图)
·武汉访民为北京两会做准备 (图)
·视频 大年初五武汉市访民为维权“折腾”纪实 (图)
·武汉汪俊芳讲述黑监狱遭遇
·大年初一,山东老孔赴武汉探望秦永敏被国保带走
·武汉“出租车事件”2名干部涉受贿被立案
·武汉客管处长涉收受出租公司贿赂 纪委立案调查
·武汉访民 邱庆华、周幼华18大开幕潜入进京历险纪 (图)
·即将被拆除的武汉小桃园饭店全体元购至市商务局的信
·致公安部 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上海公民张汝儁
·武汉市“电视问政”——妓女最重形象
·秦永敏被拘 武汉警察为何如此可恶?/独光达
·武汉常务副市长回应被实名举报:“这是污蔑、诽谤,我非常气愤”
·武汉“连坐式”治庸是以庸治庸
·武汉“有奖治违章”为何无果而终
·武汉交警政委“晒不黑” 网友追问何种护肤品 (图)
·冼岩:武汉警方帮我解答了一大谜题
·武汉某下岗女工:交了这税那费,没得到任何权利
·晶银债权人期待武汉青山区法院独立审判
·武汉江汉区市民再次声援“麻雀行动”
·“麻雀行动”倍受国内被强拆户关注 武汉江汉区市民表示声援
·警惕武汉市发改委主任权力期权化/段暄
·武汉,法律只为穷人而设定的城市
·剑桥善待霍金 张在元武汉大学的一面镜子/刘效仁
·刘逸明:不仁不义的武汉大学如何能培养优秀人才?
·奥数:成都已封杀 武汉还能“疯”多久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