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5日 来稿)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10月14日
    
    
    做完心脏手术病床上的陈天石弟兄
    
为患重病的64学生领袖陈天石弟兄祈祷

    
    
     “1989年的北师大在校生陈章宝(现用名陈天石),因突发心脏病,需救助!陈天石是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请求主内弟兄姊妹援助和代祷。陈天石弟兄抚育着一儿一女,妻子需照顾儿女,没有工作,所有的家庭收入都靠陈天石一人”。
    
     周六(12日)齐志勇弟兄(六四伤残者,六四时失去一条腿)在晚上11点左右发来微信。上面是其中的一段,他接着写到:
    
     “今天下午,我接到陈天石的太太邬姊妹电话说:陈天石弟兄突发心脏病被送到北大医院做造影手术了,大夫告诉家属说,病人造影显示有两根血管看,一根已经堵塞95%,另一根已经堵塞85%,如不及时做支架手术就有生命危险!邬姊妹掏空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和亲朋好友凑齐了5万元,紧急送到医院做了支架手术,挽救了陈天石的生命。望弟兄姊妹,为陈天石弟兄祈福祷告平安!谢谢!”
    
     周日(13日)上午,在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中,齐志勇弟兄再次通报了陈天石的病情和治疗情况,并再次通过微信发给了一些肢体、朋友,其中写到:“主内弟兄姊妹,通报陈天石弟兄病情:陈天石弟兄昨日做了心脏支架手术后,精神状态很好!他连声祷告,感谢神!感谢主的恩典搭救生命!现在,陈天石住在北大医院住院部,2层1号病房28床,请众弟兄姊妹为他祈福祷告。感谢主!”
    
     关于陈天石弟兄,请看赵常青弟兄(目前在狱中,已是第4次坐牢,曾坐牢10多年)在2010年写的《学生“黑手”在哪里?——89学生领袖陈章宝采访录》
    
     全文如下:
    
    学生“黑手”在哪里?——89学生领袖陈章宝
    
    2010-06-07
    
    赵常青
    
    首发《民主中国》
    
     岁月匆匆,不舍昼夜。
     转瞬之间,震惊世界的中国89学生运动便过去了21年。在这21年时间里,诸多流亡海外的学生领袖或当事人都从自己的角度对当年的学生民主运动做了大量的回忆和资料整理,这些资料和回忆对于89历史的还原有着重要的意义。但也有个别回忆存在史实偏差的问题。为了尽可能的接近历史的真相,2010年5月22日,笔者约请了89民主运动中的一位重要学生领袖——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85级的陈章宝(现名陈天石)就89学潮中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做了一次访谈。陈章宝的回忆不仅会给读者诸君提供一些新的史料,而且他关于8964的认知和感想也许会带给各位一些新的启发和思考。
     陈章宝,1966年5月22日出生于广西容县,1985年9月考入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1989年积极参与广大学生反腐败、争民主的学潮,曾担任“北师大学生自治会”宣传部长和“北高联”轮值宣传部长,六四后南下逃亡期间被警方逮捕送往秦城监狱收容审查,1991年元月22日结束审查免于起诉,但被北京师范大学“勒令退学”。
     此后,陈章宝为谋生更名“陈天石”,四处打工,备尝艰辛。期间曾因为参与一些政治活动而被数次关押,多次在看守所或强劳农场受到酷刑虐待,2000年接受福音成为基督徒,现在一方面为家庭教会做事工,同时积极参与各种公民维权活动。
     采访中,巧遇曾担任北师大学生自治会秘书长的张军和天石在一起,虽然张军时间不长就有急事先走了,但还是让我对当年的北京学运有了更多的细节方面的了解。
     北师大的4.19游行
     常青:今天联系天石,没想到张军也在一起,那是再好不过的事。因为我知道二位都是当年的学生领袖,都是“北高联”重镇——北师大学生自治会的重要负责人及“北高联”的“骨干成员”,你们作为直接当事人对于当年学生运动的诸多重大事件及相关决策有着重大见证,正好我想请你们就89学生民主运动的相关问题做些请教。因此如果二位没有意见,我们现在就开始。
     天石:好吧,就从4月17号吾尔开希的演讲谈起。
     张军:还是从4月15号开始吧。4月15号耀邦逝世后,大概在晚上六七点左右,我们北师大的宣传栏上面就张贴了许多大字报,有的表达对耀邦的哀思,有的表达应该开展悼念活动,还有的提到耀邦的“冤屈”,要求为耀邦平反。此后两天,这一类大字报越来越多,但并没有搞具体活动的,好多学生基本上也就是从“旁观”的角度去阅读大字报。但到4月17号傍晚,情况发生了变化。
     天石:4月17号晚饭后,有几百同学自发聚集到3.18纪念碑前面开始一些具体问题的讨论,我和张军都在现场,当时吾尔开希做了一个非常精彩的演讲,对耀邦的逝世表示哀悼,鼓动大家起来纪念耀邦并推动中国的民主。他的演讲受到大家的热烈鼓掌。
     张军:这是北师大学生在耀邦逝世后的第一次自发集会。
     天石:4月18日下午北师大的湖南籍学生贴出来一张通知,约请“湘籍同学”4月19日早晨在学校集合后集体前往天安门广场悼念“老乡”,因为耀邦是湖南人。到4月19日早晨9点左右,很多同学都赶到3.18纪念碑前集合。
     常青:都是湖南人吗?
     张军:有湖南的同学,也有其他省的,比如说,我是江苏人、天石(即陈章宝)是广西人,我们也都参加了。
     天石:当时有一位学校职工家属、银燕公司的职工,叫蒋之泉,他给我们前往广场的游行队伍拍了很多照片,后来我和张军都和他保持着比较要好的关系。
     常青:有多少学生参加这次游行悼念活动?
     天石:当时大家在3.18纪念碑前集合后便出发了,跟上的同学很多,前面的学生都到小西天了尾巴还在东校门里,大概有两三千人。但群龙无首,大家都有些压抑,默默的走着。
     张军:天石看到这种情况,便自告奋勇跑到队伍前面负责带队,并带领大家喊口号。
     常青:当时主要喊的什么口号?
     天石:诸如“耀邦千古!”“公正评价耀邦!”等等,但喊着喊着也带领大家喊出“铲除官倒!”“打倒专制!”之类的口号,不过没有“打倒共产党”这样的口号。气氛马上变得很激奋,沿途有许多市民围观并鼓掌。张军也行走在队伍旁边协助维持秩序。我们是中午的时候到达的广场。
     常青:你们到达广场的时候,广场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呢?
     天石:当时的广场已经聚集了成千上万的群众,黑压压的。纪念碑上已经挂上了“中国魂”的条幅。好些人在纪念碑的四周面向观众进行演讲。因为参加我们游行的队伍里有一些学校老师及党团负责人,所以到了广场后,这些人便开始做学生的工作,要求大家回学校去。由于这是北师大学生开展的第一次游行活动,我们也没有太多经验,所以最后在一些老师的劝说下,游行队伍就在广场解散了,一些同学就自己陆陆续续的回校了。
     常青:你们俩也回学校了吗?
     天石:我们都回去了。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饭后休息了一会儿,大概在晚上十点左右的时候我听说有一部分学生去新华门请愿没有回来,便马上骑上自行车去到新华门,当时新华门已经有各高校好几千学生在那里静坐请愿。
     常青:当时有学生冲击新华门了吗?
     天石:我到以后看到学生要求政府派代表出来接待,但无人理睬,学生一度和把门的武警挤在一起,但是很快学生自动改为静坐,从半夜11点左右到天亮前被驱散,我一直在新华门,没有任何学生冲击新华门。
     常青:有武警把门吗?
     天石:门外没有武警,只有门口站岗的,但大门里面有很多军人。
     常青:张军去了吗?
     张军:我没有去。
     天石:我在新华门人群里呆到凌晨四点多天快亮的时候,看到从新华门对面出来了大队武警,他们广播要求学生撤离,接着分成纵队对请愿学生进行了分割隔离,由于分割包围,我被赶到了外面,不过这时候我还没有看到新华门的武警用大棒殴打学生,于是我骑车往南绕道前门去天安门广场看动静。我骑车从南广场到大会堂门外的时候,就看到在天安门前面大批手拿大棒的武警士兵,正往广场运动。一线排开后突然他们叫喊着举起棍棒,从北往南进行扫荡,而滞留广场的学生市民就开始向南向外跑开,这时听到有人大喊一声“不要跑!我是……到纪念碑前集合!”有人说这是吾尔开希,我没听清名字。但由于当兵的很野蛮,挥舞着大棒狂打,大家支持不住就开始四散逃跑,纪念碑上的人也被赶离,看到这种情况我也只好后撤,我由于骑着车跑得快,没有被打,而在我车子后面的人就有人被当兵的赶上殴打,打得直叫,有一位的头上鼓起了一个大包,出了西南角后摸着叫疼给我看。
    
     常青:当兵的一直把你们撵到什么地方?
     天石:他们把我们撵出广场,一直撵到广场西南角与人民大会堂以外的地方就不撵了,然后他们就开始全面控制广场、在广场四周布岗。
     常青:被赶出广场后你就回学校了?
     天石:没有,我又骑车返回西单从路北往东,看到许多学生被送上公交车,车上的学生大喊大叫表示抗议,并用手拍打车窗,一些车窗玻璃被打碎了。另外我还亲眼看到从新华门方向撤出来的学生中有一个女同学被打骨折了,她的脚踝肿得很大,已经不能走路,而是由两个同学半背半拉着往前走。我记得当时北师大中文系85级的宿东民也在现场,大家叫了一辆出租车让背出来的同学将这个受伤的女同学送到医院。后来我就回学校了。
     常青:关于那天清晨新华门清场时发生的事情后来有一篇题目是《4.20新华门血案真相》的材料在民间流传,请问你知道这个材料的出处吗?
     天石:这篇文字材料是第二天“临时北高联”成立后我从秘书处综合了多份见证稿,并综合了自己的所见由我统稿完成的,最后由北高联宣传部作为通稿宣传散发的。后来,这篇稿件受到当局的严厉批判,但我认为骨折和头上的大包就是血,文稿中没有说死了人,是政府把死人的谣言加给了这篇文稿。
     带领学生队伍到人民大学进行大串联
     常青:你在新华门见到吾尔开希没有?
     天石:见到。我回到北师大后心里很气愤,于是在上午大概是十一点钟左右,我就对在3.18纪念碑前聚集的学生说要出去串联。此提议得到大家的响应,于是我们就带着两三千人的队伍从师大北门出去,沿着北三环往西直接游行到人民大学校园里。
     常青:师大的同学真猛,一呼拉就跟上这么多人。
     张军:那一天,我没去人大,我走到中途因有别的事就退回来了。
     天石:我从头到尾都参加了,我们绕着人大校园转了一圈,喊口号要求人大学生也跟我们一块上北大清华串联去,于是许多人大学生也加入到了我们的队伍,不过天不凑巧,这时下雨了,我们都被淋得招架不住,最后只好放弃去北大、清华的计划,大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22310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维权人士陈天石被传唤,北京多人被限制出门
·陈天石说要等北京市公安局来人审讯了才能回家
·陈天石给莫之许来电 正和国保吃饭
·北京顺义警方以“非法贩卖烟花爆竹”传唤陈天石最新情况
·北京基督徒陈天石被警方带走5小时无音讯
·维权人士陈天石深夜被北京公安局带走 (图)
·民主维权人士陈天石初定遣返时间
·范亚峰被警察带走,陈天石、余杰被警方限制行动
·陈天石全家被断水逼迫搬家进入第四天
·基督徒维权人士陈天石租住房被断水逼搬
·北京基督徒维权人士陈天石面临警方骚扰
·陈天石:法制被吊销——关于唐吉田、刘巍律师执照吊销门事件的感想
·“两会”前北京维权人士陈天石被传唤
·两会人权观察:北京异议人士陈天石被传讯等六则
·齐志勇、陈天石等给被监禁人士家属发贺卡(图)
·六四学生领袖陈天石连续遭到警察威胁骚扰(图)
·杯弓蛇影、警察再次询问陈天石
·快讯:人权人士陈天石再受派出所公安骚扰(图)
·陈天石:谁在吹响对中国家庭教会联合会以及张明选讨伐的号角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