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廖祖笙: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05日 来稿)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作者:廖祖笙

    
    廖梦君惨烈遇害后,我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当局全面非法剥夺,一个长期以文为生的作家自此没有了生活来源。万般无奈下,我夫妇俩用住房抵押贷款,向银行借贷了25万元,要连续十年每月向银行还款3300元。经反复权衡,我夫妇俩决定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自本月起不再还贷。
    
    拜穷凶极恶的黑恶势力所赐,我在快要“奔五”的年龄一切又得从头开始。我夫人在许多同龄人已经作奶奶作外婆的年纪,还得挺着一个大肚子。这之间我不但要照顾一个高龄孕妇,且要照料风烛残年的老人。在孩子出生以后,这样的生活模式也会持续不短的时日,我还得作一阵家庭妇男。
    
    我的故乡是个景区,物价贵过一线城市,就是再怎么省吃俭用,每月的生活花费也要两千到三千元,加上每月要向银行还款3300元,我家等于每月要开支五千到六千元。在这种情况下,这对我夫妇俩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哲人说“债务是犯罪之母”,我不想被隐形的黑手给推上犯罪的道路。
    
    更何况在这般凶险的季节里,亿辛万苦去保住房子,在我而言委实意义不大。在那个早已没有了坚挺脊梁的搜索引擎键入我的名字,在显要位置长期搜出的是《廖祖笙还活着吗?》,几篇5毛写的烂文章也一直被“重用”着,现又多了“廖祖笙死了”的搜索热词……这已不是用邪恶所能概括。
    
    我已多次死里逃生,只是我还没将有些状况向外界披露过。我无法想象如何还能把又一个孩子送进匪帮开办的学校就读,无法想象一个在党国完全失去了话语权的作家,许多时候连自己都无法养活,日后还怎么去养老婆、孩子……一切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为满足妻想再作母亲的愿望而已。
    
    中国人养儿多为着防老。周永康秉政时期的政法系,给出的是这样的牌理:你的孩子死得冤不冤我不管,你的饭碗被打破,你夫妇俩以后要怎么度过后半生我也不管,你得先同意火化了惨烈遇害学生的遗体,让我们给毁尸灭迹了,我就象征性地善后,“资助”你70万元,这就是你的余生……
    
    我从20岁开始不论走到哪里,都被人视为“才华横溢的才子”,在广东家破人亡后回到故乡,竟也成了政法委和公安公然迫害的对象。我先是被反复告知我是所在地区头号“维稳”的目标,后又被告知我是中央政法委的监控对象。小县城里的一介文人廖祖笙,让前中央政法委如此“看重”。
    
    我意识到回乡定居是个错误,不想就此被人给逼死逼疯,在创伤累累之后,也承受不了“执法”者们定期的凌辱和修理,因此早就想卖了这房子,想远走他乡,甚至想过干脆出国,但都求而不得。后来竟被逼得要上街去摆摊卖房,我为此被公安找借口给拘留了5天6夜,平生第一次吃了牢饭。
    
    之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夫妇俩通过抵押贷款,总算是拿到了25万元贷款。清偿了债务后,想开个小店,旋即发现单单盘个空店就需要十几万,实在不易做成什么生意,国保当时的威胁也令我无法往长远处着想,于是只能隐姓埋名工作在异乡,在乡关茫茫中,五味杂陈,颠沛流离了一年。
    
    在此期间,穿制服的“公仆”为查找我夫妇俩的行踪,足迹已是留在了上海、江苏,以及福建的邵武、永安、闽侯等地。我夫妇两家的老老少少,那时不断遭到有司的骚扰和惊吓,在方方面面也受到了严密监控。我岳母此间被人用竹竿给绊倒,摔至大腿骨折,到今天为止还是无法正常行走。
    
    正如国保通过监控我家人的电子邮件所知道的那样,在外漂泊的这一年,我在一家企业主管企划和文案工作。月薪近万元,但只上班了一段时间。我夫人因一直没怀上孩子心急如焚,所以我更多的时候是在陪着她到处寻医问药,夫妻两个在医院也反复体检,可始终检查不出不孕的毛病在哪。
    
    妻决定做试管婴儿,于是我们又在医院长达数月反复做着各种检查,一天往外掏几百元、几千元是常事,最多的一天向医院付款近8000元,但手术最后还是宣告失败了,前后十几万元就这般打了水漂。感谢公司高层的抬爱,在我即使没上班期间,一如既往提供免费食宿,并给予了多方关照。
    
    苍天有眼,或许是环境改变了,心境也跟着改变了的缘故,妻子后来居然能自然受孕了。去年底妻已怀孕了一次,但不幸流产。这次妻怀孕后,每次去做产检,皆显示一切正常,一个肚子现挺得像是硕大的皮球。我心有余悸,本是不同意她回乡待产的,但还是只能顺着她,回故乡蜗居至今。
    
    托“新政”的福,这次回乡,我和长期“兼管”作家怎么写文章的这条线,还算是相安无事,但断网在继续,今天刚好被连续断网了1000天。人毕竟是有记忆的,看到一些人,想起某些事,难免会觉得心里略微不爽,见了门旁刻写的侮辱我的字画,同样不爽……我怀有的是旅居故乡的心情。
    
    为了避免再成为被经营的对象,我在这两次回乡时,都不去任何一个朋友、战友、同学、邻居家走动,肩负特殊使命的某些故人从我嘴里不可能得到什么。我当初在文字层面苦口婆心,不过是希望政府正视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结果因此不但失去了爱儿,也已然失去了我的故乡。
    
    我只是权斗棋盘上的一颗棋子。穷凶极恶的黑恶势力在以往的岁月里,忙着为这个党大量制造“敌人”,什么样的人都敢抓,什么样的人都敢整,什么样的人都要替当局给得罪光……你们斗得死去活来,何以要把我无辜孩子的命也给拿走?何以连小孩都构陷?何以要把我家害到这样的田地?
    
    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乃无奈之举。如此,买方不用担心有司从中作梗,能放心购买。手握法槌者想怎么拍卖都行,爱卖多少就卖多少,我无所谓的,我不惮为国家为百姓受难。反正种种迹象表明天已快亮了,有些账目,是需要等到天亮后才能一五一十厘清的,而在这之前我的生活还要继续。
    
    支持国家权力与灭绝人性的黑恶势力进行坚决的切割。希望党中央、中纪委乘胜追击,彻底肃清“祸国殃民,荼毒天下”之余孽,昭大信以国民,还公道以冤魂,行法治以天下,挽人心以流失,赋公权以正气。我近日也会将此文打印一份给银行,以此说明把住房交给当局拍卖的原因和理由。
    
    写于2013年12月5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邪党放任凶徒逍遥法外第2699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执法”机关非法剥夺,被反动当局连续非法断网1000天!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互联网,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不时操弄“不作恶”的谷歌……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的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邮箱:[email protected]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91982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在狂躁、阴毒的病人面前
·廖祖笙:被逼出故乡前的必要声明
·廖祖笙:豺狼当道的法与非法
·廖祖笙夫妇向潘基文等借款求生
·廖祖笙:魔鬼正在傲视黑夜和全球
·向联合国及多国首脑求助/廖祖笙
·贵州人权研讨会:作家廖祖笙广场卖房被拘留 (图)
·廖祖笙上街卖房再次被抢 被威胁“带过去”
·廖祖笙:岂可无视国际公约和本国宪法?
·廖祖笙夫妇的出境自由被剥夺
·廖祖笙:向皇帝和宰相呈报我的幸福生活
·廖祖笙:强烈要求僵尸党自证清白
·廖祖笙之子廖梦君遇害72天,家属仍然拿不到尸检报告(图)
·廖祖笙哀告:廖梦君遇害的第58天,杀人凶手仍被包庇!(图)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SOS!廖祖笙夫妇向全球华人求助!
·台湾总统府给廖祖笙的函复
·内地作家廖祖笙向香港政府申请贷款
·大陆作家廖祖笙向台湾政府申请贷款
·廖祖笙:你和艾未未一样缴纳的是赎金
·廖祖笙被拘留第三天仍感有生命危险
·断网断信息阻发声无法生存 作家廖祖笙被逼卖房遭拘留 (图)
·自由作家廖祖笙遭当局断网后禁卖住房 (图)
·敬请关注被当局逼得走投无路的廖祖笙夫妇
·廖祖笙:勉强自己写点散文报平安
·廖祖笙:魂兮归来,“和谐号”的死难同胞!——三送“和谐号”上的死难同胞
·廖祖笙:遭遇国门前的拦路虎
·廖祖笙:险恶的用心,可怕的阴谋!
·廖祖笙谷歌博客被删除
·廖祖笙:有感于赵枫生自愿放弃国籍
·廖祖笙:国家政权怎么成了贼?
·廖祖笙:“莫以百姓可欺”但天天欺压百姓
·廖祖笙:强化党的领导毋宁放手百姓自治
·廖祖笙:吸血鬼自述
·廖祖笙:不能由犯罪集团主导改革和反腐
·廖祖笙:饮血茹毛的"反腐"和"改革"
·廖祖笙:犯罪集团吆喝“全面深化改革”
·廖祖笙:荒野安委会?荒庙安委会?
·廖祖笙:胜利者说
·廖祖笙:当务之急是严惩冤案制造者
·廖祖笙:全都挣扎在恐惧里
·廖祖笙:形形色色的"恐怖暴力袭击"
·廖祖笙:想贪的贪,想抢的抢,想演的演……
·廖祖笙:跨省抓记者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廖祖笙:“敢于亮剑”不如组建“缝嘴队”
·廖祖笙:荒庙里的机器上就两齿轮在转动
·夏俊峰案本可“协商解决”/廖祖笙
·廖祖笙:十蠢之“舆论斗争”“敢于亮剑”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