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呐喊:中国法律和人权的血泪还要流多久?/李博振
请看博讯热点:访民动态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8月26日 来稿)
     中国法律没有把信访(或者说“上访”)规定为犯罪。从法律上讲,受害人提出投诉请求的信访也就是申诉,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参第四十一条等)和《信访条例》等法律法规均明文赋予我国公民的一项权利。但是,我和父亲各自分别依法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等信访部门正常信访,在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宁陵县公检法和商丘市中级法院等及其办案人员这些司法老赖竟然把我父亲合法合规的正常信访强加到我身上,并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以强盗逻辑取代法律,以强盗行径取代诉讼,以行使法定的申诉维权权利作为犯罪,以寻衅滋事罪的罪名胡编滥造赤裸裸的“共同犯罪”冤假案来对我们报复和迫害!依法这不但公然违背我父亲的信访行为与敲诈勒索罪或者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根本不符的事实,而且还公然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这一刑法原则性规定!
    
     我曾以为法律公平正义和神圣尊严而学习了法律,获得法律本科学历;2007年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获得司法部颁发的法律职业资格证书(A)。但是,这些司法老赖就以疯狂践踏法律和对我进行残无人道的折磨摧残来逼迫我这个法律人把依法正常信访行为“认罪”!并指使宁陵县看守所管教民警赵玉先竭力对我“做工作”,说上访人“就像以前的政治犯”,以法律抗争不过公检法,并多次“劝”我说,“只有办案单位说黑的就是黑的,说白的就是白的”才能“得到办案单位的同情”而“早点儿出去”,否则便是“以卵击石”!赵还曾指着看守所粘着白瓷片的墙进一步解释说,“比如这墙,如果办案单位说这墙是黑的,你就得说是黑的!”

    
     根据所谓的“案情”,我父亲向其提出申诉的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所在地北京市丰台区这个信访地即是“犯罪地”;而我的信访又是对宁陵县法院的控告,这必然使本案与宁陵县法院之间存在极其严重的利害关系,因此,依法本案应当由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理。但宁陵县检察院和法院对于我先后三次提出的管辖异议均不作审查答复,非法强行管辖。在所谓的“诉讼”中,各司法机关串通宁陵县看守所民警梁涛、赵玉先、张礼伟等,利用杀人犯梁某、乔某及其他在押人员或直接对我和父亲刑讯逼供、骗取假供、编造假证、剥夺诉讼权利和折磨迫害。其中,宁陵县公安局的张胜等利用我父亲眼患白内瘴和不懂法先后三次骗取和逼迫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按指印,还强行拿住我母亲的手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证言笔录上按指印;宁陵县法院对法庭笔录作虚假记录,并公然违背事实在一审判决控方的证据中非法添加公诉人在庭审中没有出示的十多份后期造的假证;商丘市中级法院对本案的审理更是直接取消“法庭调查”、“法庭辩论”、“最后陈述”这些庭审必有的全部法定程序的闪电般的跳跃式虚假庭审;整个“诉讼”过程完全剥夺我的举证权、辩论权等,始终禁止我作无罪辩护;因在庭审中作无罪辩护,宁陵县法院就公然在判决中以“庭审中拒不认罪”为由非法对我和父亲“从重处罚”,直接违背《刑事诉讼法》对辩护权的明文规定;我仅能通过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进入案卷的无罪辩护理由,在二审裁定中也被商丘市中级法院分别以私自组织编造的几十个字的虚假内容所取代;二审裁定还公然违背一审判决依法以调取我父亲的户籍证明证实我父亲是1951年出生的事实,硬说一审判决是以“证人李大肾、李大臣、刘济勋证言”证明我父亲是1947年出生的,并据此毫无法律法规依据非法否定我父亲提出的信访事项及诉求的合法性;本案在所谓的“诉讼”终结后,宁陵县公安局仍指派民警洪峰、杜振奇于2012年3月20日以提审为名,和梁涛一起对我父亲打骂,逼迫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更恶毒诬陷我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
    
     可见,本案各个“诉讼”阶段的案卷和两审的“法庭笔录”,两审裁判的内容,均是各司法机关在法定诉讼程序缺失或者被扭曲后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胡编滥造的,或者甚至是在法定诉讼程序过后非法假造并强行折换或添加的!因此,本案是中国司法机关完全违背事实和法律,公然全程彻底践踏法律和人权并公然全盘彻底肆意胡编滥造案卷和裁判的极端冤假案!这是中国的“赵作海案”、“佘祥林案”、“李怀亮案”、“张辉、张高平叔侄案”、“呼格吉勒图案”、“陈科云等五人案”、“陈建阳案”、“于英案”等冤案假错案都不能与之相比的。在中外司法案例中本案已足以成为国家司法机关公然赤裸裸地践踏法律和人权最疯狂、最彻底、最无赖并远远超过民众所能想像极限的极端冤假案!
    
     对于这样一件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极端冤假案,若依据中国法律,由一审判决书即可作为新证据推翻二审裁定;调取一、二审案卷中两裁判据以作出的两伪“法庭笔录(上面都没有我和父亲的签名或者指印)”也可推翻本案两裁判;调取二审案卷中我和父亲的上诉状(每一页都有我和父亲的指印)或者辩护人的辩护词(每一页都有辩护人的指印)也同样均可推翻本案;甚至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信访条例》的明文规定也可彻底推翻本案;等等。但是,我们依法申诉维权却艰险重重。2012年我母亲因到北京依法信访为我和父亲讨天理和公道而被非法拘禁于华堡乡政府院内三个多月,其间华堡乡政府领导和干部共60人分成十班轮换看守;同年我父亲提出申诉后,商丘市中级法院却根本不针对我父亲提出的申诉理由而胡编滥造了徒有“驳回”空名的“驳回申诉通知书”;2013年1月9日我父亲向河南省高级法院提出了申诉,但至今其仍拖延着不依法作出处理决定;为了对本案依法申诉并躲避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的迫害,我姐不得不把户籍迁移到了山西省,自2012年以来,我母亲和我姐一再向河南省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等机关的信访部门依法提出申诉和控告,但至今均未果;2014年4月14日下午宁陵县公安局的常中亮和王越到周口监狱的讯问室,企图在骗取我的签名后再改造成在我出监后继续对我非法拘禁和迫害的非法材料,不久又有消息人士透露,宁陵县公安局在4月14日前曾往周口监狱打电话询问我的刑满日期,待释放那一天就把我带走!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妄图通过暗箱操作封杀我这个掌握了法律和一些英语的信访人来用黑暗掩盖它们犯下的罪恶!
    
     法治的实质是以法律限制公权、保护私权。一个国家如果普通民众不能依靠法律及时有效地对抗国家机关及其公职人员的侵权或者迫害,或者不能及时有效地实现法律救济,那么这个国家绝对不能称为法治国家,这个国家因此也谈不上能实现人权保障和社会的公平正义。2012年信访人曲华强在镇政府引爆炸药身亡;2013年信访人冀中星以制造“首都机场7.20爆炸案”来引起关注表达诉求,我虽然不赞成他们这种方式,但却能感受到中国普通民众依法维权的困顿,更能感受到那震耳发溃的呐喊!而本极端冤假案的出现和我们依法申诉维权艰险重重的现实也充分说明,当国家机关及其公职人员公然以权践踏法律、法制和人权时,法律竟然形同虚设,甚至法律也被其轮奸!中国法律和人权的血泪还要流多久呢?
    
     2014年7月28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414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访民朱金娣致浦东新区陆家嘴街道党工委书记再次公开声明信
·河北访民夜访中央巡视组被拒 (图)
·四川中江申冤访民李继超致县长公开信
·新乐镇副书记纵容打死访民王俊敏事件,河北省政府难推其究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8.8) (图)
·北京缺德14路公交车/访民
·河北定州访民丁灵杰到市委还钱被挡在门外 (图)
·山西大同访民观青奥心脏病突发接济站
·武汉市汉阳区用假巡视组骗取访民上访材料
·上海数百访民“青奥会”之行 (图)
·中央第六巡视组门前又一访民遇险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8.1) (图)
·上海部分访民“八一”赴京支持习主席军中打虎 (图)
·咄咄怪事:访民拘留期间法院判决书蹊跷送达?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7.25)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4.7.25)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 (图)
·武汉被强拆访民陈文英被武昌公安局非法刑拘案代理词 (图)
·在京全国各地访民永定门拉横幅声援十君子(9图) (图)
·上海访民李雪梅因青奥会遭跟踪监控 (图)
·因政府逼迫 成都访民发断绝母子关系的声明
·青奥会维稳:江苏镇江访民马玉凤被限制人身自由
·河南访民张玉层因到京上访竟遭逮捕
·访民刘翠艳不屈不挠在京追要到部分土地 (图)
·在京访民人权意识觉醒 上街发传单要民主宪政 (图)
·武汉陈小群等访民遭截访押回 潜江伍立娟被扣马家楼 (图)
·在京访民玉泉山和反复无常的警察对峙 (图)
·河南访民郭秀云不堪忍受迫害请求加入美国国籍
·山东烟台维权访民孙立勇逃离监控回到北京
·南通多名访民向巡视组举报遭当地政府严密监控
·河北访民一天八进翠平山见巡视组遭拒
·成都市访民维权「简报」第六十期(2014.7.31-8.15)
·成都遭强拆访民彭天惠 “颠覆罪”案省高院驳回申诉 (图)
·陕西宝鸡访民周志银躺在病床上还遭监视 (图)
·盘锦访民赵令恩 国资委门前挂牌控诉 (图)
·失火疑案让在京访民丢失身份证维权艰难 (图)
·上海访民家属要求无罪释放因拉横幅而被逮捕的11名访民 (图)
·刘红霞:访民上街打条幅合法化引导(1) (图)
·刘红霞:看北京对访民游行的恐惧
·于新永:公民与访民
·查建国:访民自杀,根在哪里?(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22)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八)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七)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六)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五)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四)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三)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二)
·辛昊:访民变歹徒 警方猫腻多 真相何处寻(一)
·刘红霞:郑州三看受访民持续围观 (图)
·刘红霞:浅论访民聚众扰乱社会秩序
·吕耿松:杭州圈地大王王光荣被抓,访民称大快人心 (图)
·法无明令逮捕访民,习近平比胡锦涛更加残暴/杜阳明
·丛晓波:访民变身“信访主任”就能维稳吗? (图)
·访民群体七一动向分析/刘红霞
·怎能把上访民众和恐怖分子混为一谈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