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请看博讯热点:被精神病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6日 转载)
    2015年11月6日,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人民政府办公室,下发了赤红政决字<2015>156号关于确定白玉芝与徐某争议土地使用权的决定,归还了白玉芝36.3亩的土地使用权。官司纠纷十多年后,她顶着妄想性精神病的帽子被关精神病院6次,终于获得了一纸决定书,从而也侧面反映出政府认可她是一个具有正常人格的公民。
    
    这就是本文的主人公白玉芝,女,高中毕业,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区八里铺村二组,身份证号:150404195907091848,农民,生有两女一男三个孩子,现在离异独自生活。上访十年的时间,6次被拘留,6次被关精神病院,本刊在北京见到她时戴着墨镜,后来才知道,在关押精神病院期间被吃药打针,已经导致一只眼睛近乎失明的状态。然而她的思路却异常清晰,所以交流也顺畅。
    
    白玉芝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结婚后孕有两女一子,自家搞得小作坊也生意兴隆,在改革开放的初期也算是较早有致富意识的一部分人,这一切都因后来的婚变而彻底被摧毁了,丈夫跟别的女人过到了一起,小作坊没法继续经营只能关闭,最难的是还要抚养三个未成年的孩子。
    
    1994年双方离婚时约定,家庭财产归白玉芝所有,可是在2001年3月27日村里签订土地承包合同时,把本属于前夫1985年就拥有的几十亩耕地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划给别人耕种。为此,白玉芝开始奔跑于各政府部门,开始了她十多年上访路。
    
    在中国这个地方,一旦被政府拉入黑名单的人,很容易被其他村民看起来低人一等,甚至被其他人欺负。2007年11月12日,白玉芝莫名其妙被刘某殴打致伤后入院治疗,在治疗期间,医院就同一病症先后作了四份不同结果的鉴定报告,由重伤最后鉴定成了轻微伤。白玉芝对此结论不服,要求重新鉴定,警方名义上同意重新鉴定,然而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发出近两年时间也没有个结果。
    
    白玉芝因此反复上访,被公安局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内被他们变着法的考了9天,最后又铐在老虎凳上用辣椒面呛,一直折磨到她昏迷才打开手铐,也没有给拘留证,还威胁你敢再告,就送你到精神病院。没想到后来真的成为了事实。
    
    2009年3月27日,白玉芝因上访被拘留到4月14日,期满后没有释放她回家,而是又被拘留10天。4月24日早晨9点,时任红山区文钟镇派出所所长霍俊超带四个警察来到看守所,告诉她没事了,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接她出去,白玉芝便坐上车准备回家,让她没想到的是警察直接把她拉到赤峰市安定医院(也称赤峰市复原军人精神病医院)关押。所长霍俊超在未经得白玉芝及家属同意下,以监护人身份,强行将她关进赤峰市精神病医院。
    
    白玉芝说:“关进医院后,为了证明我不是精神病,当时就告诉医生自己有三个子女,最小的都30多岁了,是上访讨公道才被警方送进来的,可医院根本不听我这些解释,他们向杀猪一样把我五花大绑地捆在床上,强制打毒针、灌药,由于我不配合,他们天天给我打针,一直到一个星期后我坚持不住时,他们才停止给我打针,吃药每天都有,一天三次3到5颗不等,是和真精神病人关在一起的,他们都不知道收拾卫生,很恶心!护士给换了床单啥的还行,不给换的话房间里就是臭气熏天,一个房间住十来个人,如果不听话,他们还让精神病人打你。”
    
    关押期间,白玉芝的子女多次到医院申明母亲根本没病,更不会患精神病,要求放人,但均遭到派出所和医院的拒绝,医院则公开说政府和公安是监护人,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才能放人。白玉芝的大女儿从上班的杭州飞回来,明确告诉医院,我妈我们不要了,就交给你们安排吧 ,我回家发网上证明她被你们收了就行,出了事你们自己负责。医院最后怕影响大,再被关押了91天后,白玉芝于2009年7月25日被释放出来。
    
    白玉芝被释放后,她的大女儿要回杭州,顺便带她去杭州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精神病这方面的问题,她已经不记得是哪家医院了,不过当时的鉴定结果却记得很清楚,因为一次检查给了三次结果。检查完医院说正常,没有精神病;后来又通知说有偏执型精神病;第三次通知改成了妄想性精神病。
    
    白玉芝说:“女婿心疼我,让我别回去了,在杭州生活吧,我告诉他们,官司打到现在,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有一口气在,我告诉女婿,你们权利意识太差了”。
    
    就是抱着这种争口气的态度,她回到赤峰市,又开始了自己的维权生涯,紧接着第二次被精神病也来了。
    
    2009年9月14日,白玉芝到红山区法院要求立案(跟前夫追加抚养费),本来和警方没关系,但是这只魔爪还是伸向了她,派出所所长霍俊超经过法院工作人员将她骗到法院调解中心,很顺利就把她送到赤峰市安定医院,还动手和医生一起把她绑在床上,一直到打完针、灌完药才离开。由于外面家属闹得厉害,这次只关押了她2天,于15号晚上被放回家。
    
    半个月后的2009年10月处,在北京公安部信访处上访的白玉芝,被截访人员抓住带回赤峰市,10月9日,为了不让家人找到她,被所长霍俊超等人送往较远的赤峰市宁城县中蒙医药(又称赤峰市精神病防治院),折磨整整两个月,一直到11月31日,才被释放出来。
    
    2010年8月9日,白玉芝在北京最高检信访部正常上访,霍俊超又去抓她,她当即打通北京市报警电话110,然而,出警的民警不仅没有解救她,反而给白玉芝一张训诫书,伪造事实说她在天安门广场闹事,扰乱天安门秩序,最终她于2010年8月10日,又被送进宁城县中蒙医院,2010年10月4日出来。
    
    白玉芝说:“这个医院下手真黑,进去第一天他们就给我扒光,捆在床上给我超量打针、吃药,大拇指粗一巴掌长的针管,那平时都是兽医用的那种”,吃药时拿着水杯排队领药,吃完还得伸出舌头给他们检查,一直到放出来的时候才停止用药,这个医院两次4个月的关押,受尽了折磨,要不是孩子们在外面折腾,他们都不会放我回家”。
    
    2013年3月1日,白玉芝来北京最高人民检察院信访部门正常上访排队,领表反映基层法院判决不公,表刚交上去,霍俊超又出现在她眼前,这次不同的是还有刑警队队长等人,他们边拖边拽强拉她上车还告诉她回去给解决问题,结果回去直奔安定医院,白玉芝形容等他们回去时,医院的接待等事务已经全部安排妥当,还有不少政府官员已经在医院等候。这次关押到2013年3月28日才给她办理了出院手续释放出来,而此前的4次关押每次出来都是以请假的形式出来的。出院监护人一栏写的是苏立志等人。这些“不认识”的“监护人”,有些人白玉芝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
    
    2014年7月15日,她又被从北京抓回来拉到安定医院,结果被家人阻挡没有关进去,但是几个孩子都受到了他们的威胁。11月7日,白玉芝在北京吕村出租屋睡觉,被半夜11点多叫起来去登记,然后被送到久敬庄,没过了多久,赤峰市派了8个人来接她,其中两人是精神病院的医生,其余6人是政府官员和警察,她被直接拉回送到安定医院,不让和家人联系,并抢走了随身所有的东西,这次的监护人又是以前签署的苏立志等八个人。2014年12月10日白玉芝被释放回家。
    
    最后一次关押后,由于这些年的持续用药,白玉芝的眼睛看东西开始变得模糊,特别是左眼,几乎处于失明的状态,牙齿也一块一块的脱落。她也找过律师去调取鉴定书,医院不给,态度还特别不好,并说她要是再上访被关进来就别打算出去了。
    
    这么多次的关押,除了杭州一番三次的所谓鉴定外,赤峰市关押她的这两家医院没有出具过任何一份鉴定书,也没有给她做过细致的鉴定。除了医院的迫害外,最应该记住的就是霍俊超所长,他真是“功不可没”,白玉芝6次被关精神病院,前5次都是由他送进去的!!
    
    结束采访时,笔者问白玉芝有何打算,她说回家收回这三十多亩地,然后行政机关的侵权案慢慢的在算,但是不会放弃!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内蒙白玉芝为土地上访六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来源:民生观察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2095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死不甘心 黑龙江访民李安弥留之际诉被精神病四年有余 (图)
·朱金娣隔塙探望被非法关押被精神病儿子 (图)
·朱金娣因上访骨肉分离儿子被精神病 (图)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为被精神病儿子申冤 (图)
·朱金娣上访得罪了人儿子被精神病 (图)
·上海浦东新区法官监用司法权判朱金娣儿子沈佳君被精神病 (图)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重返京城为被精神病儿子沈佳君喊冤 (图)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冒着严寒为被精神病的儿子进京喊冤 (图)
·不是“赵家人”如何享受赵家法 浙江林松兰六次被精神病 (图)
·脑控”受害者与被精神病——湖南李春泽的遭遇 (图)
·重庆被精神病访民张芬进京上访失踪疑被关精神病院 (图)
·上海维权人士陈建芳看望“被精神病”的儿子沈佳君 (图)
·浙江詹现方被精神病案告赢公安 精神病帽子终获摘除 (图)
·河南被精神病访民岳丽娜来京上访被抓到派出所关押
·山东淄博被精神病访民崔兰香再次被关押失联 (图)
·甘肃被精神病访民孙金秀被关押殴打后失联
·被虐待被强奸被精神病——李小燕只为讨取丈夫的公道 (图)
·上海被精神病者徐建明手拿《精神卫生法》难讨公道 (图)
·安徽朱云——我被精神病只因争取男女平等的权利(视频) (图)
·上访被精神病钟亚芳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行政再审申请书 (图)
·民生观察发布2015“被精神病”总结 情况严重权力无制约是主因 (图)
·2015年中国精神健康与人权(被精神病)年终总结
·湖南70岁访民夏付年被精神病,已被关押三年,至今未放
·被精神病强制关押的前西单民主墙斗士张文和获释 (图)
·沈阳访民孙秀芝被暴打案未结阅兵又被精神病
·南方街头运动人士孙立勇因寻找“被精神病”人士而去世 (图)
·被精神病人李加富再次向外界打电话紧急求助
·民运领袖乔忠令被精神病院强制灌药健康严重受损 (图)
·河南10月大女婴左眼被精神病父亲用筷子戳瞎 (图)
·江西被精神病访民许大金 再被警方送去“治病” (图)
·湖南张治七次被精神病获官媒报道后感到“担心”
·访民都玲一家被精神病关三年多 热心市民打110求助 (图)
·被精神病宋再民已经出院回家/吴金圣
·抗议中共北京当局对宋再民的被精神病行为
·关注第14次被精神病的辜湘红:因看电视被戴手铐58小时
·沈阳访民、被精神病者陈沈群被押于派出所
·山东临沂回应"猪贩上访被精神病":未付40万和解
·维权律师代理辜湘红被精神病案 赴院交涉要求放人
·维权律师代理辜湘红被精神病案 首赴医院交涉
·重庆綦江刘伟发出“北京欢迎你”被精神病
·刘逸明:“被精神病”能否因《精神卫生法》而终结?
·访民钟亚芳“被精神病”非法收治案12月5日开庭 (图)
·被精神病的贺伟华先生,你没被李旺阳吧?/郭永丰
·福建“被精神病”者陈孝锋-谁来维护我们的权益?
·王立军被精神病了/独臂杨过
·为何要冒死举报特大被精神病事件?/葛树春
·杜绝“被精神病”需要学术和审判独立
·中国人民有免于被精神病的权利和自由/姚小远
·为避免“被精神病”,应尽快出台《精神卫生法》
·“被精神病”别成为捂口封口新招
·林云海:今天上访的被精神病,明天抗议的也会被精神病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