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浙江省武义县公检法枉法渎职保护持刀凶手逍遥法外多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30日 来稿)
    
    2015年7月20日19时许,鲍旭敏、江水连夫妻带领六名云南涉黑人员(周乐相、周陪伦、赵辉伦、周陪银、张光照、杨永彬)闯入我的门市。当时我已在宿舍休息,七名凶手进来就对我大打出手。他们打人的手法非常老练凶狠,我毫无还手之力,被凶手打得遍体鳞伤、浑身是血。右臂被凶手用西瓜刀砍伤,现今右臂还留下8.9cm伤疤。当时监控录像显示,凶手江水连非常嚣张的坐镇指挥。其中,有两名凶手看我被打的不行了,先退出来,又被凶手江水连拦截回去,继续毒打我。江水连把威风耍够了,才对七名凶手下令撤离,她临走时非常狂傲说:“我这次是给你们一点教训!”当时我听到江水连的狂言,气得我咬牙切齿,真想冲过去一脚把她的大肚子踹憋。可是,我身不由己、力不从心,我的肋骨已被凶手打断了六根,自身疼痛难忍,站立都非常困难。只能由江水连随意狂傲了。
    

    虽然,当时我的员工报案多次,不到5公里的路程,两个小时左右,警察才到现场。第二天下午,警察才到医院给我做笔录。警察在事情的起因上大做文章:明明是鲍旭敏、江水连夫妻早有预谋想把我的店搞垮,达到他们独家经营的目的。才雇佣云南六名涉黑人员对我施暴。竟说成是我的店员和对方店员发生电话争吵,是事情的起因。这种说法是多么荒唐可笑。既然鲍旭敏、江水连夫妻说,是我的店员和对方店员发生电话争吵,是事情的起因。那必须说清楚她们是怎么吵的?为什么鲍旭敏、江水连夫妻带领的六名云南涉黑人员直接闯进我的宿舍,不由分说就对我施暴?我根本不认识这六名云南涉黑人员,如果不是鲍旭敏、江水连夫妻雇佣他们到我这里对我施暴,此事绝对不会发生的。我和鲍旭敏、江水连夫妻也没有什么恩怨,只是江水连在此事发生之前,曾多次托人找我想要接收我的店面。由于条件差距太大,一直没有成交。江水连最后和我说的一句话,让我记忆犹新,当时她非常狂傲的对我说:“如果我想在这里做,你是绝对做不成的。”从我被迫害的经过,不难看出江水连幕后的势力有多么强大!
    
    这么一个明显的恶意侵权案,派出所一直想尽办法为江水连找说辞,替江水连逃脱罪责。明明是团伙八人做案,却分四次上报处理。现今持刀凶手周乐相还逍遥法外,是派出所有意掩盖事实保护凶手?还是检察院有意掩盖事实保护凶手?为什么武义人民法院在几次的判决书里都没有提到凶手周乐相的名字?更没有提到凶器—50cm长的西瓜刀?
    
    武义人民检察院为什么不实事求是将八名犯罪团伙一次性做出公诉?本来此案适用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四款。为什么武义人民检察院在做公诉时却用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这种恶意保护凶手的做法也太露骨了吧?这只有一种解释,武义人民检察院甘愿做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武义人民法院在三份判决书里,都没有讲清八名凶手集体做案的过程。恶意掩盖事实真相。把八名凶手有预谋的闯入我店,对我行凶的事实,说成是来我店讨说法。把凶手持刀将我砍伤的事实,用“将周某打伤”来掩盖。故意不把凶器刀写在判决书上,无疑是为了替众凶手逃避《聚众伤害》的罪责,达到重罪轻判的目的。在赔偿这部分,法官竟听从江水连的安排。2015年9月16日,江水连通过壶山派出所千方百计的压制我,最终我不得已同意他们认可的数目,二十六万。可是,调解主任朱华忠谎称他们只有十万的权限,在调解协议书上仅写了十万元.我只拿到十万元。另外的十六万元由鲍旭敏打了借条,并注明了归还日期。但是,江水连却把这张调解协议书当成他们犯罪的资本。鲍旭敏给我打得欠条也被法院收回。
    
    我认为该给我多少赔偿?应该是此案得到公正判决后,再依法判决应给我的赔偿。目前,我对此案的多份判决非常愤恨,对具体办案人表示质疑。只有先揪出执法犯法公开践踏法律的枉法者给与严惩,此案才会得到公正解决。因而,我多次上访举报武义公检法在此案办理过程中,存在着严重读法犯罪行为。虽然事实清楚,但却无处说理。更可恨的是每次把我欺骗回当地,还要被软禁。他们向上级回报的材料,也都是不顾事实胡编乱造的。
    
    2018年6月3号,我在北京武义县公安局驻京办的人叫黑社会的人来追赶打我,我报警之后他们跑掉了,我才座出租车脱身。今年武义上访的人有很多人被驻京办的人联合黑社会多次被殴打,情节十分残忍。
    
    2018年6月22号,武义县信访局组织多个部门召开了信访接听会。监控明显显示被告周乐相多次持刀闯入房间行凶。公安局,信访局还说证据不足,不抓捕。这还有王法吗?这明显是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武义公检法的具体办案者,你们可悲到了极点!为什么不按照国家的法律去执法?为什么照江水连旨意去枉法?这样的执法者,国家不允许,人民也不欢迎,请你们尽快讲清事实真相,接受人民的审判。奉劝目前那些不知是非真相的接访者,不要再受那些腐败权势的哄骗了!
    
    恳求上级部门领导查清事实真相,还我们老百姓一个公道。
    
    举报人:周振祥
    身份证号码:330723196007085972
    联系电话:1585892638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215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就上海闵行法院政治司法迫害和枉法裁判致监察委的公开信/倪天英
·就上海闵行法院对本人政治司法迫害和枉法裁判致监察委公开信
·冤民刘恒政血泪控诉郑州市中级法院枉法裁判
·桓台法院李成贪赃枉法被小三曝光 (图)
·关于请求撤消上海市杨浦区法院枉法民事裁定书的上诉状
·举报贪腐和维权,长期被地方维稳,司法枉法裁决 (图)
·刘恒政诉:是人民养的庸官在枉法滥权害民
·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周克风枉法判案 (图)
·武汉副市长勾结公安纪检组组长徇私枉法 向私企老板输送利益涉经济贪腐
·息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中队长苏泉贪赃枉法 (图)
·枉法抓捕难园其说以权代法欲盖弥彰/李秀女
·江苏三级法院枉法 中国法治很遥远 /王振华
·官吏枉法图财害命,家破人亡盼党解救/叶国强
·河南省项城市法院法官法警执法犯法徇私枉法
·全国两参老兵公安部控告地方公安镇压老兵枉法行径 (图)
·无锡陆陈云被锡山公安以“发布虚假信息诽谤他人”枉法拘留10日获释 (图)
·襄阳枉法法官彭云飞强架上诉人退庭雷竣翔到人大控诉 (图)
·沈爱斌向各级控告惠山公安分局徇私枉法、报复陷害 (图)
·无锡锡山区法院程序枉法 剥夺杨国英法律权利
·向中纪委实名举报陕西法二代高院法官刘立革贪赃枉法
·天津河东法院枉法判决尹航医疗纠纷案 (图)
·倪天英:就上海闵行法院对本人政治司法迫害和枉法裁判致中共当局及监察委的公开信
·北京法院查明被告公安机关违法,却枉法判决驳回原告陈燕华诉讼请求
·上海维权人士丁德元不服2年6个月枉法判决 已委托纪中久律师提起上诉
·疫苗受害者家长:中国法官枉法 (图)
·最高法原审判员谢卫东涉嫌民事枉法裁判罪、受贿罪外逃加拿大 (图)
·上海孙洪琴遇上海铁路运输法院法官符德强枉法判决 (图)
·余文生律师因控告恶警酷刑被驳回 现起诉法官枉法裁判 (图)
·上海维权人士杨秀婷连续举牌抗议北京市东城区法院对其案子枉法判决 (图)
·新疆哈密市李万梅控告哈密市公安局枉法办案 (图)
·视频:李和平妻子王峭岭呼吁709家属联合对抗当局枉法 (图)
·公民要求公布雷案协议内容 联署质疑检警枉法
·在京访民打横幅 抗议政府腐败枉法侵害人权财产 (图)
·枉法事件不断:公安部大改组 习近平勒令“规范”办案 (图)
·枉法事件不断:公安部大改组 习近平勒令规范办案 (图)
·访民杨宗生池秋霞等举牌抗议政府和信访局枉法害民 (图)
·巩进军一审被判无期 律师斥枉法裁判 (图)
·范木根案:苏州人民抗议江苏省高院枉法判决 (图)
·狱警帮在押人员伪造立功证明材料被判徇私枉法罪
·当权者枉法依旧 民主法治在苦海里漂流 (图)
·高洪明:王全璋律师案佐证中国公检法或无能或枉法
·十诉青岛中院行政庭枉法裁判,底气何来?/牟传珩
·高洪明:中国人权律师是党国官员任性枉法的矫治者!
·高洪明:官指律师陈有西是中国公检法违法枉法的遮羞布
·高洪明:海祭刘晓波七公民无错无罪,当局抓人违法枉法
·高洪明:子肃言论自由无罪!国安逮捕子肃枉法!
·高洪明:709案只能说明警方一无能二枉法三作恶
·高洪明:聂树斌案启示:中国如何防治枉法尘埃?
·高洪明:雷洋案,北京检方枉法!
·徇私枉法!内蒙古的“十个全覆盖”与物权法
·强拆十字架与狂抓众律师都是理屈枉法之相
·高洪明:侵权枉法勾结黑幕催生中国维权律师崛起
·侵权枉法勾结黑幕催生中国维权律师崛起/高洪明
·侵权枉法勾结黑幕催生维权律师崛起/高洪明
·巩磊:警察枉法滥权残害无辜的根源是维稳体制 (图)
·张雪忠:对高瑜的判刑显属枉法裁判
·枉法关押女权人士彰显党国弱不禁风/高洪明
·中国法官枉法判决的原因是什么?/彪海洋
·《坚决抵制枉法腐败 坚持弘扬法治精神》/谭爱军 (图)
·葫芦岛市公安局长潘春吉徇私枉法为黑撑伞罪责难逃/王素珍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