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米洪武:致信被拒,国家信访局转给国安部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13日 来稿)
     米洪武:致信被拒,国家信访局转给国安部
    
     我不懂政治,但我大概知道什么是人权。沧州市国家安全局从1999年9月2日侦办我丈夫綦彦臣的政治案件,就在侵犯我的人权,时至今日也未停下!我在今年七月末去北京,给国安部递上访信,没人接、没处递,只好经邮局特快寄出去。很快,信件被拒收,退到我交寄的北京一家邮局。现在,我还没去取退件。

     8月11号上午,我在泊头市邮局给国家主席习近平(地址是北京府右街)发了一封特快专递,表达诉求。第二天有手机短信显示:国家信访局签收。今天(8月13号),手机短信显示:国家信访局将我的信件转交国家安全部,等国安部按程序看信后,十五天内告诉我是否受理。
     国安部如何作为,我不提前评价,但是,此前他们拒收信件的行为已经十分恶劣。是侵犯人权的表现!还有,我在8月3号代綦彦臣在邮局寄给沧州市国安局、中央政法委(备案)同样内容信件,中央政法委第二天12:39签收,而沧州市国安局到8月7号10:48才签收。
     沧州离泊头不到一百里地,特快专递“走”了四天才到?泊头离北京五百里地,一天就到。这一比较,傻子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在这四天里,我在手机上扫描信件进程,沧州邮局那边出现了三次“未妥投”——国安局一直想绕开、拖延我反应的问题。
     8月1日上午,我去河北省国安厅上访,收材料的人给我留了手机号,说是会送给领导看。后来,我电话问过两次转达结果,再后来对方电话打不进去了。无奈,我就给习近平写信。
     不知道巧合在什么地方,国家信访局来短信后,河北省国安厅那位接待人员的手机能打进去了。
     以上就是我为古币损失问题上访的近期情况,我希望关注人权问题的机构和人来关心我的人权状况!
     下面有我写给习近平的请求信原文,让关注我的人权状况的机构和人了解一下。我还是最简单、直白地说一句:只要沧州市国安局把1999年9月2日上午抄查綦彦臣书房的现场录像(三个多)拿出来一放,一切真相大白!
    如果录像显示我是在无理取闹,我宁肯坐监狱!
    当然,沧州国安局不拿出录像来,国安部又不给解决问题,我就以死抗争。在我死之前,我会告诉全世界:“是习近平的残酷统治逼死了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
     最后,我说一句:1999年9月2日的现场录像不必给我看,给国家监察部门看就行;习近平要不是双眼瞎,看一眼也会明白!!
     附件:
    《我希望国安系统退还珍稀古币或者国家来赔偿我的损失》
    尊敬的习近平主席:
    我是中国的一位家庭妇女,名叫米洪武,今年五十三岁。我丈夫是曾经的政治犯、现在仍被严密监控的知名学者綦彦臣。我们夫妇没有医保、社保等任何的社会保障,在你的残酷统治之下,随时会有被饿死的危险。
    还有,我们也没有房子。现在的居所,是女儿给租的。简单地说,租期届满,我和綦彦臣将有流落街头的危险。
    綦彦臣写过十几本书,不仅在大陆出版过,也在台湾出版过。他基础学历很低,中专,但是他的成就斐然。早在1994年就有论文发表在中央编译局主办的《比较》双月刊,那篇文章还被人民大学全文转载。另一篇在该刊的学术文章,还被该刊列为“二十年名栏名篇”。
    你们共产党,你作为这个党的总书记、这个国家的主席,横下一条心逼死綦彦臣,你不觉得那将是你们党的历史罪恶、你个人的耻辱吗?!
    我对你说这些狠话,是有依据的。我们夫妇之所以困辱到今天,完全是因为1999年的政治案件处理时的一个预设阴谋。
    綦彦臣只是犯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没有其他罪项,更谈不上有经济罪行。但是,办案单位沧州市国家安全局在查抄、退还物品过程中,侵吞了三枚大燕泥币、十一枚太平天国小金币。(具体情节在这封请求信里,不展开,本信的两个附件足以说明问题。)
    我和綦彦臣一样,不相信是国安办案人员侵吞了珍稀古币,应当是他们执行来自北京的指令,采取非程序方式拿走珍稀古币。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从经济上彻底打垮綦彦臣,不仅共产党担心的他出狱后组党(——卖掉珍稀古币充作启动资金),而且,让他没有可靠的生活来源。
    还有,綦彦臣在大陆所出版的书无一不遭到出版社恶意拖欠稿费。有的书目明明被盗版,出版社一点不追究。而綦彦臣因经济困难,拿不起诉讼费,没法追索权益。——这个困局的背后是国家有意在经济上卡死綦彦臣的政治安排,或叫一套完整的迫害计划。我很愤怒,最主要的是源于生活压力(我去河北省国安听上访,递了相关材料),而且作为家庭妇女我从来不参与綦彦臣的政治活动,凭我的文化程度也不了解他的学术作为,多年来就扮他生活秘书、打字员的角色。我现在是抱着最后一线希望,想追回属于我们夫妻共同财产的珍稀古币。你国家不好意思拿出来,或者由于当年涉及复杂的官场人际关系而拿不出来了,那么,就对我进行经济赔偿。
    在最近,经过去北京和石家庄上访之后,我注意了媒体关于各级领导对底层群众来信的处理方式的报道。发现习主席无论是在当地方官(如福州市委书记)时,还是后来地位达到顶峰,都很认真地解决底层群众来信反映的问题。我也希望得到这样的待遇。
    綦彦臣犯过罪,我没犯过;虽然我仍是“反革命家属”,但我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普通公民呀!你和共产党逼死我没有什么意义的!!
    无论是我本人名义下递交的上访材料,还是綦彦臣写给沧州市国安局(并向中央政法委备案)的请求函,只要一个细节就能证明我们是否无理取闹:把办案单位1999年9月2日搜查綦彦臣书房的录像资料,拿出来一放,真相就会大白。如果录像可以证实我们是在无理取闹,我们情愿被以寻衅滋事等罪名判刑。
    我没有威胁国家主席的意思。但是,问题继续拖着不解决,我被逼到喊口号、拉条幅乃至于自杀抗争的地步,我会提前声明:这一切都是习近平逼得,因为我给他写了请求信,这请求信如同给地方官僚机构一样,石沉大海。我们承认本地(泊头市)公安国保策略性地照顾过我和綦彦臣的生活,我们心存感激。綦彦臣也向公安方面递交了保证书,不再参与异议政治活动。所以,我会将本信的副本交给泊头市公安一份备案(不带附件)。简单地说,我尽可能采取理性、合法方式表达诉求。在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共产党不要把我逼到绝路上去!
     2019年8月10日
     写信人:米洪武
    附件三种,共二十四页:
    1. 米洪武写给国安部的信,2018年12月27日,计13页;
    2. 綦彥臣写给沧州市国安局(向中央政法委备案)的信,计9页;
    3. 米洪武到访河北省国安厅反映生活困难的信,计2页。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515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周佛海介紹毛澤
  •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 十五萬人齊解甲竟無一箇是男兒
  •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 生命禅院自然之道解析/雪峰
  • 胡志伟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 徐永海为了荣耀冠冕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12-13圣
  • 三鞠请安有感马哈迪的养生之道
  • 胡志伟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 谢选骏波兰人是要饭的
  • 陈奎德新“焚书坑儒”与“胡锡进现象”
  • 谢选骏时代革命的动力
  • 北京周末诗会陈士胜作品三/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胡志伟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 谢选骏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 李芳敏14400024耶和華我的 神啊!求你按著你的公義判斷我,不容他們向
  • 张杰博闻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是川普与习近平踢的一场假球
  • 谢选骏“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 胡志伟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 陈泱潮中共國【聖君立憲-光榮革命】之藍圖願景鳥瞰(全文)
    论坛最新文章:
  • 西蒙娜·波伏娃之五 成为女人和成为自由人
  • 气候会议落幕 联合国秘书长:对成果感到失望
  • 法国新浪潮电影巨星安娜-卡里娜辞世 享寿79岁
  • 法退休体制改革:“退休先生”德勒瓦还能挺多久?
  • “撩”蔡英文后 台网红遭陆平台解约 韩出面打不平
  • 莱特希泽:协议总体完成 未来两年美对华货品出口增倍
  • 英国大选为脱欧清路 英国财政大臣预言投资热
  • 泰:透过协商解决罗兴亚人生存危机
  • 日本软实力新跑道 东京奥运与诺贝尔奖秘密
  • 法国负责退休改革的特任专员漏报利益关联
  • 东京奥运主会场国立竞技场举行竣工仪式
  • 菲律宾棉兰老岛强震 墙裂屋塌 已知1死数十伤
  • 中国中车公司在葡萄牙波尔图地铁项目中中标
  • 玻利维亚将向莫拉莱斯发出逮捕令
  • 黎巴嫩:警察与示威民众冲突造成数十人受伤
  • 屯门有人试爆自制炸弹 港警拘三人 月内第四宗
  • 3.3万受难者经历重见天日 武宜三为右派鸣冤叫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