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624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不平则鸣]
   

震惊:举牌要求习近平、李克强下台的王美余竟死于看守所!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24日 来稿)
    

编者:
    
    湖南衡阳人士王美余,2018年7月在湖南多地举牌,要求习近平、李克强下台。12月份,他举牌的事情、图片首次在推特上被公开。2019年7月8日,王美余被捕,17日被刑事拘留。不料9月22日竟传来死讯。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凡是公开反对他的人,无论官员还是百姓,均遭受打压、迫害。典型的如铜锣湾绑架事件、姜野飞被绑架事件。如今,王美余仅仅举牌表达公民意见,竟然被死亡于中共看守所,中共和习近平政权之残暴,太让人震惊。
    
    2018年7月王美余举牌
    震惊: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王美余竟死于看守所!
    
王美余死亡事件

    
    要求习近平下台的湖南公民王美余今日在衡阳市看守所突然死亡。
    
    今天早上收到王美余太太(曹曙霞,手机号码13207347325)哭诉的电话:王美余被他们打死了,妈妈(肖湘荣:131 0026 3615)已经晕过去了。
    
    王美余,湖南衡阳人,因为拆迁维权而饱受打压,后来结识公民同道,参与过线下公民活动。
    
    王美余的刑事拘留通知书
    震惊: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王美余竟死于看守所!
    
    2018年夏秋时节,他在衡阳、长沙等多地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让位全民选举。因此而遭受了国保威胁、折磨,有段时间不能上网,相关图片直到年底才公开发布到网络上。
    
    2019年7月8日,王美余突然被当局抓捕,7月11日,家属才收到刑事拘留通知。在看守所关押期间,一直受到严重迫害,今天家属得知王美余死亡消息。据称,王美余是被打死的。
    
    自习近平上台后,中国人权状况急剧恶化。2018年习近平修宪终身制,湖南株洲女子董瑶琼在上海对习近平画像泼墨,董瑶琼被捕后关进精神病院至今未放。王美余在湖南省公安厅、长沙师范学院,衢州大道等处举牌:“强烈要求习近平、李克强等立即下台,让位全民选举”。他被抓捕以及“被死亡”,估计都与他举牌反习有关。
    
    王美余2018年于朋友圈发出的请求关注呼吁
    震惊: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王美余竟死于看守所!
    
    王美余在省公安厅前举牌
    震惊: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的王美余竟死于看守所!
    
    ——《公民运动网》
    
王美余被捕后妻子写下的文字:

    
    王美余从7月9日早上6点十几分开始至今已与家里失去了联系,7月11日衡阳县公安局将近十来人借还他随身携带的物品到我家进行搜查,且直接定了个什么莫须有的寻衅滋事罪,仅连我两个年幼的小孩子都不放过,把小孩吓得到晚上一直都不敢睡觉,7月8日王美余只不过出去到长沙走走,散散心,这到任何地方怎么说,走路并不违反任何法,但衡阳县十多个人就连觉都不让他睡,硬是把他拖到衡阳县里去,这估计是上面要县里迫害他。
    
    已超过24小时,王美余被衡阳县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其间没有任何通知家属,直至7月11日下午县公安局借还王美余随身携带的物品名义到家属家里进行搜查,一份莫名的拘留通知书,上面拘留时间是7月10日17时,伹他最后一次与家里联系是7月9日早上6点半前且已到县公安局,之后他的电话可以打通,但一直提示电话无人接听的状态。
    
    去年12月份市县公安局近十来人趁他不在家,三更半夜到我家搜查,我家沒什么可搜的,最后把他唯一应急现金15000元都拿走了
    
    王美余7月8日去长沙只是玩一玩,散散心,竟被湖南政府相关人员非法刑事拘留及打击报复,在衡阳县公安局有人折磨他,有人整他,一个副局长把他锁在铁椅上,且已超过24小时(7月9日零晨两三点钟已到县公安局,7月10日下午17时被非法刑事拘留,晚上送到衡阳市看守所),这其间县公安局没有任何消息通知家属。在看守所里伙食差,有人检查就好一点,睡觉只能睡在地上,没有床,一个房子里住二十多个人近三十了,且牙刷,牙膏,毛巾都没有提供,问了好几天才给他,甚至连上厕所的纸巾都没有。
    
    7月18日,家属去存衣服,存点钱给他买上厕所的纸巾,但看守所不收存衣服和钱,家属只能够帮他买一提卷厕所纸巾(因为在上这一次,趁他不在家,市县公安局约十来人在没有任何什么搜查证,莫名其妙的三更半夜抽着和天下且强行到家里进行搜查,家里仅一点点的应急现金(血汗钱)15000元就不见了),两个年幼的小孩当时被吓醒都不敢动,久久都没有静下来。他只不过走个路而已,到哪里说,都不违反任何法,竟遭受湖南政府相关人员的非法刑拘,要残害他,迫害我们家。
    
    7月17日上午律师会见了王美余,是7月8日下午在长沙只是玩一玩,散散心,被衡阳县信访局驻长沙的人看到了他,且拖住他,不让他走,一直到晚上十二点,衡阳县来了四个国保,两个驻省办的人,后来又一辆中巴车,还有五六个特警,零晨两三点(7月9日)把他送到衡阳县公安局,7月10日晚上把他送到衡阳市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伙食差,吃得是冬瓜、南瓜,有人检查就好一点,且牙刷、牙膏、毛巾都没有提供,问了好几天才给他,睡觉只能睡地上,没有床,二十八个人住一个房子,甚至连上厕所的纸巾都没有。在看守所还没有人打他,但在县公安局有人折磨他,有人整他,一个副局长把他锁在铁椅上。
    
    王美余只是走个路,竟遭受湖南政府相关人员非法刑拘及打击报复,要迫害我们家。

博讯2018年相关报道:湖南王美余举牌要求习近平下台遭国保威胁折磨 (图)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700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对陕西省咸阳市渭城区看守所 强迫在押人员劳动、虐待在押人员的举报信
·在乌鲁木齐看守所被性侵 (图)
·北京广州惠州三地看守所对我虐待酷刑造成的严重伤害和维权情况通报 (图)
·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不寻找常将乞丐当饭人收留?/朱金娣
·上海世博难民沈金宝为了生存被警察1天送3次进看守所 (图)
·桓台看守所于光庆给熟人特殊照顾 (图)
·广西凤山县看守所罗继标死亡 满身伤痕从何而来 (图)
·视频:河北迁安梁书霞因上访被送女子监狱、看守所、戒毒所
·2015:我在看守所的那场修行(下)
·2015:我在看守所的那场修行(上)
·紧急呼救:石新红现被刑拘蚌埠市第二看守所无手续 (图)
·救救两会冤民:石新红被截访带回拘留8天又转到看守所 (图)
·宝丰县公安局刑警队刑讯逼供 看守所监管失职致人死亡 (图)
·滞泰维权人士吁看守所监管改革 (图)
·被捕律师谢阳妻子状告长沙看守所及检察院人员
·潍坊市看守所会见张婉荷、刘星(老道)情况通报
·上海访民与唐荆凌太太广州看守所门前呼吁唐荆凌无罪 (图)
·赵威不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 去哪了? (图)
·马钢权律师等人去京丰台区看守所会见马新立先生
·河南农民李合平被抓入看守所内突然死亡
·通缉嫌犯进看守所探亲 登记时被识破抓获
·辽宁丹东访民宋玉洁中秋节前遭拘留,拒受维稳补助费的夫妇俩被关入看守所 (图)
·关注戈觉平,: 看守所遭受迫害
·彭永和律师:关于在淮安区看守所会见王默被强行终止又遭暴徒殴打事件的通报
·彭永和律师:在江苏淮安淮安区看守所会见王默被强行终止 又遭暴徒殴打
·陕西咸阳渭城区看守所 强迫在押人员劳动虐待在押人员
·看守所所长夫妇打人?警方:对方先动手 已立案 (图)
·澳籍华裔作家杨恒均被转到北京另一看守所 已被起诉
·郑州抗强拆自卫杀人者曹春生看守所报案信“非正常渠道流出” 期盼得到公正处理 (图)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图)
·“王默案”辩护律师被迫退出 曾在看守所外遭殴打
·河南焦作维权人士李玉凤北京申诉遭绑架被直接送往焦作看守所 (图)
·上海律师彭永和会见王默 出看守所即遭殴打
·大冶民主人士尹旭安确认已被关入大冶看守所
·湖北大冶民主人士尹旭安确认已被关入大冶看守所
·湖北鲍乃刚在看守所内遭殴打
·郑志鹏:三地看守所对我虐待酷刑造成的严重伤害 (图)
·法院故意刁难,女儿再次给看守所中的母亲黎容好邮寄委托手续
·罗汉娥: 律师到看守所要会见鲍乃刚再遭拒绝
·吴谢宇已被羁押福州看守所 或被判无期及以上刑罚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贪官出庭受审为什么不穿看守所号服?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