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西安地方政府乘机恶意套用不当政策,动用黑恶势力非法抢夺百姓资产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9月29日 转载)
    

    在唐都小区孤守4年抵制违法、守护家园,我家有人因此致残几乎送命,两代人积蓄的家当、藏品,在数年对峙、拆迁建设单位严密包围下被突然“当作垃圾”连房屋一起被摧毁失踪,无人出面负责,警方“拒绝”立案,政府以”工作中失误”推卸责任至今。我等百姓呼天不应,诉冤却被国法制裁,谁来告诉我,在社会主义新时代的中国如何能依法维权获得公平正义?
    
    我叫王劲松,家住在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幸福路唐都小区2号楼一楼2号,建筑面积92平方米,属西安北方秦川集团有限公司个人全产权集资房,母亲杨招娣是户主,我们一家老少五口人常年生活在此。
    
    2014年4月,我所在幸福林带唐都小区被纳入西安市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工程范围,被告知按规范与拆迁办商议拆迁事宜,具体拆迁中一切事宜由西安市新城区副区长王晓辉(2017年因涉嫌严重职务犯罪被撤职查办),幸福林带综合改造建设局局长杨明波(2018年起纽约被调离此项目)、副局长田军(目前接替杨明波升任局长主管本项目拆迁事宜)组成领导小组,下设幸福林带综合改造项目拆迁组组长杨淑莲、该项目拆迁公司经理丁娟等人联合主持实施。期间,所有住户均对该“项目办”对持有合法产权的城市居民住宅房套用“城中村、棚户区改造拆迁安置补偿条例”产生异议,质疑他们借强推市政工程之机,利用政策空间侵夺平民百姓应得合法补偿非法谋私套利,绝大多数居民集合在一起依法逐级上访,反映其中明显的违法犯纪问题,拆迁因此一度陷入僵局。至今未做房屋评估审核终审协议。
    
    2014年5月开始,该指挥部征收工作组改变策略,在社会上召集了一批身份不明的青壮年,采用半夜砸门扔砖、断水、断电、堵塞道路等极端恶劣的黑社会流氓手段,对居民的人身和家庭财产安全构成全天候赤裸裸的犯罪威胁,尽管居民们多次报警,警方却只走形式,不肯立案拖延了之,在种种高压淫威以国家、法律名义强压下,大部分住户被迫签下不公正协议搬迁走人。
    
    这群不明身份的暴徒,闯进小区,打砸门窗,威胁住户,非法破坏自来水、天然气等公共设施。
    
    到7月,拆迁办突然升级逼迁手段,在未与所有住户签订协议的情况下,违法彻底切断了包括天然气在内的居民基本生活设施的连接,动用消防、公安 等强力机构为后盾,以街道办和社会不明身份闲散人员为先锋,以联合执法为名,冲进被他们早已围闭的小区,暴力砸坏住户门窗、破坏屋内财产物品,把居民驱逐出小区,挂出建筑工地的标示锁上大门。余下包括我在内的几户反复向市长热线、市信访局、政府、人大、公安等机关上访或电话求救;向包括新华社,华商报在内的新闻媒体投诉,但问题总会被踢回项目执行基层单位,而他们依然会采用说好听话和各种威胁并用的方法,拖延问提推进施工。媒体单位也回避社会焦点矛盾新闻,私下告诉我们各级市政府有令:不得参与报道当地相关政府土地项目中的问题和纠纷。
    
    

    
    我们的小区和我的家被这伙人摧残至此,接警后来到现场的警察也只是走个过场,从不立案侦查,从来没有过回复。
    
    我的家在这段混乱动荡的日子里,数次遭到夜晚无人时的非法破门入侵,我们知道是谁在指使纵容犯罪,警方也装模做样出警采证一番,然后就再无下文。图中背摄影包者为市局刑侦科技术刑警在取证录像。
    
    时至2016年11月1日,中建公司突然集结机械设施闯进小区,在没有司法授权更没有对我们预先告知的情况下开始动用大型设备强拆。期间我们全家出动在现场阻挡,到主管政府单位紧急申诉未见任何实际作用,到11月4号,挖掘机已开到我家楼门前,我们一家豁出性命的阻挡,群情激愤却又孤立无援,常年经历的各种精神折磨、四处奔走身体极致再加上这几日高度紧绷的愤怒、恐惧、绝望、申诉无门,与他们已经拼命抗争多日的妻子当天傍晚,终因身心崩溃无法支撑突发大面积脑淤血倒在地上,家人把她急送本地最好的四医大唐都医院开颅急救,虽然保全了性命,但很长一段时间里丧失意识偏瘫在床,她时年尚不满40,在大夫们高超的救治和她顽强的求生欲共同作用下,逐渐恢复了大部分行动能力,但时至今天体机能受损,留有残疾,期间一家人的身心付出和她自己无时不有的病痛煎熬是巨额的医疗费用也无法与之平衡计量的。全家人的生活和心态、健康都因此无法再回到之前正常状态了。
    
    后经我们投诉到西安市拆迁办法规处、西安市拆迁补偿办,经过会议做出指导意见:首先对我家的房屋进行评估;其次对室内家产损失作价赔偿;最后,关于我爱人的救治医疗、康复、精神损伤应该予以合理补偿。但造成这一切恶果的所有相关区一级政府部门、拆迁施工单位,至今无一人哪怕有一次登门的到访慰问,反而纷纷推卸己身权责,更遑论致歉并讨论赔偿医药康复费用了。
    
    经此重创,我们的房子和里面未能来得及搬出的全部家当竟得以孤存于幸福林带项目浩瀚的拆迁工地废墟尘嚣中,被当作重点特殊项目敷以绿网遮罩封存,长达两年多。
    
    2018年,新城区副区长邓晓东接手主管幸福林带项目,就是在他任内,更恶略的情况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至今没有人能告诉我具体是哪一天?接到谁的命令后,由哪个基层施工单位强行将绿网封罩下,还未来得及搬出的我家,用机械工具完全摧毁并将遗骸运往何地如何处置的?我们是在2018年的11月初,隔着工地的隔离围挡还见到那个孤立在巨大工地里的仅剩一层残存,被绿网覆盖的土包下我的家。
    
    然后诺大的废墟中的房子就没了——这里突然被夷为平地,不知已过了多少日子,然而竟没有任何的通知,电话、书面、保持联系的主管人的传话,统统没有!好像这里出现了一个事实空洞,尽管那个土丘在工地上已经与施工队共存两年多了,尽管所有的领导都接待过我们答应尽快处理之前遗留的问题。彷佛过去没有过多次的上访、报警、抗议和差点丢掉一个女人的性命。只是在我们自己发现这离奇的建筑物失踪后,愤怒的上门咆哮质问时,才纷纷摆出抱歉同情的姿态的告诉我们:那是一个比较严重的误会,施工人员失误的事故,而包括主管杨明波在内的政府官员,无一人知情。
    
    2019年年初,原来土堆下封存的家神秘的被消失了,家中两代人积累的家当,被官方事后称为垃圾,不知所踪。
    
    

    和之前发生过的拆迁中的罪恶一样,我们报警,警方有他的理由不予立案调查,而这次更正规,还下达了“告知书”,更有一份“垃圾清运告知书”一并附赠。早在爱人突发脑溢血后,目睹本地司法行政当局欺上瞒下,以权谋私,以势压人,不作为乱作为各种恶行彻底绝望后,我们一家就开始踏上进京边求医治病边上访告状的艰难旅程。但到北京的遭遇更是我们受到人格屈辱直至非法迫害全面升级的开始:从2017年初两会期间的严寒料峭里我推着轮椅上的妻子上天安门广场喊冤,直到今年两会期间为止,前后三次赴京上访,每次都会被本地政府主管信访办高局长等官员带队成功截获,今年更是撞到了新政的枪口下,被定为“违反两会禁访令”,勒令带回本地,严加处罚。由此我竟破了一辈子守法的清白之身,第一次进了看守所。
    
    2019年兩会期间先后到陕西省信访办、北京国家信访局反映情况,均未得到具体经办单位正面回应,无奈只好到天安门广场展示冤情
    
    2019年兩会期间3月13日在天安门广场展示被强拆的资料,被天安门派出所控违反相关条令拘捕带离,交地方信访办押解回西安
    
    2019年3月15日,我被李兴为首6个本地国宝伪装成普通乘客,乘高铁秘密押回西安。交我所在社区韩森寨派出所,当晚即宣布拘留7天,并明言这是按北京公安方面命令行事,送雁塔区看守所执行。
    
    多年来我们一直依法力图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积极配合信赖基层国家单位争取合法合理协商解决问题,指挥征收工作组他们不但屡屡升级矛盾,给我家造成毁灭性的灾难更有甚西安市新城区幸福林带综合改造工作委员会管理混乱,暗箱操纵,,谋取拆迁项目在不同情况下巨大的私人利益空间,中饱私囊,以致领导亲信跳楼畏罪自杀最终副区长王晓辉被处理相关负责人被撤换调离。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和负面影响而我们家的悲惨遭遇依然继续无人问津。
    
    西安市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工作委员会破坏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和谐。西安市幸福路地区综合改造工作委员会安置赔偿过程中暗箱操作、欺上瞒下,用违法方式对小区住户的家园和生活进行残害,对幸福林带建设不负责任,加大国家和政府的损失。我爱人至今无法正常生活,这对我的家庭来说也是致命的伤害。作为中国公民,个人财产和生命健康权遭到侵害时,希望法律可以有效维护我国公民的基本权利。根据《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和《物权法》的规定,在国有土地房屋征收过程中,人民政府,人民法院及其确定的房屋征收部门具有依法强制拆除的职权,而幸福林带指挥部在既对我房屋未进行评估的情况下,违法对我房屋进行强制非法拆除,是知法犯法的行为。最大限度保障被征收人获得国家赔偿权益,符合国家赔偿法法规。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一个附有监管职能责任的政府单位,司法监察,公安机关发挥他们应尽的作用,相反他们总是沦为地方、部门利益的保护伞、共谋犯甚至是幕后黑手,对平民百姓来说,这些违法乱纪行为对家庭和心理伤害之深无法衡量和弥补的,由此带来更深远的社会影响,则是动摇了国家、政府在百姓心目中的信赖基础,割裂彼此依存的共生关系,而这种损伤已经造成无可挽回的事实。
    
    维权人:王劲松
    2019-9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9819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西安王劲松投诉地方政府抢夺百姓资产 (图)
·温州瓯海区张爱中控告:政府以旧城改造之名掠夺百姓财产 (图)
·西安恒大养生谷购房户两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
·扬州信访局副局长用杯砸伤访民,赴京上访地方政府至今无人过问 (图)
·泰州海陵区政府出尔反尔,近百家造船厂万人面临失业
·西安市碑林区政府以违法卑劣行径逼迫居民搬迁 (图)
·安徽省界首市政府的非法行政和强拆让我们活在人间地狱中
·安徽界首市政府的非法行政和强拆让我们活在人间地狱中 (图)
·陕西华州区瓜坡镇农民第三次到省政府讨要拆迁改造安置款
·计生牺牲品及政府不作为乱作为下的洪桂连女士在两年冤狱后再次被抓捕 (图)
·我期待广东省政府劳有所得,四川省政府流氓行政侵害赔偿责任。 (图)
·广州市多个政府部门怂恿彩虹街西郊村干部抢夺村民土地财产股份不敢开听证会
·政府侵吞养老金该当何罪,中国没有讲理讲法的地方
·广州市政府不提拿官员却怂恿长期关押抠打苦主访民黄启平
·广州市信访局荔湾区信访局彩虹街等政府部门联合迫害访民
·付宝玉:西安市莲湖区政府强拆我家房屋8年不给赔偿
·西安潘家村村民 付宝玉:西安市莲湖区政府强拆我家房屋8年不给赔偿 (图)
·拆迁受害者呼吁西方撤销参与强拆企业员工和政府公务员绿卡国籍
·福建省福清市政府利用手中权力欺压百姓
·投诉:西安大麦市街门面房户遭政府拆迁二十多年不得恢复经营
·郑州中原区政府不履行判决,宋会春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行政赔偿案,郑铁中院应对郑州中原区政府先予执行
·李明哲丧父 李妻请求中国政府让丈夫返台奔丧 (图)
·重返五十年代公私合营? 杭州等地政府派员进驻民企 (图)
·杭州向100家重点企业派驻政府事务代表引担忧
·杭州将向阿里巴巴等百家企业派驻政府事务代表 (图)
·南召四老人敲诈政府、寻衅滋事案 / 律师系列辩护意见(一)
·左俊出任安徽省政府副秘书长
·成都女教师市政府办公区失踪 疑误闯遭秘密抓捕 (图)
·甘肃省政府原副秘书长刘斌获刑十年半,受贿所得千余万被没收 (图)
·湖北潜江访民诉讼政府逼迁一案今天在法院开庭众多访民参入开庭 (图)
·中国政府:猪肉价格渐趋平稳
·传政府拟强拆山西圣母朝圣地 信徒蜂拥到场朝拜 (图)
·中国政府投放万吨储备肉 保障国庆期间肉类供应
·中国税收8月首次负成长减税发威政府勒紧裤带
·猪肉价格疯涨 中国政府将向市场投放1万吨储备猪肉 (图)
·宋会春诉河南省政府案已获受理
·郑州宋会春诉河南省政府案已获受理
·中国国务院促地方政府加快专项债发行
·山东省政府批复济南“4.15”重大着火中毒事故调查报告 (图)
·斯诺登曾揭美政府入侵华为伺服器查与解放军关系
·中共各级政府1979年为“黑五类”分子摘帽的文件 (图)
·汪精卫傀儡政府:“大东亚共荣”一周年回顾片段
·民国哪个政府全靠借钱存活? (图)
·西南联大的路:谁说中国政府不重视教育?!
·学者:不让藩属国朝贡是明清政府一种惩罚手段 (图)
·国民政府曾三次试图收回香港为何最终失败 (图)
·他让蒋介石下跪拜师 向政府交代罪行 (图)
·德国资助布尔什维克政变 推翻俄国政府/太阳史家
·俄国二月革命与临时政府危机/太阳史家
·中国政府如何篡改天安门运动历史
·晚清商民信洋人不信政府/梁发芾
·日本政府最终确定抗日战争中日军死亡数据
·明朝“倭寇”是政府污蔑 均是中国海商与海盗 (图)
·一九四四年年九月四日 中共提建联合政府 实施宪政 (图)
·国民党党史馆展出毛泽东薪水单及日本政府投降书
·吴德口述:当政府失去权威的时候
·征粮:建国后政府与农民的第一场遭遇战 (图)
·开罗会议前民国政府中真正反对收回琉球群岛的是谁? (图)
·当年砍头有指标 金庸父亲被人民政府枪决内幕 (图)
·政府炮打李嘉诚和香港商业精英的三个内在逻辑 (图)
·新疆,极权中国政府对人民的民族殖民与镇压/柳英伟
·张杰:政府官员进驻民营企业 第二波民企逃离潮到来 (图)
·史桔:“政府事务代表”进驻私企意味着什么? (图)
·胡少江:那些支持中国政府、反对市民示威的香港「爱国者」 (图)
·袁红冰:敦请美国政府驱逐郭文贵书——致川普总统和佩洛西议长的公开信
·刘成良:地方政府“一刀切”,猪肉价格应声涨 (图)
·香港反送中下一步 成立海外“临时政府”?
·广东农民抬高对香港农产品价格是自由人权政府不能干涉
·中国冤民大同盟呼吁川普政府严厉制裁中共坚持具体到个人原则
·冯崇义:香港警察野蛮施暴港人 中国大陆盲目支持政府
·巴布亚新几内亚要求中国为其政府债务再融资 (图)
·政府不讲信用 企业家缘何进“失信黑名单”?
·CECC主席敦促特朗普政府谴责中国威胁武力干预香港 (图)
·美媒: 郭文贵被美国公司指控为中国政府间谍 (图)
·热贴:底层的绝望 章子欣事件怎么不问责政府?
·政府违宪,责任在于人民--论人民愚昧与政府专制的关系 /钟孝义
·胥志义:国家与政府职能的分离
·任正非:中国政府没有遥控华为 (图)
·陈一新:特朗普政府更希望从中东脱身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