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李国蓓律师:寻人记——蔡某寻衅滋事案办案实录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4月30日 转载)
     编者按:文中蔡某即端点星案蔡伟。
    
     蔡某母亲联系我时,我只知道蔡某是她的儿子,在北京工作,今年26岁,可能是因为一个网站备份社会新闻的事被抓了。

    
    蔡某母亲远在广东,平时每周都会给儿子打电话,上周突然打不通了,给蔡某的女朋友打电话,也打不通。等了有两天,仍然打不通,她很焦急,担心出什么意外,就向儿子租住地方的昌平某派出所报了警,后来派出所民警经查找回复说是被朝阳分局抓走了,蔡某的母亲如遭晴天霹雳,开始四处寻找律师。
    
    两天后,蔡某母亲在湖北老家的女儿给她打电话,说收到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寄出方是北京市朝阳分局,还留了一个电话号码17310600773,信封里装着一张《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上面写的被抓日期是4月19号。
    
    蔡某母亲赶紧给17310600773打电话,无人接听,随后在朋友的介绍下与律师接触。一天后,17310600773给蔡某母亲回了一个电话,自称是刘警官,说目前蔡某一切都好,不需要衣物,也不需要钱,住得好,不会被虐待和刑讯逼供,让她放心。蔡某的母亲说我放心不了,我们给蔡某委托了律师,刘警官说不需要委托律师,蔡某不同意委托律师。此后,蔡某的母亲再打17310600773,就无人接听了。
    
    蔡某母亲与我联系上并办妥委托手续后,我于2020年4月27号开始反复拨打17310600773,并发短信告之自己是蔡某家属委托的律师,希望他能回电话,但是整整两天,手机响铃到盲音,没有任何回复。
    
    同日被指定监视居住的还有蔡某的女朋友小唐,她家里人给委托的吴律师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反复拨打17310600773,没有任何回应。
    
    在长达两天的时间内,律师、家属分别给原属地派出所、朝阳分局打过若干次电话,也查不到这个17310600773到底是谁。
    
    2020年4月29日,我和吴律师二人相约到位于朝阳区道家园的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查找办案部门。上午9点,我们到了分局大门口,门卫是一男一女两个人,虽然他们很是协助我们,提供了好几个电话,包括法制、刑侦、治安,国保,督查,我们逐一都打了,报17310600773手机号没人知道,报嫌疑人姓名和身份证号,查询不到案件,无奈我拨打110找督查,转到了投诉台,我和接听的警官讲了相关情况,他十分同情,说通知书上的章不显示具体的办案部门吗?我说不显示呀?只有一个大红章,里面印得是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中间是一个红五角星,我问这章还能是假的吗?受理投诉的警察说,按理说不会啊,但是应该有个具体办案部门的章啊?他又说,我先受理你们投诉,你们再打听打听?
    
    没办法,放下电话,我们说去信访看看,也许信访可以帮咱们联系一下,于是我和吴律师步行到了旁边的大厅,没想大厅保安说信访已经搬到外面去了,远倒是不远,就是由于疫情没人接待,不办公。
    
    我们只好顺道去了附近的朝阳检察院,检察院门口的保安也是很热情,简单问了问,说你们得去第二办公区,在团结湖呢。
    
    我们不死心,又回到朝阳分局,打算找局长,和门口的保安小妹妹好说歹说,又给我们拨通了朝阳分局办公室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位女警,还是说去找法制、刑侦、治安,国保,督查等等,我们说都打过电话了,查无此人呀,她说这她也管不了。
    
    为了防止电话落实不到能办事的人,我们赶到了位于黄渠的朝阳法制支队,这个部门与朝阳看守所共用一个大门,还是门口热情洋溢的保安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说打电话让局里人出来接。
    
    谁接我们呀?哪有人接电话啊?以前接待律师的办事大厅也被保安关上大门进不去了,疫情期间不办公!保安说下午两点再打,两点才上班呢!
    
    我和吴律师在附近的麦当劳等到下午1:30,又给法制支队打电话,真不错,有位声音略带沧桑感的男警察大哥接了电话,说别急啊,我给你查查。我给他报了嫌疑人姓名和年龄。这位热心的大哥,一会儿回了电话,说给你查了,总库里确实没有,指定监视居住的案件局里一共也没几件,也有可能是国安的案件,你们去属地派出所问问谁把人抓走的,办案部门是哪儿,要是国安的案件,我劝你也别代理了,根本不会有人接待你的。我说这是一个寻衅滋事的普通案件啊,国安的案件也不应该是这罪名吧?警察大哥说我就是提醒提醒你。
    
    我谢过警察大哥一番好意,与吴律师立马杀奔远在昌平的属地派出所,见了该派出所的马副所长,马副所长以共产党员的身份保证说他确实不知道当天人被抓走这件事,是家属报警人失踪,他向市局打听才知道是朝阳分局把人抓走的,具体哪个部门他也不知道。
    
    好吧,我信你,诚实的马副所长!
    
    时间还不到下午4点,我和吴律师又赶紧杀回位于朝阳区团结湖的朝阳区检察院第二办公区,又是保安小哥哥出场,说,看门口贴的通知,疫情期间不办公,寄信来就可以了。
    
    和小哥哥理论了两句,也没啥意思,我踱步到不远处的朝阳区司法局,打算找律师监管科的领导们谈谈心,在门卫处也是打了办公室的座机电话无人接听,于是与吴律师分道扬镳,无功而返。
    
    回到家,累得不行,简单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下,刚想把今天的工作情况写一写,三个男警察来敲门,还带着执法记录仪。其中一个主角说你是李国蓓吗?拿身份证我看看。我说对啊,验明正身。主角警察同志说你在网上发什么了?别瞎发啊,否则后果自负!我说您有记录仪哈,来,对着我,我好好和你说说,于是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把一天的工作汇报了一番,说到昌平的马副所长以共产党员的身份保证自己不知道这段时,主角警察好奇地问,真是他说的?我说是啊!就是他说的!然后警察同志说,你可以信访去啊,别在网上瞎发,我说我真去了,警察同志好奇地问,信访怎么说,我说信访疫情不办公啊!
    
    警察说,我来就是告知你不要在网上瞎发,你说的情况我可以给你反映,但我解决不了,说着就往外走,我说别走啊,还没说完呢,我说您这大晚上的到我家里来找我,一定是市局知道这件事了,这是好事啊,您给我解决吧,让承办人给我回电话不就得了,网上的信息我随时都能删除,再说我有那功夫发啊,耽误我多少事。
    
    对话过程中,警察同志对那个信封和通知书拍了照,然后不容置疑地离开了我家,临走,我要了他派出所的电话,我说请您给我反映情况,我会给您打电话的!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6119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律师阅卷难是因割法院的肉吗
·长沙富能案当事人家属:富能案被指派的律师到底是谁? (图)
·高洪明:为人权律师余文生和王全璋说几句公道话!
·美律师代理万人起诉中国就新冠疫情要赔偿 (图)
·彭永和律师向上海市人民政府借人的公开信
·覃永沛案辩护律师李贵生的投诉信
·深圳维权律师胡正军母亲声泪俱下控诉:穷途末路也要抗争
·长沙富能案律师突然被集体解除事件后 家属发出严正声明 又遭威胁 (图)
·请北京市政府紧急启动保护北京市民余文生律师
·伍雷律师呼吁:全国每一名律师连续三天转发安徽蒙冤律师吕先三案件 (图)
·深圳律师胡正军维权却遭官方说客威胁 (图)
·王扣玛无罪——杨绍刚律师二审辩护词
·覃永沛律师妻子:是人还是魔鬼?株连亲友复兴文革 (图)
·深圳律师胡正军:维权无门也将持续抗争 (图)
·蒋永继律师:因关注武汉新冠疫情遭警方谈话实录
·深圳律师揭中共体制内幕下的民不聊生 (图)
·普通百姓面对政府岂能敲诈勒索?洪桂连案已到法院无律师介入 (图)
·深圳律师控诉警察侮辱、虐待自述材料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声明
·律师陈秋实武汉直播疫情遭失踪 现已经失联超过20小时 (图)
·蔺其磊律师欲会见在青海监狱服刑的扎西文色遭拒 (图)
·十字架报:维权律师王全璋获释却继续受到监控 (图)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情况通报
·人权律师“吊照门”十周年:路在何方? (图)
·中国“吊照门”十年 维权律师生存艰难 (图)
·纪中久律师:陆祚钰案件通报
·上海维权律师彭永和遭打压无法执业 (图)
·人权律师王全璋回到北京家中与妻儿团圆 (图)
·张文鹏律师诉深圳律协开庭公告 (图)
·卢思位律师因代理陈家鸿律师案 被成都市律协给予行业训诫处分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律师陈秋实、公民方斌被强迫失踪的声明 (图)
·发因表疫情言论被捕 北科大教师陈兆志羁押月余见律师
·合肥第一大涉黑案 其他律师认为吕先三律师不构成诈骗罪
·谢阳律师今成功探访王全璋 (图)
·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在被秘密关押中度过了56岁生日 (图)
·709人权律师王全璋出狱遭强制“隔离检疫”后仍无自由 (图)
·河南4名儿童被埋 律师:相关人员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 (图)
·王全璋律师14天隔离期满 警察称仍不能回京 (图)
·人权律师覃永沛妻子邓晓云坚持为夫维权发声遭警方威胁 声称要对其抓捕 (图)
·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案通报:案件于4月3日被检察院退侦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陈建刚律师:路在腳下路向何方 為唐吉田、劉巍律師吊照十年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刘巍唐吉田律师“吊照门”事件十周年的声明
·律师谈鲍毓明案:美公民海外性侵未成年最高30年监禁 (图)
·陈建芳女士的律师会见权不容剥夺 (图)
·吊证律师的生活状况报告 ——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吊证十周年
·卢廷阁律师:感谢国内外朋友的关心与关注 (图)
·刘正清: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长处赖文的那张脸
·张博树 : 维权律师与公共理性
·病毒攻克监狱,在押维权律师家属焦虑惊恐问询无门 (图)
·许艳:余文生律师案 第七份维权清单 (图)
·徐光:三个大律师在自己的祖国逃亡!
·自我涂脂抹粉的中共“世界律师大会”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中国豁免美大豆和猪肉关税 中国蹊跷召开世界律师大会
·同道为余文生律师庆祝生日
·维权律师陈光诚获奖 谴责中共损害艺术自由 (图)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余文生案的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唐荆陵被失踪事件的声明
·中共当局系统性常态化清洗律师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律师辩护词网上刷屏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