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不平则鸣]
   

投诉:西安天浩上元郡预购房户第四次集体到陕西省政府上访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7月22日 转载)
    
     我们是天浩上元郡二期A区全体预购房户,从2014年初起我们陆续预购了天浩上元郡A区的商品房,但至今六年多了,开发商说是建房的地点,只有三栋楼完成了地基处理,其它七栋楼仍是土坑,一栋楼影都没有。购房户们多次与开发商询问、交涉,至今情况没有大的进展。工地上有时只有零散的工人装出施工的样子哄骗我们。
    
    天浩上元郡商品住宅房二期项目,名称为“航天新佳园”,位于西安市长安区航天产业基地航天中路与航天西路交汇处,开发商是陕西霈博实业有限公司。天浩上元郡一期项目开发商是西安天浩置业有限公司,与陕西霈博实业有限公司为一套人马、两个招牌。霈博实业有限公司大肆宣传说天浩上元郡项目是在航天基地开发区域内开发的千亩大盘,是航天城区域重点建设项目,小区自带名校、建有百亩花园等,环境优越。看到这些宣传,加之该楼盘位于航天基地,距离航天产业管委会仅几百米,是政府管理部门眼皮底下的楼盘,开发商承诺最早的购房户在2017年底就可以领到住房,这些条件使我们上千名预购房户拿出血汗钱购买了天浩上元郡二期A区的预售房。谁能想到从此揭开了我们遭欺骗的血泪维权之路。正所谓“一入天浩深似海,从此灾难无尽头” 。
    
    从2014年初起,我们陆续预购了天浩上元郡A区的商品房后,工地一直没有动工的迹象。到2017年上半年,随着开发商承诺的交房时间不断逼近,工地依然是大片土堆、荒草杂生,我们心急如焚,大批业主不断询问何时开工,开发商均以政府治霾,禁止土方外运等理由推诿。到2017年6月,我们反映到政府主管部门----航天产业管委会。在航天产业管委会的督促下,开发商于2017年7月1日向业主们做出了保证施工进度的答复,并出具了加盖公章的《承诺书》。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工地依然死寂一片。我们于2017年8月14日再次求助航天管委会。这次,开发商又一次出具了《施工计划说明书》以及每栋楼的《进度节点计划》,并保证严格按照施工计划和时间节点进行施工。但工地仍然没有开工的迹象
    
    从2017年春起至2018年上半年,西安房价大幅上涨。2018年1月,业主们接到了开发商的电话、短信,被要求于2018年1月26日前追加首付款,若不按时办理,则认购房源将不被保证。后经我们预购房户多次找航天管委会反映,才制止了开发商这次借口变相涨价的企图。 2018年1月24日,开发商再次出具了书面《承诺书》并在售楼部大厅公示,同时航天管委会房管局某领导也表示:“不退房、不涨价、不追加首付”。但2018年3月9日,业主们陆续又接到开发商的电话、短信,通知预购房户于2018年3月20日前来办理退房手续,若未按期办理,则对房源另行处置。经过我们多次到航天管委会和西安市政府上访,开发才再次公开向我们承诺“不退房、不涨价、不追加首付”,并于2018年4月12日再次保证,最晚交房时间为2020年3月。
    
    我们无数次找过霈博公司,从没见过霈博公司法人郭春兰,只有霈博公司的其他人员出面应付我们。我们要求霈博公司公布财务状况,霈博公司不公布。我们要求主管单位航天管委会责成霈博公司公布账务,航天管委会人员说这属开发商的商业行为,政府管理部门不予干预。
    
    商品房工程建筑、售卖,必须要有政府有关部门审批,办理“五证”。 霈博公司在预售房时,欺骗我们预购房户说“五证”很快就会办下来,至今近六年了,听说只拿到了三个审批手续。没有办理手续,至今手续不全,怎么能先斩后奏预售房呢?天浩上元郡的位置距离西安航天管委会仅几百米距离,霈博公司在管委会眼皮子底下违法售楼,管委会为什么不制止,反而把天浩上元郡定为航天管委会的重点建设项目?
    
    时间长了,我们逐渐了解到,建天浩上元郡等连片几个项目的地块,是霈博公司法人郭春兰从航天管委会所辖的东韦村“买”到的,共有500亩。郭春兰为得到这500亩土地并进行“开发”,大肆向有关官员行贿,仅送给当时中共西安市常委、秘书长杨殿钟黄金就有30公斤,价值人民币六七千万元,还有500万元现金。这只是郭春兰大肆行贿的冰山一角,多少级、多少个单位的多少官员吃了郭春兰的贿赂?从这已暴露出的事实可以看出,天浩上元郡工程至今这种停滞状况,远远不止是党政有关机构和官员疏于审查、监管的问题,内幕有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贪污侵吞的严重犯罪,受害的只有我们这些老百姓、购房户。
    
    为促使天浩上元郡尽快开工,四年来我们集体到航天管委会上访请愿少说有十多次,到西安市政府上访请愿五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请愿三次。我们曾两次打着标语堵过工地附近的道路和韦曲的长安北路,警察把我们驱散,抓走十多个堵路的购房户,关到派出所,直到深夜才放出来。2018年3月14日,我们2百多人到西安市政府大门外人行道上静坐,遭到政府保卫人员和警察的驱赶,有4名静坐者被警察抓走,关到八府路派出所,直到晚上才放了。预购房户安先生,多次参加维权活动,2019年夏的一天,被工地附近的秦宇派出所警察打电话叫去,拘留了七天。
    
    2020年7月20日上午,我们三四百预购房户冒着三十六七度的高温,第四集体到陕西省政府上访。我们再次要求省政府领导对我们购买的商住房六年多没有开工的问题予以重视,为我们弱势群体伸张正义,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责成霈博公司尽快开工建房,给我们交房。
    
    西安天浩上元郡商住楼全体预购房户
    2020年7月20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221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访老人悲歌 山西退伍军人遗体吊在信访局门外 (图)
·上访民众呼吁将安康医院等精神病院负责人及家属列入制裁名单
·河南上访农妇"敲诈政府"案重审:11年徒刑改缓刑4年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9·11·14) (图)
·上海冤民杨律一家三口联合国上访记(09/27/2019) (图)
·为生活居住权逼迫上访
·姬醒梅:我近四十年的上访经历 (图)
·六旬老妇非法上访被判敲诈勒索罪 获刑11年6个月 (图)
·西安恒大养生谷购房户两次到陕西省政府上访
·扬州信访局副局长用杯砸伤访民,赴京上访地方政府至今无人过问 (图)
·贾瑞峰因上访被判刑死于冤狱,女儿继续上访 (图)
·“工作上的错误不算错,尤其是对上访人员”
·广州市信访局为何不敢开听证会就问社会公示剥夺我上访权利?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9/6/6)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9.5.9) (图)
·吉林省伊通县公安局打压正常上访人员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9.4.12) (图)
·上海访民蔡文君联合国上访抗议(2019.4.4) (图)
·上海冤民杨律一家三口联合国上访记(04/06/2019) (图)
·宋志永:我坐轮椅到北京上访行程两千四百里24天 (图)
·贵州村民土地被侵占上访遭暴打
·上访军嫂国俪堃遭殴打卧床生活自理困难 (图)
·江西萍乡访民代表集体上访又遭萍乡市信访局作假 (图)
·“38军”退伍军人经济陷困境 屡次上访被开除党籍 (图)
·江苏老访民17年上访维权案或“出现转机” (图)
·武汉冤民黄酉凡,非典时女儿失踪,上访流浪17年 (图)
·遭政法委书记暴力致瘫痪6年,贵州水库移民谭荣亮带三个幼儿在北京乞讨上访 (图)
·上访登记17次被拘留,顾桂华提起行政诉讼获受理 (图)
·多次赴京上访被拘留,郑州李宏提起行政诉讼
·豫高院以谎言作为裁定依据 老军人宋西章再上访 (图)
·上访者陈裕咸之死"中止行政诉讼":刑事部分未审结 (图)
·拘留仅因曾赴京上访,南通张金山夫妇申请复议
·上访反映拆迁安置问题,郑州李宏被行政拘留9日 (图)
·多次上访反映拆迁安置问题,郑州李宏被行政拘留9日 (图)
·访民王小琴赴京上访10月4日被抓
·陕西访民王小琴赴京上访10月4日被抓
·无锡苏惠娟上访遭绑架殴打 (图)
·因怀疑周金林将赴京上访,南通小海派出所对其进行传唤 (图)
·因怀疑周金林将赴京上访 南通小海派出所对其进行传唤
·伍予敏因进京上访遭刑拘 现病情严重不予治疗 生命垂危 (图)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葫芦:四川简阳大规模教师上访 华为面临生存危机
·当今圣上习近平青年时代的“外地盲流”和“拦轿上访”经历 /高新 (图)
·民生观察声明:保障公民上访权,拒绝全国成禁地全年成禁日
·断友彭真爱上访十多年屡遭迫害欺骗
·高洪明:两会上访难!因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不是民选的
·綦彦臣:上访未果人已死
·高洪明:支持李文足女士上访,这是做妻子的情分!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陆大春: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上访案 (图)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长平:依法维权绝望之旅 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联合国访民拦车上访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图)
·江天勇律师:上访者必须讨论的问题
·截访人员利用“上访族”捞了多少钱/李金龙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都是冤假错案2 /杜阳明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的都是冤假错案1/杜阳明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徐永海到市政府上访/徐永海 (图)
·赵国君:一位坚持上访维权的伤残警察的经历——郭少坤访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