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毛泽东周恩来心目中的琉球

  日本外相爱知揆一从六月二日到六日访问了华府。他此行目的清楚的表明,为了向美国当局提出返还琉球群岛问题,以为今年秋间十一月佐藤荣作首相最後解决些问题访美时做一步铺路的工作。

  爱知揆一首先访问了尼克森总统。尼克森原则上答覆他这是一个困难问题,要他和国务卿罗吉斯详谈。爱知揆一和罗吉斯前後谈了两回。四日下午第二回会谈时,爱知揆一表示了他代表日本官方对於远东国际局势的一种分析。他认为:韩国战场方面,韩国实力日增,反之,北韩则经济情形落後,加以此间有美、苏、中共叁者控制力量的牵制和均衡,由局部小冲突扩大到大规模的战争己极少可能;另在中国大陆方面,他认为中共为处理内部问题尚需一段时间,不会立即出以对外侵略行动。爱知揆一发论的用意,当然,意指远东局势既没有了战争的危机,美国似乎就不必太重视琉球群岛上的军事基地了。

  在这头一天,爱知揆一和罗吉斯第一回会谈时,他便曾向後者表示,日本准备采用自然延期生效的办法以延长一九七○年到期的《美日安全条约》,但,他同时表示,希望琉球群岛归还日本的问题能在这个美日安全条约延期生效问题的同时获得解决。他提出具体的条件,希望琉球基地在归还日本後,解除核子武装,在琉球基地上有所军事行动时,应和现在日本美军军事基地情形同样,要事前和日本当局取得谅解。

  罗吉斯所答覆爱知揆一的则几乎完全相反。美国当局非特不承认远东军事危机已经减少,而且特别指出,日本所希望把琉球返还日本的一九七二年左右,正是中共核子武器能够完成并且直接威胁世界和平的时候。不用说,美国认为日本的想法太乐观,美国不但不希望解除琉球基地上的核子武装,更不愿意在使用基地时要受到日本当局事前谅解的限制。

  罗吉斯和爱知揆一意见的分歧,更表现在他们会谈後接见记者时的谈话。他们联合声明:「会谈是极其建设性的,而且极其成功的,双方都将向共同目标继续努力。」但,问及共同目标是什麽的时候,爱知揆一认为是指着早日把琉球返还日本的这个谅解;而美国方面直截了当的指出:共同目标是意味着远东的和平和安全。

  不过,尽管双方意见如此的不同,日本舆论界却有其一种另外的想法,认为琉球返还日本问题中间,除了远东国际局势的因素之外,尚有美日间的经济问题也成为一个重要因素。日本舆论界甚至认为後一因素可能超越前一因素而解决了问题。日本一些驻华府的新闻记者,大多注意爱知揆一和罗吉斯会谈之後尚和美国商业部长史坦斯以及财政部长甘乃迪分别会谈一节。日本各报甚至盛传美国纤维工业正在发动一批下院议员,向史坦斯施用压力,要史坦斯向日本当局提出限制日本纺织品对美出口以为支持琉球返还日本的条件。另一说法则是,美国财政部长甘乃迪也要求日本承认百分之一百的外资自由化以为支持琉球返还日本的条件。

  这些说法,都可以印证日本人的一种政治态度,他们过份低估了远东国际局势所潜在危机,他们过分热中於要把琉球取回到他们的手中,因之,使得他们甚至相信使用国际贸易上的算盘也未尝不可以解决了这个问题。

  唯因日本人太热中於琉球了,琉球问题便从他们的政治心理上潜滋默长出一种危机。

  正当爱知揆一和罗吉斯会谈的时候,琉球当地人在美军基地服务的所谓「全军劳」工会组织,发动了两万劳工,对驻防美军来了一个反美反基地的实力总罢工。这些罢工劳工,除了开会和示威游行之外,并组织罢工纠察队去封锁军事基地的进出口,以妨碍美军另雇其他工人工作。结果,那霸、嘉手纳两处空军基地,牧港第二兵团部队,兹克兰陆军司令部,以及琉球本岛各地的海军基地,都因之陷於瘫痪。而且,琉球左派的社会大众党领袖更率领罢工群众逸出已定的示威路线,特向美军挑衅,美军宪兵也就使用刺刀驱逐群众,两下冲突,这就闹出七人负伤的案件。当两下冲突的时候,美军宪兵曾制止群众妨害道路交通,而领导群众的左派份子则大喊:「这是我们日本的领土,美国人,你管不了!」

  说琉球是「日本的领土」,琉球应属於「日本祖国」,这是今天日本人不分左右不问朝野所共有的观念。此中,当然有少数右派尚记得现被苏联军占领的北海道北边的千岛群岛的一部份,也应是日本的领土。但,左派乾脆抹杀这一笔账,他们倾注全力宣传琉球属於日本,这一说法,用以反美、反美军基地,以配合国际共产主义打击美国孤立美国的世界战略。

  一向站在自由主义立场上的每日新闻,在琉球美军宪兵和罢工群众发生冲突後的六日的社论中便公然指称:「冲绳(指琉球)问题的基本原因,在於冲绳同胞经四分之一世纪处於异民族统治下之不自然而来。」这几句话正说明左派宣传渗透力量的可怕了。

  何以日本忘掉了他们吞并琉球的历史了?日本人站在琉球岛上何尝不也是异民族?何以琉球人自己的主张反而被抹杀被湮没了呢?说起来这是一段真正的国际间权力政治的悲剧。

  记者八年则便曾在本报上为文指出,中日甲午戢前日本便已不断在琉球国滋事,所差者当时日本尚顾虑到有宗主权的清帝国,未敢遽把琉球占有。洎至中日甲午战後,清帝国代表李鸿章等人在割让了台湾澎湖之馀,居然对琉球不再问闻,这就使得日本乘机把琉球不明不白的据为己有。这当然并无国际上的任何依据。此间,有一段琉球王室的亡国悲剧,当然,很快的便为人忘怀了。太平洋战争结束时,开罗会议和波茨坦会议决定解放朝鲜和归还台湾澎湖等问题,但却未明确宣告琉球问题。金山对日和约,中国以主要交战国竟未能参加,就在这个和约上,那位老谋深算的日本首相吉田茂,却从杜勒斯的口中套取了日本对琉球群岛拥有「潜在主权」的一句话,这就构成以後日本一再向美交涉索取琉球的原委了。而「琉球为日本领土」、「琉球属於日本祖国」的口号,便是在这种历史条件下由日本人创造而成。

  日本名记者高木健夫最近曾撰文评介《中国人眼目中的冲绳问题》,文中特别提到宋漱石先生所着《琉球归属问题》一书,认为这是主张琉球人的琉球的。文中也提及中央日报的社论,认为这是主张琉球问题应由美国及盟军各国协议决定的。不过,高木健夫最引为兴趣的,莫若中共方面对於琉球问题持论的颠叁倒四莫衷一是。

  首先,毛泽东一九叁九年曾撰文指称:「日本夺取了朝鲜、台湾、琉球群岛、澎湖岛、旅顺。」,到了一九五一年毛泽东选集便把上文改为:「日本占领台湾、澎湖群岛、租借了旅顺」,而把琉球群岛字样取消了。一九六○年六月二十日,中共人民日报竟说:「本来,冲绳和琉球群岛是日本的领土」,又於一九六二年叁月二十八日说:「原属日本领土冲绳县二千二百平方公里,蹂躏於美国侵略者的铁蹄之下,其九十万人民,受着美国军事殖民地统治的压迫和榨取,剥夺了他们复归祖国的权利」。

  今年四月,周恩来对访问大陆的日本议员古井喜实等却又说:「冲绳古为中国属国,曾向中国王朝纳贡。然而,其後日本人来居住了。今天,为美帝所占,日本人应把它拿回。……不过,领土问题这是可以协商解决的。」

  中共所玩的把戏,显然在於他们的反美战略和政略,因之,他们也就出卖本国宗主权所有,纂改和歪曲了历史事实。高木健夫和其他日本人当然会看得明白,所以,也就不把自由中国人士的意见视为重要意见了。

  然而,也就因此,琉球问题的严重性,其内涵便是复杂而多端的了。

司马桑敦,一九六九年六月七日寄自东京,原题《日本人心目中的琉球问题》

录自司马桑敦《中日关系二十五年》,联合报社,民国七十七年叁月(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