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WU Banner from webunion.com
WebUnion Chinese Advertisement Network - Click Here to join
如果广告打扰,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苏联策动外蒙军侵略新疆

一、外蒙军越境侵扰

  民国叁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十月二十七日,在苏联策动下有外蒙军一小队越境窜至镇西县境,掳我牧民拷打,探询军情。叁十六年(一九四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又有外蒙军二千馀人越境侵入布尔生枝(在布尔根东)及布尔根以北地区,其一部叁百馀人窃据北塔山北麓,并不时派出一小队在木垒河及奇台以北各地活动,抢掠人马,拷问当地状况。叁月四日,该侵入布尔根以北之外蒙军,勾结阿山匪徙哈勒满、那孜尔等作乱,并送给哈勒满捷克式步枪一百枝,送给那孜尔十五枝,令其嗾使阿山民众以武力阻碍省令之推行。同时有外蒙飞机一架侵入奇台北道桥领空,侦察後逸去。二十五日,该外蒙军又发给青河孔直尔台吉及哈尔台吉等步枪一百枝,令彼等向其所属部落之哈民宣称:「我们应当归向外蒙古,反对中国」。并印发传单,分裂哈族,破坏团结。四月八日,突有形同匪类之外蒙军二股,一股约十馀人,潜入北塔山之乌隆布拉克地方,抢劫哈民托海之财产,并击毙托海;一股约有一营人,越界驻於乌伦古河,旋将我乌伦古河之营房拆毁,迁驻青格里铺,临行劫掠我牧民牛、羊甚多,并在布尔根一带设卡十叁处,分置哨兵。

  五月十二日,骑兵第七旅马希珍连在白杨凑与外蒙侦察兵五名遭遇,毙敌二名,马一匹。获苏联造步枪一枝,马一匹,俄蒙文化书一本。阿山专员乌思满部在同一时间俘获越界之外蒙军八名。二十一日,我哈族通信兵二人,在北塔山南部阿合赛里地方,被外蒙军击毙一人,捕去一人。二十叁日,外蒙军在叁塘湖附近之小泉掳去我牧童二人,下落不明,并还有莫斯科之入境证一件及蒙骑腰带一条。六月一日,外蒙军百馀人扰我松树沟,并派代表二名到我前啃,提出立即撤退之要求及交还彼方失踪之士兵马匹。我扣留代表一名,询据称:「哈拉汉德奥居吓(在松树沟北六十里,库仆东九十里)现有外蒙骑兵附载里汽车叁辆。外蒙边防大队长连同飞机二架上午由科布多抵达此间开军事会议,讨论边疆问题,闻将该部扩为二万一千五百人」等语。旋被扣之代表经省方电令释放。

二、苏蒙军进攻北塔山

  六月二日,在苏联主使下外蒙边防军科布多中校队长班子尔克沁致我北塔山乌隆布拉克泉驻军马希珍连长函称:「五月十二日,有汉哈部队非法越过白特色同山,并捕去蒙古士兵八名,马一匹。此种破坏蒙古边防及中蒙友好之行为,限於四十八小时内,将刀塔头特山(刀布尔特山)东北对山胡芝尔特河上之野营部队撤退,并交还失踪士兵及马匹,否则事态应由该连长负责」等语。当经该连层转核示,总司令宋希濂於五日电饬释回,并派员查明处理。正办理间,五日午刻,外蒙骑兵一营,配合军用汽车多辆,携带轻重武器,并有苏联标志之飞机五架掩护,向我北塔山驻军进攻,投弹轰炸及低空扫射。经我驻军马连猛烈抵抗达十小时之久。我方阵亡中士班长一名,保安队员一名,马伤亡及失踪者叁十馀匹,粮秣,帐棚均被炸毁。计毙敌四十馀人,马二十馀匹。乌专员闻讯增援,马部夺获转盘机枪一挺,乌部夺获轻机枪二挺,马二十馀匹。因恐敌断後路,我军抵抗後撤出北塔山,退至库仆(距北塔山十里)。六日,敌军已退,战事稍为沉寂,於是马希珍部及乌思满部,连合搜索前进。七日继续搜索。自卫队寻得转盘轻机枪一挺,手提式机枪二挺,并由□体上搜出地图、米突尺、相片、日记本等物,判断该尸体为参谋人员。乌部寻得已坏之小型话报机一架,高射机关枪一挺,火药一箱,弹药五箱,分枪数枝,并於另一□体上搜出金质奖章两枚及党证、相片、文件等物,判断该尸体为指挥官。自六日至九日,连日均有敌机侦察及轰炸我军旧阵地。我军於九日放弃乌隆布拉克退至乌拉斯台(在乌隆布拉克东十里)。十叁日,敌机一架在我各阵地搜索及扫射。十五日,乌部迁回乌隆布拉克,马部於十六日迁回。十七日,敌机在乌隆布拉克上空侦察及低空扫射,敌地面部队向我作威力搜索。二十日,敌骑六──七十名袭击乌部,二十一日被我击退。二十二及二十叁两日,北塔山北麓有敌骑沿山搜索。二十四日,乌部检获炸弹破片二块,上有俄文标志,注明一九四五年及一九四七年所造,内装黄色炸药等字样。二十五及二十六两日,敌军又袭胡芝尔特大山以南之乌部,二十七日被我击退。此役计毙敌二十馀人,进步枪二十枝,轻机四挺,马叁十匹,驼四峰,帐棚四顶,军刀八把及弹药,文件等。二十八日,敌机向我军各阵地侦察、扫射。二十九日,我搜索队与敌军五──六十名遭遇,被我击退後,窜据小松树沟,旋以钢炮向我军猛射,并由大树沟增援百馀骑,同时又有敌机一架助战,我军遂退回原阵地。此役计毙敌十馀人,获轻机一挺,我方伤排长一名,阵亡班长二名,列兵二名,特保大队队员叁名。七月四日、乌部与敌军在亚尔拉斯道遭遇,被我击退後,窜据白杨沟,并在白杨沟构筑工事。

叁、北塔山事件交涉之经过

  六月十一日四时,外交部根据上述情形电令驻苏傅大使分向苏、蒙抗议。要求苏联政府严惩对於与此事有关之过失人员,并要求保证今後不再发生类似事件,中国政府对於上述中国军民所受之损害,保留向苏联要求赔偿损失之权。对蒙并要求蒙军立即退出中国国境。五时将抗议情形电知张主任。十一时,叶次长(公超)召见苏联大使馆代办费德林参事,声明事件之严重,及中国政府之重视此一事件,并声明已电令傅大使向莫斯科政府提出抗议。十九时,呈报蒋主席,胪陈今後处理意见,并请电饬北塔山驻军坚守阵地,避免事态扩大,将当地有关情形,逐日电告,以便随时研议对策。嗣奉主席手令国防部:

    (一)北塔山事件既经中外报章宣露,我政府决不能不对苏蒙采收严正外交步骤,  否则等於政府否认其事或公然允许侵略。

    (二)乌思满部请援,应予援助,并应设法保持北塔山驻地。

    (叁)我政府既爰外交步骤,原驻地区决不容续被侵夺,否则我政府或将被迫采取  其他步骤,事态将更扩大也。

  二十二时,傅大使已分向苏联外交部及外蒙驻莫斯科公使抗议。十叁日,莫斯科电台塔斯社广播,对於苏联飞机掩护外蒙军进攻新疆事,予以否认。十四日,塔斯社又广播苏联政府否认苏联飞机曾掩护外蒙军进攻新疆之事实。十六日,伦敦广播电台以据莫斯科广播,外蒙当局多认曾侵犯新疆边界,反之,新疆边界之中国军队曾越界至外蒙构筑工事,并杀害外蒙军交涉人员,故被迫采取军事行动,以驱逐之。并保留对中国要求惩凶赔偿损失之权。十八日,南京新闻局董局长(显光)代表政府作如下之声明:「北塔山地区之在新疆省界内为中国领土,实无丝毫疑问。无论在一九四五年中苏条约签订之前或以後,北塔山向由新疆省设防,该地向有新疆省政府所设之警察局及驻防之军队。对於莫斯科广播中国军队曾越过新疆边界进入外蒙一点,本人必须严正否认莫斯科所广播之外蒙外长声明,实属绝对无稽之谈。在苏联及外蒙正式答覆前,本人不欲多言,只欲再度声明:北塔山事件并非寻常边境事件或疆界争执,而系与广泛意义之政治问题有关」。二十日,苏联驻华大使馆照覆外交部称:「敬启者,中国驻莫斯科大使傅秉常先生六月十一日转达贵部长电称各节,苏联外交部业经收悉。本代办□奉苏联政府命令奉覆如下:在贵部长六月十一日之声明中,断言似乎有苏联标志之飞机四架,於六月五日越界侵入新疆内二百英里,在北塔山上空投弹及低空扫射,兹特奉告贵部长,中国外交部代表与此相同之断言,业经塔斯社於六月十四日用正式声明以系不符事实并系挑拨性之虚构而加以否认。因此苏联政府碍难接受贵部长之抗议。并对於中国政府利用未加证实及无根据之情报作若是之声明,表示诧异。本代办向贵部长谨致崇高之敬意」。二十二日,外蒙驻苏公使得覆傅大使,否认事实。二十七日,蒙使又照称:「华军越入蒙境」。七月八日,外交部驳覆苏方照会。十日,驳覆蒙方六月二十二日之覆文。十二日,又驳覆蒙方六月二十七日之照会。八月五日,苏方二次照覆,仍保持六月二十日照会之立场。蒙使照覆傅大使,仍否认事实,并称北塔山北麓为蒙境。九月八日(傅於十一日送达)部驳覆蒙方八月五日之照会。并据传大使电转蒙使六日照,略以北塔山事件,蒙方损失总数为蒙币叁.叁九八.七五二元,要求我方赔偿。十一月二十六日,部驳覆蒙方九月六日之照会,并声明「外蒙武装力量越过中国边界,攻击中国新疆省内北塔山区之地方驻军,该地方驻军不得不作自卫之抵抗,倘外蒙军队因此而遭受任何损失,自应由外蒙政府负其责任,外蒙政府绝无向中国政府提出赔偿损失之理由。同时北塔山区之中国驻军因屡被外蒙武装力量越境攻击,遭受重大的生命的及物资的损失,现正由中国政府令饬地方驻军详细查报中,一俟清查完毕,中国政府即向外蒙政府提出要求赔偿」。之後,北塔山战事沉寂,中蒙交涉未获结果而大陆变色矣。

录自孙福坤编着《苏联掠夺新疆纪实》下册,第二十九至叁十六页,香港自由出版社,中华民国四十一年七月初版。

(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