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6章

●顾顺章声称有对付共产党的大计画,但一定要面见蒋总司令●

  夜色凝重,昏暗的路灯照着国民党武汉行营办公大楼前的卫兵,在地上拖出两个长长的身影。

  这是一幢建於清朝末年的建筑物,原先是湖广总督的衙门,由於年久失修已显得十分陈旧,只有频频来往的汽车和一个个持枪挺立的军人,才使它还保持着原先的那几分威严。今天恰逢周未,虽然武汉地处「剿共」前线,但整幢楼已经是漆黑一片,只有侦缉处的办公室里还亮着一豆灯光。

  蔡孟坚端坐在他那把硕大的皮转椅上,一动也不动。自从他听说尤崇新发现了顾顺章之後,就一直这麽坐着,几乎没有移动过。他明白这个发现对於他,乃至对於整个国民党政府来讲,究竟意味着什麽,正如他在40年後发表在台湾《传记文学》的文章中所说,是一个可能改写中国近代历史的事件。

  1928年,蒋介石在「济南事件」以後提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口号,将消灭共产党和国民党内的其它派系作为他的基本国策。作为蒋介石的信徒,蔡孟坚曾多次聆听过蒋介石的这番演说,内心为之深深激动过,无论在「中原大战」还是在武汉主持「剿共」都不遗馀力,成绩斐然。但是他所取得的这一点点成绩与整个国民党的失败相比,却显得多麽的微不足道。不久前蒋介石发动的对赣东闽西朱毛红军的第一次围剿,国军长驱直入捷报频传,蒋介石的爱将张辉赞一路领先,甚至打到了吉安,说什麽「剿匪大业即日可安」,但是不久却从河里掏起了飘在竹筏上盛在木盒子里的张辉赞的脑袋。蒋介石极为震惊,指令何应钦在南昌举行盛大公祭,为部下打气。蔡孟坚特意赶到南昌,亲眼看到了盛在楠木棺材里的张将军的脑袋和一段用楠木雕成的身子。何应软曾指着棺木声色俱厉地讲:「如果不消灭共匪,咱们都死无完□……」接着又是第二次围剿,前方又是捷报频传,一会儿传言湘西贺龙阵亡,一会儿传来朱德身负重伤……但蔡孟坚非常清楚,这恐怕是又是前线将领们为了骗取赏金编造出来的「神话」,蔡孟坚深入过「匪区」,深知红军用兵施政的优劣点,不过身处武汉,常有「鞭长莫及、有劲无处使」之感,而现在顾顺章自己送上了门来……

  如果尤崇新所说的话是真的,那即使尤崇新找不到顾顺章,顾顺章也不会离开他的老巢上海太久,他还是要回去的。武汉到上海最直接的交通工具是船,而这条长江上所有的船都是侦缉处的副处长、洪帮大爷杨庆山掌管的。他想到这里突然像吸足鸦片似的一下子跳将起来,拨动电话就要和杨庆山联系……

  「处座,处座!」突然叶明亮门也不敲,一下子闯了进来。

  蔡孟坚手里还拎着电话,眼睛顿时一亮:「怎麽样?找到顾顺章的线索了?」

  叶明亮兴奋得声音都有点打颤了:「顾……顾顺章抓到了!」

  「顾顺章?真的是他?」蔡孟坚搁下电话。

  「没错,是他!」叶明亮将经过情况详细说了一遍。

  「好,好!马上把他带到这儿来!」叶明亮匆匆要走,蔡孟坚又一把拉住了他:「慢!你马上让周执中率几个弟兄到德明饭店,将顾顺章的行李以及顾顺章房间里的所有人都扣起来,带到这儿来。此外,你告诉手底下的人,这件事谁也下准泄露出来,谁在外面乱嚼舌头,让我知道了就要他脑袋搬家!以後我一定重重地犒赏各位弟兄!记住了?」

  「是!」叶明亮又说了一句,匆匆走出去。

  顾顺章被带了进来,蔡孟坚凝视着他,刚要开口,没想到顾顺章却旁若无人地找了张沙发坐了下来先开口了:「你就是蔡孟坚?」

  蔡孟坚颇为惊讶,反问了一句:「你怎麽晓得我是蔡孟坚?」

  顾顺章浅浅一笑:「我看过你的照片!你是陈立夫亲自派到汉口来的中央组织部调查科的特派员。」突然他又站「起来,跨前一步,摆出一副非常神秘的样子说:「我有对付共产党的重大计画,请你迅速安排我面见蒋总司令。我将当面陈情……」

  蔡孟坚颇为不满:「顾先生,坐下!你既然晓得我的身份,那有什麽事完全可以和我商量。」

  顾顺章两眼漠然地扫了蔡孟坚一眼,退後一步,又坐到沙发上,仰着头一言不发。

  「那……我可以将顾先生引见给总司令部武汉行营的主任何成□将军,」蔡孟坚强压着心头的愤懑,继续说。

  「不!」顾顺章斩钉截铁地回答:「见不见他都一样,见了他不过也是这麽一句话。」

  「啪!」地一声巨响,只见蔡盂坚狠狠地拍了下桌子,脑羞成怒地说:「顾先生,请你不要忘记你现在是在什麽地方。」

  「哼!」顾顺章冷笑了一声,依然一言不发。

  蔡孟坚既想发作,又怕将事情弄僵了反而不便,他站起来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个圈,最後又走到顾顺章身边问:「那──我怎麽样才能证明你顾先生是有诚意归顺国民政府了呢?」

  顾顺章坐在那儿,想了很长时间,终於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那好吧,拿纸来。」

  蔡孟坚亲自将笔和纸递给了顾顺章,顾顺章就坐在沙发上,接过笔在纸上草草地写了两个地址:「这是中共地下党长江局机关的新址,另一个是中央交通局汉口站的地址……唉!蔡先生我还是那句话,请你迅速安排我去南京。」

  「那──好吧!」蔡孟坚终於下定了决心,他招了下手,叶明亮急步上前,蔡孟坚吩咐道:「你亲自送顾先生到接待室里去休息。你就呆在顾先生身边,随时静候顾先生的吩咐!」

  「是!」

  蔡孟坚目送顾顺章离开了他的办公室,随即拿起了电话:「接何公馆,对,我有急事要面见何主任,对。」

  他搁下电话,整了整身上的少将军服,朝室外走去。(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