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7章

●蔡孟坚请示何成□,决定包一艘小货轮将顾顺章解送南京●

  何成□是国民党集团里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他文人出身,官至一级上将;他没有带过兵,手底下没有一兵一卒,但是很长一段时间却成为国民党集团里杂牌军的首领,杂牌军拥戴他与蒋介石讨价还价;蒋介石得用他去安抚杂牌军,一时,中国的官场是谁也离不开何成□。

  何成□是黄兴的学生,1904年他被保送到日本东京振武学校念书,第二年同盟会成立,何成□即由黄兴介绍参加了同盟会。辛亥革命以後他追随黄兴,黄兴出任陆军总长,他也就担任了陆军部的副官长,但是这个副官长主要工作只是负责黄兴与沪军大都督陈其美之间的联络。何成□吃喝嫖赌样样精通,与「杨梅大都督」习性相近,爱好相投,没多久便成了好朋友。通过陈其美他结识了陈的两个侄子果夫和立夫,也认识了蒋介石,成为莫逆之交。

  何成□讲究江湖义气,待人慷慨大方,挥金如土,在国民党集团里有「小孟尝」之称,许多大小军阀都挺买他的帐。1928年他奉蒋介石的命令出使东北,说服了张学良东北易旗,为蒋介石立下了大功。1930年中原大战爆发,蒋介石故意让他统帅有各路杂牌军组建的第叁集团军。蒋介石曾召见他到南京密谋,要何成□想方设法拖住这帮子人,只要不临阵反戈给他难堪就可以了,根本不指望他们去为蒋介石卖命。谁想到这支部队不仅没有一个人倒戈,还不大不小地打了几场胜仗。蒋介石非常纳闷,派心腹前往第叁集团军设在漯河的指挥部打听,一了解这才晓得,原来何成□在漯河开设了一个「军人之家」,轮番招待各部队团以上的军官。他不仅从武汉招来了各帮名厨,天天设宴,而且花重金从武汉招来一批妓女,供军官们纵欲。於是各部队的指挥官都说何成□够朋友,都肯为他卖命。中原大战一结束,何成□不仅升为一级上将,而且担任武汉行营的主任和湖北省的主席。

  此刻他正拥着小妾半卧在烟榻上吞云吐雾,一听到蔡孟坚说抓住了共产党的特务头子、共党四大健将之一的顾顺章时,惊愕得几乎说不出话:「这真……真是顾顺章?会不会搞错?」

  「绝不会搞错!」蔡孟坚坐在一边回答:「我已经用他过去照的相片和他对过了,不会错。再说……」他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顾顺章写的纸条:「这是共匪长江局机关和中央交通局汉口交通站的地址,这麽重要的情报只有像他这样身份的人才会晓得。」

  「这……」何成□翻身起立,踱到蔡孟坚身边接过纸条,呆呆地看了半天,还是有点奇怪:「这……像顾顺章这样死硬的共党头目怎麽一下吃板子,二不坐老虎凳,叁不用灌辣椒水,就这麽轻而易举地抛弃了他的信仰、出卖了他的部下了呢?」

  「这……」蔡孟坚想了半天,无法回答,也只能困惑地摆了摆头。

  「这倒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人物。」何成□背後操着手,慢慢地在屋内踱着方步。

  蔡孟坚站了起来:「何长官,您要不要见见他?」

  「不!」何成□转过脸来,望着蔡孟坚摆了摆手:「这个人傲得很,他手里一定摸了张大牌,这才想和蒋总司令掰掰手劲,我……这就成全了他。我倒要看看他在蒋某人面前会落得副什麽下场!」

  他急步走到蔡孟坚面前,两眼炯炯地盯着他说:「向总司令部发个电报,就说我们抓到了顾顺章,静候总司令处置!」

  「这……我已经电告南京中央调查科了。」

  「这个……再发一份,就说顾某已经自首了,要求晋谒蒋总司令。」

  「是,何长官。再有您看怎样把顾顺章押到南京?」蔡孟坚问。

  「坐飞机可以快一点……」何成□颇有点犹豫。

  1929年蒋介石曾向美国订购了17架O2U-4型侦察机,这种飞机原来是美国为海军舰队设计的舰载侦察机,除了驾驶员外,机上还可坐一人。这种飞机用途颇广,为美国海军立了不少战功,便改作陆机型的。1930年这批飞机陆续飞抵中国,军政部便将它们装备在汉口航空第4队,中原大战时,蒋介石曾坐这种飞机侦察过冯玉祥和阎锡山的兵力部署;蔡孟坚也不止一次坐这种飞机侦察过鄂豫皖和湘西的苏区。1930年2月28日,一架O2U-4型飞机从汉口飞往开封,因迷航油尽迫降在鄂豫皖苏区的陈家河地区,驾驶员龙文光经共产党动员启发自愿为红军工作,这架飞机也就被命名为「列宁」号。

  「何长官,听说顾顺章擒拿格斗样样精通,一个人坐飞机又没有卫兵押送,恐怕……」蔡孟坚颇有点犹豫。

  「对!不能让他坐飞机!你再发一个电报要南京方面速调一艘军舰来!」

  「是,何长官。不过是不是可以叫杨庆山到招商局包一艘小货轮?」

  「包一艘小货轮?对!这倒也是个办法,这样能更快一点。」何成□高兴地说:「这样事就由你去办,此外再由你派几个弟兄,一分钟也不停地轮番盯着他,我再派一个排的宪兵,顾顺章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是插翅难逃了!」

  「是,何长官,我这就去办!」蔡孟坚行了个礼,转身便走。

  「慢!」何成□又叫住了他:「你调了船以後再发一个电报给南京,通报一下他们的行程。此外,明天一早你坐飞机赶到南京去,我写一封信由你面呈蒋总司令。这一回也轮到咱们在总司令面前露一露脸了!孟坚老弟,这一回你的功劳可真不小呀!哈哈……」说罢,他伸出厚厚的手掌,狠狠地拍了一下蔡孟坚的肩膀。(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