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8章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8章

●六封有关顾顺章被捕的急电全部落入钱壮飞手中,他派女婿刘杞夫星夜赴沪 传送情报●

  钱壮飞送走了徐恩曾,谦和地朝刚刚跨进正元实业社大门的大特务、调查科特务组长顾建中打了个招呼,又回到二楼自己的办公室里,在所有人的眼里,他是一个「待人极为和蔼可亲、笔头又快、办法又多」的「干才」(见《中统内幕》一书大特务张国栋的回忆),谁也猜不出他是一个负有特殊使命的中共地下党员。

  1929年他由胡底陪同找到李克农,与党组织接上了关系,曾主动提出要党组织仔细审查自已从1927年脱党以後的这一段历史。审查清楚後,周恩来亲自在北成都路丽云坊中央组织部机关内和他谈了次话,一见面周恩来讲了个笑话,说他的脸长得太像他的老对手蒋介石了,然後勉励他要作长期潜伏的准备,不要轻举妄动,不要注意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动则要置对手於死地!钱壮飞牢牢地记住了周恩来的指示,他在徐恩曾的身边,日理万机,各地的情报经过他的筛选,然後将机要的送到党中央的手里。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大围剿,国民党对鄂豫皖苏区的第一次大围剿,国民党对中央苏区的第二大围剿……计画刚刚制订完毕,发到「剿匪」部队手中,同样的计画也已经搁在了周恩来的桌子上……

  夜幕低垂,钱壮飞到隔壁自己女儿钱椒椒、女婿刘杞夫家里吃了晚饭,又回到正元实业社他的办公室,除了女儿、女婿、他的大儿子钱江也住在南京,夫人张振华则带着他们的小儿子钱一平住在上海甘司东路辣斐德路(今嘉善路复兴中路)新兴顺里4号,张振华正在外国人开的克美妇产科医院当住院医生。

  钱壮飞刚刚坐下,从保险柜里取出帐簿准备算帐,有人轻轻地敲了两下门,说了声「报告……」

  「什麽人?进来。」钱壮飞应了一声。

  进来的是报务员:「钱秘书,汉口方面发来的加急电报,注明由徐科长亲译。」

  「好吧。」钱壮飞在收发簿上签了名,将电报放到桌子上。

  他将帐簿搁在桌上,算了几笔帐,又有人敲门,进来的依然是报务员:「钱秘书,汉口方面发来的加急电报,由徐科长转呈陈部长(陈果夫时任中央组织部长)。注明由徐科长亲译。」

  「好的,真辛苦你了。」钱壮飞在收发簿上签了名,轻轻地拍了拍报务员的肩头,将电文拿在手里看了一下,又搁到桌子上。

  「钱秘书辛苦。」报务员感动地冲着钱壮飞笑了笑,轻轻地搭上了门,走了出去。

  汉口方面出了什麽事情?怎麽一下子来了两封徐恩曾亲译的加急电报?钱壮飞细细想了一下,还是将电报放了下来,埋首在帐册里,准备继续算帐。谁想到门口又响起了敲门声,进来的还是报务员。就这麽在短短的两小时里,钱壮飞一连收到了六封从汉口方面发来的加急电报。

  这一下钱壮飞再也坐不住了,他明白如果汉口方面不是发生特别紧急的事情,决不会接连发来六封徐恩曾亲译的加急电报。他将电报一字儿在桌上排开,细细考虑了一下,然後站起身来,锁上了房门,从贴身口袋里取出了密电码文本,小心地拆开了第一封电报翻译起来:「匪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负责特务活动的顾顺章(化名黎明)在汉口被捕……」

  顾顺章在汉口被捕?钱壮飞大吃一惊,他怎麽会跑到汉口去的?像他这麽精明能干的人又怎麽可能被捕?

  钱壮飞来不及多加思索,小心翼翼地又拆开了第二封电报:「顾顺章已归顺中央,说有消灭共匪中央的重大计画。欲赴宁面呈蒋总司令……」

  顾顺章他……他叛变了?钱壮飞搁下电文,脑门上沁出了汗来。记得也是他在和李克农接上关系之後,由王庸(陈赓)带领到修德坊和顾顺章见过一面,印象中他是一个非常精明能干的人,颇有点神经质,一刻不停地在屋内走动,一口浓重的上海口音,双目炯炯有神……钱壮飞已经记不得他曾经说过点什麽,但是他……他怎麽会叛变呢?

  他抹了抹脑门上的汗水,一不做二不休将馀下的几份电报统统译了出来:

  「何长官电请陈部长,速报蒋总司令,调军舰一艘即赴汉口,以便押顾顺章赴宁……」

  「考虑到事关十万火急,汉口方面已包租招商局客货轮一艘,即刻解押顾顺章赴宁……」

  「调查科驻汉口特派员蔡孟坚将於明日飞抵南京,向钧座禀报……」

  钱壮飞再也坐不住了,他清楚地明白顾顺章的叛变意味着什麽:党中央在上海所有机关的地址,第叁国际在上海机关的地址,党中央主要负责人向忠发、周恩来、陈绍禹、瞿秋白……的地址,这些机密中的机密将统统大暴露,而首先──作为他和李克农、胡底的顶头上司,他们同样也将在敌人面前暴露无遗!

  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正指着9点51分,离最後一班开往上海的沪宁特快列车发车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了。对,一分钟也不能耽搁了,他小心翼翼地将这六封密电依原样一一封好,锁在抽屉里,又将密电码本藏入贴身口袋,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夜色凝重,钱壮飞急步跑到正元实业社隔壁自己的家里,他的女儿钱椒椒和女婿刘杞夫准备睡觉,钱壮飞一下子将刘杞夫叫到自己的房间里。

  刘杞夫,又名刘正风,湖南人,此时才不过20出头,还不是党员,他也是由钱壮飞安排在正元实业社担任庶务(办事员)的,钱壮飞不便轻易离开南京,平时就由刘担任钱壮飞和李克农之间的联络人。

  「杞夫,」钱壮飞一把将刘杞夫按倒在椅子上,焦急地说:「你马上准备一下,立刻坐夜车到上海去,爸爸有一封信要你交给李叔叔。」

  「爸爸,现在就动身?这麽急?」

  「是的,你快去准备。」

  刘杞夫急匆匆地跑到自己的房间里着装打扮,与妻子话别,等他再走到钱壮飞屋子里,钱壮飞已经把信写好了,并仔细地封住了封口。

  「杞夫,这件事难为你了,一路上要多加小心。」钱壮飞亲自将信塞到刘杞夫的内衣口袋里,又从抽屉里拿了10块大洋塞到刘杞夫的手里:「你速去速回,这封信极其重要,一定要尽早送到李叔叔的手中。他的地址你都记住了?」

  「记住了。」刘杞夫将钱放入了口袋。

  「千万要小心,一定要尽早把信交给李叔叔。」钱壮飞又叮嘱了刘杞夫一番,将他送出了屋外,看着他消失在浓浓的夜雾之中……(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