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15章

●蔡孟坚狠狠地埋怨顾顺章:「你怎麾不早说呢!」●

  4月27日的清晨,南京下关码头。又是一个大雾锁江。叁步一哨、五步一岗的宪兵在浓浓的白雾中隐隐约约,给下关码头增添了一种神秘的色彩。

  一辆黑色的汽车间着大灯缓缓地驰来,稳稳地停靠在江边上,从车上跳下一个矮矮壮壮的少将军官,他便是蔡孟坚。他眺望江边,白茫茫的一片春雾,什麽也看不见,不由得锁紧了双眉……

  昨天晚上他随张道藩到常府街18号陈果夫家里,陈果夫家里高朋满座,当时陈果夫担任国民党中央组织部长,大权在握,许多人都为在5月5日「国民大会」後能谋得一官半职而活动。他和果夫并不熟悉,顾顺章事属机密又不便多说,乾坐在那里十分尴尬,本想告辞出来到街上随便转转,看看几个现在总司令部参谋处工作的朋友,不料张道藩立即跟了出来,一把将他拖回到自己家里。

  难道我抓了顾顺章自己反倒被软禁起来了?他哭笑不得,睡在床上辗转反侧,只听到张道藩在书房里打了半夜的电话,一直到更深人静才梢稍睡了几个钟头。天蒙蒙亮他就起身了,吃了那个法国女人素珊做的点心倒也可口。他整装完毕,准备和张道藩一块儿到码头上去接顾顺章。不料张却藉口立公召见,让他一个人去码头,并关照接了顾顺章以後便将他送到正元实业社。

  他悻悻而出,坐在汽车上有一种被人嘲弄的感觉。本来嘛抓到了顾顺章就将他在汉口砍头了事,蒋总司令交付给他的责任是在汉口抓共产党,又何必自作多情地亲自将他送到南京来?「宦海风波,实难久恋」,他想起明末清初的大才子吴敬梓在(儒林外史》里写下的这一句名言,一般激流勇退的感觉油然而生。也许去意就是从这儿开始种下的……

  「呜──」汽笛一声长鸣,蔡孟坚凝神一看,那艘汉江号客货轮突然从浓雾里钻出,已经像座小山似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只听「轰」的一声响,蔡孟坚只觉得自己脚下的那个码头猛地震动了一下,船却紧挨着码头牢牢地靠稳了。「铿」地一声响,舷梯放了下来,不一会儿昨天见过的那个宪兵队长从舷梯上走了下来。

  蔡孟坚迎上前去:「你们一切都还顺利?」

  那宪兵朝蔡孟坚行了个军礼回答:「报告长官,一切都很顺利!」

  「好!」蔡孟坚高兴地踏上了舷梯,突然他又停住了脚步,转回身去拍了一下就站在舷梯旁的那个宪兵队长的肩耪说:「回去以後我报告何长官为大家请功!」

  「谢谢长官!」那宪兵队长的腰板挺得更直了。

  蔡孟坚走上轮船直奔大餐厅,只见顾顺章两手铐着手铐端坐在床沿上,叶明亮、周执中坐在他的对面。

  「你们这……这是干什麽?」蔡孟坚明知故问:「快替顾先生将铐子解了!」

  周执中一步上前,将顾顺章的手铐解了下来。

  蔡孟坚淡淡一笑:「顾先生,一路辛苦了!」

  顾顺章几乎又是一夜没睡,他两只眼睛已经布满了血丝,他看了眼蔡孟坚,轻轻用手揉着被铐子勒肿了的手腕,没有回答。

  蔡孟坚努了下嘴,叶明亮、周执中一左一右走上前去,将顾顺章押出了大餐厅。

  此刻雾渐渐有点散了,顾顺章站在轮船甲板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朝江里吐了一口浓痰,慢慢地下了轮船。他坐上汽车,周、叶两人依然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蔡孟坚跳上司机旁的前座,汽车便朝市中心疾驰而去……

  蔡孟坚扭转脸去,望了望顾顺章,想缓和一下气氛,便故作轻松地问:「顾先生这一次离开上海有多久了?」

  顾顺章瞪了蔡孟坚一眼,两手依然揉着红肿的手腕,没有回答。

  「太太和孩子有没有消息?」

  顾顺章依然没有回答,他抬起头,两只浮肿的眼睛望着车顶,露出一副茫然若有所失的神情……

  蔡孟坚心里暗暗得意,又说:「快了,顾先生,只要你归顺了政府,见了蒋总司令之後,很快就可以和亲人团聚了。」

  顾顺章垂下脸来,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车速一下子慢了下来,蔡孟坚掀开窗帘看了一下,原来已经到了中山东路305号的正元实业社。顾顺章也随即望了一下窗外,他突然伸出手去抓住了蔡孟坚的肩头……

  周执中一把抓住了顾顺章,蔡孟坚回转身来颇为不满地问:「顾先生,你这是干什麽?」

  顾顺章问:「这是什麽地方?」

  「调查科的一个机关……」

  「噢,正元实业社。」没等蔡孟坚说完,顾顺章便说了出来:「快,快下车,将徐恩曾的秘书钱壮飞扣起来。」

  「这是为什麽?」蔡孟坚大惑不解。

  「他是我派到调查科的特工!」顾顺章回答:「如果钱壮飞跑了,那就前功尽弃了!」

  「你怎麽不早说呢!」蔡孟坚狠狠地瞪了顾顺章一眼,他突然想起4月25日夜晚接连发给徐恩曾的几分密电,心一沉,他没等汽车停稳,就推开车门跳下汽车,直奔徐恩曾的办公室。

  门锁着,徐恩曾还没有到正元实业社来。他跑到隔壁办公室,让里面的两个职员走出去,然後抓起电话:「快,接中央党部,对……我找立公……」

  「喂?你是谁?是蔡孟坚将军?」不料接电话的却是徐恩曾,他颇有点不满地讲:「什麽事这麽着急?」

  「是徐科长吗?」蔡孟坚压低了声音:「我是蔡孟坚,顾顺章已经带到。他要你立即将你的钱秘书……对,钱壮飞给扣起来,对,对,你马上来?好……待会儿见。」

  他跑到外面,将顾顺章带到了接待室,两人刚刚坐定,徐恩曾便匆匆赶来了,他瞥了顾顺章一眼,轻轻地朝蔡孟坚招了招手。

  蔡孟坚心中有数,急忙随徐走出了接待室。

  徐恩曾问:「蔡先生,你说钱壮飞……这是怎麽一回事?

  蔡孟坚回答:「顾顺章交代,钱壮飞是他派遣潜伏在你身边的共党间谍!」

  「这……」除恩曾狠狠地跺了一下脚,「这你怎麽不早说呢!」

  「顾顺章也只是刚刚告诉我。怎麽?他跑了?」

  「这……我正在追查。」

  「那……我4月25日的电文呢?」

  「电文还在……不过……估计钱壮飞他已经看过了……你先进去,等一会儿我再找你。」

  蔡孟坚阴沉着脸走进了接待室,顾顺章立刻迎上前来:「钱壮飞抓起来了?」

  「没有。」不过南京城和沪宁沿线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他跑不了!」

  「唉!」顾顺章似乎很不相信地望了蔡孟坚一眼,跌坐在椅子上。

  蔡孟坚怒气冲天:「你在汉口为什麽不告诉我钱壮飞是你们共产党的间谍?」

  「我不是告诉过你吗?一切等面见了蒋总司令以後再说……」

  「你太狂妄了!」蔡孟坚扑上前去,一把抓住顾顺章的衣襟:「如果你早告诉我钱壮飞是潜伏在调查科的共党间谋,我……我就不会拍电报了……」

  「怎麽?你……你已经拍过电报了?」顾顺章也跳了起来。

  蔡孟坚松开手,抹了把自己头上的汗,坐到椅子上,没有回答。

  「唉……这……这,唉,钱壮飞一定早已经把消息告诉周恩来了……再有,我的太太和孩子……唉……」顾顺章连声长叹。

  两个人正在相互抱怨,徐恩曾又满头大汗地走了进来:「蔡先生,你……」

  蔡孟坚一下子跳了起来,又跟着徐恩曾走到室外。

  徐恩曾用手帕擦了擦满头的汗珠讲:「立公来电,让你马上带顾顺章到黄埔路总司令部行辕,去晋见蒋总司令。道藩先生已经在那里等候你们了……」(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