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16章

●蒋介石颇有兴趣地打量着顾顺章问:「我们有几年没见面了?」●

  对於蒋介石来讲,他的心情似乎从来也没有像今天这麽高兴过。

  1927年4月12日,在帝国主义列强与江浙财阀的支持下,蒋介石命令他的部下在上海正式与多年的盟友共产党摊牌,一时四面楚歌。共产党发誓要消灭他,将他当作屠杀革命的头号刽子手;武汉汪精卫政府反对他,将他当作背弃孙中山先生遗言的叛逆;江北的那些军阀们反对他,将他当作与他们争夺地盘的头号对手;那些一向支持他反共的国民党右派元老们也反对他,将他当作办事鲁莽的傻小子……但是他毫不动摇,他将自己扮作孙中山先生最忠实的信徒,牢牢抓住手中那支在黄埔军校建立起来的军队,一手清共,一手北伐,不过两年的时间,总算在表面上将那个四分五裂的中国统一了起来。

  1929年3月,桂系军阀发动了对他的「叛乱」,他熟练地玩弄了中国历代统治者惯用的手法,软硬兼施,恩威并加,不过叁个月的时间,将李宗仁、白崇禧的队伍打得一塌糊涂,李、白两人败走香港。也在这次战争中,他看到了特务工作的重要性。他下令陈果夫、陈立夫兄弟在中央组织部内建立党务调查科,并大大扩展调查科的势力与人马,不过这时的调查科顾名思义是调查国民党内的派系活动。

  1930年5月,冯玉祥、阎锡山联合各方势力发动「讨伐」他的战争,他依然使用老一套的手段,虽然历时半年,伤亡惨重但他毕竟胜利了。中原逐鹿,骄横的蒋介石躇踌满志,大有「试看今日之中国,全是蒋家的天下」的感觉!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那个在「四一二」清党中被打得一败涂地的共产党,渐渐又壮大了起来,变成了一支不得了的力量。他在庐山召集会议,要调查科将今後的重点放在打击共产党的活动上。同时又在1930年11月,调集10万大军对江西「共匪」发动第一次围剿。12月9日,他亲临南昌,悬赏5万大洋捉拿朱毛彭黄(朱德、毛泽东、彭德怀、黄公略)的脑袋。他的部下张辉赞长驱直入,直捣「匪巢」吉安,原以为可以一鼓作气平定天下,谁料到轻敌中计,不久从河面竹筏上飘来了张辉赞的脑袋!他痛定思痛,终於意识到共产党才是他统一中国的心腹之患!

  1931年3月,他在南京调集20万军队,以何应钦为总司令,对江西红军进行第二次大围剿,限令5月5日在国民大会召开之日完成「剿匪」大业。3月底,他亲临武汉督战,各路人马进展神速。蒋介石满心喜欢,清明时节他携爱妻宋美龄回浙江奉化祭扫祖墓,然後又在杭州西湖小憩,真是阅尽人间春色,4月19日才回到南京。几天以後武汉行营何成□将军来电,说湘、鄂、赣叁省剿匪节节胜利,捷报频传,匪酋朱德身负重伤,毛泽东下落不明……这份电报在立法院141次会议上宣读,博得「立委」们阵阵掌声!昨天夜里他又获悉被称为共产党「四大健将」之一的顾顺章被捕,已归顺中央,正押赴南京,暗藏在上海的共产党首脑机关岌岌可危,他怎麽会不高兴呢!

  今天,他早早就起了床,按照原定计画,他上午先要到南京军校出席先总理孙中山先生纪念周的活动,随後还要出席国民党中执委第138次会议。但是陈立夫匆匆跑来,说是顾顺章已经押到南京,一定要蒋介石先见见他。

  蒋介石皱了皱眉头:「立夫,这麽一个共产党的自首份子,何必劳师动众!你代替我见他一次,已经够给他面子的了……」

  「噢,不不。」陈立夫说:「听蔡孟坚讲,这位顾顺章还傲得很,何成□要见他,他还不感兴趣呢。两天来他什麽话也不说,一门心思就想跟你谈。」

  蒋介石大为不满:「我堂堂国民革命军总司令,他不过是一个阶下囚,有什麽好谈的?」

  「介石兄,」陈立夫凑上前来:「虽然他不过是一个阶下之囚,但他毕竟掌握着共产党中央的全部秘密,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呵!」

  「这个嘛……」蒋介石还有点犹豫。

  「要见呢就早一点见。」陈立夫算是猜透了蒋介石的心思:「如果他再给你拖上几天来个一言不发,万一这消息泄漏出去,那他的价值就……」

  「那好吧,你就关照下去让蔡孟坚立刻将顾顺章带来见我!」蒋介石总算下定了决心。

  汽车风驰电掣般地从正元实业社开出,朝黄埔路驶去。顾顺章环顾左右问蔡孟坚:「蔡先生,这是要到哪儿去?」

  蔡孟坚盯着顾顺章回答:「见蒋总司令?……」

  「见蒋总司令……这麽快?」

  蔡孟坚一声冷笑:「你不是早在汉口就渴望晋谒蒋总司令了吗?」

  顾顺章回答:「是呀,不过……我有些计画还没有考虑妥当。」

  「什麽计画?」蔡孟坚深有兴趣地问。

  「国民党为国民革命,共产党也为国民革命。国民党应承认共产党为合法政党,两党就可以再度联合起来,这是其一。其二将共产党的军队全部编入国民党的军队之中,军队完全由蒋总司令掌握,这样便可以消除内战……」

  蔡孟坚哈哈大笑:「我当你有些什麽伟大的计画,这是在白日做梦。」

  「你不相信?」顾顺章大为扫兴。

  蔡孟坚回答:「好了好了,我不与你争了,你可以将自己的计画写出来,今後反正有的是时间。不过……待会儿见了蒋总司令,不该说的话你千万不要说。」

  顾顺章垂下脸去「这……我心中有数。」

  蔡孟坚陪同顾顺章走进蒋介石的会客室,张道藩已经坐在了那里。张道藩瞄了顾顺章一眼,既不招呼,也不搭腔,弄得顾顺章好生尴尬。蔡孟坚跨上一步,低声说:「道藩先生,我……」

  张道藩立刻领会了蔡孟坚的意思,将顾顺章一个人撇在冷冰冰的客厅里,两个人跨进了隔壁的小会客室。

  张道藩把门轻轻掩上,蔡孟坚连忙压低了声音讲:「刚才顾顺章交代,说徐科长的秘书钱壮飞是共匪安插在我们内部的间谍……」

  「此话当真?」张道藩颇有点不信。

  「千真万确!」蔡孟坚回答:「徐科长当即下令缉拿,可是钱壮飞已经跑掉了……」

  「噢,是这麽回事!」张道藩突然想起了什麽似的,连忙关照:「待会儿见了蒋总司令,这件事你千万不要讲。」

  「这我明白……」

  「再有,立公那里……」

  「立公那里,也麻烦你向他汇报。」

  「那好吧。」说话之间,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张道藩晓得蒋介石下来了,连忙和蔡孟坚又回到了会客室。

  蒋介石身着玄色的长衫从楼上下来缓步走进会客室,蔡孟坚跨上前去,向蒋介石行了个军礼:「总司令,您好!」

  「好,好,孟坚,你干得不错。」他伸出手来,蔡孟坚跨前一步,紧紧地握住了蒋介石的手。

  「这位是……」蒋介石明知故问。

  蔡孟坚随即介绍说:「这位便是归顺了政府的顾顺章先生。」

  顾顺章走上前来,急忙伸出双手……

  蒋介石仿佛没有看到顾顺章伸出的手,慢慢地将手放到背後,腰背挺得笔直,颇有兴趣地打量着顾顺章,彷佛在欣赏已经被他捕获的珍稀动物似的,好一会儿,才拖长了声音讲:「这个……我们有几年没见面了?」

  看到蒋介石那副趾高气昂的样子,顾顺章这才弄明白了自己的身分。他没想到蒋介石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慌忙回答:「这……大概有叁、四年了吧!」

  「不,正好是四年零一个月!」蒋介石目光炯炯地逼视着顾顺章,他想起四年零一个月前,他乘坐「楚谦」号军舰从九江途经南京抵达上海高昌庙码头,曾经和顾顺章见过一面。那时共产党掌握了80万工人,手底下有武装的工人纠察队就有3000多人,总指挥便是这位顾顺章,气焰是何等的猖狂!东路军总指挥白崇禧奉他的命令要解除工人纠察队的武装,顾顺章不仅不服从,一方面鼓动工人上街游行示威,一方面向武汉政府狠狠地告了他一状。武汉政府随却下令「在本党未组织宪兵维持革命秩序时,承认纠察队为维持革命秩序之合法武力。如军政长官有任意解散者,即为反革命。」(见《蒋介石秘录》第二卷)迫使他不得不派人向总工会和工人纠察队送去一块「共同奋斗」的横匾,才算勉强过关……想到这儿,一股怒火从心头窜了出来,他收回目光,冷冷地说:「你归顺中央,这个……很好,这个,中央必定对你宽大,希望你以後多多尊重蔡同志的话,这个……事事与他合作,争取戴罪图功的机会。」说罢转过身去吩咐蔡孟坚:「我现在马上要到南京军校去,这个……你将顾先生送回住所以後,再到我这儿来一下。」说罢扔下顾顺章,扬长而去。

  蔡孟坚领着顾顺章依然坐上汽车,回正元实业社。顾顺章神情极为沮丧:「唉,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你安排得太快了,叫我措手不及!」

  蔡孟坚冷冷一笑,心想:其实这一切早就在意料之中。但他不露声色,依然安慰顾顺章:「蒋总司令讲了,你要戴罪立功,回去以後将共产党在上海的情况尽快写出来。」

  「这个自然。」顾顺章回答:「就怕钱壮飞和杨登瀛通了消息……」

  「杨登瀛?」蔡孟坚一下子还反应不过来。

  「就是你们调查科驻上海的特派员……」

  「噢,是他……」蔡孟坚想起来了,他原名鲍君甫,与自己一块儿受过训练,原来调查科的那个特派员杨剑虹自杀以後,是他接任特派员这个要职的。「这与杨登瀛有什麽关系?」

  「他也是我手下的人。」顾顺章早己没有了原先那副得意之色:「一旦杨登瀛晓得了我的情况,周恩来肯定是抓不到了,还有我的老婆孩子都会有杀身之祸。唉……」

  「这怨谁?这都是你自己造成的!」蔡孟坚也是一肚子的火!

  「蔡先生,你要想办法将我的老婆孩子接到南京来,今後我还得多多抑仗你……」顾顺章凑脸去,讨好地讲:「噢,对了,有一件事倒是随手可得。共产党的首脑恽代英就关在南京监狱里,他在上海被捕,化名王作霖,故意将自己的脸抓破了,所以身分一直没有暴露。我派人和老闸捕房的尤阿根打了招呼,只判了叁年徒刑,被押送到苏州反省院。以後我又派人给了苏州最高法院的李法官一万块钱,李法官改了状子将他送到南京,马上就可以放出去了!蔡先生,我……我可是对你无话不说了。」(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