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周恩来与上海灭门血案》第17章

●张道藩与蔡孟坚联手对蒋介石施「瞒天过海」计●

  蔡孟坚和顾顺章坐车回到了正元实业社。他们两人刚下汽车,调查科的总干事、特务组长顾建中就走上前,说是奉徐恩曾的命令,将顾顺章押送到道署街的瞻园内(今瞻园路132号),他派了两个得力的心腹,好酒、好烟、好菜款待顾顺章,限定顾顺章在一天之内将共产党中央在上海各机关的地址以及向忠发、周恩来、瞿秋白等首脑的地址全部写出来。鉴於钱壮飞的教训,顾顺章第一个便将杨登瀛的名字和地址写了出来。顾建中一看,心里暗暗叫苦,但表面上却声色不露。他仔细关照了自己手下的那两个心腹,和顾顺章打了声招呼匆匆走了……

  蔡孟坚依照蒋介石的吩咐又回到了黄埔路蒋介石行辕的会客室,蒋介石没有回来,只有张道藩坐在那里,好像几个钟头里他就没有挪过脚。

  一见蔡孟坚,张道藩慌忙起身,异常客气地将蔡孟坚安顿在沙发上,还亲自给他沏了一杯茶:「来,尝尝,孟坚兄,这是今年头一遍采下来的雨前茶,是蒋总司令亲自从杭州带来的。」

  蔡孟坚接过茶碗,掀开杯盖,果然一股清香,他还来不及夸上几句,只见张道藩又说道:「孟坚,你这次可是为党国立了大功!」

  「哪里,哪里。」蔡孟坚连忙下茶碗:「这部是蒋总司令领导英明,立公指导有方。」

  张道藩淡淡一笑,他翘起了二郎腿,朝蔡孟坚瞄了一眼,剔着自己的指甲,故意漫不经心地讲:「听顾建中说,顾顺章交代讲调查科驻上海的特派员杨登瀛也是共产党……」

  蔡孟坚早就听说过杨登瀛和张道藩是莫逆之交,张道藩每次到上海吃、喝、玩、乐都是由杨登瀛安排的,於是立刻警觉了起来,斟字酌句地说:「顾顺章是这麽对我说过的……」

  张道藩翻着白眼,冷冷地讲:「杨登瀛是立夫先生的朋友,是立夫先生让我安排在上海的,几年来工作很有成绩。不要是顾顺章恶狗乱咬人!」

  蔡孟坚一愣:「这……」他略加思索,立即回答:「道藩先生,你放心,我心里明白。」

  「明白了就好,」张道藩哈哈大笑,他凑上前去轻轻拍了一下蔡孟坚的手,热情地讲:「蒋总司令马上就要回来了。孟坚兄,你年轻有为,今後可是前程远大呵!」

  不一会儿,蒋介石匆匆走了进来,他接过待卫官递过的手中,轻轻擦了擦额头上沁出的汗珠,问蔡孟坚:「刚才那个姓顾的都和你说了些什麽?」

  蔡孟坚刚要站起来,蒋介石伸手示意让他坐下,於是他将半个屁股搁在沙发上说:「顾顺章讲要总司令宣布共产党为合法政党,他有把握让共产党归顺政府。」

  「哼!痴人说梦话!」蒋介石一声冷笑:「他已经归顺了中央,用共产党的话来讲就是自首变节份子了,还会有点什麽影响力?他能说服周恩来?能说服朱德、毛泽东?」

  张道藩在一边插话:「我看主要还是利用他手中掌握的机密,尽快采取行动。」

  「对!」蒋介石说:「顾顺章现在我们手中,你们谈谈有哪些文章好做?」

  「这……」蔡孟坚刚要开口,心想不妥又缩了回来。

  张道藩却在一边鼓励说:「蔡将军,你尽可向总司令谈谈你的计画。」

  蔡孟坚望了望蒋介石,把自己思考已久的想法全端了出来:「我想,首先让顾顺章将他所掌握的机密情况,主要是各共党机关领导人的住址尽快写出来;其次立即通知上海方面,与英法等租界当局取得联系,取得他们的合作,然後按照顾顺章的口供将共产党的首脑和他们的机关一网打尽。」

  「对,对。」蒋介石颇为赏识地望了眼蔡孟坚,侧过身去对张道藩讲:「我看这件事不能单靠上海的那些人,你和立夫商量一下,从调查科抽调一些得力的人去,务必要将共产党的首脑一网打尽,尤其不能放走了那个周恩来!」他斜着头稍稍想了一下,又讲:「我看就让孟坚到上海去指挥这次行动……」

  蔡孟坚慌忙站了起来:「噢不,不。蒋总司令,上海的情况我一点也不熟悉,说句实实在在的话,我是个土包子,小地方出来,到了上海恐怕连东南西北也分不清楚……」!

  「这有什麽关系?」蒋介石哈哈大笑:「反正由顾顺章带路,你是怕他给你耍滑头?」

  「不,不是这个意思。蒋总司令,再说顾顺章也向我提出请求,不愿去上海。他怕一到上海就遭到共产党的伏击……」蔡孟坚解释道。

  蒋介石盯着蔡孟坚,沉下脸来:「怎麽?顾顺章被我们捉住了,这麽机密的事共产党怎麽会晓得呢?」

  「这……」蔡孟坚不置可否。

  张道藩连忙插话过来:「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顾顺章这个人我的意思也是放在南京为妥,他就好比一支牙膏慢慢地还有得挤呢!」他瞄了眼蔡孟坚又讲:「蔡将军嘛……到上海自然不会有什麽纰漏,不过武汉地处要冲,剿共的大後方,一向又是共党活动最活跃的地区之一,需要由蔡将军这麽一个铁腕人物去主持。再说顾顺章也供出了武汉共党大量活动的情况……」

  「噢,还有这样的事?」蒋介石深感兴趣。

  「是的!」蔡孟坚点了点头。

  「所以嘛,上海的事就让徐科长亲自率人去办……」张道藩兜了个圈子总算说出了自己的意思。

  「好!」蒋介石站了起来:「就这麽办,不过动作要快,消灭共产党,成败在此一举!」

  张道藩也站了起来,蔡孟坚行了个军礼转身欲走,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叫了声:「总司令。」他望了下张道藩,张道藩心头一沉,不知道这位少壮派军人还会对蒋介石说些什麽,只见蔡孟坚讲:「刚才在汽车上,顾顺章交代,说共党头目恽代英被我们捉住了,他化名王作霖,现关在南京监狱里……」

  「恽代英?噢,认得认得,他在黄埔军校教过书,怎麽讲也总归算是我的部属了。道藩,你去安排一下,就说是我的意思,让总司令部的军法司长王震南亲自去跑一趟,把这件事查查清楚。告诉恽代英,就讲我很器重他,只要他肯归顺中央,其它所有的事情都好商量……好吧,你们就赶快去办吧!」

  (4月28日,王震南拿着恽代英当年在黄埔军校里的照片,来到南京中央军人监狱,查到了恽代英,并转告了蒋介石的意思。恽代英一言不发,提笔写下了一首绝笔诗:「浪迹江湖数旧游,故人生死各千秋,已拼忧患寻常事,留得谊情作楚囚」。作罢,一言不发,步入了死牢。

  蒋介石闻讯,沉思良久。由於恽代英担任过黄埔军校政治总教官,故旧部下在蒋介石手下任职的极多。蒋介石怕关押过久,夜长梦多,第二天即4月29日中午,亲自下今将恽代英枪杀在狱中菜园,时年36岁。)

  从黄埔路出来,张道藩拉着蔡孟坚一块儿坐车赶到了陈立夫家里,他们走进客厅,只见徐恩曾和张冲已经坐在了那里。

  一见张道藩、蔡孟坚进来,陈立夫便讲:「刚才你们去见总司令?他说了些什麽?」

  张道藩将见蒋介石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陈立夫慢悠悠地踱过来,亲切地拍了蔡孟坚的肩膀说:「蔡先生,你办事非常稳妥,我很放心。我的意思你还是和可均(徐恩曾字可均)一块到上海去跑一趟……」

  「不不,立公。」蔡孟坚非常感激:「谢谢你的器重,刚才我已经和总司令说过了,武汉地处剿共前线,那里也有许多事要办,我还是回武汉去吧。」

  「那──也好。」陈立夫将蔡孟坚按到沙发上坐下,然後转过身去对徐恩曾说:「可均,钱壮飞也好,杨登瀛也好,这样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最要紧的是今後用人要谨慎……」

  徐恩曾望了望张道藩,心领神会地回答:「我明白了。」

  陈立夫站在客厅中央继续说:「这一次嘛,就辛苦你到上海去了,淮南(张冲字淮南)和建中(顾建中)一块儿去,就依照顾顺章提供的情况,按图索骥……」他好像很满意自己想出的这四个字,将它又说了一遍,然後就近找了张沙发坐了下来:「上海嘛毕竟是我们的地盘,共产党这麽大的摊子,搬个家不会那麽容易,寻房子,找铺保……就是搬走了几家,也会留下蛛丝马迹,关键在於我们的动作一定要快!你们打算什麽时候动身?」

  徐恩曾回答:「明天一早就走……」

  「明天?」陈立夫扳了下手指头:「从25日晚上算起,就是叁天叁夜了,整整72个小时……不,你们是连夜动身,明天一早赶到上海就动手!这件事不要让别人插手,别人嘛只要他们在边上敲敲锣击击鼓,戏一定要由你们自己来唱!」(博讯新闻特别刊载)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Copyright © 2000-2001 Boxun News is powered by YK Softw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