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

【韩战解密】揭破韩战中“美国使用细菌战”的谎言-----新发现的俄国总统档案文件
(博讯2003年8月02日)

一,十二份文件的来源、文本分析及内容启示

    1998年1月,日本《产经新闻》刊登12份苏联秘密档案文件的节选。这些文件是《产经新闻》驻莫斯科记者内藤靖夫[Yasuo Naito]送交的。这些文件的英译者,美国韩战专家凯思林.苇瑟比[Kathryn Weathersby]依据《产经新闻》的消息介绍说,这些文件的原始来源是俄国总统档案馆。这个档案机构正式的名称应当是“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统档案处”[the Aechive of the Presidential, Russian Federation]。 (博讯boxun.com)

    这些文件的内容是关于“美国在韩战期间使用细菌武器”之指控的。苏联虽然不是当事国,但是在这场旷日持久“细菌战”历史公案中却在幕扮演了十分关键的角色。这些来自苏联总统档案馆的文件,是首批公诸于世的关于“细菌战”的秘密档案。

    这些文件只对几名俄国学者开放,但却不许付印。据悉,其中的一位学者于98年1月份获准做笔记。故而这些文件是经手抄后再打印传出的。 我们因而也无法看到原件及其付本,也无法获得可以确证原文的封印、章印、签名笔迹等。此外,由于这些文件尚未正式解密,所以我们也无法获得这些文件的档案编号。

    由于上述原因,在俄国总统档案中的有关文件正式解密前,鉴定这些文件的可信度,我们需要依靠文本的分析以及我们对于那段历史已有的知识。

    在做了相当数量的韩战资料研究的案头工作之,笔者倾向于采纳美国的韩战专家凯思林.苇瑟比的分析结论。采纳她的分析结论不仅由于她具有俄国历史的专业教育背景,她对冷战尤其是韩战中的苏联角色有深入的研究且出版过大量有关韩战的研究文章,而且因为,她近年来接触并翻译了大量俄罗斯联邦外交政策档案处(Archive of the Foreign PolicyofRussianFederation)和俄罗斯联邦政府总统档案处解密的韩战文件,从而对于苏联时期的外交部往来与北韩、苏联、中国之间的原文文件的文本方式有直接的经验和知识。

    苇瑟比博士认为,这些文件所包含的内容有相当的说服力,足以抵消由于文件来源的非正常渠道而产生的疑惑。苇瑟比博士认为:“这些文件的内容错综复杂,它们极难假造。简而言之,这些资料是可信的”。

    此外,据笔者自己的研究,这些文件中陈述的事件与历史的公开版本正相吻合,互为应照。秘密档案中的有些幕情节,甚至为公开版本中不可思议的现象提供了合理解释。例如,苏联从支持中国、北韩指控美国到突然撤销对美国的指责,这种大幅度转变的原因,在文件中得到了合乎逻辑的解释。

    这些文件给人的清晰印象是:中国政府最高领导层乃“细菌战”伪指控的挑起者和伪证据的制造者。文件也可以明确看出苏联政府官员之间撒谎成性,“处变不惊”的政客“涵养”。此外,对苏联内政及人事背景稍有熟悉的人还可以进一步看出,文件中所显示的对“细菌战”肇事者的追查、审理和清洗,不过是斯大林死,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内部 为争夺权利而借机会消灭异己而已。


二, 文件

    文件一:电报,关于美国在北韩使用细菌武器,毛泽东致斯大林(节选)1952年2月21日。

    『---在1952年1月28日到2月17日期间,美国人,(空缺----英译原注)从飞机到大炮,使用细菌武器8次。---美国人和日本731部队的罪犯史郎 [Lt. Gen. Shiro Ishii]、若松佑次朗、[Lt. Gen. Yujiro Wakamatsu], 基塔诺(英音译)[Lt. Gen. Kitano Masaji] 一样。』

    文件二:备忘录,苏联内务部反间谍局副局长,前北朝鲜公安部顾问格卢霍夫[Glukhov]致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Lavrentii P. Beria], 1853年4月13日。

    『1952年2月,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收到来自北京的信息,说美国人在朝鲜和中国使用了细菌武器。对此,他们(中国人)打算发表声明。在北朝鲜政府的坚持下,北朝鲜外交部决定首先发表他们自己的声明。北朝鲜外交部声明的俄语文本,出自苏联驻北朝鲜大使馆的顾问,佩图霍夫[Petukhov]之手,是与先前中国政府的一个声明相符合的。

    朝鲜人声称,美国人可能在他们国家的几个地区重复引发了瘟疫和霍乱。为了证明这些罪行,北朝鲜人和我们顾问的助理一起,设定了伪造的爆炸现场。1952年6月到7月,来自世界和平会议[World Peace Council]的一个细菌学专家代表团抵达北朝鲜。两个爆炸现场当时已经准备完毕。于此相关的是,朝鲜人坚持要得到尸体上的霍乱细菌,这些尸体将来自中国。在包括研究院院士,前任国家安全部成员茹科夫[N. Zhukov]在内的这个代表团的工作期间,经我们的顾问的帮助,制造了一种非真实的情况,以便于吓唬并逼走代表团。在我们的朝鲜人民军工程技术部门的顾问彼得罗夫中尉[Lt. Petrov]领导下,爆炸地点被设在代表团停留的地方附近,而且当他们在平壤期间,假空袭警报多次响起。

    格卢霍夫[Glukhov]』

    文件三:备忘录,医学公务中尉,军队医学院[Military-Medical Academy]学生,前朝鲜人民军军队医学部门[Military-Medical Department of the KPA]顾问谢利瓦诺夫[Selivanov]致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1953年4月14日。

    『1952年新闻媒体公布了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外交部的一个声明,指称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使用了细菌武器。北朝鲜政府认为,为了在这场战争中打击美国,这样做是必要的。无论如何,从表面现象来看,他们确信这一来自中国的信息是真的。金日成甚至害怕细菌武器将会被定期使用。

    1952年3月,我在苏军总参谋部的质询会上转达了什捷缅科[Shtemenko](苏联武装部队总参谋部主席 [Chief of the General Staff of the Soviet Armed Forces] ---英译原注 )的回应:在中国,现在和过去都没有瘟疫和霍乱的病例,也没有细菌武器的例证,如果任何类似例证被发现,他们将立即送至莫斯科。

    早在1951年,我就曾经帮助过朝鲜医生们组织关于美国人在北朝鲜公众中散播天花的陈述。

    在法学家代表团抵达朝鲜之前,北朝鲜官员十分耽心他们不能够成功地设立细菌传染地点,而且不停地征询外交部、卫生部和军队卫生管理行政部门的顾问斯米尔诺夫[Smirnov], 马洛夫 [Malov]和我的意见,问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该怎麽办。

    1952年4月底,我离开了北朝鲜。

    谢利瓦诺夫』

    文件四:备忘录,苏联驻北朝鲜大使,北朝鲜人民军军事顾问主席拉祖瓦耶夫[lt. Gen.V.N.Razuvaev]致 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1953年4月18日。

    『1952年春季,中国政府递交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一个声明的文本,是关于美国人在战争中使用细菌武器的。金日成和北朝鲜外务部长为此通过我们大使馆的秘书,佩图霍夫 (呼吁--英文原注)向我进行咨询。这个声明已经见诸新闻媒体,但是我们的顾问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尚未核实有关事实。这个已发表的声明有未经深思熟虑的疏漏。例如,他们指出美国人散播了感染病菌的蚂蚁,(但是蚂蚁---英原文注)不可能传播病毒,因为它们有喷液(一种可以抵消病毒的毒液---英 文 原注)。我告知金日成我们的结论和统计学的证明,并建议他向北京征求解释。但是,数日后,北朝鲜发表了一个声明。他们动作很快,因为中国人想发表他们自己的声明。而且确实,两天以,周恩来的声明发表了。我事先看到了北朝鲜的声明。什捷缅科也没有向外交部阐明这件事,因为他害怕技术人员泄露。收到了中国反传染病分队送来的图片和他们所声称的美国在满州散播的昆虫。然而,这种昆虫生存于朝鲜而不是中国。一名中国志愿军传染病支队的指挥官在地图上指出了感染地区位置所在。这包括全部北朝鲜和满州。1952埝2月末,金日成和他的秘书芒日[MunIL]在[KG]朝鲜人民军声称,美国人投放的一个细菌炸弹的巨大爆炸被录下来了----如何做的?1952年2月27日,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军事内阁决定:起草一个决议草案,其内容是关于在北朝鲜病毒地区防止传染病的方法。来,金日成和外交部长就国际代表团到来一事与我联系---如何做的?在苏联顾问的协助下,卫生部实施一项计划有了好的结果。伪造了瘟疫地区,对那些已经死亡的尸体的埋葬和暴露进行了布置,对瘟疫和霍乱病菌进行了计算测定。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内务部向那些已经被宣判死刑的瘟疫与霍乱病毒感染者提出征询要求,以便在他们死进行与医药学要求相符合的准备。在法学家代表团到来之前,那些材料被送到北京进行展览。在第二个代表团到来之前,卫生部长为获得细菌样品前往北京。然而他们没有给他。但是晚些时候,他们在穆克顿[Mukden]给了他。此外,在平壤,一种纯粹的霍乱菌样品被采集。这种菌样来自一个因食用腐烂食品而死亡的家庭成员的尸体。

    第二个国际代表团当时在北京,它没有到访北韩的特定地区,因为,北韩的展览设在北京。在代表团调查的地区,地雷(伪造的---原英译注)没有爆炸。这一年底,朝鲜和中国的媒体关于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宣传加剧,因为中国人从美国战俘中获得了他们在战斗中参与散播细菌的信息。 1952年12月8日至4日,一个检疫所被设置在苏-中和苏-朝边境。从1953年1月起,关于美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公开报道在朝鲜终止。1953年2月,中国再度向朝鲜呼吁揭露美国在细菌战中的面目。朝鲜没有接受这项建议。

    再有,中国人也写过关于美国人在战争中使用毒气的情况。无论如何,对此,我的调查没有得出积极的结论。例如,1953年4月10日,东线指挥官员向金日成报告说,10至12个人在一个被美国人的化学炮弹击中的隧道里中毒。我们的调查结论是,这些人的死亡是由于碳酸气体(漏入---英译原注)那个隧道内而 引起的,那个隧道在一颗普通的大口径炮弹爆炸后没有通风。

    拉祖瓦耶夫』

    文件五:备忘录,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贝利雅致马林科夫[G.M.Malenkov]和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1953年4月21日。

    『1952年3月,国际民主法学家协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Democratic jurists]的代表团抵达朝鲜前夕,苏维埃民主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Semen D. Ignatiev.]收到格虏霍夫---前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国家安全部顾问和斯米尔诺夫---前朝鲜人民民主共和国内务部顾问(给杰尼索夫[Denisov]----英译原注)的备忘录。此备忘录涉及下列事实:在苏联驻朝鲜人民共和国大使,朝鲜人民军军事顾问主席拉祖瓦耶夫的帮助下,为了指责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伪造了两处假的细菌感染地区。两名朝鲜人被判处死刑,并被关押在一个小茅舍,感染上细菌病毒。其中的一个后来被毒死。

    伊格纳季耶夫当时没有将这个具有特殊政治重要性的备忘录报告给任何人。其结果,苏联在国际舞上蒙受严重的政治损害。我 依据从 1953年4月开始 收到的报告,在苏维埃民主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部的档案中,发现了这份文件。

    我要求你们就(这个问题的)调查细节和确定犯罪当事人做出决定。

    贝利雅 』

    文件六:备忘录,莫洛托夫[V.M.Molotov]致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成员(马林科夫、 贝利雅、 赫鲁晓夫[Khrushchev]),1953年4月21日,附 拉祖瓦耶夫 1953年4月21日的备注条。

    『----1952年2月22日,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收到来自中国的,关于美国人使用所谓细菌武器的,刻意制造事端的声明。

    ----朝鲜人于是得知了一个既成的事实,几乎同时,他们在新闻媒体发表了他们自己关于这个问题的声明。

    ----1952年8月22日,苏联驻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大使馆向(苏联外交部长安德烈[Andrei]----英译原注)维辛斯基[Vyshinsky]报告说,中国人向朝鲜人提出了一个既成事实,一个关于“美国人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的声明”(报告“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与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关系,1952年8月----英译原注)。

    -----1952年3月27号起,美国在(联合国---译者注)政治委员会[Political Committee]提出这个问题,其在联合国会议上要求“对联合国军使用细菌武器这一指控进行公正的调查”。

    ----1952年6月,美国再度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提出调查这一事件的要求。同时拒绝认可日内瓦1925年关于禁止使用细菌武器的协议书。

    ---- 关于提交联合国大会的使用细菌战的问题,一个议案被提交给(马林科夫、贝里雅、赫鲁晓夫、布尔加宁[Bulganin]、卡冈诺维奇[Kaganovich]、米高扬[Mikoyan])以便确认给维辛斯基的指示。这个提案建议,“表现出讨论这个问题的兴趣或者甚至进一步`扩展攻击`都是不明智的。”』

    文件七: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会议第6号议定书,关于MVD (内政部?)备忘录对前国家安全部和北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外交部顾问,格卢霍夫 [Glukhov] 同志和斯米尔诺夫 同志的报告的审查结果。1953年4月24日。(节选)

    『1,针对擅自采取的,具有挑动性质,严重危害国家利益的行为,(决定)撤销拉祖瓦耶夫的驻朝鲜人民共和国大使和首席军事顾问的职务,剥夺其将领军阶并予以起诉。

    2, 委托 莫洛托夫[Molotov ]、布尔加宁同志准备一个苏联驻朝鲜民主人民共和国大使职位的候选人和军职人员 职位 候选人 的提案。

    3, 委托 莫洛托夫同志:针对“美国军队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问题, 在一个星期之内提交一份有关苏联政府在未来所持态度的草案;b ) 准备一份报告文本。报告将由派往北京和平壤的苏联外交部工作人员转交库兹涅佐夫[Kuznetsov]和 祖茨塔夫[Suzdalev]同志,以便他们知会毛泽东和金日成。

    4, 下列 苏共中央委员会主席团的 提案,提交苏共中央全体大会通过: “鉴于新的情况所显示的前苏联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同志的不正确的和不高尚的、对政府隐瞒大量重要的国家文件的行为,取消 伊格纳季耶夫苏共中央委员会委员的身份。”

    5,委托 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Party Control Communission)复查伊格纳季耶夫对党的失职问题。』

    文件八:苏共中央部长会议主席团决议 ,关于给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使库兹涅佐夫和苏联在朝鲜 民主人民共和国事务负责人(the Charge d扐ffaires)祖茨塔夫的信,1953年5月2日。

    『致毛泽东: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被误导了。新闻媒体传播的关于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信息,是建立在错误的信息基础上的。这项对美国的非难指控是伪造的。』

    给予的劝戒:终止新闻媒体有关美国在朝鲜和中国使用细菌武器这一题材的报道。

    考虑接受下列行动步骤。这个行动步骤是:中国(北朝鲜)政府在联合国声称,4月23日联合国大会关于在中国(朝鲜)领土上调查美国使用细菌武器事实的决议不合法,因为这项决议的通过没有中国(朝鲜)代表的参与。这样做的原因是,(韩战中)没有人使用细菌武器,所以没有理由进行调查。

    以一种策略的方式提出,在国际组织间和联合国机构中不要再继续讨论在中(朝)使用细菌战问题。

    参与假造所谓使用细菌武器的“证据”这一行为的苏联工作人员,将受到严厉的惩处。』

    文件九:俄国驻中国大使库兹涅佐夫 自北京致莫洛托夫的电报,关于1953年5月11日与毛泽东谈话的结果。(无落款日期----英译原注)

    抄送:马林科夫 卡冈诺维奇赫鲁晓夫 米高扬布尔加宁 撒布洛夫[Saburov]贝利雅 别尔乌辛[Pervukhin]莫洛托夫 葛罗米柯[Gromyko]伏罗希洛夫[Voroshilov]

    『 依照苏联部长会议通过的1953年5月7日第1212 487号决议,苏联驻中华人民共和国使节顾问瓦茨可夫[Vas?Kov]肩负苏联政府授予的使命被送往北京和平壤。

    1953年5月11日零点,毛泽东接见了库兹涅佐夫和利哈乔夫[Likhachev]。周恩来也在场。

    在聆听了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关于希望提早结束揭露美国在中朝使用细菌武器的活动的建议之,毛泽东说,这个活动是基于在朝鲜和满州的中国人民志愿军指挥部的报告开始的;目前,要证明这些报告的确实性是困难的。无论如何,我们已经研究过这个问题并将再研究一次。如果发现伪造,那麽这些来自下级的报告就不可信了。毛转话题说,在中国的镇压反革命的斗争中,65万人被执行了死刑,(而且)确实,不可能认为所有的死刑都是合法的。其中一定数量的无辜的人显然蒙受了冤屈。

    在谈话进程中,毛泽东显示出某种程度的紧张,他吸烟很多,碾碎那些烟并喝下许多茶。谈话接近结束时,他大笑和开玩笑,并冷静下来。周恩来的举止显出刻意的严肃和某种程度的局促。

    库兹涅佐夫』

    文件十:备忘录, 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Party Control Communission) 主席什基里亚托夫[Shkiriatov]致马林科夫,针对前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内政部[MOB and MVD, Ministry of Internal Affairsof the DPRK]顾问格卢霍夫[Glukhov]和斯米尔诺夫同志的报告,关于 苏联 前国家安全部长伊格纳季耶夫的诉讼的当事人调查 结果。1953年5月17日。

    『 自1952年4月2日至11月3日, 格卢霍夫 和斯米尔诺夫的备忘录一直在 伊格纳季耶夫那里。这之,他将备忘录转交给戈戈利芩[Goglidze]并告诉他,当这两位已正式声明人(格卢霍夫和斯米尔诺夫)从朝鲜返回后,他(戈戈利芩)应当告诉他们,他们未曾就这个问题写过备忘录。甚至当他 (指 伊格纳季耶夫)移交此事后,他也没有对任何人提及此事。这个备忘录是贝利雅在国家安全部的档案文件中发现的。证据确凿。对此,伊格纳季耶夫解释说,在他当时印象中这是一个公开的材料,而且他没有认为这个备忘录有任何重要性。他不相信这个备忘录中包含真实可靠的信息。他说,在1952年的7月或8月,斯大林曾经因某事召见他,他当时曾经出示此备忘录给斯大林。此一情况不可能得到确证,他必须接受政治处罚。

    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决定:

    鉴于违反国家纪律和不诚实的行为,将伊格纳季耶夫开除出党。

    (删除[Stricken])』

    文件十一:电报,苏联驻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事物负责人[Charge d扐ffaires in the DPRK], 祖茨塔夫致莫洛托夫,1953年6月1日。

    抄送:马林科夫 卡冈诺维奇赫鲁晓夫 米高扬布尔加宁 撒布洛夫贝利雅 别尔乌辛莫洛托夫 葛罗米柯伏罗希洛夫

    『鉴于金日成在病中,朝鲜劳动党中央书记 朴成友[Pak Chang-ok] 接待了我。在聆听了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给金日成的关于希望尽快终止揭露美国在朝鲜使用细菌武器的活动的建议后, 朴成友 对(苏联大使)拉祖瓦耶夫的行为和态度表示了极大的惊异。 朴成永做了下列的说明:“我们一直被说服并认为莫斯科了解所有一切。我们一直认为展开这样的活动对于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斗争是一个极大的帮助。”在谈话中,朴成永没有排除下列可能:那些炸弹和里面的东西是从中国飞机上投下来的,而且里面也没有细菌。

    谈话结束时, 朴成永 对我表达了感激并保证说,一旦金日成的健康状况得到改善,他将尽快转达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委员会的建议。

    祖茨塔夫』

    文件十二:苏共中央委员会监察委员会关于伊格纳季耶夫同志的决定,1953年6月2日。

    抄送:莫洛托夫赫鲁晓夫贝利雅

    『伊格纳季耶夫 在其任职于苏联国家安全部长期间,于1952年4月接收了一份具有特殊政治重要性的文件,没有向苏联政府进行报告。结果导致苏联与和平民主阵营的信誉遭受损害。

    在说明这一问题时,伊格纳季耶夫做出了错误的解释。更严重的是,对这位苏联前国家安全部长的调查证明,在冒险主义者和苏联隐藏的敌人、苏联国家安全部特殊重要事物调查部前主席瑞尤米[Riumin] 的控制下,他 粗暴地践踏苏联的法规并伪造调查材料。依据这些文件,苏联公民遭到无根据的逮捕并受到一系列的违反国法的指控。

    滥用刑讯逼供并伪造材料罗织罪名,导致无辜者被捕、受害。通过前国家安全部伪造的这些档案,伊格纳季耶夫熟练地指挥舆论喉舌假造信息。

    鉴于欺骗党和政府,粗暴践踏苏联法规、国家纪律以及不诚实的行为,清除伊格纳季耶夫出党。

    莫洛托夫---同意赫鲁晓夫---同意贝利雅---同意』

    作者:北明,转自http://guancha.org

    作者为记者、作家,居美国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韩战的起因和美国介入的背景
  • 回顾韩战爆发53周年
  • 朝鲜战争(韩战)爆发真相
  • 韩战:「保家卫国」十万冤魂──中共参与朝鲜战争真相
  • 韩战中美国第七舰队与中国
  • 韩战停战50周年中共低调不纪念
  • 韩战停战50周年 大陆官方低调不纪念
  • 韩战前因后果 中国参战得失
  • 英媒体:新韩战是北京恶梦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