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特别刊载] .

晚清七十年(1)中国社会文化转型综论》精彩内容 
(博讯2003年9月05日)
    
     (博讯boxun.com)

      本篇原为笔者在五0年代末期所写的英文讲义,后经胡适之先生
    之鼓励,用中文改写,原拟送给台湾之《自由中国》发表。后因该刊
    迭遭困难,我们乃在海外另行筹办一个新的中文月刊,叫《海外论坛》
    ,在纽约编辑,香港发行。此篇乃改由《海外论坛》於一九六0年出
    版的第一、二号连载刊出之。本稿之初撰,距今虽已四十年,沧桑几
    变,然今日重读之,个人思想仍前后如一,而文中所言,与四十年来
    的历史发展,似亦无太大的骶触。故重刊於此以就正於高明。全篇除
    增加一句和略改三、五个不必要的形容字之外,悉任其旧。文中所引
    孙中山先生的话,在《海外论坛》所载的原文中,未注明出处。今篇
    则增注之,以便严肃读者之查对也。(作者补志於一九九八年春节)
    
    
    
    ◆◆我国近百年来所发生的「革命」、「维新」、「变法」、「改革」
    或「改良」等形形式式的运动,真是屈指难数。这些运动之发生大体
    说来多发乎仁人志士救国救民的愿望。为贯彻这些由愿望而发生的运
    动,已不知有多少先贤先烈为之而抛头颅洒热血。然时至今日这些
    「运动」仍然方兴未艾,吾人试一翻阅中国近代史,一眼看去,真觉
    这是一笔令人难解的烂帐。
    
    
    ◆◆不过我们今日如回头仔细分析过去百年的史迹,则又觉这笔烂帐
    之中似颇有线索可循。吾人如试把「同治中兴」、「戊戌变法」、
    「辛亥革命」、「五四运动」、「北伐」、「抗战」乃至中*共的席卷
    大陆,与夫今日正在滋长中的「民主自由」运动等等连成一气,作一
    个有系统的分析,我们便发现这些重要史迹不是单独发生的。相反的,
    它们是一个接著一个的发生,层次分明的连在一起形成一个总运动。
    而上述诸运动只不过是这一「总运动」的各阶段。一言以蔽之,这一
    个「总运动」便是中国的「现代化运动」--也就是近代中国的政治、
    社会文化的「转型运动」。
    
    
    世界性的现代化运动
    
    ◆◆须知此一「现代化运动」并非我国特有的现象,它是世界性的。
    简言之,便是十九世纪初,西欧工业革命之后,西方文化随其商业和
    武力向外发展,引起世界其他文化内部一种改革性的反应。借用汤恩
    比教授(Arnold◆J.◆Toynbee)历史哲学上的名词,那就是文化之间
    的「挑战和反应」(challenge─and─response)的现象。
    
    
    ◆◆但是西方文化这种「挑战」,在各民族文化中所引起的「反应」
    却各有不同。例如宗教一项,现在对中东、印度、非洲等民族文化仍
    具有极大的挑战性。但在我国则已经变成我们向西方文化反挑战的最
    好课题。要言之,由於各民族文化本质之不同,它对现代化运动的反
    应之内容与特性亦各异其趣。◆
    
    
    我国现代化的内容与特性
    
    ◆◆现代化运动反应在我国的内容与特性,又是些什么呢?笔者不揣
    浅薄,试归纳之为六大项目如后:
    
      一、独立的「民族国家」(nation─state)的国家形式。此种国
    家形式是显然和我国固有的「民无二王」的世界性国家形式(univer
    sal◆state)迥然有别。
    
    
      二、工业化和社会化的国民经济。我国固有的是农业的国民经济,
    和不平均的财富分配制度。
    
    
    ◆◆三、合乎人类理性,合乎科学,并能适应工业化社会的道德标准
    和社会制度。我国旧道德和旧的社会制度,凡不能与此三点配合的
    (例如:「三纲」、盲婚、守节、宗族制度等)均在现代化运动过程
    中逐渐被扬弃。
    
    
    ◆◆四、专精的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研究。
    
    
    ◆◆五、教育及其工具之普及。
    
    
    ◆◆六、民主政治。亦即是一种足以保障基本人权,采用多数决定和
    法治的原则,用选举方式产生的政治制度。
    
    
    ◆◆举此六点,我们不是说我国古代学术思想中没有这方面的学说。
    相反的,这六项概念都可在我国文化遗产中找到根据。但是那些根据
    只是少数学者的理想。它没有成为我们的立国基础。没有形成被群众
    接受,蔚成一时风气,而为「举国和之」的运动。
    
    
      我们更不是说所谓「西方文明」中已完成这六大项。我们是说在
    他们的文明中,这六项已成为主题,其整个文化的趋势是向这一方向
    发展的。而我国自同治中兴之后,在西方文化挑战之下,也是亦步亦
    趋向这一方向发展的。不过我们这一发展的原动力则是由西方文化的
    「挑战」所产生的罢了。
    
    
    阶段性和「一次革命」论
    
    ◆◆正因为我们的「现代化运动」是在西方文化挑战之下发生的,我
    们「应战」的过程便十分艰苦。因为要现代化,我们不特要「布新」,
    我们还要「除旧」。对这项除旧布新工作的辛酸,知之最深者,实是
    孙中山先生。所以他说:「革命事业,莫难於破坏,莫易於建设。」
    反观我国近百年来现代化运动的史实,和各种形形色色的运动,无一
    而非这项「除旧布新」工作之中,「破坏」和「建设」所引起的。由
    於这些运动性质之不同,它们也标志出我国现代化运动中显明的「阶
    段性」。
    
    
    ◆◆试读我国当代各大思想家和革命导师们的言论。我们便知道他们
    多数是只看中了这一「现代化运动」整体之中某几个阶段,或某几项
    课题,因而只注意某几项工作,而忽略其他各项。如早期搞「夷务」
    或「洋务」的人,他们只看中了「师夷之长技以制夷」的船炮政策。
    
    
    
    ◆◆但是后来亦有少数「先知先觉」,看准了今世现代化的潮流而主
    张我国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通盘的现代化。不过这些人,多为
    「一次革命」论者,他们主张把这「现代化」的百年大计「毕其功於
    一役」!
    
    
    孙中山「心灰而意冷矣」
    
      孙中山先生便是这样的一位。辛亥革命之后,他老人家便立了一
    个九年计画的「革命方略」。他说要照他的「方略」做下去,九年之
    内中国便变为一个通盘现代化的新兴的国家。谁知对他这方略首先不
    赞同的不是别人,正是他那群万死不辞的信徒,同盟会的「老同志」。
    因此中山先生喟然叹曰:
    
    
    腧腧……乃於民国建元之初,予则极力主张施行革命方略,以达革命
    建设之目的,实行三民主义;而吾党之士多期期以为不可。经予晓喻
    再三,辩论再四,卒无成效。莫不谓予之理想太高,知之非艰,行之
    维艰也。呜呼!是岂予之理想太高哉?毋乃当时党人之知识太低耶?
    予於是乎不禁为之心灰意冷矣!
    
    
    ◆◆何以那批老同志在为山九之时,对革命导师忽然不信任了呢?历
    史家感到迷惑了。胡适之说:「民国初年,民党不信任他(指中山)
    的计画的事,很有研究的价值。」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费解的事。从一个角度来看,党员不信任党魁,
    固然是党员「知识太低」;然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又何尝不是党魁没
    有把握住时代而脱离了群众?对现代知识有高度认识,为革命而出生
    入死的「党员」们知识尚且太低,则「区区庶民」又何能追随景从呢?
    
    
    不能落伍,也不可躐等
    
    
      中山先生所领导的辛亥革命,实是世界史上最伟大的革命之一。
    但是领导这伟大的革命的国民党人及其导师到临死时还要说「革命尚
    未成功」!自有其党派成见的共产党人则根本否定「辛亥革命」之为
    「革命」。他们之所以如此者,便因为他们都是一次革命论者。把中
    国历史看成汽车。他们要把这汽车按他们预定的路线,开往他们所预
    定的目的地。换言之,他们都希望把一个有三千年文化根基和特殊生
    活方式的老大民族,於极短期中变成他们所指定的新的文化和新的国
    家形式。
    
    
    ◆◆但是中国近百年史告诉我们,他们的愿望都落空了。这个古老的
    文化是在变,并向现代化的方向亦步亦趋的在变。但它却没有听从任
    何人或神的指示去「摇身一变」。相反的,它是在一个阶段一个阶段
    的变。任何力量不能阻止它向前变动,任何力量也不能「揠苗助长」
    强迫它跳跃前进。换言之,在中国近百年的现代化运动中浮沉的任何
    个人或团体,不能落伍,但是也不可躐等。民国六年,随张辫帅到北
    京搞复辟运动的康有为,便「落伍」了。落伍到连他最忠实的学生梁
    启超都要骂他「厚颜」。中山先生在辛亥之前便想搞「平均地权」,
    那便是他老人家「躐等」了。躐等到连「同盟会老同志」也骂他「大
    炮」。
    
    
    各阶段及其主题
    
    ◆◆落伍之可悲,固无论矣。勇往直前的跳跃前进何以亦发生反效果
    呢?史实告诉我们,中国的现代化运动,是分阶段完成的。而各阶段
    有各阶段的主题和若干副题。主题便是各该阶段的「当务之急」。而
    副题(可能是次一阶段的主题)在现阶段则往往是「不急之务」。而
    完成这主题与副题的方法则可能是骶触的。
    
    
    ◆◆因此,集中全力完成主题,可能增加解决副题时的困难。但是忘
    却主题而侧重副题的,则往往为该阶段所唾弃。古人说:「君子务本,
    本立而道生。」又说:「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如果忘却主题而侧
    重副题,则是「本末倒置」,「不知先后」。
    
    
    ◆◆所以中国近代史上,在各阶段中,凡是从事解决「当务之急」的
    主题的社会力量,往往是前进的、成功的。同时凡是不知先后,侧重
    副题,搞不急之务的,则未有不失败的。这种搞不急之务的社会力量,
    在此阶段必然有害!
    
    
    ◆◆但是如果中国现代化运动进入次一阶段,则主题与副题,俱同时
    变动。以前的副题可能变成主题。前一阶段的进步的社会力量,如不
    能随主题之变动而进步,则这一力量必然变成阻碍中国现代化的力量。
    
    
    
    ◆◆这种反覆变动与社会力量之兴递,在中国近代史上昭然若揭。请
    申其说。
    
    
    洋务和变法◆
    
    ◆◆今日吾人追溯我国现代化运动的史实,从「同治中兴」到现阶段
    的「民主自由运动」,我们如按各运动的性质来分,大体可以分为四
    大阶段及若干小阶段。
    
    
      从同治元年(一八六一)总理衙门成立之日起至光绪二十一年
    (一八九五丨<马关条约>之签订,可算我国现代化运动之第一阶段。
    这一阶段中的主题是「洋务」。因为我国经过鸦片战争及英法联军失
    败之教训,国人才开始认识西方文化表现在坚船利炮上的实用科学。
    因此自恭亲王而下,有识之士,竞谈「洋务」。这样才有同光之际的
    新式南北洋海军及各种路矿机器船政的建设。不管当时守旧派是如何
    的反对,这一时期的「洋务」建设是有相当成就的。其后张之洞在其
    所著《劝学篇》中所说「中国学术精微,纲常名教,以及经世**,无
    不毕具,但取西人制造之长,补我不逮,足矣」的一套理论,事实上
    便是这一时期「洋务」运动的「哲学基础」。张氏言大众之所欲言,
    所以他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论调,亦是风靡一时的新学说。
    也是当时守旧派所誓死反对到底的「以夷变夏」的「谬论」。
    
    
    ◆◆但是中日战后,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之说遂逐渐被扬弃。国人进
    一步而谈「变法」。须知谈变法的人并没有否认西学之可以为「用」。
    国人至此已服服贴贴地接受了西方的实用科学,而进一步谈西方式的
    「变法改制」了。因此,政治性的变法改制便是乙未至辛亥这一阶段
    我国现代化运动的主题!
    
    
    ◆◆康有为主张「君主立宪」;孙中山主张「建立民国」。他二人虽
    有缓进激进之不同,其变法改制的基本态度则是一致的。由於清廷的
    顸昏□,助成了激进派的成功,而完成了中国现代化运动中的第二阶
    段。
    
    
    ◆◆康孙两氏除主张政治性的变法改制之外,都看到了其他方面--
    社会、文化、教育、经济等之彻底改革。康氏另著有《大同书》;孙
    氏亦著有《三民主义》。但是这些方面的改革在当时均是「副题」,
    不是当务之急,因而引不起群众的反应。如同盟会誓辞「驱除鞑虏,
    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中之最后四字,便为党内人士驳难
    最多之处。国内同盟会支部,有的竟干脆把这四个字删除。这种删除
    绝不是如共产党史家所说,为的是「保存资产阶级本身的利益」。主
    要的原因是这一条不是「当务之急」。它的重要性被那时的「主题」
    所掩蔽,引不起所谓「革命群众」的反应。
    
    
    ◆◆戴季陶说:「至於从革命的思想和知识上说,许多前时代的党员,
    也实在固陋得可怕。从前总理在时,每次定了一个前进的方针,大家
    总是把它拚命向后掇!」这就是因为「前进的方针」在「前一时代」
    是引不起群众反应的。
    
    
    「莫难於破坏」的「五四运动」
    
    ◆◆但是时代是前进的。「前进的方针」到后一时代,群众的反应就
    不同了。民国成立了八九年,国人对西方文化挑战的了解又进了一步。
    他们感觉到只是政治性的变法改制,仍不足以建立出一个新型的国家。
    因而继续要求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等的总改革。这项要求遂把
    中国现代化运动推入第三阶段而爆发了「五四」前后的所谓「新文化
    运动」。
    
    
    ◆◆「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们当时最精辟的一句口号便是:「以科学
    的批判的态度,重新估定一切价值。」果然在「科学的批判的态度」
    之前,两千年来独家经理的「孔家店」内许多(我们没有说「全部」)
    陈货都变成无价值的废料了。此外如释迦牟尼、朱熹、王阳明,乃至
    晚近入口的耶稣等的「一切价值」都成了问题。
    
    
      旧有的束缚一旦掉去,中华民族的思想突然得到了空前未有的大
    解放。所以「五四」时代的「新文化运动」,实如孙中山所说的「革
    命事业,莫难於破坏」的「破坏运动」。事实上,它除在文学改良上
    另有辉煌成就之外,其他方面的收获亦只此而已。「五四」的大师们,
    掌握了「科学的批判的态度」这一项武器,把旧的东西,摧枯拉朽的
    毁掉了。但在这破坏的废墟上,他们建设了些什么呢?
    
    
      他们的确曾提出「科学」和「民主」两个建设性的口号。但是什
    么是科学,什么又是民主呢?不但当时摇旗呐喊的孩子们莫知所云;
    当时的领袖们也没有说出一套完整的学说以替代他们所毁掉的东西。
    因此「五四运动」之「立刻后果」便是思想界空前未有的「无政府状
    态」!
    
    
    ◆◆再者,「五四」所破坏的只是旧思想。而旧思想所产生的旧的社
    会体系,却屹立未动。因此为竟「五四」的破坏未竟之功,为重行画
    出今后建设的蓝图,各项「主义」就纷纷而起了。
    
    
    拿一个主义做标准
    
    ◆◆且看孙中山先生的说法。民国十二年十二月二日,孙中山先生在
    打走陈炯明、沈鸿英等军阀之后,在广州欢宴各有功革命将领时,发
    表一篇演说。中山说:
    
    
      民国成立到今日已经十二年了。这十二年中没有一天没有变乱。
    这个变乱不已的原因在什么地方呢?简单的说就是新旧潮流的冲突…
    …旧思想是妨碍进步;总是束缚人群的。我们要求人群自由,打破进
    步的障碍,所以不能不打破旧思想。今天要请诸君来打破旧思想究竟
    用什么标准呢?大略的讲便是拿一个主义做标准。
    
    
    ◆◆那时相信孙中山的人当然就拿「三民主义」做标准了。不相信三
    民主义的人呢,自然就另搬出其他「主义」来了。因此在「五四」之
    后短短数年之内各有一个主义的「共产党」、「国家主义派」、「社
    会党」、「法西斯主义」集团、「无政府主义」集团,乃至於「实验
    主义」者都各立门户的应运而生。久已为党内同志所忘怀的国民党和
    它的三民主义,这时又活跃起来,实行改组。
    
    
    ◆◆这些新兴党派,乃至改组后的「中国国民党」都是继「五四运动」
    而产生的。其性质与民国初年的「国民党」、「共和党」、「进步党」
    等是绝对不同的。民国初年的党是纯英美式的政党。「五四」以后的
    党是著重社会运动和文化改革的党。
    
    
    ◆◆且看中国共产党的发起人,后来又为国民党中最有影响的反共理
    论家戴季陶氏关于国民党改组的看法。他说:「民国八年以后(亦即
    「五四」以后),国内青年……渐渐觉悟起来,由清谈文化运动,进
    而为部分的社会运动,更进而为具体的国民革命运动。和民国六年以
    来党内的改组气运相衔接,而中国国民党的改组,於是乎实现了。」
    
    
    
    本末倒置的中*共
    
    ◆◆反看中*共呢!中*共在国民党容共初期,党员人数实际不过数十人。
    它是在国民党中寄生长大的。至北伐时代,它已变成严重的破坏「国
    民革命」的力量。那时它抛开了那一阶段的两个主题--打倒军阀,
    打倒帝国主义--而集中全力去搞那不急之需的「副题」--土地革
    命,社会革命。把北伐军的后方哄得乌烟瘴气。有的儿子正在前方和
    军阀浴血作战,老子却在后方被「农民协会」戴著纸帽子在游街。当
    军阀和帝国主义统治区内尚歌舞升平;北伐军解放了的地方反而阶级
    斗争起来,共产党这一闹,一方面抵销了国民革命的力量,一方面也
    闹垮了国民党的党权,为军人独*裁铺路。
    
    
    ◆◆结果呢?共产党在国民党内被血淋淋的「清」了出去。它不服,
    还是继续暴动,结果是流窜了二万五千里。如果不是日本军阀侵华,
    中国共产党早成了历史上的名词了。幸免於死之后,还得向它曾经宣
    布过死刑的「新军阀」、「人民公敌」高呼万岁。其所以然者,便是
    他们错把「副题」当成了「主题」,不知先后。它几乎破坏了北伐,
    妨碍了抗战。它是那一阶段的恶势力,不折不扣的该阶段的反革命。
    
    
    抗战后的新主题
    
    ◆◆可是抗战胜利之后,局势便全部改观了。以前国民革命的两大主
    题是基本上完成了。因之以前的「副题」现在却变成了「主题」。这
    新的「主题」便是「土地改革」和「社会改革」。这一阶段也有一个
    「副题」,那便是「民主人士」所搞的「民主自由」运动。关于这主
    题,共产党是搞这套起家的,经验丰富;关于这「副题」它也学了乖。
    并假扮了一副「民主自由」的面孔,把「统战」搞得有声有色。国民
    党完全被孤立起来。
    
    
    ◆◆至於国民党呢?它本身是个革命党,但是现在却再也找不到革命
    的对象。它完成了前期的两大主题;而抗战后的新主题它又无法掌握。
    它的高级领袖们既缺乏远见,党的本身亦积重难返,负不起应付新阶
    段新主题的责任。因而一个有盖世功勋的革命党,这时反成了人家革
    命的对象。读史者有余慨矣!◆
    
    
    大陆上在搞些吧子?
    
    ◆◆中*共统治大陆已经十整年,它在大陆上究竟搞些啥子?「民主自
    由」的老口号,它已完全抛弃了。(其情形亦如国民党之抛弃「工农
    政策」。)因为那原是「统战」时代骗骗人的。
    
    
    ◆◆至於「土地改革」和「社会改革」呢?这两点,它当真血淋淋地
    干了起来。但是它所做到的亦只是对旧制度的彻底破坏。以前「五四」
    的英雄们把我国的「旧思想」摧枯拉朽的破坏了;现在「十一」的好
    汉们,却把我国的「旧制度」玉石不分的摧毁了。因此我国以前的
    「多种重心的社会」(multi─centered◆society)在短短数年之内一
    变而为共产专制;由一个「新阶级」(用南共Milovan◆Djilas的新
    名词)来统治的单纯的社会。换言之,我国旧有的「父兄」、「绅董」
    、「老师」、「大龙头」等等所有的安定社会的力量,通统被摧毁了,
    代之而起的是这一新的统治阶级的秘密警察和手枪。◆
    
    
    ◆◆我国旧有的社会体系,虽已不合「现代化」的要求,理该改变。
    但是秘密警察和手枪所控制的社会,是否就合乎二十世纪,现代化的
    文明呢?这点似已不必多赘!
    
    
    ◆所以我们说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任务是社会性的破坏,竟「五四」的
    破坏未竟之功。破坏的任务终了,它本身也就完结!
    
    
    ◆◆中国共产党嚷革命嚷了数十年,试问时至今日,除了它自己之外,
    革命的对象又在何处呢?
    
    
    ◆◆试看中*共「鸣放」期间,「右派」的反共怒潮,和现在海外和台
    湾的「民主自由」运动的方兴未艾,历史已明白地告诉我们现代化运
    动已进入另一大阶段。
    
    现阶段,新主题
    
    
      现阶段在大陆上争取「民主自由」的「右派」,中*共只说他是
    「人民内部的矛盾」,不敢说他是「反革命」。因为这「右派」的确
    是自中*共内部发生的,其中坚分子多半是对「人民有功」的人。不是
    可以斩尽杀绝的「美蒋特务」。
    
    
    ◆◆台湾呢?它现在亦为这一问题陷入极为痛苦的矛盾。它一面要打
    著「民主自由」的旗号以反共;一面又要压制由这一口号所产生的群
    众运动。
    
    
      凡此都足以说明中国现代化运动前一阶段的「副题」,现已变为
    此一阶段的「主题」。这一「主题」是反不掉的。它十年、八年、三
    十年、五十年之后必然大行於中国。中国近代史告诉我们,以前各阶
    段的主题都是历尽千辛万苦以后才完成的。
    
    
    ◆◆世界文化史也告诉我们,文化的挑战是不能置之不理的。中国文
    化史亦告诉过我们,中国文化不但可以吸收外来文化的优点,而且可
    以发扬光大使其超过其在母文化中的程度。中国的佛教便是个例子。
    「民主自由」的思想和制度既然是西方文化对我国文化挑战的一个主
    要的课题,我们的文化绝不会冥顽不灵的相应不理。相反的,在我们
    没有能消化而发扬它之前,我们的文化由此一挑战所引起的震动是不
    会停止的。
    
    
    中*共的工业化和死结
    
    ◆◆我国文化向这一方向反应在现阶段最大的魔障便是中国共产党。
    它甘愿把中国文化拖进斯拉夫文化的死巷子。按中国近百年来现代化
    进行的程序来看,中*共已经是走向古物陈列馆的路上去了。它今日之
    所以尚能肆无忌惮,作威作福的道理,便是因为它还抓住了一个现代
    化建设性的重要课题┃┃中国的工业化。今日中*共官报上唯一真能大
    吹特吹的只有这一点。海外侨胞对中*共深恶痛绝之余,有时亦难免引
    中*共向洋人夸耀的也是这一点。它是中*共今日的「续命汤」。
    
    
    ◆◆中国工业化,本是任何政权都应该做的大事。隔壁王阿狗如做了
    「主席」也是要实行工业化的。只是工业化的方式或有不同罢了,不
    过其艰苦过程则谁也不能避免。美国在工业化过程中,大企业家逼迫
    小企业家自杀。投资者亦闹过「黑色礼拜五」一类的丑剧。但苏联工
    业化过程中亦何尝不是饿死妇孺数百万,硬把粮食出口换取外汇物资
    呢?
    
    
    ◆◆中*共今日的工业化便是采取俄国式计画经济的方式,在全国人力
    物资之中竭泽而渔。俗语说:「要铁用,连饭锅也打掉!」这岂不是
    中*共今天的事实?因此中*共政权独*裁专制,残酷暴虐愈利害,其竭泽
    而渔式的工业化速度也可能愈快。相反的说,中*共在经济建设上其工
    业化的速度愈高,其在政治设施上独*裁专制残酷暴虐亦愈厉。因之在
    中*共工业化达到最高峰时,亦即其残暴的统治达到绝顶之时。换言之,
    在共产党制度之下,人类团体生活中「政治」和「经济」两大问题,
    不但不能同时解决,并且是背道而驰的。其经济问题能日趋解决,其
    政治问题便日趋严重。至其经济问题可能作适当解决之时,便是其独
    裁专制的政治制度面临崩溃之时,亦即是「自由民主」呼声最高之时。
    共产党徒都是经济决定论者,他们根本不相信「上层建筑」的政治问
    题可以成为他们的致命伤。所以其将来的结果,必然就「庞涓死於此
    树下」!
    
    
      中*共今日所采取的便是这项自杀政策。为著高度的工业化,它把
    大的中国变成世界最大的奴工营。它要奴工们牺牲自由,束紧裤带,
    这样中国便可「十五年赶上英国」或「二十年后过好日子」。在中国
    长期积弱之后,这两项号召是动听的;是有高度说服性的。其魔力不
    下於抗战时期的「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但是它这项骗局至多只可维持十五年至二十年。过此人民就不特
    要放松裤带,而且要恢复全部自由。届时统治者是否会自动的恢复人
    民的自由呢?曰否!因为那是违反中*共政权发展的逻辑的。君不见
    「百家争鸣」时统治者的面色乎?中*共区内不会再有「百家争鸣」出
    现。要有也不是统治者自动号召的了。
    
    
    ◆◆所以即使不谈外界因素,只取「以经解经」的方式分析中*共政权,
    天安门上的好汉至多还有十五年的安稳日子好过。
    
    
    今后十五年的台湾
    
    ◆◆或谓俄国革命迄今已四十余年,何以并未动摇。其实中俄两国未
    可相提并论。俄国文明本为西方文明之边缘,所以它只可在西方文化
    之内作畸形的发展,而不足以向西方文化实行反挑战。所以白俄在出
    国之后,未几即为住在国所同化。不若我辈「唐人」在海外住了几代
    还不能变为老番,所以中国文化不能全部苏维埃化,中国人亦不能全
    部赤化,此其一也。中国自那拉氏到毛泽东经过了四十年,俄国自尼
    古拉到列宁只有几个月,所以俄国今日缺少我们所有的三十岁到五十
    岁的中坚分子的民主自由的斗士,此其二。我国尚保存一个台湾没有
    赤化,可以作我们「民主政治的实验区」。俄国的克仑斯基及其他反
    共俄人,均无所凭藉,此其三。
    
    
    ◆◆有此三点,则中俄之局势迥异。此三点中尤以第三点最为重要。
    盖共产党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均自成一个整体。要对共产党
    「取而代之」,则必须以一个更完美更前进的整体来代替它。这个整
    体不是一个空洞的什么主义或宗教。这个整体必须是经过实验的合乎
    中国国情的前进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新制度。
    
    
      借用实验主义者一句名言:「真理不是可以发现的,真理是不断
    制造出来的。」所以台湾今后十五年的工作,应该是舍弃任何教条式
    的主义,以「科学的实验室的方法」在政治民主、经济平等、人身自
    由的原则下,实验出一个新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以替代共产党
    这一套反动的体制。如果台湾能在十五年之内,制造出一个新的真理
    来,到那时共产党的反动已达最高峰,那样才能水到渠成把共产党那
    一套,摧枯拉朽的送到北冰洋里去。
    
    
    ◆◆中国文化的前途系於台湾今后十五年的发展。而这一发展的开端,
    便看台湾是否能抓住中国现代化运动现阶段的主题!
    
    
    最后阶段和文化反挑战
    
    ◆◆不过,抓住现阶段的主题实非容易。在西方文化向我国挑战的过
    程之中,「民主自由」这一项远在清末便是我国各种「改革」或「革
    命」运动中主要的口号之一。但是它却始终没有变成任何阶段的「主
    题」。因为在以前任何阶段,事实上我国尚没有完成此项课题的政治
    的和社会的条件。所以这一项口号我们喊了数十年,至今日始成为现
    阶段的主题。这也说明它是中国现代化运动中最难的一项课题。在其
    他各项课题逐一完成之后,始轮到它有变成「主题」的机会。事实上,
    其他各项课题之完成,原亦是使它变成主题的先决条件。
    
    
    ◆◆再者,在现阶段现有的主题之外,我们实在找不出什么「副题」
    来。所以现阶段的「民主自由运动」的内容极为单纯;阵线亦极为明
    朗。「五四」时代拥护「德先生」的人群复杂极了。大家同床异梦,
    但是却打了相同的招牌,结果上了共产党「统战」的圈套。这种现象
    现在是没有了。正因为它目标单纯,阵线明朗,所以它没有足为下一
    阶段主题的副题参杂其间。因此现阶段的「民主自由运动」,实是
    「中国现代化运动」的最后阶段。中国民族文化如能通过这一关,那
    便是中国现代化运动之彻底完成。到那时我们民族的新文化便可在政
    治、经济、社会、教育各方面对西方文化作一个通盘的反挑战。彼之
    所长我悉有之;彼之政治经济各方面之矛盾,我均可调和而化除之。
    夫如是,则我民族以六万万人口之众,居富强安定之大国,以政治民
    主、经济平等、人身自由之最完满之新制度出现於世界,其时我们纵
    不愿为保持世界和平之盟主及人类进化之领袖,恐亦不可得矣。
    
    
    ◆◆不过目前这一关实在是我民族文化生死存亡之枢纽。斯拉夫、日
    耳曼、拉丁诸民族都在这一关之前了下去。我们能否平安过关,便看
    今后十几年中,我民族在台湾实验之结果。言念及此,不禁心向往之。 (博讯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晚清七十年(2)太平天国》精彩内容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